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轮回赞
  4. 我是一只鱼

我是一只鱼

更新于:2018-03-15 08:00:50 字数:3548

字体: 字号:
  “报~,大王,小的们在门外抓了个和尚。”一头小妖跑进山洞内对一头虎妖禀报。

  “喔!又有和尚上门了,最近利市好,天天有和尚送上门来。前日的和尚还没吃完,这个先留着等明日下锅。”虎妖搓着下巴道,想想又说:“小的们,去后山找找,找仔细罗,说不定还有落单的口粮。”

  “是。”众小妖应和。

  山洞石柱上,那和尚唉声叹气,泪流满面。这梦怎么如此凄惨,自己已经是第三次被妖怪抓了,蒸炸了两次,也不知道这次是红烧还是水煮。

  自从世界末日没又到来,广大群众们纷纷放下戒心。但不成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梦,而且梦的地点开始固定,还有人以为自己穿越了,开着做着呼风唤雨,纵横天下,建**收妃子的美梦。事实告诉人们这是个悲催的梦,大多数人在刚降临就这周围的小妖抓去当了粮食。也有小妖习惯了这些凭空出现的人,记好地点常来蹲点。

  被抓的和尚哀声叹气,惊动了洞里小河的一条小鱼,这鱼生得乌里吧黑的,令人看了恶心。小鱼探出头来,对和尚喷了口水剑,把和尚吸引来:“嘎嘎,老兄,这是第几次了?”

  和尚四处张望,这才在小河石头边上发现了那只小鱼,不禁老泪纵横:“第四此了,我命苦,老天爷没给我多两条腿啊。”

  “苦毛,爷爷我连腿都没有!”小鱼又喷了几口水,淋的和尚满脸都是。

  “我X,为毛你做梦是鱼,我做梦就是人,我要是鱼就不会被抓了,天啊!”和尚满脸郁闷。

  “吵什么吵什么。”一头小妖听见声响,过来探望“咦,你这和尚有点眼熟,难道前天吃了你兄弟,可怜,满门老小就这么去了。安静点,我发个善心,明天给你个痛快。”没发现什么异常,小妖倒发现小河边一只黑不溜秋的小鱼,顺脚一踢,高兴得哼着小曲走掉。

  “晦气,转身慢了,我的腰。”小鱼扑腾着又跳回来。

  “他们怎么不吃鱼。”和尚看见这情景,好奇问。

  “谁说的”小鱼摆起鱼鳍,愤愤不平道:“清蒸红烧我都经历七八此了,娘的,还得我都不敢睡觉,一睡就是极刑。这两天做梦出现在这里的人越来越多,妖怪也讲究营养,我这才躲过一劫。阿弥驼佛,小和尚,你安息吧,嘎嘎。”

  “晕,不过你怎么不游走啊,这里这么危险,只怪我手脚慢,没跑赢这些妖怪。”和尚叹息道。

  “废话,我早都试过了,洞口架了个渔网,尼玛的,还自投罗网,谁爱在这吃这些妖怪的洗澡水。”小鱼哀叹。

  “同病相怜,不过相见即是有缘,咱们也见过三次了,我叫白翳,你叫什么。”和尚问道。

  “周小鱼,我要好好游荡会,回头再跟你聊。”小黑鱼普通进水里,往上游游去。

  洞里,虎妖大王正和众小妖开怀畅饮,酒水洒得满地都是,慢慢汇流到小河,一条小黑鱼正在水下喝得迷迷糊糊。

  “大王,最近附近多了这么多口粮,吃不完养着浪费粮食,不如送点给峄山狐王。”一只狗妖殷勤地倒酒,对虎妖道。

  “嗯~,不送,那老狐狸抢了我前山统领位置,没和他算账已经不错了,凭什么给他送礼去,不去。”虎王一听,立马拒绝。

  “大王,你想啊,那老狐狸靠自个女儿才当上前山统领的,如果我们叫那小狐狸精帮你美言几句,那山王说不定就给咱们补偿补偿好处。”

  “有理,还是你这狗头聪明,哈哈哈,等下叫小的们把刚抓的和尚送去,叫老狐狸多担待担待。”虎王点头称赞。

  “还有那条鱼。”狗头殷勤道。

  “随你,来,我们喝。”虎王拿起酒缸,又是一顿狂灌。

  周小鱼在水里迷糊听道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猛然酒醒“祸事啦,又得挨烤了,赶紧找和尚商量下。”

  白翳正在望天发呆,突然来了一群小妖七手八脚给他松绑,奇怪道:“不是明天才吃,今天就要清洗吗?”

  有只小妖听了好笑,回应道:“不吃你了,送你回家。”

  白翳奇怪道:“不吃了好,不吃了好,不劳诸位大哥,我自己来就好。”

  傍边小河上,狗头妖捞起小鱼,掂量了下:“分量不够啊,怎么吃的。”

  周小鱼一口水喷给狗头,对和尚说:“你想得没,这是要把怎么送给别家妖怪当伙食。”

  白翳一听,哀求道:“大哥们,你们还是把我绑回去,这里至少明天才吃。”说着把绳索往身上套,要绑回石柱。

  狗头妖懒得和这货啰嗦,叫小妖押上和尚,自己吊着小鱼就走。

  这片山域很广阔,林立着多位妖王,虎妖占了个小山头,离狐王的山头有一段距离。

  山外风景宜人,不时有飞鸟掠过,众小妖敲锣打鼓抬着和尚沿河岸上行。

  和尚被吃习惯了,难得出来透风,欣赏着沿途风景。周小鱼被吊着嘴,没有和尚有人抬这种享受,看到河流,就计算着怎么跳河逃走。

  正走着,听见有水流叮咚的声音,周小鱼立马来了精神,对和尚又是甩尾又是瞪眼,好不容易把和尚吸引过来。两人大眼瞪小眼交流了半天。和尚突然叹声道:“阿弥驼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抬人的小妖回头问:“小和尚说啥?”

