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魂消花自堕
  4. 第二章 离别

第二章 离别

更新于:2018-03-15 11:47:59 字数:5425

字体: 字号: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飞逝,转眼的时间,杨杰再生已经十二年了,杨杰也适应了现在的身份,名叫王风(以后就称杨杰为王风了),是王云锦回来后给杨杰起的名字。王风怕引起这个孩子父母的怀疑,在王云锦没回来的时候,就决定自己装哑巴,这样即使自己一不小心表现的聪明过头了点,只要自己阿巴阿巴几声,有很多事也都会容易糊弄过去,省去了自己的解释,因为有时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宁静也顺利的给了杨家留了后,产下的是个男孩,再孩子未出生时,杨宇已经给孩子起好了名字,男女孩都起了,现在生下的是男孩,名叫杨晨,也就是杨宇事先起好的名字。杨晨已经十一岁了,比起了王风来,杨晨在各方面都算得上天才,在其他小孩在尿尿和泥巴的时候,杨晨的魂之力就已经达到了一段,可算得上练武奇才。而王风的表现只能算差强人意,还在打着他的“花拳绣腿”,连王云锦教他们的基本招式,都练得不标准,只能算得上花拳绣腿,有一点让王云锦夫妇欣慰的是,王风特懂事,处处都让着杨晨,不管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主动让给杨晨,这哥俩的关系好的比亲兄弟还好。

  在十二年中,王云锦他们已经搬了三次家,这是王云锦出于安全考虑,虽然魔教在刺杀一段时间之后,就已经销声匿迹了,但他处于安全考虑,还是搬了三次家,前两次是两年搬一次家,后来看情况稳定了,魔教也不在出现了,最后一次已经六年没搬家了,也就是他们现在在这已经住了六年了,王云锦每次找的都是山清水秀之地,在以前他带着妻子罗欣游玩时,倒是记下了不少风景秀丽之地,现在到派上用场了。

  月明,星稀,微风。罗欣,宁静,以及王风和杨晨围在院子里的桌子旁,等着王云锦出来吃饭,因为王云锦夫妇是个很随性的人,所以在天气好的时候,他们会时常在院子里吃饭。王云锦今天的表现很奇怪,上午出去了一趟之后,从中午吃过饭,就一直在书房没有出来,连每天教王风杨晨习武的事都略了过去。

  吃过饭,王云锦在他们都留在了院子里,说了一句大家都很吃惊的话,“搬家,今晚就搬”。他们四个都没动,等着王云锦的解释,他们已经住这六年了,魔教也已经不在复出,为何他们要这么急着搬家。

  “今天上午我遇到魔教的人了,看到他们在迫害村民,我出手了,虽然清理干净了,但我想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所以还是趁早搬走的后。”王云锦说完看了其它四人一眼,除了王风外的三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只有王风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什么事。王风的确在思考为什么已经十多年没出现的魔教,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感觉到有目光望向自己,不自觉的一抬头,正好对上王云锦的目光,随即傻笑两声,想罗欣的怀里跑了过去。王云锦心里叹声,他一直看不懂自己这个孩子。

  “我已经书信通知师傅这件事了,我想我们趁着天黑搬走吧。”王云锦看向妻子,带着歉意的目光,微声的说道。每次搬家,王云锦的心里也十分的难受,这是自己没实力的体现,这是自己不能给家人安全保证的体现,这些年来他也在努力的修炼,甚至比以前在师门里更刻苦,但仍没有大的突破,虽然提升了一星,达到了八段四星,但想到当时那个长老的实力,仍感到力不从心。

  王云锦的这些年的努力,罗欣都看在眼里,感觉到王云锦眼里的歉意,她只是笑笑,走过去悄悄牵起王云锦的手,看向宁静母子,略带不好意思的说“反正这地点,我们也住了六年了,这里的景色也看够了,到其他地点看看也不错。”然后他们就开始了第三次的搬家,他们搬家很简单,待几套衣服换洗衣服就走了。

  深夜,月明。王云锦一摆手,阻止了其它四人的步伐,“前面有危险”,王云锦小声的说道,然后示意罗欣带着其他三人向后走。罗欣没有说话,只是固执的摇摇头,然后又示意他们三人先走,罗欣这时也感觉到了前面的杀气,说明他们已经前面的人发现了。

  王风也感觉到了前面的危险,也感觉了氛围的紧张,他知道以他现在的修为,留下来只会是负累,他没有再做儿女情长姿态,只是恭敬的跪下来,向父母深深的磕了三个头,做出一个,宁静母子交给他你们放心的手势,然后站起身,两手拉着宁静母子,就要向后走。

  “风儿”罗欣知道自己的孩子很懂事,但此刻看到王风的表现,仍是不自觉的流下泪水,那是她为孩子骄傲的泪水,她紧紧的抱着王风,此时前面的危险,也都忘记了,她只为她的孩子自豪。王云锦毕竟是男人,他虽然为自己的孩子自豪,但并没有表现出儿女情长,摆摆手,示意他们先走。

