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重生之黑暗至尊
  4. 第三章 迷茫

第三章 迷茫

更新于:2018-03-14 13:00:40 字数:2976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不变的真理使得陈家大少居然从阎王手里跑了出来!估计有不少人都打算偷偷放个烟花爆竹庆祝庆祝这货还终于从世界上消失了!可是血淋淋的现实总是那么难以让人接受!相对于陈母柳青可谓是经历了一生的旅程从大悲到大喜!

  话说从陈浩醒来之后,他就没休息过,先被拉到外科全方面检查,从上之下,从前至后,如果不是陈大少不配合,估计菊花都要被人检查检查;就在他刚从医生们魔爪中挣脱的时候,不幸的消息又来了,被内科主任王卫民抓去当了小白鼠,这下可算是里里外外的被检查个透彻,整整一天,可谓吃够了苦的陈浩才得以逃脱!检查结果出来后,写着轻微脑震荡,小腿腿骨骨折,右手脱臼,不过让陈大少看见最后一条的时候咆哮而出,谁开的单子,老子要弄死他!

  最后一条写的是生殖器官发育不良,洋洋洒洒写了一堆,顺带了解决方案,隐约看到羊鞭什么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陈浩已经发狂了,要不是小胳膊小腿没力气被那近200斤的护士长给压了下去,这货估计真的要杀人了!

  陈母看见儿子这般反而没有一丝责怪,有的只是无尽的欣慰,因为她的儿子醒过来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慈母多败儿说的正是她吧!

  陈浩刚刚醒来应多注意休息,不到晚上8点就被关了灯的病房并不算黑暗,月光透过窗帘照耀在陈浩脸上!恋恋不舍的从病房内走出的陈母,如果不是因为陈浩自己说了“您要是再不走,我就不休息了!”这句话,估计陈母是打算在儿子病房当全职保姆了!

  要说医院里安静那是不可能的,病人哀嚎声,探病的敲门声,那小孩子的啼哭声想着就够了!好在这是独立的治疗室,就像一栋栋小别墅,给了陈大少思考是环境与时间!

  “小子,坏我好事!老子要弄死你!”一名染着黄毛的青年恶狠狠的对着被两个魁梧大汉按在地上的少年。年龄也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在两名壮汉的擒拿下艰难的抬起头:“你就不怕警察抓你吗?你还没有做出坏事,我也不会报警的!”“哈哈哈警察!老周,把你那破证见给这小子瞅瞅!”一名壮汉大笑着说着!另一名壮汉抽了抽口袋艰难的扔出一个证件,上面显然写着警官证,警号111456周长发!

  突然再次出现一幕场景,只见两个壮汉正拿着警棍玩命般的砸向一人,此时那人已经初期多进气少了。“答应刘少的要求可以让你走!”挥着警棍的大汉气喘吁吁的说到!“我。。。不答应!绝不!”那散乱的头发露出了少年的脸,此刻的他比魔鬼还狰狞,眼角早已破开,鲜血干渴后的血痂在脸上更显恐怖,嘴角、鼻子上的血仍不停流出,这句话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彻底昏死在地上!

  场景再次变换“法官,我要求见我的当事人,作为他的律师我有权和我当事人,正面交流,这事情是否属实,不能只听他人一面之词,我强烈要求见我当事人,并要求对方呈上证据!”

  “打扮好点,别让人看见身上的伤!”"周队,他要是乱说怎么办?现在网络舆论太厉害,万一?”“没有万一,因为他已经说不出话了!”一中年男子和另一青年帮着“犯罪嫌疑人”穿着衣一边说道!伤痕太多了,那穿上的衣服仍遮盖不全,那一道道伤痕触目惊心!那罪犯仿佛活死人般任由对方穿衣,袖子有点难穿,小青年弄了半天都没穿好,只见周队长扯着罪犯胳膊猛地一扯,硬生生塞了进去,那胳膊扭曲的程度根本不是人力所为,那胳膊仿佛就是在身体上挂着,对,就是挂着!

  法院走过程也很快,不一会,罪犯压上法庭,对方呈上证据一一被法官接受,其中还有认罪书。这认罪书几分真假估计只有有些人清楚了!

  尘埃落定少年因**罪被判无期!而告他的正是真正的“事主”黑暗无处不在,或许进了监狱,可以使少年免受折磨了吧!

