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岂敢不语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初入凌天阁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初入凌天阁

更新于:2018-03-15 17:08:18 字数:2215

字体: 字号:
  正与邪,正道魔道,永远是争斗不休的两派。上古时期,世间有人、仙、魔、灵四大界。灵界保持永世中立,偏安一方。这四界本相互独立、相安无事。可魔界长老赤钰却私自窃取人类魂魄修炼功法,此事被人界发现后,人界首领后尤带领几十万兵卒前去讨伐。然而人终究胜不了魔,这几十万凡人无一生还,后尤为护全族安宁,联合人界其他族长,将其封印入人界源泉的泉眼之中,护的人界一时安宁。仙界天帝知晓此事后,派元凌、夺星、风定三大天神前去魔界,与魔界首领夜言谈判此事。可此时的夜言早已被赤钰的摄魂散迷的失了心神,重伤三大天神,后仙魔两界掀起大战,这场仙魔之战持续了两百年之久,而结局则以仙魔两界几近覆灭为最终结局。仙界幸存的九华仙君与太古真人将毕生功法书于溯源天书之上,并将其与法宝一同用秘法封印,存于龙鸣洞内,只有命中有正、劫、法之人才能发现。有缘人拾其功法之时,即是溯源天书为其传功之时。在法力耗尽后,两位仙人归于尘埃。

  正魔之斗,也从上古持续到了现在。

  如今的正道三大门派,分为凌天阁、逍遥谷、千仞山庄。凌天阁为正道之中的领导者,门下弟子以修习上古仙魔大战中先祖留下的残余仙法。其开派祖师杨九卿原本为一凡间略有慧根的人力伙夫,在运货途中一众伙夫受猛兽袭击,均血尽而亡,唯有杨九卿幸存,他躲进林间一山洞,在山洞之中偶然拾得仙魔一役后余下的功法与上古神仙留下的坤仪杖、翎绝扇,后潜心修炼几十年,创建凌天阁,收徒四人,分为尚坤、子渡、律泛、薛全。其中尚坤和子渡颇得九卿真传,在九卿死后留在凌天阁,任阁主与长老。律泛善于制药,精通音律,遂自创门派于逍遥谷。薛全善刀刃剑法,将其与仙法结合,创千仞山庄。

  凌天阁依九华山所建,山清水秀,风貌隽美,珍奇异兽,林木丛生。阁主尚坤,相貌良善,脾气温和,坚守仙道遗风,每日只粗茶淡饭,朝齑暮盐,仙法修为极高。长老沈子渡,年轻时为浪荡男子,修为与尚坤比肩。门下弟子数百,多为资质平庸之人。唯有三位首徒修为尚可。然而近日,有一少年出现在凌天阁门前,请入凌天门。

  “弟子肖不语,张庵村人氏,请入凌天阁门下。”少年跪在青苔石阶上,只身着一件淡灰素衣,面色苍白。

  “你走吧,我凌天阁收徒只于秋天,如今阁主闭关,长老云游,如何收你。”石门之前,凌天守卫弟子道。

  可少年并未挪动身体,仍旧跪着。

  “可,可我等不到秋天了。”少年忽然发出声音。

  “何以言此啊。”守卫眼中露出关切。

  “我被巫祝下了诅咒,我们村的孩子都受了诅咒,我是活着的最后一个……我等不到秋天,就会死。”少年嘟哝着,声音颤抖。

  “可阁主如今闭关,长老……”

  “我就收你入我凌天阁,如何?”一男子扶起这少年,缓步走入门内。

  “长老,这收徒不需告知阁主吗?”门中一弟子道。

  “什么时候我沈子渡纳一徒弟要你莫首徒准许了,师兄那里,我自会交代。”男子厉声道。

  那首徒莫尧知道自讨没趣,瞥了肖不语一眼,请罪后悻悻地离去。不语也恍然大悟这男子便是凌天阁的长老子渡。

  “师……父,你为什么收我。”不语轻声问道。

  “因为,…我想听你的故事。”子渡憨笑,摸了摸不语的头。

  不语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窃自窥了子渡一眼,子渡虽已五百六十岁,但却一直保持着二十三岁的容貌,依旧眉目如画,肤若凝脂,一件淡蓝色道袍,手指纤长。这时子渡也看了看他,两人相对而视,都扑哧笑了起来。

  不语跟着子渡从正殿方向向北行去,一路都无半点绿色,直到快到子渡的寝殿,才瞧见各色各样的花草,散发出幽远的清香。子渡的寝殿名作无眠殿,殿前并无门徒守卫,只有两尊石像,一尊为白泽,一尊为麒麟。

  “随我进来吧。”子渡道。

  刚走进去,不语就看到了那只高傲的金丝雀,虽慵懒地卧在几案上,但仍高高的仰着它的脖子,似是在将自己的冷漠宣告出来。

  “你别看它现在这个样子,它平日里可是最闹腾活泼的一个,但它怕生,所以才故作这般姿态,时间长了就好了,没事的。”子渡一边将将金丝雀小心的放入笼中,一边对他说。

  “师父,我还是不明白。”不语低声道。

  “不明白我为何收你,对吗?我沈子渡收徒从来只看眼缘,再者......你也有些资质,不是蠢才,我为何不收你。”子渡强做笑态,变得有些支支吾吾。

  “对了,你说你受了巫祝诅咒,这是怎么回事?”

  “三年前,有一巫祝婆子到了张庵村,她对村里的大人说是为全村祈福。因为那几年连年大旱,粮食歉收,饥荒的厉害,所以大人们信了她,后来她说每天要让村里的小孩去她的法坛那里协助作法,大人们也照做不误。可奇怪的是,去的孩子在巫祝走后一个一个的死去,孩子没死的大人们求医问药也都无济于事,只能等着自家孩子离开这人世的一天。按照死亡的顺序,我等不到秋天了。”肖不语的眼神略过一丝恐惧。

  “这样的婆子就应该千刀万剐!这世捡哪有什么真正的诅咒,都是阴险之人的诡计罢了。放心,我会治好你的。”

  “……”不语想说些什么感激的话,可腹内一阵剧痛,脸色发青,吐出一口紫色的血来。

  沈子渡一看不语口吐紫血,便知这是中毒,于是立即为他运功,想逼出毒素。可这毒怪得很,越用内功不语便吐血更厉害,腹中的疼痛也多添几分,子渡不得不停止运功。

  “师父,不,不......”话未说完,不语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若是毒,为何用功非但没有化解疼痛,反倒平添毒性?”沈子渡看着躺在地上的肖不语,毒性已使他的嘴唇发白,耳朵两侧也有了青紫色的淤痕。这时,他想起了逍遥谷,想到了律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