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私鬼定制

更新于:2018-03-14 18:56:00 字数:3627

  已经被雾霾折腾将近两个月的A市,在一场雨加雪的洗礼下,总算是恢复了点生气。

  尽管气温已在零度以下,不过这并不能阻挡,正在机场的露天车场,候客的出租车司机们的激动。他们全都冒冷,打开窗户,一脸享受地呼吸着这久违的洁净空气。

  此时已经是午夜2点多了,不过露天车场上依旧有着不下50辆不同档次的出租车,依次等候在机场的三个不同出口处。

  还有10分钟,这天亮前的唯一趟国际航班就要抵达了。在VIP出口处侯客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开始整理仪容仪表,准备载客了。

  就在这时,一种不吉利的鸣笛声,把司机们的注意都集中在了一块。只见几辆市里级别和档次最高的医院救护车,急速进入了机场的紧急救护通道。

  “真是不吉利,小刘,还真让你猜对了,你不去算命真是太可惜。”

  “凤姐,如果你肯让医院治你这失眠症,那么我就改行去算命。”

  “哟,小子,敢拿你姐开玩笑,信不信我明天就加你三倍房租。”

  “三倍,凤姐,你也太会替我着想了,你那房子,就算再加我五倍租,也不贵。”

  “行了行,少跟我在这里磨嘴皮子,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没人的时候,叫我姐就行了。要不是我家囡囡黏你,亲你比我亲我们更多,我才不会把你这么一个大小伙子住在那个地方。你都不知道附近那些吃饱没事做的婆娘是怎么说我的,我······”

  机场的旅客紧急出口处,一辆样式十分落伍,将近要淘汰的出租车上,一位中年女司机正跟一位,年纪在二十八、九的眼睛男,半咸不淡地聊着。根本没在意,有人已经走到了车旁、

  “嘭嘭”的几下敲门声后,凤姐摇下了车窗。

  “小姐,对不起,我们这车不载客。”凤姐边说边指了指车顶那盏显示着“停止载客”的标牌灯。

  “可是那些司机都说,只有你的车能去翠湖医院。”

  女人的这句话让凤姐来了精神,开始细看起面前的这个女人。

  这是一个全身被名牌包裹严严实实,身材高挑,十分性感的女人。虽然她的全身上下,只有一双迷人的大眼没有任何的覆盖物。不过凡是见过这双具有勾魂夺魄媚眼的人,都绝对相信这绝对是个难道一见的美女,并且都会不约而同的去猜想,她口罩后的容貌会让人惊艳到什么地步。

  “姑娘,你去翠湖医院干嘛?”

  “我爷爷病危,医生说他顶多能撑到天亮,我这是赶去见他最后一面,师傅,你就帮帮忙吧,你开个价,多少钱都行!”

  “这不是钱的问题,这个······”凤姐把目光投向正打算拿起书看的男子,一手扒拉掉了他手中的书,低声道:“难不成她就是你要等的人。”

  男子拨了拨眼镜,看了女人数秒后,才问道:“你爷爷叫什么名字,住几号病房,他的主治医生是谁,他是因什么病住院的。”

  “这个你管得着吗?你是谁啊?”女子的不满道。

  “姑娘,你误会了,他是翠湖医院的职工,这时间段,要是没他带着,估计你得天亮后,才敢有人载你去医院。”凤姐说罢,十分熟练的从男子的内衣袋中掏出了一张证件,递给了女人。

  “刘晶,翠湖医院门卫兼停尸房管理员,28岁,职员编号9527······”女子的声音十分的甜,虽然说话的语气有点不礼貌和傲气,不过却十分好听。

  女子看完证件后,掏出手机给证据照了相,几秒后,手机响了,当她听完电话后,立即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是不是,我不回答,你就不带我去了。”女子边说边看了看表。

  “是的。”

  “你······”女子瞪了刘晶一眼,粉拳紧握了好几秒后,才不情愿道:“等我见了你们院长后,有你好瞧的······我爷爷叫李志,他住208号病房,他的主治医生是······”

  女子极不情愿的把问题都答完后,刘晶才示意凤姐开车。

  车子驶离市区后,很快便来到了市郊外,一片荒凉,鬼寂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坟山中,就在车子即将进入,道路指示牌所指出的道路入口时,凤姐却停下了车,让刘晶来开。

  刘晶刚想要启动车子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下了车,走到很远的地方接电话,将近5分钟后,才回到了车上。

  “李小姐,李志先生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的亲人吗?”一路上默不作声的刘晶,突然问道。

  女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后,没出声,只是紧了紧脖子上的貂皮围巾,仿佛有点冷的样子。

  “李志老先生怕自己等不到你来,在前些天立了份遗嘱,除了给你的那份以外,李先生还给另外的亲属多立了一份。”

  “这怎么可能!除了我以外,爷爷就再也没有其它亲人了!”

