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逝去的觉醒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预言之子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预言之子

更新于:2018-03-14 13:54:29 字数:2224

  夜晚将近,飘零着的雪花把这座不起眼的小城渲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寒风萧瑟刮来的裂风仿佛刽子手中的利刃撕裂着人们的皮肤,一阵又一阵就这么吹着配上那散落的白雪,整个夜只剩下了寂静和孤独。

  山洞里,一个****着上身的男孩正蜷缩在一个角落冻的瑟瑟发抖,嘴唇冻的发紫。他的身边还有一只大狗正搂着他舔着男孩的伤口,大狗的身体摇摇欲坠看着好像随时都会倒下……

  男孩看上去至多十岁,他的身上全是伤痕,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看上去令人心疼也令人愤恨左眼从眉毛一直到眼角有一条很深的刀痕,看来是保不住了那只眼睛了……

  “好冷啊,我我。。我要死了么。为什么这么对我,哥哥..。”

  十岁的云烟,在寒冷中挣扎着就像失去水的鱼逐渐地失去了意识。寒冷的夜使他忘记了疼痛,他稚嫩的脸上即便是失去了意识,也无法改变他那满脸的恐惧以及愤怒。

  失去意识的他,久久昏迷不醒旁边的大狗也是非常担心。其实大狗是一匹成年的闪电狼只是为了救云烟生生的被打回了原型,面对地阶异师那样的存在即便是闪电狼遇见也只有像闪电一样逃命。

  在玄天大陆这个位面,一方面是提升实力获得更久的生命,和决定别人命运的实力。至于地阶异师的存在在这个小城里是绝对的实力的象征性。

  自己为了小少爷算是丢了条命吧。另一边在闪电狼担心之余,云烟的意识仿佛飘到了另一个寂静的世界,里面充斥着黑暗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丝光明。

  云烟看着周围,十年来除了三岁之前的记忆,七年中他几乎都是一个人度过。

  诺大的家族没人敢和他说话更有其人认为他就是灭世的灾星,毫不待见。

  他的父母,在他三岁那年就死了,也是他记不起任何事情的那年,死的很奇怪他也不记得,听别人说是他克死了自己的父母。

  索性在他的童年里还有个哥哥,云家的天才云麟,一个传奇般的存在对弟弟云烟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但令他愤恨的一点也是――云麟。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那样对我我可是云家二少爷,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像看待怪物一样看待我。

  啊,云麟你终于还是下手了.

  云烟抽泣着,半跪在地上眼泪与鼻涕掉在地上左眼的伤又再度裂开,滴落下的血泪让他冷静了下来久久的盯着一个地方发呆。

  “呦,我的王啊怎么不继续哭了?看着你刚才的表情我可真是被吓到了,哈哈哈”

  黑暗中一个声音打破了发泄的云烟,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的但那个声音听起来很冷,一种骨子里的冷,就像骨头要裂开了一样。

  云烟警惕的看着四周,闪电狼也站了起来保护在云烟周围。

  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个俊美男子出现在了云烟面前,男子嘴角上扬突然一只手伸向他的眼睛,闪电狼来不及反应,云烟受伤的左眼就被掏了出来,伤口崩裂血溢四溅。

  “啊”

  一声惨叫,云烟捂着左眼仅存的右眼恐惧的看向俊美男子,只见他把那面具拿了下来露出那半张脸不同的是他的眼睛变得血红,遍布血丝充斥着血潮,那只眼睛如同深渊中的怪物..。

  天空中的明月逐渐显露出来半牙状的姿态,不同的是那月亮的平面上轮回着水浪般的波纹,远远望去,两个黑衣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城墙上,仰望着天空。只是两人身上布满雪花想来是了不久了。

  其中一个带着鬼面的粗壮男子不禁叹道

  “今晚要出大事。师妹,你发现月亮的颜色了么?今晚的温度也是低的离谱,如果是正常人现在估计去要去见阎王了,到底是哪个煞星该死。”

  另一个黑衣女子也摇摇头

  “师兄,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血月已经是第一次出现了你我改变不了什么,快些回府找师傅准备最后一次卜算诀。”那个黑衣男子咬着牙撰紧了双手,手上的指骨活像爆裂的声音席卷而来。

  鬼府

  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拿着一把太师扇正坐在一把摇椅上悠哉悠哉地哼着小曲。老人背靠摇椅自言自语道:预言之子啊,真不知道会是谁啊。说着老人站了起来转过身,两鬓的白发垂到双肩犹有一种风仙道骨的意味,那张沧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老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不容轻撼。

  一阵疾风过后,两道黑影闪现而至单膝跪在了老人面前双手一恭:“师傅,”

  “响鬼你和云凌的瞬步又有了进展啊,不错不错。”老人赞赏道,露出慈爱般的笑伸出双手摸了摸两人的头

  两人浑身一震

  “多谢师傅多年的栽培,才有了我和师妹的今天。”

  “让你二人查的事情查的如何了”

  两人对视一眼,带着鬼面的响鬼说道“弟子愚钝,枉顾师傅栽培那人并没露出什么马脚,只是今晚的温度冷的吓人,弟子怀疑是冰王。”

  老人皱着眉头思索着,脚步也跟着踱来踱去,心里有着不安,总感觉要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也罢,召集人手卜算决吧,是灾是祸全在今晚了。”说着,老人飞向窗外看着那血红色的月亮不禁苦笑,该来的还是要来啊。

  鬼门中响鬼云凌组织各个人手金门,生门,寒门,炎门,土门。共五门弟子,卜算决一共需要四十八人,一人为阵眼,两名护法,然后再由各门中武功最为雄厚的人合成小阵五生异灵阵,在五人的背后各门还有八人为自己那门提供源源不断的异灵气,以自己的灵气为源输送进去保证小阵不会因异灵气而衰竭,护法自然就是响鬼和云凌来担当,在受天雷劫时三人可以老人为中心共度劫难

  “合阵,响鬼云凌为我护法。”老人在寒冷的空中坐了下来,口中念着口诀双手结印大喝:

  五门同根,共度此劫,道破天机,其子何在

  一股红色力量源泉冲向天空,黑夜瞬时变成白天。直到某个高点那股力量突然扩散而来鬼门四十五名弟子来不及收回异灵气便被反噬,纷纷吐血。

  山洞内,云烟不知何时有了一个半片面具左眼完好无损只是那只眼睛正透露着黑暗一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