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七星龙
  4. 第1/2/3/4章:祭师/神秘人/丧命/

第1/2/3/4章:祭师/神秘人/丧命/

更新于:2018-03-15 09:50:17 字数:4782

字体: 字号:
  时值初春,万物复苏。树木青翠,鸟兽虫鸣。

  随着‘哗啦’一声落地之音响起,只见不远处有一蓬头垢面的少年从三丈高的树上跳了下来。

  衣着邋遢,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脏乱不堪的头发已长有半米之长,正散乱零放在两肩上。

  树木盎然,花草丛生,环眼周遭尽是绿不见底地春色。

  ‘簌簌’脚步移动,少年向前快速走动着,嘴里衔着一根枯树枝,一丝微笑挂在嘴角边。

  朝气蓬发,少年虽衣着不堪,但他那张轮廓分明、坚毅冷峻地脸却给人一种无限地英气!

  ‘哗哗、、’风一吹动,林海层层起伏。

  “唉~~”少年脚步不由地放缓,微笑地嘴角渐渐收了起来,转而代之的是一副凝重地面庞。仰望天空,少年没来由的叹了口气:“又是一年过去了。”

  他,就是百里云!今年十六岁。而今天,正好是他师父十年的祭日!

  百里云两手抓住一根藤条,倾力腾空一跃,跳于十丈之外,犹如猿猴般矫捷灵敏。

  行不过片刻,百里云便来到了一座杂草覆盖隆起地坟包前,神色黯然,喃喃道:“杂草又长满了师父地屋子了。”

  百里云跪倒在那坟包面前,神情庄重地拜了三拜。

  十年前。

  那时的百里云才六岁,可是那件事情他永远记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城里的人们一改往日地态度,他们先是砸了师父的家,然后又逼迫师父交出自己,说一些百里云当时根本听不懂的话。什么狐妖之子留不得,什么人畜孽种、天理不容等等。师父为了百里云,毅然决然的宁愿放弃一城之主之重责,带着百里云隐居到这座招援山上。

  往事历历在目,伤心苦事依旧如利锥般刺人。

  师如父,无微不至。父亦师,淳淳教导。数十载如一日,心血交瘁,百里云地师父终于倒下了。这一倒,就再也没有起来。

  想到这,百里云那炽热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狐妖之子?可笑!

  百里云嗤之以鼻,淡淡冷笑。

  十六岁,可他却早已经历了人间地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岁月的沧桑洗涤了他的内心,脆弱,已不会再来形容他了。百里云始终坚信他师父说过的一句话:自立、坚强,不倚靠任何人!唯有如此,方能于乱世有所作为!

  “师父,云儿这些日子又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它可厉害了,它教会了我攀树走藤,能日行百里。”百里云吹了个口哨,只见从正南方处地高树丛里快速窜出一个金毛猴,呼地一下扑到了百里云的怀里。

  百里云哈哈欢笑,将金毛猴抱在怀里与它亲热戏耍。金毛猴发出‘呀呀’之声,也很开心。

  “猴弟,你看!”百里云指了指面前他师父的墓穴,道:“这就是我经常跟你说的我最敬爱地师父!”

  金毛猴若有所思般两手掌对合,安静地朝着百里云地师父拜了一拜。

  看罢,百里云又是一阵开怀大笑:“猴弟啊,我可真的爱死你咯~~”

  笑声高扬,悠悠飘然离去,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STAT]

  悠然惬意,好不快活!

  百里云终日与金毛猴玩耍嬉闹,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甚是足乐!

  每日,金毛猴教百里云上树穿藤、行树入丛,百里云则讲故事给金毛猴听。每当金毛猴听到兴处,便会高兴地手舞足蹈,惹得百里云哈哈大笑。

  然而,老天偏偏不让百里云安稳,非要给他找点事情做。这不,一场足以影响他一生地大灾难即将降临到百里云的头上。

  “呵呵~~猴弟你倒是快点啊!”百里云两手左右开动,抓住藤条树枝朝前跳跃,风声呼呼,速度极快,就连金毛猴都赶不上了:“哈哈哈,猴弟你太慢了,太慢了。”金毛猴呀呀大叫,好似生气了般,在后面拼命的追赶着百里云。

  嗖嗖、、不见其人,但闻气声,树木倒退,一人一猴极速闪过。

  百里云笑跑在前,开心至极!

  蓦然间——

  青气爆舞,数十道青光闪烁,百里云只觉眼睛一痛,恍惚之际陡觉身体不由的一紧,像被什么东西缠绕住了,不得动弹。

  长剑舞动,身影迅速一闪。

  百里云忽觉一股寒冰之气直抵自己地喉咙处,百里云心中咯噔了一下。

  待眼一睁,只见一丈高六尺、身穿黑色风衣地不速之客正拿着一柄通体泛青色光茫的长剑指抵自己地喉咙,左手却也不知什么时候已死死的抓住了金毛猴。指甲陷入肉里,痛得金毛猴嗷嗷直叫,身体胡乱挣扎。

  百里云心中一颤,随即正色道:“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呦!”黑衣男子不答反笑:“狌狌,这可是个不可多得地好东西哦!天下间也只有这招援山上才有!”

