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仙逆天下
  4. 第二章 苍痕之域

第二章 苍痕之域

更新于:2018-03-15 11:25:50 字数:3827

  天苍大陆,由于上古发生大变的缘故,修炼开始变得和这里人们息息相关。在经过数千年的演变发展后,人们在修炼一途上面可谓是发展到了巅峰。灵力的运用,各种功法灵术的普及,阵法丹药的延伸,为这个大陆增添了多样的色彩。

  关于天苍大陆,有着许许多多的传说,之所以将天苍大陆分为四个区域,有人说是因为当初上古之战的时候,有位强者太过强大,与人战斗时灵力太过庞大,将天苍大陆分割,所以后人将天苍大陆分为了四个区域。

  苍痕之域位于天苍大陆的东部,地域辽阔,灵力充足。上古之时战斗,尽管战斗激烈,将这里破坏太过严重,但又托其幸运,苍痕之域之后又慢慢的恢复了起来。所以这里的人们不论是城市的还是山村的,都是在努力地修炼。因为,这个世界更注重秩序,强者生存,弱者匍匐甚至灭亡。

  在这个世界,修炼一途分为入门法决,体魄境,灵动境,化形境,归一境,入道境,融天境,虚圣境,生死境,涅盘境。每境分为初期、中期、后期。

  一处秘境之中,一座幽深空旷的大殿里,一眼看去见不到尽头。一阵寒风吹过,周围墙壁上绿幽幽的灯火随风摇曳,给人一种阴森压抑的感觉。

  慢慢的沿着大殿的主道向前望去,发现在尽头有着一道人影在那里端坐,一身黑衣,一动不动,就仿佛已经没有了气息一般。

  “恩?”

  突然,在那里端坐着的人影一声轻哼,紧接着闭着的双眼轻弹,然后慢慢的睁了开了。

  轰!

  顿时,一股滔天的气势从那人眼中迸发而出,一股气浪直接汇聚凝成了龙卷风,向着四周疯狂的肆虐。甚至,在那人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出现了扭曲,不断的有着空间裂缝出现。而那些绿幽幽的灯火仿佛无根之萍一般,被吹击的剧烈摇曳,几乎就要被摧毁一般。

  呼!

  这时,只见黑衣人眼睛又是一眨,周围又是恢复了平静,恐怖的威势消散不见,眼前那肆虐着周围的气浪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是的,凭空消散了。如果不是墙壁上那摇曳的火光,恐怕没有任何能证明刚才那威势出现过。

  在这一刻,终于也是看清了眼前黑衣人的样貌。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冷峻的犹如刀削一般的面庞,透露着一种妖异俊美,一头长发披散脑后,又显得冷峻逼人。令人吃惊的是他那一双眼睛,他的眼睛并不像常人那般,而是一双银瞳,里面仿佛充斥着无垠宇宙,不断地变幻,让人不敢直视。

  男子睁眼后,举目看向远方,似是沉思,又似是回忆,双眼之中透露着一丝莫名的疑惑。直到过了一会儿后,男子才回过神来,右手缓缓地从长袍中抽出,在其掌中,赫然多了一块盘状物。

  这是一个轮盘状的金属制品,只不过只有一角而已,并非完整的。轮盘的表面上刻满了各种图案,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上面有着半龙形图案,还有一部分凤凰的尾部图案。虽然不是完整的,但这块角盘依然透露着一种神圣的气息,显得不占然一丝人间气息。

  而这时,这块角盘上面,散发着莹莹绿光,上面的图案仿佛活了一般,想要破盘而出。只不过这种变化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下一瞬间便又回归了平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是的。

  “这是、、、新生?还是开始?”男子终于开口了,低沉的嗓音从口中发出,有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嗤!

  这时,空间一阵波动,紧接着,只见在男子面前的空间突然裂了开来,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出现的头颅一席漆黑,就仿佛是墨光流动一般,只露出了两只犹如灯笼一般的硕大眼睛。

  看到这,眼前的黑衣人并未有丝毫惊讶,相反还很平静的说道:“你也感知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已经被我们困住了吗?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预示!”出来的黑色巨头瞪着那大眼睛直接开口问道,声音显得阴森空旷。

  “万事总是有着意外,更何况是想要逆天而行这件事,而且,我感觉,这次出现的预示,并不是就像上次那样简单。”男子平静的说道。

  “不论什么,扼杀!查!”黑色头颅停顿半响,杀气腾腾的说道。

  这时,在木言大爷爷的房间里,老者本来正在静坐,突然间也似有所感是的,蓦然睁开了眼睛。

  老人手中一抖,一块东西出现在掌心,赫然是和黑衣男子手中的那个一模一样的角盘,唯一不同的是上面的图案不同,老者手上这块角盘上刻着一只龟。

  此时,这块角盘也和黑衣男子一样,上面散发着莹莹绿光,那只龟也像是活了一般,显得异常逼真。

  老者看到这后,双目凝视,过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地开口道:“新的开始吗?”