  “如果让你暂时放弃目前的事业,去陪李老先生渡过他生命最后的这一段时光,你愿意吗?”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女人动怒了

  “我就是个看门口的,既然你不想回答就算了。”刘晶说完这句话后,就没再多说一句,注意力全放在了方向盘上。

  直至他把车子开出了连绵数里的坟山,来到一座背靠大山,颇具规模的现代化医院的大门后,他才说道:“李小姐,因为你明星的身份,所以为了避免给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影响,请你跟我从特别通道去见李老先生。”

  “行,没问题,没想到你这人倒是挺会做人的”女人边说边看了看表:“我最多在这里呆半个小时,待会儿,还得麻烦你们再送我出去。

  女人的语气明显地咬比先前客气了不少。她跟于飞下了车后,看都不看,从钱包中掏出了一沓钞票,塞给了凤姐当作车费。

  刘晶跟了凤姐说了几句后,便带着女人进入了医院大门旁的停车场中。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女人便又在刘晶的引领下,回到了车中。从她眼圈通红和湿润的程度来看,刚才她绝对没少哭。

  按照刘晶的吩咐,凤姐把女人送到了市医院,可是没等她把人送到里面,便被眼前的场面给吓了一跳。

  医院大院中,停放着数辆警车,大量的新闻媒体工作者,已经做好了采访的准备。不用说也能猜到,肯定有什么特殊的人物来到了这里。

  凤姐一看这阵势,连忙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让李小姐下车。

  李小姐下车后,连夸凤姐会办事,正当她想再多给凤姐些酬劳时,一阵莫名的怪风把她的口罩吹落在了地上。

  一张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俏脸,让凤姐看呆了。还没等她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似曾相识的脸时,李小姐就已经没了踪影。

  次日一早,还在值班的刘晶,接到了凤姐女儿囡囡哭着打来的电话,说是她妈妈得了怪病,她很害怕。

  “难道她昨晚没按照我说的做?”刘晶听完电话,嘀咕了一句后,立即请假,赶去了凤姐家。

  “囡囡乖,你妈妈这不是病,是饿了,你到街角去买份猪肝粥回来给妈妈吃,她马上就不冷了。”刘晶进到屋中看了一眼,已经盖了几床被子,却依旧浑身发抖,脸白如雪,双眸失神直盯着天花板发呆的凤姐,略加思考后,蹲下身来,对着一个六、七岁大,带着头套和面罩的小女孩说道。

  刘晶的话,让这位眼神呆滞的小女孩,顿时来了精神。她接过刘晶的钱后,蹦蹦跳跳地离开房间。

  接着刘晶烧了一大盘的粗盐水,让凤姐泡脚,接着又给她灌了一大碗的黄姜水,等到她热得脑袋冒出淡淡的热气时,迅速在她头顶上一扒拉,三根赤红色的头发,立即跃入了他的眼帘。

  “咦,不对啊?怎么会有三根?难道除了她还有其他人······唉!先把她弄醒了再说。”刘晶喃喃自语的同时,立即把那三根头发拔掉了,放进了一个小红布囊中。

  头发刚被拔掉,便看到凤姐的瞳孔开始急速收缩,接着便开始猛烈地呕吐了起来。直到她“哇哇”地吐了半盆子腥臭难闻的黑水和龌蹉之物后,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大······大······大兄弟,姐自认待你不错,你······你怎么能这样害姐啊!”吐得脸色发青的凤姐有气无力道、

  刘晶把她扶坐好后,取出几颗红色的小药丸,让她服下,直到她的脸上有了血色后,才松了口气。又过了一会儿,当凤姐的呼吸完全正常后,他才简单的询问了一些她离开医院后的情况。

  原来凤姐看到李小姐给了她那么多酬劳,一时高兴,便忘了刘晶的嘱咐,在天亮前用李小姐给的钱,在路边摊弄了些食物回来跟囡囡一起吃。没过多久,便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头重得根本就起不来床。而且她仿佛还感觉到有人,在她耳边喃喃的说些听不清的话,再然后她的身体就像是掉进了冰水中般,冷得她几乎不能呼吸。

  “还好你家囡囡聪明,知道打我电话,否则你······”

  刚听到刘晶提到囡囡,凤姐神情再度紧张了起来,询问囡囡去了哪里。还好刘晶告诉她,囡囡没事,只是去替她买东西去了,凤姐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当刘晶把凤姐昨晚买来的食物,放到她面前时,她在惊愕的同时,更是恶心地再次吐了起来。

  原来刘晶把昨晚打包回来,吃剩下的那些肉粥和素面,让阳光照射了几分钟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这粥和面分别变成了一碗断成了手指般长短,却依旧在蠕动的蚯蚓和一碟细长翠绿的青葱。

  “囡囡吃的是葱,所以她没事,而你吃的却是阴沟的生蚯蚓,虽然死不了,不过也够你受得了。”接着还没等凤姐从眼前的异象反应过来,刘晶便打开了电视,调到了新闻台“还是先看看昨晚的新闻吧。“

  看着今早播出的热点新闻,凤姐那刚刚稍微恢复了点血色的脸,刷的一下子又白了,只见她指着屏幕浑身发抖,颤颤巍巍地说:“这······这······难·····难道她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