  招援山,临于西海之上。有兽焉,其状如禺而金毛,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滋补内脏,大增功力。

  百里云听出了黑衣男子话里的苗头,大叫道:“它是我朋友!你绝不可以动它!绝不可以!!”

  长剑入前,百里云身上的青光缠得更紧了,百里云‘啊’地一声忍声轻叫。眼瞧百里云那痛苦之色,金毛猴眼中不禁泪花闪烁,两滴泪水飘落而下。

  黑衣男子长剑陡然回转,速度之快,令人称绝。只见其影,不闻其声。能将挥剑声音消除,如此看来,此人武功定是厉害十足。

  ‘噗——’

  大片鲜血瞬间飘洒,一个血肉模糊地东西飞落他处。血腥画面,百里云地瞳孔顷刻间被无限放大,满脸溅血地他,立即呆愣住。

  黑衣男子左手舞上高举,大量血水从金毛猴地脖颈处流下。惨忍地画面出现在了百里云地眼前——金毛猴地头没了!

  [STAT]

  血水倾空而下,那男子仰头张口,如狼似虎般吞喝着金毛猴地鲜血。百里云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蓬!’真气颈发,那男子身体霍然一震,随即数道气劲从其体内奔发,冲向无边天际。

  “哈哈哈”黑衣男子张着他那血口,大笑道:“这狌狌果然是个好东西!”左手挥舞一扔,金毛猴的无头尸首便飞向他处。

  惶惶不觉,昔日快乐时光快速在百里云脑海里闪动。难以置信,百里云心中没来由的一痛。

  慢慢地,百里云的体内有一个东西开始不安分了。

  “杀吧杀吧!他杀了你的猴弟,你应该把碎尸万段!”

  蓦名地尖厉杀狠之声从百里云地体内冒出,犹如长虹贯日般霸势的回落在周遭四处。苍寒凌角之音令那黑衣男子不由地倒吸口冷气,气劲之强令其后脊发凉。

  “用我地力量,快用我地力量吧!!杀了这家伙,为你的猴弟报仇!报仇!!哈哈哈、、”

  仇恨地眼睛缓缓出现了,百里云地双目愈加冰冷,如利锥一般刺向那男子。

  寒意,更甚!

  黑衣男子惧涑地朝后退却。

  杀气外泄,百里云的身体周围出现了大量红色气焰,渐渐的将那男子捆缚百里云身体的青色光焰吞噬完尽。

  “对!对!很好!呵呵呵,杀了他,快杀了他!”

  嗖——

  雷霆一闪,百里云‘啊’的一声往前极速闪动,犹如那出鞘地利剑。只一瞬间,人便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阵炎炎烈风。

  嗵——

  一击肘击,黑衣男子内息翻涌,猛然间吐出大口血水。

  此时,已被愤怒所控制地百里云,赤红双目杀恶地看着黑衣男子,凌残的烈炎气焰欲加不安。

  “混蛋!我要宰了你!”

  话罢,一道红影向前雷闪而动。

  咔嚓咔嚓。

  清脆地骨头断裂声直奔百里云的耳朵,黑衣男子‘啊’地悲天惨叫。气劲百足,百里云的铁拳如泰山压顶般猛烈的砸击着黑衣男子的胸膛处。凶悍地攻击令其男子防不胜防,不,应该说他根本没办法躲避。百里云的速度太快了,攻势太强悍、太凌厉了。

  嗵嗵嗵、、、

  雨点般拳头倾斜而下,百里云晃动的身体如光速一样,黑衣男子就这样被愤怒地百里云一顿猛捶之后,奄奄一息地挂在了断树枝上。

  “啊~~~”百里云冲天发吼,悲情万里。

  血水染红了黑衣男子地衣裳,腥味令百里云更加地发狂,周遭红色气焰越加强盛。

  “你、你、你怎么如、如此、厉、厉害、、、”

  头一歪,断气了。那男子身体一软,就此命丧黄泉。

  [STAT]

  蝉虫叫鸣,鸟雀扑飞。

  天已放亮,一抹耀眼阳光将昏睡的百里云刺醒了。

  两眼微微睁,环视周遭。百里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竟有数十根拇指般大地粗铁围合成的铁笼,正将自己困住其中。

  春色盎然,林海层叠,铁笼屹立于四周丛林之中。

  百里云脑中迷糊之际,正欲起身,却听‘当啷哗啦’撞击之声接连响个不停,百里云扫眼看去,赫然一惊!