  “拿着这块玉,去雁山找你外公,我们会去雁山找你的。”罗欣迅速的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交到王风的手中,然后擦掉眼角的泪水,留给王风一个柔美的笑容,然后示意他们走吧。

  “对不起啊,小风,又给你们添麻烦了。”宁静小声的对王风说道。

  “大妈,说什么对不起啊,这次是爸爸巧合碰到而已,不过我认为这次爸爸做的对。”王风已经认宁静为干妈,杨晨也认王云锦夫妇为干爸干妈了,因为杨宇比王云锦大,所以王风都是喊宁静为大妈。而杨晨都是喊罗欣王云锦夫妇为二爸二妈。

  “小风,你会说话?你不是哑巴吗?”宁静吃惊的看着王风。

  “可能我一急会说话了吧,大妈,这里应该比较安全了,你们先藏着在别出去等我回来,我回去看看爸爸妈妈。”王风急急的说到,也不在多做解释,就急急忙忙的向来的路跑去。

  王风和王云锦夫妇生活了八年,感受到的父爱母爱,是他前辈子没有感受到的,他刚转生时的什么雄心壮志,都被父爱母爱融化掉了。所以他一直都平平凡凡的生活父母身边,为了不引起怀疑,也没有刻意修炼,事事也都表现的很是正常,他也喜欢上了这种平静温馨的生活,爱上了这对他再生的父母。

  看着眼前杂乱的打斗痕迹,地上的尸体,王风沉重的心情突然轻松起来了,地上的尸体没有父母的尸体,这说明他们还活着,而且还极有可能逃了出去,因为以自己对爸爸的了解,想要活捉他们,那是不可能的,除了他死了。不敢在此地多做久留,他又快速的回到了宁静杨晨的藏身地点,把他父母已安全的好消息告诉了他们。其实事实上,情况远没王风想的那么简单,这根王风不愿望深处细处想也有很大的关系,对于自己亲人的遭遇,人都是潜意识里向好处想的。

  “大妈,我们现在去雁山吧,妈妈说会去那里找我们的。”王风表情愉悦的说到,但他眉头的微皱,已经把他对父母的担心表露无疑,当然宁静也发现了这点,也就没在追问王风为什么突然会说话的原因。

  “好吧,我们现在去雁山。”宁静也很是担心王云锦夫妇,她心里一直记得八年前的事,也不值一次和杨晨说过,就是希望杨晨长大后,能替自己报恩;有所成就时,能对王风好点。因为她自己不会武功,没有任何修为,而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个天才。王风对杨晨的好,宁静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们对王风练武已经不报有多大希望了,当杨晨魂之力达到一段的时候,王风还在练他的花拳绣腿,而且居然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感觉,还是天天乐呵呵的练他的花拳绣腿。

  “妈妈,我想去学院修炼。”时值八月,王风一行三人在去雁山的路上,经常遇到一些参加考试或返校的学生。杨晨看着上学的学生,一份好奇加上六分的想增加自己的实力,在他们中午吃饭的时候,杨晨就像宁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魂歌大陆门派众多,传承百年的名门望族也很多,影响大的门派共有六派,被人们称之为风、赋、比、兴、雅、颂。此六派又分别在自己门派不远之地,建了六所学院,来为本门派培养人才,各个门派收人都比较严,条件也比较多,而学院收人就比较宽松了,所以每年九月学院开学收人之际,都会有大量学子前去学院报名,反正基本上交钱就可以上。家长们也都比较赞同自己的小孩修炼,学有所成能名门望族,即使不是练武的料,也能强身健体,再说小孩子小,在家也帮不上什么忙,自然绝大多数的小孩,都会捡所离家比较近的学院上学。王云锦就是师承雁山的御风派,而王云锦的妻子罗欣,更是御风派长老罗旭之女,所以罗欣才让王风到雁山去。

  “我们先到雁山找到你二爸才商议上学的事吧,你二妈的爸爸可是御风的长老,到时候还怕他们不收你啊。”宁静本来也是很赞同杨晨去学院上学的,但想到王云锦夫妇,看看身边的王风,她心想,不管怎样,也得先把王风送到雁山再说其它的事。

  “喂,你有没有听到魔教的人又出山了?”一位食客路人甲说到。

  “当然听说了,并且我还听说六派都派人下山调查此事呢。听说是王云锦夫妇先发现此事,然后通知御风派的,但现在王云锦夫妇突然失踪了。”路人甲的一位同桌接到。

  “是啊,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王大侠和魔教发生过激烈打斗,杀死魔教数人,但从那以后,他们也消失了踪迹,不知道有没有被魔教抓去。”路人甲的邻桌,路人乙说到。然后小客栈内就开始讨论起了魔教复出的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王云锦夫妇失踪了,他们没有回雁山。

  王风听到此消息,已经吃不下去饭了,双手紧紧的攥着,指甲已经陷进了肉里,双目通红,头低着看着桌子,一言不发。宁静也发现了王风的异状,她此时心里也乱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出言劝慰王风几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相比其它桌子的热烈讨论,这张桌子就显得安静的异常。

