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冰丝雨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雨梦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雨梦

更新于:2018-03-15 13:01:31 字数:4084

字体: 字号:
  月如钩,寒雪纷飞。

  古道边,刀光剑影。

  盛盛道:“你是王寻心?”

  王寻心道:“是。”

  盛盛道:“你为什么帮我?”

  王寻心道:“你还欠我一壶酒。”

  盛盛道:“好,今晚不死,明日便去痛饮。”

  刀刀剑剑,在雪花中穿梭,他们在厮杀,从夜里杀到天亮。

  江湖中事,生死无常,昨晚惨烈的厮杀并没有带给他俩惊恐,他俩背对背的坐在雪地上休息。

  不远处的亭子躺着十位蒙面人的尸体,在尸体的旁边还有未离去的骏马在转悠。

  盛盛和王寻心靠着彼此,经过一夜的鏖战,他俩已经累了,他俩闭着眼睛享受这冬日的晨曦。

  天空已经晴朗,但是地上的雪还没融化。

  厚厚的积雪,在阳光下很是明艳。

  寥寂的空中突然飞来了两只鹰。

  那两只鹰在亭子的上空盘旋,在鸣叫。

  随着这两只鹰的到来,这里变得热闹了许多,马蹄声渐重,人未到,箭已到。

  百发箭射向他俩。

  他俩闭着双眼,任由那些箭由远及近的飞来。

  箭头仅仅离他俩一步之遥。

  地上的积雪竟然如海浪般涌起,卷走一支支利箭。

  “好!好!好!”一骑马女子已经赶到他俩跟前。

  “姑娘好不矜持,干嘛笑得那么灿烂,笑得那么大声,你不怕那些死人?”王寻心问道。

  “本姑娘在漠北草原长大,怎么会怕死人,他们大漠十煞活着的时候,我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敢问姑娘芳名?”盛盛问道。

