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骑龙法师
  4. 二、出使

二、出使

更新于:2018-03-14 14:39:32 字数:3444

字体: 字号:
  就在他寻找她的同时,她也在寻找他,那就叫默契。茫茫人群中,她把他带到了人群的外围,道:“反正大人们商量的事情与咱们也无关,何必挤在里面凑合闹。”

  卡利说:“恩。”

  米亚问卡利:“回家,你的父母问你啥没。”

  卡利道:“没有,也没跟他们说什么。”

  米亚道:“喔,也是,反正说了也白说。”她望了望周围,小声道:“你见索萨尔没?”

  卡利也望了望,道:“没有,怎么了。”

  米亚嘘了口气,道:“那就行,最烦见到他老人家了。”

  卡利笑了笑,道:“人家老人家也不定想见咱们呢,对了,你知道长老们聚集大家要做什么呢?”

  米亚道:“不知道,但是总是有事嘛,而且听母亲说,不是一般的小事,因为已经很多年没有聚集全镇人来商量事了。”

  卡利疑惑道:“很多年?你的意思是说曾经有把全镇人聚集过,是什么事你知道吗?”

  米亚道:“只听说过一点,说是200年前火系的人来掠夺食物,结果被王打跑了,自从那次后,王的地位便超越了长老们,成为实际的领导者。”

  卡利点了点头,道:“看来你知道的蛮多的嘛,200年前的事,恐怕连你的父母都不知道嘛。”

  米亚道:“那就不清楚了,他们知道些什么,别人能管的到嘛。”

  卡利笑了笑,便不多说,只听的议事大厅里传来长老的声音,是一位浑身白色的人,包括他的鞋,“今天,请大家来,是因为中午听到执掌者们万里传音,他们说咱们的水系星球又要发作了,而且对于咱们利亚尔种族是灭顶的,所以要每个镇派出代表,法术的杰出者,去执掌者城商议防御之法。”

  长老们的话言简意赅,没有跟大家绕弯子,直白的说明了此次会议目的。

  一个年轻的屠夫叫道:“长老,不是咱说啥,咱们全镇只怕也没有个会正规法术的,大家都只会些三脚猫而已。倒是说啥大事呢,要是火系星球的家伙来了,在别的地方不说,要是到了咱们小镇,光那些美味便已经能让他们丧失攻击了,哈哈。”

  人群中有人笑了起来,一位长老也笑着道:“确实嘛,刚以为有啥吓人的事,原来就是咱们的水系星球想吃人了,呵呵,那让他吃两个不就成了嘛。”

  顿时全场笑了起来。大家嘴上说的开心,其实是因为他们心里有底。因为水系星球有动作也不是一次两次的,可是百年来对利亚尔族群来说,却有如没发生一般,因为他们的执掌者们早有了克服之术,他们的定身咒早已到了御驾万物的地步,那是全族群都知道的,所以大家更多是以为火系星球又卷土重来了,因为火系星球的人也是会法术的,而且不比执掌者们低多少。

  又一位长老说道:“大家都知道,咱们族群的族训是什么,那就是对于万物都不可以掉以轻心,要让危机意识随时伴随着自己。对于此次星球的翻滚,咱们依然要予以重视,要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道理,尤其是连执掌者们都那么重视的情况下,咱们更要加以重视……”顿时全场肃立,准备听候长老们的任何指示,“大家不仅要予以重视,而且要予以百分之两百的重视,所以咱们镇要派出最最有法术的……”长老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就是那个男孩,对,就是那个正在跟一个小女孩谈情说爱的小男孩,哈哈。”顿时,全场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卡利,不过半分,全场大笑,有人喊道:“长老们简直是考虑周全,对,就让那个小男孩去见执掌者,哈哈,要是选别人,大家指定不服,王们也会说咱们做事不周全,可是选他,那是谁都一万个赞成呀。”全场笑声久而不止。

  卡利不明白啥意思,问米亚道:“怎么回事,咱们两个也不是全镇法术最高的呀,怎么会选咱们,周围人又为何发笑?”

  米亚望着卡利,叹了口气道:“大人们的事,咱们小孩子又何必管那么多,既然长老选了咱两,咱们就去呗。”

  卡利摸着自己的脑袋,没感觉多长出什么,可是大家却依旧大笑不止。先前那位长老亲自走出了大厅,摸了摸卡利的头,说道:“一路上要辛苦了,记住,见到执掌者就说你跟她是全镇法术最高的,千万别忘了。”

  在卡利心中,长老们一直是光明的象征,当下答道:“恩,请长老们放心,卡利决不辱使命。”

  长老“哈哈”的笑了笑,道:“只要别忘了那句话就是了,别的啥也不用做。”他看了看卡利旁边的米亚,随口说道:“他要是忘了,你千万别忘了,知道吗。”

  米亚本想答“是”,忽然转了个心思,道:“长老,你是全镇人都公认的长老吗?”

