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新纪元文明
  4. 第二章 日暮赞歌

第二章 日暮赞歌

更新于:2018-03-14 19:10:47 字数:3086

  黎明拂晓之时,你站在守望之巅,眺望远处那新生的希望

  神圣之歌传颂世间,湛蓝裙摆随风舞扬,那定是人世间的最美好

  等待旭日普照大地,温暖普世万物

  邪恶原罪降临世间,滔天黑炎祸乱大地

  那一轮鲜红欲滴的红日,终向沉入死亡之海,不再升起

  预言是轮回永恒的枷锁,轮回摆脱不了死亡的坟地

  哭泣、颤抖、嘶喊,那是恐惧如同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血色弥漫的人间

  寂静、冰冷、黑暗,那是通向深渊的地狱之门,沿途举行着黑白的葬礼

  孤独、冷冽、绝望,那是侵向心底深处的脆弱,摧毁着最后紧绷的意识

  多么害怕会丢失孩提的诚挚

  多么害怕会遗失最初的梦想

  只愿此心不忘初志、此心永不沉仑

  曾今或是永远,鲜花始终盛开,永恒不再凋零

  即使一切都将走向死亡,即使一切都将毁灭,也要信仰着绝望边缘的希望

  那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前方充斥着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

  当双脚踏出第一步,便注定了决不能回头

  那是一场真正的战争,当第一滴血流下,最后一滴眼泪流尽

  那才是征途的开始,即使结局早已是注定

  你为了什么而战斗、你为了什么而流血、你又为了什么而牺牲

  战斗、战斗

  路的尽头,是责任、是守护、是梦想

  这是日暮的序篇,这是黎明的赞歌

  ————《日暮赞歌》

  一曲乐音结束,场下一片寂静,众人似乎还沉浸在方才那悠扬、空灵、悲壮、宏伟的意境中,像是在一瞬之间从远古北欧神话中的湛蓝星空远走向邪恶的死亡之海,勇敢的骑士举起手中的染血长枪,毫无畏惧地冲向亡灵肆虐之地,让勇气与鲜血洒满大地!

  沉寂片刻之后,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场下顿时一片轰动,热烈的掌声如同洪水般的迎面而来,赞扬声络绎不绝。

  “师大第一美!”

  “女神!”

  “此曲只应天上有,凡间难得几回见!”林白眨着眼向着台上的女生说道,因为他发现那女生赫然便是之前认识的生物系女生——苏清晗,想不到她将束发卸下之后竟然是如此的典雅气质,充满了高贵柔和的魅力。

  面对台下疯狂的赞扬声,苏清晗笑颜如花,对着台下挥手致意,双眸回转之间,某处像是有一道亮光吸引着她,她转头望去,一瞬间似乎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里,一个男生对视着她的双眸,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向着她挥了挥手,苏清晗望着他,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般的满足,那暖暖地电流像是传遍了全身,开心极了!

  “女神在对我笑,哈哈”于进拍着林白的肩膀得意道,另一个手臂还一个劲地往舞台上挥舞。

  林白不满道:“人家那是对我笑,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没救了!”

  “看不出,林小白你还满自恋的,以前真没看出来啊!”于进挖苦道。

  “呵呵,我那不是自恋,是本钱,了解?”林白跟着他胡扯道,对于这类朋友就需要这样的胡扯。

  当然,晚会不会因为台下二人的胡扯而暂停,精彩的表演依旧在进行,似乎是为了呼应末日这个主题,上来表演的同学都是演绎了末日的情节,有凄惨悲凉的末日爱情、有正义战胜邪恶的勇士、也有末日余生的独白......

  师大的大草坪上一幕幕欢声笑语不时闪现,而此时此刻......

  校医院的救诊室中,一幕足以令世人震惊的画面正在里面上演,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中年医生跪坐在地面上,沾满鲜血的双手中捧着一团团腥红的碎肉,牙齿摩擦所带来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而这个声音便是从那中年一声嘴巴中发出,他竟然在咀嚼着这些碎肉。

  在他跪坐的地方,腥红弥漫一地,仔细看去,只见那个中年医生口中咬碎了一截截肠子类的带状物,而这些肠子正是从躺在地上的一个学生装扮的死尸身上挖出来,那个学生早已面目全非,半边脑袋早就被啃的一点不剩,脑浆流了一地。

