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监天令
  4. 第004章 似梦非梦

第004章 似梦非梦

更新于:2018-03-14 17:25:17 字数:2923

字体: 字号:
  “这是哪?”刘旭看着四周灰蒙蒙的一片,眼中有着从来未曾有过的疑惑与茫然,“我不是在白壁山吗?我不是正在冲关么?”

  “咦,怎么回事?我的灵力怎么没有了?隐暗疾怎么也不在了?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我已经死了?难道这里是阴曹地府?”

  刘旭不停的走着,想停住脚步却又无法停下,仿佛有着什么牵引着他,仿佛意识不是自己的。

  仿佛过了很久,仿佛也只是片刻,刘旭不知道他走了多远,仿佛又才刚刚起步。这里似乎没有时间的流逝,一切都是静止的。

  “冰寒千古,万古由静!”一道古老而又沧桑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谁?谁在说话?”刘旭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但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他一定会疯掉。

  “心宜气境,望我独身!”这道幽远的声音没有停止,回荡在四周,分不清方向。

  “到底是谁在说话?给我出来,这里又是哪里?”刘旭的心智的确坚韧,但那是相对同年人而言,如今,面对这未知的情况,可以看出他依然还有许多缺陷,这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心神合一,气宜相随!”

  刘旭捂住双耳,想隔开这些声音,然而,他是徒劳的,不管他怎么抵挡,这些声音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相间若余,万变不惊!”

  这次不一样,“惊”字刚落,四周灰蒙蒙的一片瞬间就变成了蓝色,不过片刻,又转变成紫色,刘旭身前凭空出现了一道紧闭的石门。可这道石门又仿佛一直就存在这里,只是刘旭未发现而已。

  这道石门呈现黑色,与四周的紫色极不般配,在石门的上方,一个古老的大字若隐若现——衍!

  “衍,这是何意?”刘旭向着石门走去,有着某种声音呼唤着他。

  “吱”还未等刘旭靠近,石门就自己缓缓的打开,哪个古老而又幽远的声音再次传来:“无嗔无痴,无求无欲,无弃无舍,无为无我!汝来了!”

  “你是谁?这又是哪?”一道模糊的白色身影出现在石门口,看不清样貌,看不清年龄。

  “吾名?,记不得了,”这道白色身影抬起手,又放下,“坐得太久,忘记了。”

  “坐得太久?你坐了多久?”刘旭使劲睁大眼睛,似想看清这道白色身影的模样,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是徒劳。

  “多久?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或许更久,吾记不清了……”白色身影似在摇头,似在叹息,似在回忆,好像他真的活了很久似的,“多少岁月?多少千秋?多少轮回?吾终于等到汝。”

  “你在等我?为何等我?等我做什么?”刘旭心中充满了疑问,感到不可思议,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那是什么概念。人真的能活百万年,甚至千万年之久?若真能有这么多的寿命,那和长生不死又有什么分别?

  “此令交于汝,”白色身影似向前踏出了一步,又似没有移动过,很不真切。

  白色身影话音刚落,刘旭的左手上就出现了一块令牌,可好像这块令牌又原本就在他的手上。这块令牌在刘旭手中不停的抖动,好像排斥着他,不愿与他为伍。

  “不要问吾原因,吾只告诉汝,这乃规矩。望汝和吾早点相见。”白色身影并没有正面给出答案,就消失在了石门前。

  “喂,你回来,不要走。”刘旭向着石门跑去,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与石门的距离总是不多不少。

  “小伙子,不要再追了,此地还不适合你,还是回去吧!”一道紫色身影在刘旭侧面出现,与白色身影一样,刘旭也看不清他的相貌。

  紫色身影刚刚把话说完,刘旭的身后就出现了一个漩涡。

  “等等,你又是谁?”

