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三杀之阿魔坨佛
  4. 第三章藏龙院三戒小和尚

第三章藏龙院三戒小和尚

更新于:2018-03-15 17:09:30 字数:3278

  大日如来佛祖身化五相,中央不动明王,东方降三式明王,南方军荼利明王,西方的大威德明王,北方的金刚夜叉明王,藏龙院修的是中央不动明王的法门。藏龙院的正殿不动明王殿,殿中央是一座巨大的不动明王像。浓眉巨眼怒目而视,顶上八辫,红脸无须,全身金色的机甲流光溢彩,胸前一个白色的光镜,镜中显露四个金色的大字“不动明王”。背着一把巨大的金色重剑重剑无锋,两肩头是凸起的虎头衔环,环中挂着绳头,一麾红色的披风像是在无风自动,双手在前合手结着明王手印。虽然只是一个雕像,却是栩栩如生,佛怒魔障与佛慈度化同体,却是给人庄严亦惊惧矛盾的厚重感。明王像前,一个巨大的案台上放着一个巨大的木鱼,宁吾禅师手念佛珠口诵佛经在敲着木鱼。“笃…笃…笃”的声音有节奏的在宽大正殿回响,香炉中燃着的佛香,香烟袅袅,丝丝烟气在大殿中萦绕飘荡,佛香的香气在沁入在场几人的众位和尚还有即将受戒的聂怀戈,场面庄严。聂怀戈身穿黄色的僧服面对明王像,双腿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静静的听着法空老和尚的诫诲。“阿弥陀佛,世间俗子聂怀戈身犯三杀,痴迷非本之心,为魔,本为世不容,因果轮回不就,却是受佛光庇护。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与我佛不动明王有缘,度入明王座下为我法空和尚弟子,聂怀戈可愿否?”法空和尚严肃的问到。“弟子聂怀戈愿入佛门受诫。”说着聂怀戈就是深深一拜。旁边的至善拿着一盆清水和毛巾盆中放着一把剃刀上前,只见法空和尚手先是用毛巾沾水给聂怀戈湿了湿头发,手拿剃刀,开始剃度。随着根根长发掉落,聂怀戈感觉自己的头顶随着剃刀的行走越来越清凉。但闻法空和尚边给聂怀戈剃头嘴中边诵着。“三千青丝化烦恼,一刀一度去业火。从此佛渡百世间,善德为世人。阿弥陀佛!”不知许久,顶上终于光秃秃的聂怀戈心想这回完了吧,却是看见法空和尚又是拿着一根燃着的佛像对着他的头顶戳了三点。“滋”的声音响了三次,聂怀戈瞬间感觉头上三点火辣辣,嘴中不由后知后觉的“哎哟”一声。紧接着又是挨了三下戒尺,聂怀戈的眼眶里噙着满满的泪水,紧紧的噙着。“怀戈,为师赐你法号三戒!”法空老和尚的声音传来!“为什么呀,师父。你可以给我起个至美啊至真的法号啊?”聂怀戈不由问到。法空老和尚嗔了他一眼,慢慢说到。“天使万物,三道同源。佛道、魔道、人道。佛讲因果轮回,你的前三世定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做尽丧尽天良之事,背负了被你每世所杀之生物的万载怨气,怨气十世不化为戾气最后化为煞气,又使你又是化魔,杀佛杀魔杀人,心智沦落十世,每世仅为二十载。是为佛见佛杀,魔见魔杀,人见人杀,是为三杀。原本三道者对三杀之人欲杀之而后快,但奈何万物皆有一线生机。三道者灭杀三杀者,则本人会累其因果,断其三代,故才有三杀之人不可犯,只能等天地落下天谴诛杀。三杀者杀三道者则戾气转化加快化魔,故你一戒杀生;三杀者饮酒易怒,食血肉同样加快化魔,故你二戒酒肉;三杀者禁。女色同样加快化魔,许不成活不足二十,故你三戒女色。赐你三戒法号,是要你时刻警醒自己,知否?”法空老和尚缓了一缓,对着聂怀戈一问。听着法空老和尚的这段话,聂怀戈不由暗叫“师父,徒儿做不到啊。”心里愁了愁,他本就是小土匪,十岁的时候被破龙山的匪群逼着练胆亲手捅死了三人,一人十刀整整三十刀,十一岁的时候强吻了好多个被俘虏的小女孩,至于肉食,那更不用说了,他觉得就他现在的酒量与法空老和尚斗酒,能够生生的把法空老和尚给喝死。“你虽今年才十三,但戾气已开始慢慢向煞气转化,待完全煞气你就成魔,许是与你从小被遗弃至匪窝中至小为非作歹有关。幸得天留一丝生机有佛光庇护,不然你早就呜呼了,所以你要自救入佛,修佛门之法,净化戾气,也许你这世就能够脱下三杀外衣。明白不?”听闻法空老和尚又是娓娓道来的这一段,聂怀戈终于明吧了七七八八,原来是这么个事,还好有救,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至善,你先带你的三戒师叔去后山的金刚禅院休息明悟,给他讲讲我藏龙院的一些东西,三天后师祖再给他传修佛之法。”