  “大妈,我想先送弟弟去学院吧,现在离学院开学的时间也不远了,我们去到雁山再返回学院,就已经过了学院的收人时间了。”过了一段时间,王风除了眼角的泪痕,其它都已经恢复了正常。王风毕竟不是八岁的小孩,他上辈子已经历的太多,虽然心里不能接受,不愿理接受,但他还是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杨晨毕竟还小,对一些事情的了解还比较模糊,他看到哥哥哭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这时从小到大第一次看到哥哥哭,他小心的挪到王风身边,给王风夹了一块肉,小声的让王风吃。

  烈日高照,虽然已是八月底,天气依然炎热。看着眼前的校门,王风、宁静、杨晨的心情各异,王风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他就想尽快的安顿好大妈和弟弟之后,去找爸爸妈妈,他坚信父母一定不会被魔教所擒,他们可能是受伤了,躲在某处疗伤呢,或者他们已经……,但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把父母的下落弄清楚。他两世为人,就这么一对疼爱宠爱他的父母,让他感觉到了亲情,让他感觉到了被人关心、被人疼爱的滋味,他已深深的爱上了这对父母。

  宁静看着院门,只是少许的激动,又带着一丝希望,她希望她的儿子能在这里学有所成。杨晨则是比较兴奋,这就是路人中所提到的御风学院,自己以后就会在这里学本事了,他已经有中迫不及待想上课的感觉了。

  “哥哥,我们去报名吧。”看着人流涌动的方向,杨晨拉着王风就向那方向跑去。

  “大妈,我不想上学,我太笨,上学也上不好。”王风看上去很是尴尬的说道,他真实的打算当然是去找父母。

  “什么笨不笨的,勤能补拙你没听说过吗,你就和晨晨一起上学,你们俩一起,你还能照顾下他。”宁静一听王风不想上学就急了,她此时把王风还有一个御风派长老的外公忘了,就想着让王风在学校里多学点本事,将来好和杨晨一起,为自己的丈夫和王云锦夫妇报仇雪恨。

  “大妈,我真的不想上学!”

  “不行,你一定要上学!”王风想不到一向温柔的大妈突然固执起来了,他也知道大妈是为了自己好,但他确实认为自己不需要在学院学习这些他上辈子就会的东西。“风儿,我知道你想去找你爸妈,从这些天你游离不定的眼神中我就看出来了,但依你现在的修为,找到他们也帮不上忙啊,说不定你还会拖累他们,你就先在学院里学好本事,等他们伤好了,一定会传言他们的消息的,到时候你再去找他们也不迟。”

  “大妈,我还是不想上学,爸爸教我的那些我还没学会,我想先学会爸爸教我的,不然也对不起爸爸。”被宁静一说,王风突然醒悟了,以前担心爸妈的怀疑,一直隐藏自己的修为,没有勤加修炼,导致自己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现在能用到时,方觉后悔。其实这次王风不想去上学,他是怕宁静付不起学院高昂的学费,他早已看出宁静的钱不多了,宁静从家里带的钱,这八年也花的差不多了。

  “你要真不想上学也行,就在家里先把云锦教你的东西先学会,不过我会让晨晨检查你的武功的,到时候若发现你不用功,看我不打你!”最终宁静还是同意了王风不去上学,当然她不知道学院的学费是多少,即使知道,她也会坚持王风去上学的。

  “学费160金币,加上住宿和校服费用,共200金币。”在报名处,学院的一位老师格式化的说到,他认为来参加报名学生的家长,早已经把这些了解清楚了,想不到还有人问学费多少。

  200金币对以前的宁静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现在她知道,现在她身上就200多金币了,这么高昂的学费,着实让她大吃一惊。宁静面部平静的把学费付了,然后就带着他俩去吃饭了。

  “大妈,这个院子不错,环境很好,周围也没什么人,不会影响到我修炼。”看着眼前很破旧的房屋,王风一脸高兴的说道,当然真实理由是,这个小院的租金比较便宜。

  “这也太破了吧,妈,你们还是换一个吧。”杨晨看着破旧的院子,皱眉说到,他不知道宁静已在为他下学期的学费在发愁了,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妈妈和哥哥住这么旧的房子。

  “不破啊,我看就很好,大妈,就这个吧,反正就我们两个住。”

  “好吧,就住着吧。”宁静也为便宜的租金心动,毕竟杨晨每月还要一笔生活费,学费都这么贵了,想必生活费也不会少。

  杨晨在家住几天,就到学院正式开学的日子了。

  “晨晨,这些生活费你拿着,有空就回来看看你哥哥。”宁静身上总共还50金币,把其中的30金币交给了杨晨,抚摸着杨晨的头,温柔的说着,这也是杨晨长这么,第一次离开自己,心里总是有点担心。

  “妈,哥哥,我放假就回家,我去上学了啊。”杨晨带着意思兴奋,一丝激动,跨步向学院走去。杨晨开始了他的学院生活,而王风也开始了他的人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