  和尚努力憋红脸,说:“施主,贫僧尿急!”

  狗头回应:“憋着。”

  和尚继续憋:“还有要拉屎。”

  狗头又回应:“这么多事,忍着。”

  和尚终于憋出个成果来,放了个响雷,吓得抬人的小妖都散开,狗妖鼻子灵,中毒不浅,忍受不助,答应下来。

  “这么多人看着,拉不出来。”和尚又生一计。

  “晦气,我们不看你总行了吧。”狗头妖命小妖们都转头去。

  这时,周小鱼大喊道:“快看那里,有妖怪。”

  “哪里,哪里,哪里有妖怪……”众小妖急忙寻找。

  只听砰一声,和尚撞到狗妖,抓起小鱼就往河边跑,背后狗头妖大急,招呼小妖追上去。

  “阿弥驼佛,周小鱼,赶紧逃命吧。”靠近河边,见背后小妖已经扑上来,白翳赶紧把小鱼扔进水里。

  鱼入水就安全了,周转了几个方位,甩开不会水的追兵。周小鱼抬头看那群小妖已经重新架起和尚,往另外一座山行去。

  “兄弟,挺住,哥会给你报仇的。”周小鱼默哀几声,转头游走。

  小河流经几个拐弯,注入一条大河,河上波涛汹涌。不小心被卷入大浪的周小鱼奋力挣扎,也不知游了多久,终于到了片安静的水域。水域下有处洞穴,光彩夺目,洞府前立了两只虾兵看门。周小鱼游到前头,一只虾兵闲极无聊,拿手中枪杆拍打面前这条黑鱼。周小鱼左挪右躲,还是躲不过,被虾兵一枪扎住尾巴钉在地上。另外一只见状,怜悯道:“瞧这只黑不丁瘦弱可怜,连嘴巴都是歪的,你就忍心杀这么只连灵智都没开的东西”

  “闲着也是闲着,大王抢了个宝贝在里面乐和,就不许咱们找点兴致。”那虾兵拔起枪杆,甩了几下把周小鱼甩开。

  周小鱼翻滚着被甩进洞府。只见洞里珊瑚光亮,明珠为灯,又有玲珑贝壳点缀,很是漂亮,周小鱼拐过几个弯溜进大厅。大厅里一个黑大汉正把酒狂欢,左右搂着两个美人,好不舒服。下首坐着位鱼脸怪,两只眼珠贼溜溜盯着那两个美人。

  “大哥,这次那东海王贼心不死,派了只小虫来这里指手画脚,不给他一点教训,日后叫兄弟我如何统领西沙河兵。”鱼脸怪闷了口酒,郁闷道。

  黑大汉笑眯眯得道:“兄弟莫急,那东海王是海上王不假,入了我西沙河可就由不得他了。”饮了口美人递上来的酒,继续道:“兄弟且看。”说着从腰间摸出一颗玲珑剔透,绽放霞光的珠子。

  “这是龙珠?!”鱼脸怪贪婪大叫:“大哥,哪里来的?”

  “哈哈哈,那小虫拿着宝贝不舍得用,活该被我拿下。”黑大汉说罢收起龙珠,继续畅饮,道:“这等蠢货来多少都是送宝的货,何须怕他。”

  “这倒是,还是大哥神通广大。小弟敬大哥一杯。”鱼脸怪谄媚道:“不如我们把这傻货送回东海去,下次来送宝的也好有个识路的。”

  “还是兄弟聪明,哈哈,来啊,把那小虫押回东海去。”黑大汉从善如流。

  周小鱼窝在角落,只见一只小妖怪把一条小龙押了上来,这小龙生得玲珑娇小,浑身没点气力,只是口气大得很:“识相地把我放下,不然等小爷回东海请动我龙祖爷爷,杀你满门。”

  小妖怪听得烦躁,扯了布条扎了龙嘴,就带出门去。

  周小鱼躲在角落休息片刻,又来了精神,这时酒宴已经散场,留得满桌瓜果没人收拾。“正好留给小老爷我果腹,这都出场七八回了,竟然没吃过一顿像样的。”

  这时,洞府内慢慢溜出个人影,正是之前两个美人中的一个。桌子地下也爬出个人影:“美人,这里。”那美人赶紧转移过来。周小鱼斜眼瞟过,正是之前那个猥琐的鱼脸。鱼脸兴奋地在美人身上上下其手:“宝贝呢?”“就你心急,慢来,你看!”只见这美人掏出个黑袋子,从里捧出个龙珠。鱼脸抚摸着龙珠,老脸一阵扭曲:“好宝贝,若不是那混蛋半路抢走,这宝贝早都是我的了,好宝贝!”周小鱼看着两个贱人恶心地互摸,填饱的肚子阵阵反胃。

  “呜哇哇,好你个奸夫淫妇,我好心把你当兄弟,你竟然做出这等龌龊。”一声大喊,黑大汉跳出场,随手提出一把砍刀冲了上来。

  正激情四射的两人一阵慌乱,鱼脸拿起板凳边招架边退道:“黑脸的,莫道我怕了你,今日出门急,忘了带趁手兵器。”

  黑大汉把砍刀轮称大风车,砍得鱼脸左右支架,奈何没人家逃命快。鱼脸随手抢上黑袋子,把龙珠塞进去,翻身变成一条大鱼摇摆两下夺门而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