“啊,金刚禅院,金刚伏魔阵院?”边上的至善一听法空老和尚的吩咐,惊叫一声,最后还是乖乖的带着满脸疑惑的聂怀戈,现在藏龙院三戒小师叔朝着后山走去。一路无话,走了半个时辰,来到后山山腰处的平地。四面峭壁,只留一条小路进入其中,路口旁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金刚禅院”。站在石碑的旁边至善不再向前行走,聂怀戈向里头看了看,平地的中央有着一间小小的木屋,峭壁上刻着四副血红的明王像,只见右手拇指扣入掌心四指平伸立于身前结成一个金色“卍”字印记,俯对着平地上的那间小木屋,峭壁“卍”字印记中央刻着一条金色的线条,自上而下划过青石地面交叉没入木屋之中,从中散发出沉沉的压迫之感。“三戒小师叔,这里就是金刚禅院了。金刚禅院是一个金刚伏魔阵院,起初是寂灭大祖师闭关之处,现在只有宗门之中修炼起了业障心魔的人才会被送到金刚禅院净化心头业火,条件有点简陋但是对小师叔你现在的情况很合适。”至善双手合十对着聂怀戈说到。“寂灭大祖师?来头很大啊。”聂怀戈不由一问。“恩,来头很大,寂灭大祖师。”只听闻至善的声音不在平和如水,却是微微上扬,满口的自豪之气,接着就对着聂怀戈慢慢讲述。原来藏龙院原本不叫藏龙院,而是叫做寂灭禅宗,走的是不动明王的法门,不动明王主降魔佛法比较刚烈。话说佛都有火,那个叫寂灭的禅师是法空和尚的师祖,修出了传说中的佛火,完整的修成了不动明王的三大印:不动明王印、明王伏魔印、明王佛火印,成为了大陆第一高手,修为至境,寂灭禅宗也跻身成为当时风头最胜的宗门。所谓一念成佛一年成魔,修为至境的寂灭禅师后来越来越嗜杀,杀完了为恶的魔道高手又杀向了一些作风乖张表面君子实为小人的一些所谓正派高手,引得天怒人怨。后来觉得自己魔障的寂灭禅师修了这个金刚禅院在院中净化业火十几载,后来大陆上出现了一个大魔,不知用的什么法门纠结一些魔道妖人把大陆的大部灵兽妖魔化成妖兽形成兽潮为祸世间,大陆岌岌可危。最后寂灭禅师带着他斩杀邪龙所炼成的邪龙机甲只身对付妖魔,一佛一魔经过惊天大战后不知所踪,最后佛灯破碎证明他圆寂了。虽然那场大祸被寂灭禅师一人力缆狂澜平了,可是终归之前寂灭禅师杀生过多引起的怨愤太大。最终在百年前的某日,发生了一场巨变,大陆上的许多正道魔道一起攻杀。引得寂灭禅宗老一辈力战而死,途胜法空老和尚一人,宗中的精英弟子也是死伤殆尽,弟子发生了断层,宗内的许多宝物修炼法门被洗劫衰败了下来。不得不改名藏龙院,名义上与寂灭禅宗断绝关系,得以残存。真是成也寂灭败也寂灭啊。此时天色已是渐晚,整完那一套套的剃度之后,聂怀戈也感觉有点疲乏,至善在和他说好明天再继续告诉他一些宗门清规和修炼的基本知识后,急匆匆的走了,走得让聂怀戈感觉有点神色不对。不在理会这些,聂怀戈整了整心情,对着禅院打了个是是而非的禅语:“阿弥陀佛,本和尚三戒是也。”之后迈步踏入了石碑之后的金刚禅院。一步两步,两步三步,没事。四下疑惑防备的聂怀戈感觉自己太过于神经质,放松下来,加快了脚步。不多时来到那个小木门口,一脚拽开房门。“咣当”房门直接被他踹飞,小木屋摇了摇,落下的灰尘让得聂怀戈连忙挥起袖子,待灰尘落定。看向屋内,聂怀戈不由得爆了个粗口:“阿弥你个陀佛,这能住人么?只有佛能住啊。”入眼之内,一个蒲团,一个木床,墙上地面上全是一个个“卍”字,甚至于房梁都是一个个“卍”字,其他空空如也。进入房内,聂怀戈把铺满灰尘的床板擦了擦,还好没有“卍”字了。不过让他无语的是床板上还有着很多个密密麻麻的刻字,显然是前辈们的手笔。最中间刻着“何谓佛何谓魔”,定睛瞧了瞧什么乱七八糟的回答都有。“心中有魔则魔,心中有佛则佛;佛本是空,空本是佛;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等云云,但是让聂怀戈最上心的是一行刻着最丑的字,“诸位前辈师父师祖,弟子觉得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伸头一刀是成佛,缩头一脚是成魔,佛魔本一家。你想成魔就成魔,你想成佛就成佛,阿弥那个陀佛。”这时不知何处的山谷中传来一声狼的啸声,聂怀戈微微颔首一笑,也在那个行字下面刻下了自己浓重的一笔。“孺子可教,三戒小和尚佛魔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