  一大片信息疯狂涌出,陈浩用力的摇着头,妄想甩掉所有烦恼。透过纱布,麻木的看向全新的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这问题在脑海中无线循环!

  “不管是谁,我活了,不管以什么身份活着!陈家大少陈浩、被陷害的傻子亦是来自未来的他!”陈浩低声的说着,黑暗被驱散后是否会出现光明呢?不过我不可能见到了!”

  每个人都有他所独特的气势,老师有,所以他可以稍有动作就能使得原本热火朝天的班级瞬间降温、身居高位的人有,所以他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而此刻陈浩身上不断漫延出的气势让人感到万分不安!

  “不好,陈少有危险!”门外保镖猛地破门而出,右手紧捂腰间,那突起的物品象征着死亡!赫然是**!躺在病床上的陈浩睁开眼之后,迷茫的看着那被保镖们暴力打开的门大骂:“谁给你的胆子撞我的门了?”“少爷,刚刚有人能威胁你的安全,那股气势让我们不安,为了你的安全,还请见谅!”虽然话是这么说的,可说话之人好像压根儿没把这位陈大少放在眼中。两人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算了,看你是为了我的安全,本少不与你一般计较;退下吧,我要休息了!”

  淡淡地“嗯”了一声,保镖们一一退出房门。

  带他们走出去后,和陈浩目光对视的保镖拿起身旁的手机拨打起电话来。

  陈府可谓是热火朝天,因为陈太太要给儿子煲汤,可谓是忙坏了保姆与管家。“小青啊,煲个汤而已,不用兴师动众到如此地步吧?就你你选个药材,不仅要正宗的还要好看的?药材正宗我无话可说,但是还要好看是为什么?”陈家家主可谓是当了一把苦力,为了煲汤,在院子架起锅炉生火!一边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淘换出来的宝贝扇子,扇着火一边嘀咕,不过嘴角的开心可是法掩盖的。毕竟他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就算他如何不成器!

  突然电话声响起,原本还在发牢骚的陈家家主瞬间变了个人般缓缓走向书房:“不急不缓地拿起电话问道:“什么事?”“少爷房间里突然出现一股杀气,浓重到我都心惊,是不是‘那些人’有动作了?或者说这次车祸并非意外?”声音从手机中徐徐传来。

  “一切不用你操心!保护好小浩是你唯一的使命!“说完挂掉电话的他拿起口袋的烟随手点燃!“什么事都可以冲着我来,如果针对我的家人?那么不要这条命陈某也要和一决高下了!”凌厉的气势散发而出!看来这陈家家主不仅仅是个商人啊!

  几口抽光手中的烟,在烟灰缸中拧灭后再次当起了苦力烧火工!

  不知不觉间两个月过去了,陈大少病根尽除,为了出院可谓是哭爹喊娘了,不知道撒娇卖萌求了陈母几千遍才同意一周后出院!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包括眼前的“父母”陈浩再次迷茫了,我该如何面对你们?“那个为了‘自己’几次昏倒在前的中年女子,怕自己孤独累得要死却还不停找话题和自己说话的她,就因为说她比自己先睡着了,第二天拿着一根牙签,怕自己睡着就扎自己一下,做得隐蔽可是如今的陈浩今非昔比,一幕幕看在眼前!

  那位不苟言笑的父亲,两个月就看了他一次,可他知道,窗外每天都会有个人蹲在那里一根根的抽着烟!

  转过身紧紧抱住陈母,不明觉厉的陈母淡淡的说道:“这么大了还抱着妈啊?以后也该找老婆了!”“不是吧?你要让我相亲?”一边说着一边如受惊的兔子般猛然窜向一旁,见到他这样,陈父陈母齐齐点头。陈浩立刻躺倒在地!引得两人合仆人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难得的轻松。“以前的陈浩已经不在了,全新的陈浩会比‘他’更爱你们!不知道我的爸妈是否安好呢?

  人未到声先至!HN大学早已炸锅,陈浩又要回来了,有女朋友的够管好自己女朋友,没女朋友的保护好菊花!听说陈浩改口味了!一戴着眼镜高高瘦瘦的少年在操场上大喊道。

  “瘦猴,你就得瑟吧,你这么损你基友,他回来后最应该保护菊花的应该是你吧?”不知谁说了这句话瘦猴立马如秋后的黄瓜一样蔫了!四周笑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