  “漠北草原的人都叫我阿芳。”阿芳道。

  “阿芳姑娘你来这是找我俩的吗?”王寻心道。

  “我可没空找你俩,只是出来打猎。”阿芳

  “你所谓的打猎是要杀人吗?”盛盛道。

  “那些箭不是我放的。”阿芳道。

  “谁放的?”盛盛道。

  “我们放的。”一个披着熊皮拿着弓背着箭囊的大汉骑着马在不远处道,他身后还有一个人也骑着马,着装与他相同。

  “哦,你们俩是来为大漠十煞报仇的吗?”王寻心道。

  “不是,我们俩本来是想来杀大漠十煞,好让江湖知道我们大漠双鹰的厉害。”披着熊皮大汉答道。

  “你是莫大鹰?”王寻心问道。

  “不错,我身边站着的便是我弟弟,莫小鹰。”莫大鹰道。

  “你俩现在想用手中的弓箭将我们射死呢,还是用你们背后刀。”王寻心道。

  “不是我俩,就我就能解决你们。”莫大鹰道。

  “呵呵,我听说王寻心的冰雨剑法,一剑毙命,就凭你莫大鹰也想杀了他俩,我看你连漠北快剑盛盛都杀不了。”阿芳不屑一顾道。

  太阳已经爬到他们头顶,正午的阳光虽然热烈,但是冬日的冷风和积雪已经将阳光所带来的温暖带走。

  只留下寒冷,只剩下幽暗。

  盛盛此时很想说话,很想战斗,可是他累了,他的内力不济,他刀法虽快,经过一夜鏖战,已经无法再战斗。

  王寻心站在阿芳和盛盛前面。

  莫大鹰跳下了马,一步步走进他们。

  “你为什么要找死?活着不是很好?”王寻心道。

  “不杀你如何成名,如何活着。”莫大鹰道。

  话音刚落,莫大鹰的大刀横扫向王寻心,那一刀快如闪电,那一刀直砍王寻心脖子。天空中的两只鹰随之飞到王寻心头顶上空,忽然如冰雹一般奔向王寻心。

  王寻心已经无法躲避,他没有躲避,只是莫大鹰的大刀已经变为碎片,掉落在雪地上,只是两只鹰没入厚厚的积雪中。

  莫大鹰手握着孤零零的刀柄,脸色比洁白的白雪还白,比莫大鹰脸色还白的是王寻心手中的那把三尺长的剑。

  莫大鹰楞了一会,忽然嘴上流出鲜血,他自杀了,一个自大自傲的人是很容易走极端的。

  莫小鹰看到哥哥倒下,立即拔刀飞向王寻心。

  他人未到,王寻心已经将他撞倒。

  “你也想死?”王寻心道。

  “除死无他。”莫小鹰道。

  “你可以练好你们莫家刀法,或许能杀了我,替你哥哥报仇。”王寻心道。

  “你真的放过我?”莫小鹰道。

  “我不喜欢杀人,我本来也没有想要杀莫大鹰,只是他自杀,他太冲动,要成名不一定要靠杀死已经成名的人物,可是他却以为杀了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就能扬名江湖,那岂不是与只知杀人的杀手一般。”王寻心道。

  “话虽如此,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莫小鹰道。

  “你走吧,我等你来报仇。”王寻心道。

  “好,将来我也放你一马,再与你公平决斗。”莫小鹰道。

  “不用客气。”王寻心道。

  “你最好好好的活着,别被被人杀了,免得我要去替你报仇。”莫小鹰道。

  “你放心。”王寻心道。

  莫小鹰抱起地上的莫大鹰,将莫大鹰绑在莫大鹰刚才骑来的马背上,然后策马远离这里。

  天空的阳光渐弱,空中飘下一朵朵洁白雪花。

  “谢谢你,王兄。”盛盛用微弱的声音道。

  “不要客气,我只想你能请我喝一碗马奶酒,不算多吧。”王寻心道。

  “谢谢你,王哥哥。”阿芳娇笑道。

  “你怎么又来这套,说谢谢低不了肚子饿。”王寻心道。

  “上马走吧,小女子带你俩去找吃的。”阿芳道。

  三匹马,飞驰在茫茫雪原中,从中午骑到下午,终于到了一个叫“温暖”的客栈。

  他们坐在客栈的雅间中,点了上好的马奶酒和羊肉,还有大补的牛骨汤,开始吃喝。

  那温热过的马奶酒,一入喉就感觉全身温暖,再加上有美食美女相伴,他俩个男人喝了足足三十壶马奶酒。而阿芳则是负责在旁边替他俩叫店小二加酒。

  “我要走了。”盛盛道。

  温热的马奶酒把盛盛的疲倦赶走,他精神焕发,拿起他的包袱和剑准备离开这间客栈。

  “去哪?”王寻心道。

  “到处走走,我就像一匹野马,总是向往陌生的地方。”盛盛道。

  “好吧,路上小心。”王寻心道。

  “你呢,你准备去哪?”盛盛道。

  “天涯。”王寻心道。

  “天涯在那?”盛盛道。

  “在远方。”王寻心道。

  “但愿我相逢在遥远的天涯。”盛盛道。

  一语过后,离别已到,客栈外,马蹄纷飞去。

  夕阳已下,温暖客栈已经升起灯笼,点起蜡烛。

  “阿芳姑娘,你可以陪我喝喝酒吗,这美酒得要女人陪才好喝。”王寻心道。

  “你该走了。”阿芳道。

  “去哪里?”王寻心道。

  “天涯。”阿芳道。

  “呵呵。”王寻心道。

  客栈外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车已经在等着,站在马车边的马夫是一个面目狰狞粗壮大汉,但是看到阿芳和王寻心走来过来时,那狰狞的面目忽然变得温柔,犹如恶狗见到了主人。