  、、、、、、

  春去秋来,冬去春来,转眼间,木言来到这里已经有两年多了。

  这里是个隐士家族,人口不算很多,数百人而已。很多很多年以前,人们脱离了世俗的烦恼,来到了这里生活,建立了自己的村子。族老们在这里刻下了阵法,过着隐秘蔽世的生活。

  一个冬天,天空中,雪花飘落,一片一片的,犹如鹅毛一般,把整片大山都裹上了一层银装。

  大山深处,数丈粗的树木在这里密集,虽然白雪皑皑,整座大山都被大雪覆盖,那些树木依然生长着翠绿的枝叶,散发着勃勃的生机,在这里顽强的存活着。

  一处常人难以寻到的地方,这里与周围的环境不同,一座座普通的木房子在这里伫立着,井然有序,就像一个村庄一样,透露着一种祥和。

  奇怪的是,外面,在不远处有各种灵兽飞禽来来回回的经过此地,但却没有一个闯进来的。显然这里有着阵法守护,一般的人或灵兽是无法发现的。

  “大爷爷!大爷爷!你快看啊!”这时,一道声音从底下的一处房子中传出,只见一个小男孩,蹬蹬蹬的从屋中跑了出来,跑到了院子中的空地上,玩耍了起来。

  只见这个小男孩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把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只剩下一个圆圆的小脑袋在外面,一双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清澈动人,显得异常可爱。

  没错,这个小孩就是木言,转眼间,木言到这里已经长大了不少,身体也不像刚来时那么虚弱了,现在浑身都透露着精神气。

  “呵呵。”一个老人从屋中走出,就是当初收下木言的那位老者,看见木言在院中快乐的玩耍着,不由得面露微笑。

  “啊哈哈,大爷爷,你也过来玩啊。”木言自己一个人玩还不尽兴,说着还把老人拉了出来。

  “哈哈,哈哈。”老人看着围着自己转的小木言,看着他那开心的样子,老人手摸了摸自己那长长的胡须,被感染的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小言,小言。”随着几声嘹亮的嗓音传来,三个小屁孩又是蹬蹬蹬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族长爷爷好!”跑进来的小孩看见老人也站在院子里,立马止住脚步,齐声问好。

  看到眼前的这些小孩们,老人的面庞越发的慈祥,就仿佛是自己的孩子一般,眼中充满了关爱。

  “水儿,阿战,灵子,你们怎么来了?”木言看着眼前的两男一女出口问道。

  “我们出去玩雪去吧。”叫水儿的小女孩俏生生的说道。小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一笑就露出了两个小酒窝,显得惹人喜爱。

  “是啊是啊,我们看见有好多小动物在森林里玩那,我们也去吧。”那个叫阿战的小孩这时一脸兴奋的开口说道,但说完突然闭嘴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然后心虚的看了一脸面前的老人。因为长辈们曾近要求过,让他们不要随意出去,现在一下子说漏了嘴,立马心虚了起来。

  “你个笨蛋!”见计划就这样被说路出来,灵子一下子跳了起来。

  眼前的三个小孩,都是木言的小伙伴伙伴,分别叫做木水儿,木战和木灵。

  “不要走太远。”出乎几人意料的,老人并没有阻止,而是就这样简单的叮嘱了一句,便转身回屋了。

  孩子们先是一愣,然后哗的一声欢呼,四人争先恐后的向外跑去了。

  “呵呵。”听到孩子们的欢呼,刚刚走到屋中的老者又是摇头一笑。

  “啊哈哈、、、”

  只听见随着一阵放声大笑,木言四人唰一下子从瀑布上滑落下来,把周围正在喝水的小灵兽们惊得四下散开。

  “噗、、、!”

  四人很默契的从水里探出头来,朝着空中喷出一大口刚刚吸进嘴里的湖水。

  “呀,小灵子,你到底行不行啊,我、、、快、、、坚持不住了。”只见木言木灵几人正在尝试去偷树上的鸟蛋,而水儿则是在一旁给他们放风,预防大鸟的回来。可能是由于大树太过粗大了,导致木言他们三个那瘦小的身躯竟无法爬的上去,只能三人叠在一起去努力地伸胳膊触碰。

  “马上了,马上就要、、、成功了!”木灵踩着木言的肩头,伸着胳膊,小手眼看就要够到头顶上的鸟窝了。

  “那你还不快点!”最底下的木战见木灵还没有成功,上面被两人踩着,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朝着木灵大声喊道。

  “你当这个是说快就快的吗!”木灵听到木战的吼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双手一收,指着木战就开始理论起来。那模样,如果再插个腰,就成了一个小八婆了。

  “你说什么!”

  “哎哎哎,别晃!别晃!”木言在中间,三人的梯形人梯由于木灵二人的晃动,马上就要散落倒地了。

  “好了,马上、、、我已经、、、碰到它了。”木灵吃力的伸着胳膊,手指已经断断续续的触碰到鸟巢里的白色巨蛋了,约有数寸左右,像木灵他们这样的一只手根本拿不住。

  “不好啦!大鸟回来了!快跑啊!”这时,只听一旁的水儿一声惊呼,三人急忙转头望去。

  远处的天空上,只见一只白色巨鸟急速而来,白鸟的头上有着一道火焰状的波纹,栩栩如生,而在巨鸟的翅膀边缘处,则是有着类似于脚爪子是的小爪。这就是四爪炎鸟,身上有着四个爪子,头顶的那道火焰波纹,就是其天生的技能。

  这时的四爪炎鸟看见底下的木言他们,顿时一声尖厉,翅膀一抖,身体急速俯冲而来。浑身羽毛犹如精铁一般,根根直立,双翅划过,沿途中的树木齐刷刷的被截断。

  “啊!”

  木言几人见巨鸟冲了下来,一声大喊,三人梯顿时轰然倒地。

  “啊!快跑!”

  四人根本顾不得其他,翻身便跑,那速度,就仿佛自己屁股后面着火了一般,带着一路烟尘,瞬间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