  长老有些不喜,道:“镇里的老者不止一个,可是长老却不多,只有威望很高,为全镇人都做了贡献的人才有资格当长老。”长老说的语气坚定,一时赢得了在场不少掌声。

  米亚又道:“那么,你说的话,大家都会听吗?”

  长老看了看眼前的小女孩,奇怪的道:“怎么,有什么事吗?”

  米亚道:“请问答刚刚的问题,谢谢。”

  长老望了望在场的人,说道:“长老是由人民选举出的,能够领导人民,但也要受着人民的监督,不是随心所欲的,知道吗?”

  米亚道:“请你正面回答问题,可以吗?”

  长老有些不耐烦,但是在全镇人面前也是要做出风度的,而且似乎大家也很关心他的回答。他说道:“只要是对大家有利的,在座的几位长老只要相互商议下,便可以执行,若是对人民不利的,也是得不到在座长老们的一致支持的。”

  米亚道:“米亚想求长老们做一件事,也求在场所有人的都支持。”

  长老有些迷茫,不待开口询问,只听米亚便道:“请将索萨尔老师逐出小镇,任他在哪都可以,请别让他留在咱们小镇上。”

  此言一出,顿时有人惊讶,有人激动。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猜测:“难道索萨尔老师做了越轨的事?”“难道是索萨尔的严厉,让无知的小女孩心生烦闷,她要知道,严师能出高徒呀。”可大家都想“小镇上人心纯朴,索萨尔老师也做不出什么吧。”可又有人转念“索萨尔像是中年投靠到小镇上的,不是自幼在小镇长大的,难保没有恶习”

  长老也惊讶道:“你能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吗?”

  米亚迟疑了一会儿,忽然跑向了制高点,爬了上去,面对着大家说:“请你们问问你们的孩子,索萨尔老师都做了些什么,请你们的孩子用最朴实的言语,来诉说那个可恶老师的罪恶。”

  场上顿时有人惊呼,简直不可思议,有人忙问自己的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有的小孩竟哭了起来,想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长老看了看场上的形式,也隐约感觉到道理是站在米亚一边的,想是索萨尔必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一时思量着.,“今天毕竟不是商讨处罚的时候,但若不有个说辞,只怕稳不住群众,两个小孩也怕会不按意思办事”便对小女孩说,“你放心,你既然当着所有长老们说了,此事必要查个水落石出,虽然镇上没有逐人的先例,但是只要长老们认为此人不该在留在镇上,那么此人也必将不能再留在镇上了。”

  米亚兴奋地向长老鞠了一躬,道:“小镇上孩子童年的幸福,就全由长老们上心了。”

  米亚跑到了卡利身边,卡利数着大拇指对她说道:“你真有本事呀,竟然能将索萨尔逐出小镇,那可是从没有先例的,你咋那么有勇气呢。”

  米亚微微一笑,“也不是全为大家,也为了自己呀。”说着,一时兴奋之下,竟抱住了卡利。小镇虽然开放,不避男女之嫌,但是倒也没见过有如此年幼的两个,在大厅广众下抱在一起的。但不少人都投以了掌声,因为爱与尊重,是小镇上人际相处的原则。

  卡利也有些尴尬,却没有将米亚推开,卡利虽然不解风情,却不是一个傻瓜。卡利抚mo了一下米亚的背,借着要说话,顺手将米亚撑起,说道:“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米亚转过身,问长老道:“长老,请问什么时候出发。”

  长老道:“事不宜迟,立刻走吧,千万记住,要说那句话。”

  米亚见长老对那么一句普通的话,如此上心,想必必有内情,心思暗暗琢磨,嘴上却不道明,说道:“请长老放心。”转身对卡利说道,咱们走吧。

  利亚尔族群人性都很淳朴,年幼的小孩出门是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千百年来皆是如此。

  他们在长老处拿了些盘缠,告别了父母,便上路了。

  一路上边问路边前进,对于卡利来说,终于远离了索萨尔以及讨厌的《食源集录》,心里说不出的开心。行至半路,米亚忽然“哎呦”了一声,道:“你想起一件事吗?”

  卡利道:“什么事?”

  米亚又想了想,道:“你记得吗,今天大厅议事,索萨尔没到。”

  卡利道:“是呀,没有人命令他必须到的,而且以他见人便想打的性格,只怕他是怕见到学生便管不住自己的手,怕在众人面前原型毕露吧。”

  米亚道:“或者是吧,但是你怀疑过吗?为何在咱们指穿索萨尔的时候,长老们却依然不关心索萨尔是否在场,而且在刻意回避着什么。”

  卡利道:“是吗?”又想了想,道:“是吧,但又说明了什么呢,你不会在怀疑长老吧。”

  米亚道:“当然没有,只是有些疑问而已。”

  当下也不多说,换了话题。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