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混沌神魔乱
  4. 第三章:柳岸归堤叶未尽,春风一笑燕归南

第三章:柳岸归堤叶未尽,春风一笑燕归南

更新于:2018-03-10 11:20:45 字数:1911

  “你确定要和我一起去么?”炎阳看着河图,大道繁华,阳光照射在身上,他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嗯,毕竟王老鬼不在,我也无事可干,陪你去清月进修一段时间也不妨。”河图笑笑。

  “茶楼怎么办?没了你还有多少人来。”

  “你以为有多少人是来听萧的?”河图皱皱眉,“我已经交给管家去办了。”

  “嗯,也对”炎阳吹了个口哨,抛了个媚眼,惹得旁边的几个少女差点晕倒。

  “也不知道南宫那家伙脑子抽了什么风,堂堂南宫世家第一继承人不去皇家书院,偏偏跑到“万年老五”去,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想当年跟我争老大地位的时候多猛,那一拳把我牙都打掉了,不过现在估计混的不怎么样,看来以后老大的位置得我来当了。”

  炎阳大笑。

  “你拉到吧少年。”河图一脸嫌弃,“就你那实力还当老大?”

  “我实力咋了,我可是凡灵八阶!”炎阳拍拍胸脯。

  “呵呵”河图摇摇头,突然感觉不对劲。

  “等等,上次不是说你才凡灵五阶么!怎么突然又多了几阶!你实力到底修炼成什么样子了!”

  “呃呃呃…这个这个……”炎阳哑口无言,两只手的食指不停地转着圈圈,“咦?那边有耍猴的,去看看。”炎阳赶紧转移话题。

  “你特么少来!快说!”河图揪着炎阳的衣领。

  “这个嘛,啊,呃,嗯…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呃……武…武…武道境…”炎阳认怂。

  “哼,我就知道,你丫的肯定在隐藏实力。”河图一脸鄙视。

  “没办法,人总有低调行事的时候。”炎阳摸摸脑袋,随后笑到“搞得好像你没有隐藏似的。”

  “哈哈,也被你发现了。”河图大笑。

  “你已经踏入武道初元期了吧。”炎阳黑着脸。

  “嗯,看来你和我想法一样,暂且保存实力,然后武道大赛的时候一鸣惊人”

  “差不多吧。”

  “那你就不要在清月闹出动静了。”

  “为毛?”

  “你还不知道,这清月学院虽说是个“万年老五”,但其中并不缺乏天才,听说也已经出现几个武道初元期的家伙了。”

  “切,才几个,不怕。”

  “你想来多少个?”河图差点一口血吐出来,他轻咳了一下“还有,南宫已经步入轻元期了!”

  炎阳一个踉跄,“什么!”

  “嘿嘿,不知道吧,现在南宫可是清月当之无愧的老大哦。”河图一笑。

  “靠”炎阳满脸不爽,整个脸阴沉下来。

  “哈哈……”河图大笑,“好了好了,快走吧。”

  “你看着,我会将他拉下来的。”炎阳嘀咕着。

  河图笑着看着他。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一脸呆滞,炎阳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咋了?”

  “没什么,你等我一下。”河图丢下一句,大步地走向不远处的阁楼。

  “有古怪…”炎阳赶紧跟上去。

  春风楼,都城一所着名的青楼,如果说文人墨客都在伊春茶楼吟诗作对的话,那达官贵族就都在这春风楼风流快活了。

  河图进走春风楼,一个满脸涂满胭脂粉的胖女人笑盈盈的迎过来。

  “哟,尉迟公子啊,好久不见,稀客稀客,来找燕南姑娘的吧。”

  “啊,哦哦,嗯,是的。”河图不好意思的笑笑。

  “哟,燕南姑娘正在台上弹琴,要不我把她叫下来?”

  “啊,不用不用,那个……”河图毛手毛脚的从腰间掏出一块玉龙晶。

  “能让我去她房间等她么?就一会儿,麻烦了。”他将玉龙晶递给胖女人。

  胖女人接过玉龙晶,满脸欢喜地吹口气擦了擦,放到阳光下看了看,确定是真的后放入衣服内袋。

  “哟,可以可以,别说一会儿,您就是待一天都行啊,来来,跟我走。”

  “那…麻烦了。”河图淡笑,跟着胖女人走去。

  琴声悦耳,如同丝丝微风,划过众人耳畔,台上弹琴之人始终闭目…

  一曲完毕,红衣少女徐徐站起,缓缓鞠了一个躬,抚琴离去。

  “燕南姑娘别走啊”“再来一曲”……

  面对台下各种公子哥的挽留,红衣少女淡淡一笑,轻摇螓首。

  这一笑,倾世倾城。

  “哇…燕南姑娘居然笑了”“好美啊”“我一定要得到她”“滚,别跟我抢,燕南姑娘是我的!”………

  少女回房,轻关房门,“等很久了吧。”

  这声音丝丝入骨,宛如天籁。

  “啊…没…没有”河图傻笑,“一会儿而已”

  河图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燕南衣袖一掩“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今天找我干嘛?”

  “没什么,路过就想进来看看你。”

  “这样啊…”

  “南儿,我……”河图愣了楞…

  “我说过,别那么叫我。”燕南走到梳妆台坐下。

  “可是…我”

  “尉迟图,我说了很多次,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燕南拉下发带,黑色长发一泻千里,一股妖艳之美。

  “没什么事的话就先请回吧,我看你那位朋友在外面等很久了。”

  “我…好吧,打扰了燕南姑娘…”河图一脸无奈,轻摇脑袋走了出去。

  房门轻关,燕南两角尽留下两行泪…

  “对不起尉迟图,你是人我是魔,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