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浪子漂流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出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出狱

更新于:2018-03-14 19:58:39 字数:2034

字体: 字号:
  天气不是很好也许和慕容迁的心情有关,在铁窗内看着外边天空不太全而且有点模糊的太阳慕容迁低下了头……回忆起五年前的今天。宣布:慕容迁,男,现年16周岁,因故意伤害罪被起诉,罪名成立,监禁五年择日实行,慕容迁抬起头冷冷的看着法官:“老子是被冤枉”。”法官不予理睬,只是轻摇了一下头。警员带着慕容迁走下了宣判席。慕容芊听着身后母亲的哭泣声,暗暗发誓,既然金钱可以主导权利那么就等我出来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老子所受的一切……这时监房的门被打开了,监狱警说:“慕容迁,你今天出狱,收拾你的物品一会跟我走。”容迁抬起头看着转身离开的狱警和被锁了的铁门心里莫名的激动,:“老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时对面走来一人,董八,身高一米八,满脸横肉,背部纹着双龙戏珠。他是因黑势力各种罪名被判无期,要不是仗着黑势力的关系他现在也许早就从这个社会消失了。董八说:“迁兄弟,你的出头之日到了,记得出去后要办了八哥交给你的事,别的我也不多说了。”慕容芊说:“八哥,谢谢这五年对我的照顾,不然我可能早就死在狗腿的手里,你说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的。”这时在不大的监房中所有的狱友都聚集过来一一和慕容迁道别。监房的门被打开了,狱警说:“好了没有,你可以再回来探监看他们。”慕容迁站起身来,环视着这些陪他度过五年的狱友,眼泪在眼眶里打圈。董八说:“兄弟,别再轻易流泪了,这社会眼泪是不值钱的。”慕容迁笑了,转身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别了,八哥。”跟着狱警走出了监房,穿过监牢大院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移到他的身上,除了羡慕还是羡慕……这时那扇大铁门打开了,监狱警站在他身后说:“直往前走,不要回头。”这时慕容迁笑着说:“我会把我在这里的五年记忆归还给赠与我的人。”正在纳闷的监狱警慕容迁走出了那道最后的关卡。这条狭小的小道的另一头可以看见一个五十岁的老人,有点弯腰驼背站在一辆摩托车的旁边,看到正在向他走来的慕容迁时走了上去没有什么多说的话只一句:“跟我回家吧。”慕容迁突然跪倒地上:“父亲,对不起,我暂时不想回去,这五年来我想太多了,我想以自己的方式活着。”父亲也不多说什么,颤颤巍巍的推着摩托车离开了。这时天空炸雷想起,磅礴的大雨从天倒下,慕容迁站起身来握着双拳,仰天狂吼啊……啊……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一遍遍的冲刷着自己的脸颊。监狱旁边有一个小超市,慕容迁走到里面对老板说:“我想打个电话,在这里等一会。”老板看着这个小青年说:“怎么下这么大的雨也不打个伞,电话在旁边。”慕容迁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走到电话旁边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女的声音:“谁啊?”慕容迁只告诉他这里的地址然后说:“我是八哥说的那个小迁。”女的在电话那头楞了一下,说:“你等会,一会会有人去接你。”大约半刻钟的时间,从对面的马路上过来一个车队,前面开路的事一辆黑色的路虎,后面则清一色的是红色的别克。这时开路的那辆车减速并拐到慕容迁的面前。超市的老板吃惊的看着站在门口这个普通的小青年。从车里走出一个穿一身黑色西服的保镖,径直走到慕容迁的面前:“你是慕容迁吗?”慕容迁点点头保镖说:“红姐在总部等你,和我去见红姐吧。”慕容迁随着保镖上了车,在超市老板不可思议的表情下疾驰而去……在车上慕容迁问那个保镖:“我不过是和八哥认识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阵容来接我?”保镖说:“一切都是红姐安排的,去了她会告诉你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待遇。”车队经过黑河路上了高速,慕容迁看着外面的雨后景色内心盘算这自己以后的路……车队下了高速,来到了郊区一所庄园内,慕容迁随着保镖进了别墅。走到客厅中间慕容迁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一个女人,直觉告诉慕容迁她就是保镖口中的红姐,红姐头也不抬的摆摆手,保镖点头退了下去。这时慕容迁站在客厅的中央看着李面的装潢,,也没有在看红姐一眼。“八哥在里面过得还好吧?”红姐开口了。慕容迁:“还行,在里面还是老大。”“现在社会变化太快了,八哥落水没有我帮的话可能早就死了,其他的老大谁还愿意多看他一眼。”红姐看着慕容迁:“说吧,八哥私藏的黄金和他在瑞士银行的密码是多少,告诉我我会给你一笔不小的钱。”慕容迁:“八哥是让我告诉你,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觉得我先坐下说比较好一点。”说着慕容迁就坐到了红姐对面的沙发上。慕容迁看到红姐的表情变化,冷冷的丹凤眼徒增了几分杀意。“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对黄金和即将属于你的钱不感兴趣。”慕容迁说:“我只是希望红姐帮我一个小忙。”红姐这才放松了一点说:“什么忙?今天我特意安排这么大的场面去接你就是不希望看到你给我耍花花肠子,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念在我和八哥的感情就不和你一般计较。”慕容迁说:“我蹲了五年监狱,只是希望把整我的人杀掉,一个不留。”红姐眼睛里多了一份差异。“你要杀谁?”慕容迁说:“铁长福,罗汉,以及他的家人。”红姐在心里计算着:“他们可都不是一般人,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副市长,能告诉我原因吗?”慕容迁冷笑:“我不想多说什么,你自己考虑一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