  14幢男生寝室中,混乱起始于一个003的寝室,听说今天中午这个寝室中的刘某在寝室大门口的道路上羊癫疯发作,被送往校医院,后来又被送往市医院,在那里急诊后休息了半天,在傍晚时分回来了,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寝室就传来凄惨的叫声,隔壁寝室闻声而去,祸乱便由此而起了,场面堪比生化危机。

  这样的一幕幕在很多地方上演,北门的饭店中没喝多少酒的同学像是狂犬病发作一般,双眼殷红,布满血丝,胡乱咬人,有人看情况不对立马报警,110很快就赶了过来。

  商业街、主干道上,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突然一片骚乱,尖叫声此起彼伏,失去理智的人就像是生化危机中描述的丧尸一般,见人就追,追了就咬,恐慌的情绪在师大校园中逐渐蔓延,那像是一幕腥红鲜血所绘的帷幕笼罩了整个校园。

  同一时间,林白电话响起了《Antik》,原来是胖子李智打来的,“胖子,你也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林、林白,出事了,寝室,有丧、丧尸!”电话中,李智口中喘着粗气,声音不断哆嗦着,连平时流利的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林白以为李智又在恶搞,轻松调侃道:“呵呵,丧尸不是蛮好的,平常你不是老玩生化危机的嘛,正好让你大显身手。”

  “王八蛋!老子都快死了,你还说风凉话,寝室过道里现在都是丧尸,隔壁寝室的猴子侯子南刚刚就死在我面前,活生生地被别人咬死的!”李智现在真是被气得快吐血了,开口便一声大骂,怒气十足,倒是忘记了刚才被丧尸追逐的惊险场面。

  “什么意思,能别拿别人的生死开玩笑吗?”林白冷道。

  “开玩笑?妈的,我还有空给你开玩笑,大哥,快去看看现在道路上是什么情况吧!赶紧离开学校,我这次真不骗你了,你自己保重,兄弟!”说完,李智一把挂了电话,不过也没真生林白的气,谁让自己平时就喜欢恶搞呢,唉,自作自受吧。

  林白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声,似乎感觉有点不对劲,这不像是胖子的作风,就在这时,远处西北方向北门那面传来几声枪声,在夜色中显得特别突兀。

  “枪声?”大草坪上看演出的众人一下子安静了,都有些莫名其妙的望向西北方向,而台上的表演者也停止了表演,只有音乐中邪恶的亡灵还在**着,发出“卡兹卡兹”的恐怖声。

  “快看,那边发生了什么?”有人指着不远处的道路上追逐的人群,在那人群中,慌乱地叫声如同最原始的嚎叫,凄惨而令人寒颤。

  “血!那人在吃、吃、”又有人喊道,可是话还没说完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是被吓得瘫倒在地了。

  “他又站起来了,他扑向另一个女生了,天呐!血!”

  “丧尸,末日真的来临了!”

  随着这声轰响,台下的众人一下子慌乱起来,各自推搡着向别处跑去,因为在不远处,有越来越多的人,或者可以说是丧尸向着他们这边跑来,那低沉地嘶吼声粉碎了众人一切的镇定与勇气。

  林白“咯噔”一下,想起刚才胖子打来的电话,心中一下子冷了下来,可是还来不及他思考,于进猛地拍了他肩膀一掌,大喊道:“快跑!”

  林白瞬间反应过来,望着近在眼前血肉模糊的丧尸,他的后背一阵发凉,连忙提起自己最大的速度,跟着于进跑去。

  可是一瞬间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向后望去,在那里,有几个跑得慢的学生被后面追上来的丧尸一把扑到在地,在丧尸锋利的牙齿下凄惨绝伦,痛苦死亡。

  “她呢,她不会有事吧?”林白举目望去,努力地想搜寻着一个人,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心中一阵低落,像是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一样难过。

  可是再怎么难过也避免不了眼前的危机,这些丧尸显然不同于生化危机中的丧尸那样行动迟缓,现实中的丧尸完全是跟一个正常人一样,有着奔跑的能力,而且不知疲倦。

  林白猛地提高速度,在大草坪南边的道路上,又一群丧尸撕叫着追来,于进一伙五人只能向着最近的音乐学院跑去。

  “快,林白,快点!”于进先到,守在音乐学院后门处,焦急地冲着林白大喊道,在林白背后几只跑得快的丧尸似乎只要再快一点点就可以将他扑倒了。

  眨眼间像是过了千百年,于进真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想帮忙却又帮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