  “走。”阿芳道。

  “是。”那粗壮大汉道。

  马车在车夫的鞭打下速度变得飞快,在软软的雪地中丝毫没有打滑。

  马车行的稳当,车内的人,一个喝酒,一个看着另一个喝酒。一个喝得如痴如醉,一个看的如痴如醉。

  “我喝酒的样子很好看?”王寻心道。

  “你酒量真好,你已经喝了二十壶马奶酒,每一壶马奶酒都装了满满两斤,你竟然还没醉。”阿芳道。

  “我醉了,心醉了,心醉了的人一般很难喝醉。”王寻心道。

  “你怎么没问我带你去哪里?”阿芳道。

  “我本来就是一个江湖浪子,去哪不是。”王寻心道。

  “你就这么自我放逐。”阿芳道。

  “自由自在多好,有酒喝有美女作伴,岂不是一件很美的事,还可以阅尽人间美景。”王寻心道。

  “江湖险恶,你不怕?”阿芳道。

  “江湖人生,贵在快意恩仇,死或生有何恐怖。”王寻心道。

  “哦,江湖中人好像对名利都很看重,为了成名可以无故杀人。”阿芳道。

  “那也是江湖人必经的一种生活,活在江湖得随时想着下一次是否还能喝酒,就没了,我得休息下,你也睡吧。”王寻心道。

  寒月当空,雪花不断。

  马车速度不减,翻过了数个小山包,一路南下。

  “阿芳姑娘到了。”马夫道。

  “下车了。”阿芳道。

  “好。”王寻心道。

  下了马车的他们,站在悬崖边上,悬崖下的薄雾不断四处飘散,驾马车已经驾着马车离去。

  “你不会叫我跳崖吧。”王寻心道。

  “是你我一起跳下去。”阿芳道。

  “我要抱着你跳下去。”王寻心道。

  “你敢!”阿芳道。

  “有何不敢。”王寻心道。

  “你不怕雨梦知道。”阿芳道。

  “哦,你是她的人,她什么时候收了你这么一个美丽可爱徒弟。”王寻心道。

  “一年前,不跟你说了,跳吧。”阿芳道。

  “好。”王寻心道。

  千丈悬崖,虽然险峻,但是悬崖下面又是另一番景色。

  下面有小溪,有野花遍地,有野果树,有密林,有空旷的草地,有融入大自然的木屋,有清新的空气。

  这样的美景容易叫人陶醉,更让人陶醉的是,这里还有一位长的比那些灿烂的花朵还更美丽的女孩。

  “师父,徒儿将王寻心给您带来。”阿芳跑到雨梦身边道。

  “好久不见。”王寻心道。

  “好久不见。”雨梦道。

  “我去拿倒茶,师父你们进到屋内坐吧。”阿芳道。

  王寻心与雨梦一前一后缓步进入到屋子中,走到茶几旁席地而坐,品茶谈心。

  阿芳主动退出到屋外。

  “你的内伤不要紧了吧?”雨梦道。

  “并无大碍。”王寻心道。

  “不是叫你不要喝酒吗,干嘛还喝酒,那样你的内伤很难好得快。”雨梦道。

  “你憔悴了好多。”王寻心道。

  “练功出了一点差错,还好调养过来了。”雨梦道。

  “我想知道三年前你为什么会救我。”王寻心道。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雨梦道。

  “三年前你也说过以后会知道,现在都过了三年,你还是那句‘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王寻心道。

  “不必急,救你是一种缘分,一切随缘,以后你自然会知道,江湖险恶,这次叫你回来是为了让你在这谷中好好练好这冰雨剑法的最后一层,江湖靠你自己闯荡,如果没有高深的武功,就不要闯江湖了。”雨梦道。

  “好的。”王寻心道。

  “你回答的那么坚定?你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雨梦道。

  “你是我救命恩人,我曾发过誓,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要我死我就为你去死。”王寻心道。

  “我不会要你去死,只是有一点,你要记住,我不许你现在喜欢我。”雨梦道。

  “为什么?”王寻心道。

  “你还不够成熟,你还不能保护我。”雨梦道。

  “可是我已经喜欢你了,没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只能借酒消愁。”王寻心道。

  “那是你的事,我的话你听不听?”雨梦道。

  “听。”王寻心道。

  “好,那你就留在这里半年,等你自己能飞上去,再来找我。”雨梦道。

  “为什么每次都这样,你的行踪总是那么漂浮不定,我到哪里去找你。”王寻心道。

  “有缘会再见。”雨梦道。

  “好吧。”王寻心道。

  话一说完,雨梦便飞出门外,牵着阿芳的手,飞向悬崖顶。

  王寻心飞到屋外,看着她俩离去,大声痛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