  铁链缠身,块锁缚脚。百里云的双手、两腿皆被粗铁锁扣住,铁链相连,困于囚笼之中,任其动弹挣扎也不可憾其一分。

  “放开我!快放开我!!”百里云嘶力吼叫:“为什么要把我锁起来?快把我放出去!”百里云身体拼命挣扎,引得铁链当当作响。

  “臭小子,到了这里竟还不老实!”

  随着一声浑厚地男音响起,百里云陡然安静下来,寻声看去。

  “哥哥,这小子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干嘛要把他困在这里?何不直接杀了了事!”

  百里云的眼中出现了一男一女。男的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全身着绿色跨马服,身后背着把长六尺宽一尺地画牢剑。女的则袭一身紫色香炉裙,肤白如雪、须有巾帼之美,手里握着根长十三尺的水狐鞭。

  男的名曰叶景龙羽,女子其名叶景琅琊。男为长兄,年为十八。女为次妹,龄作十六。二人皆乃七星洲南山际处的招援山下水叶城中名门望族叶景一族子孙!

  百里云大吼道:“为什么要把我锁起来?放开我!”

  ‘啪’的一声,叶景琅琊猛地一抽手中长鞭,狠狠的击中了铁牢。

  “臭小子!”叶景琅琊道:“给我老实点!”

  铁链震的乓乓直响,百里云心中极是气愤。先是他最好的朋友金毛猴被那混蛋杀死了,现在自己又被别人当怪物似的锁起来,这怎能不让百里云气怒。脸色甚是愤怒,咬牙切齿般看着铁笼外面的叶景两兄妹。

  叶景龙羽道:“小子,我看你也不像是十恶不赦、为非作歹之人?你为什么要杀那些身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你年龄和我妹妹相扶,心地怎会那般毒狠?”

  “杀人?十恶不赦?”百里云心里充满了迷茫,他根本不明白叶景龙羽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叶景琅琊道:“喂,小子,你看看你手指甲!”

  红色,殷红,耀眼的艳光直奔百里云的双目。血,这是血。百里云的十指甲里溢满了艳艳血色,隐约间指甲里还有着稍许肉沫。

  “这就是你杀人的证据!你还想不承认嘛?”叶景琅琊的掷地有声的话语,将百里云塞的是哑口无言。

  原来,那日百里云因眼见自己最爱的猴弟被那黑衣男子杀死,顿时心中极致悲痛,从而引发了体内的那个一直蠢蠢欲动怪物的力量,借此导致自己发狂,被超过自己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内那股强大的力量控制,失去了人性。在将那黑衣男子杀死之后,百里云已然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那凌厉的杀气充斥着他,向山下奔去,一路上遇人便杀。窜至一个上百人的村庄后,百里云彻底的将那个村子毁灭,杀得是血流成河。

  百里云被他体内那股邪恶的力量控制,后与云游天下的叶景两兄妹相遇。三人大战了一场,百里云先是被叶景琅琊的水狐鞭打伤,以其通灵之兽三尾狐缚住百里云周身,最后终于被叶景龙羽以画牢剑的具象化:东海玄铁十画牢将其制服。

  “怎么会这样?我、我竟然杀了那么多人?”

  听完叶景琅琊的一番话,百里云心中实在不是个滋味。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出了如此丧天害理之事!他没办法接受,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轰、轰、轰、、

  蓦然之间地动山摇,树木颤抖摇晃,落叶簌簌而下。

  “怎么回事?”叶景龙羽平稳住身体,双眼察看四周。

  震动之声越来越猛烈,震动之势越来越强盛。铁链、铁牢当当砸响个不断,里面的百里云晃来晃去,身体前后左右晃动。

  轰、轰、轰、、

  声浪一潮高过一潮,直往百里云他们这里而来。

  枝叶急簌落下,只听咔嚓咔嚓两声,有两棵树木从下而上分裂两半。

  百里云憾惊,能发出如此强势的声音,可见其物非比寻常,定是个庞然大物。

  左右摇摆中的叶景琅琊颤巍道:“哥哥,这定是凿齿!是赫勃连城来了!”

  翻空一跃,叶景龙羽跳到空中舞动画牢剑,对着百里云所处的铁牢位置,一声喝道:“收!”只见捆缚百里云手脚的链锁快速开锁后退,周旁粗铁瞬然间便就消失不见。

  “带他上来!”

  叶景琅琊水狐鞭一挥,在百里云身上迅速缠绕。叶景琅琊御气驾云,带着百里云悬空站立到叶景龙羽身旁。

  轰声震聋,森林里百鸟丛飞而出。

  只见远方有一丈高百尺、手拿一根浑身是刺地庞大狼牙锤直立行走的怪兽。所到之处,树木倒塌、土地坍陷,隆隆轰声方圆百里皆能听到,滚天灰尘浩势飘洒、、、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