  “我是谁?吾名紫尊……”紫色身影话未讲完,刘旭就融入了漩涡之中。

  ……

  白壁山,此时已接近黄昏。

  “我的头好晕,”刘旭拍着额头,低声自语,“令牌?规矩?真是个离奇的梦。”

  “该死的隐暗疾,迟不出现早不出现,偏偏在我刚刚突破灵力不稳的时候出现,”刘旭气沉丹田,看着杂乱的经脉,准备调动灵力进行修复,可看到一片狼藉的经脉,心里很不自在,“我的境界怎么只有一层,我不是突破第三层了么?隐暗疾真不是个东西。”

  以刘旭的性格此时也无法保持平静,幸幸苦苦修练五年之久,好不容易突破第三层,还没好好感受,就又回到第一层,这不是坑人吗!不过,还好,隐暗疾退去,经脉还能够承受冲击,还不算最坏的结果。

  “不对,我现在的灵力和我突破第三层时的灵力差不多,”刘旭一探灵力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不管了,先把受损的经脉修复好在说。”

  不到两个时辰,刘旭再次惊讶道,“修复速度比以前快了,灵力流动速度也快了半成。或许这便是因祸得福。”

  “冰寒千古,万古由静;心宜气境,望我独身;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嗔无痴,无求无欲,无弃无舍,无为无我!这梦里出现的声音也当真无语,竟说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苦草,普通草药,闻之具有安神之用,可食之如同嚼蜡,味苦难以下咽,其五年一开花,开花五个时辰,绚彩多艳,美丽非凡。那时,其香十里可闻,其艳百花难争。

  “呸呸,吐,吐……”刘旭修复好经脉,便去割取了五斤苦草,出于好奇摘下一片小叶送往口中。

  “好苦,好苦,真不是人吃的东西。”刘旭不停的吐着,便未发觉,其左手上的苦草却在渐渐的改变颜色,不过片刻,一株青色的苦草变成了紫色。

  “咦,”刘旭缓过神来,惊讶的看着左手上的紫色苦草,疑惑道,“怎么是紫色的了?”

  “难道刚才不是梦?”刘旭看着左手掌心处浅浅的两条白痕,这是他出生时便有的胎记,不过现在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同。

  紧接着,刘旭左手又拿起一株苦草,仔细盯着,不过一小会儿,青色苦草渐渐转变成了紫色。

  “这紫色与青色有何区别?”

  刘旭摘下一片紫色小叶闻了闻,(含)(入)口中,刚一(入)口,刘旭脸色铁青,张口呕吐起来。

  “这紫色的味比青色更苦十倍不止,而且还含有一股鱼腥味,不过当我含着紫色苦草时,我的灵力有种似要燃烧的感觉。这紫色苦草绝非青色可比,也许是灵药也说不定。”

  “这紫色苦草到底有何种作用?”刘旭将摘下的紫色小叶截下一小部分,果断的再次(含)(入)口中。刚一(入)口,刘旭就面色扭曲,使劲咬紧牙齿不让自己吐出来,接着猛然喝下一口水,将这小截紫色吞入腹中,早已准备好的灵力从丹田游出将这小截紫色包围,不停的催发,灵力发出轻微的扑扑声。

  “这团灵力似乎更纯静了,”经过尝试,刘旭发现紫色叶片周围的灵力比先前更精纯了那么一点,虽然很少,与丹田灵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可别忘了这只是一片紫色苦草叶的一小截造成的影响。如果吞下一片叶,或者服下整株紫色苦草,其效果可想而知。

  “这效果是有的,可这也太难下咽了,一次还好,可如果要长久这么吃,真难以想象。”刘旭仔细端祥着左手思索道,“怎么我的左手有如此能力,而右手却又没有,记得在梦中我左手出现了一块什么令牌,难道是因为这,难道那不是梦?‘

  “可如若不是梦,那令牌又到那去了?我以前也做过这么古怪的梦,但醒来后大都模糊不清,为何这次如此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细节?就算这是真实的,那白色身影等我做什么?还有那规矩又是怎么回事?那最后出现的紫色身影,叫什么紫尊的,又是什么人?”

  刘旭的头越来越大,思绪混乱,真不知道如何解释现在的情况。

  “去他的规矩,去他的令牌,我现在才洗尘境第一层,想那么多干什么,既然紫色苦草可以精纯灵力,那么我就借此好好的修炼,争取早日突破成为外门弟子。”

  “刘旭,刘旭”一道呼喊声传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