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骁腾天下
  4. 一个鸟蛋

一个鸟蛋

更新于:2018-03-14 14:51:15 字数:2040

字体: 字号:
  眼看着青木宫一年一度的大比就要到了,无论是老弟子还是新入门的弟子都加紧着修炼,所有人都摩拳擦掌的准备着希望在比试中一鸣惊人大方光彩,博得同门的羡慕与阵阵喝彩,说不得自己优异表现被自己本峰峰主或者长老提前发觉看在眼里,继而收自己为亲传弟子,毕竟这种事是有过先例的,谁不想一步登天呢?

  由于没有什么压力,龙骁的修炼生活一直不紧不慢的进行着,只是他始终不能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把自己送到青木宫修炼。

  虽然来到青木宫藏峰已经半年多了,除了嬉皮笑脸的李长老似乎漫不经心的问过几次自己的修行进度然后摇摇头之外再也没有谁关心过自己的修炼。

  龙骁没有像吴灰灰那样整天想着怎么把其他师兄弟的食物骗到自己肚子里,也没有像霍青那样不要命般没日没夜的苦练功法,更不会像王英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大个子那样,成天想着去巴结那些师兄和讨其他女弟子的欢心。

  他每天除了完成李长老要求的一个时辰负重长跑之后,就漫不经心的打着盹听一下授道课,然后琢磨一上午青木决的第一重功法。下午就坐到碧水湖旁边往水里扔石子,看长毛鹤打架和拿着从灰灰哪里顺来的零食去逗弄李长老的那只瘸着一条腿的“神兽”肥肥。

  不知道是龙骁没有修炼天赋还是努力不够,在他还不能感觉到日辉月华存在的时候,其他弟子已经开始在吸收日月精华上初窥门径,或多或少的与日辉月华建立了某种联系,日夜苦修的冷面修炼狂人霍青甚至能够接引少量的日辉月华入体锻炼筋骨,就算是修为最不用功的小胖子吴灰灰都能够隐约感觉到日辉月华。

  临近大比还有几天的一个下午,龙骁正拿着从吴灰灰床头堆积如山的零食里顺来的果子逗弄肥肥。看见小胖子擦着鼻涕一颠一颠的扭动着跟肥肥差不多大的屁股小跑过来。

  “小骁骁,不用藏啦,我早都看见了”,小胖子使劲吸了一下已经流到嘴边的鼻涕。

  龙骁把藏在背后的果子一下都扔进肥肥张开的大嘴巴里,啪啪手拉住灰灰的手就站了起来。“今天怎么没有去骗吃得,羡慕肥肥来了,还是来抓我这个小偷的?”

  “至于吗,咱们可是好兄弟,藏峰二杰”,“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别想忽悠了”

  好吧,好吧!是这样的,我喜欢去李长老药圃摘果子吃,这个你是知道的。说着小胖子一脸陶醉的露出垂涎欲滴的样子。

  肥肥咬住灰灰的库管使劲拉了几下,然后看了看他平时放果子的地方。

  “你看这个死家伙,看到你手中没果子了就来巴结我,你除了长得像头猪,骨子里比狗还狡猾,尾巴都竖起来了,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胖子从身上摸出来几颗果子丢给肥肥。

  还好意思说肥肥,李长老药圃里的果子是当零食吃得吗?那是药,那是李长老练丹用的,被你就这样糟蹋了,跟拿你的零食喂肥肥有什么区别,你看看你们俩哪个比较肥,哈哈!

  反正都是吃,这样吃也是吃,练成丹还不是吃,咋吃都是吃。哥们有点好事可是老想着你的,你居然这样说我,不告诉你了,好处我一人独吞。说着灰灰就做出一副很生气要走的样子。

  龙骁一把拉住他,什么事,那边去说,那里有一块大石头。

  一坐下来灰灰马上就滔滔不绝的拉开架势讲了起来,前天我又忍不住想吃兰麝果,刚好听王英那个坏家伙说李长老有事到主峰去了,我就一个人偷偷到他药圃那里去晃悠,晃了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觉得很应该安全,大着胆子就跑进药圃摘了几颗兰麝果塞进嘴里吃了。

  然后我想到药圃那边的林子里面掏几个鸟窝,搞几个鸟蛋吃了补补,我刚爬树爬到一半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叫声,一会像孩子哭,一会像狗叫,叫的很是凄凉。我一好奇就从树上爬下来顺着那个声音就找了过去,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一只鸟,一只半米多长的浑身羽毛像火一样的怪鸟,头上有三只眼睛,还一眨一眨的,从那个眼睛里还放出来好多红色的光线,那些光线围绕着那只鸟形成了一个光球,把那只鸟包在了里面,声音就是从那个鸟嘴里发出来的。

  那只鸟周围方圆五米之内一根草都没有了,地上只看得到一些像灰烬一样的东西,五米之外的树木有好像一点影响都没有。

  那只鸟好像是受了伤,后来声音越来越小,整个身子不停的哆嗦,慢慢的那个光球也消散了,那只鸟的第三只眼睛也闭上了。我正准备走近看清楚点,谁知道那只鸟三只眼睛都是睁开瞪了我一眼。

  就是那一眼让我觉得像掉进冰窖里了一样,那个眼神根本就不是鸟的眼神,完全是一个人的眼神,跟人的眼神一摸一样,当时就把我吓傻了,等我回过神来就拼命往回跑,一气跑回来了。

  难怪我昨天看你有点不对劲,吓着了,吓坏了?这就是你说的好处!还说不想一个人独吞!

  你等我把话说完啊,说完你就有兴趣了,我最后逃跑的时候往回瞄了一眼,我看见那只怪鸟在往外吐一种透明的,有的液体已经变成了蛋壳,那只鸟自己给自己做了个蛋壳。

  你不想去看看,我们可以把那个蛋捡回来,想个什么办法把他孵化出来。

  我得想想,这个会不会有危险呢。这样吧,把霍青那个木头也叫上吧,这小子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但手里是有真东西的。我有次半夜上茅房看见他在屋外完练功法,突然人来疯,轻轻的吼了一声,桌子那么大一块石头被他举起来扔出好远,我看青木决第一重他八成是已经练成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