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32: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命非命
  4. 第二章 精血融合

第二章 精血融合

更新于:2018-03-14 18:31:18 字数:2321

字体: 字号:
  “办法倒是有一个”镇东王惆怅的说道。“可是如若不成功,恐怕为父连你的性命也保不住。”

  少年犹豫了,他还有许多东西割舍不下,他经历了未来十二年的梦境,他有一个疼他的娘,有一群好兄弟,有一个爱他的妻子,还有一个愿意为他牺牲一切的大哥,还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但是转眼间他就露出坚毅的目光,是啊,有这么多无法割舍的亲人,难道自己仅仅是要重温这十二年短暂的时光么,不是的,我要逆天改命,命若天定,我就破了这个天,即使死亡又有何俱?“父亲,我不怕,但是,如果我死了,能不告诉娘么?她身体不好。”少年攒津了拳头说道。

  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下了决定,镇东王赞许的看了一眼儿子,目漏骄傲之色。相传祖父当初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九滴苍龙精血,因其融合了一滴并创造出欧阳家传绝学《龙啸九天》与始皇帝轩辕武一统中土神州,威慑边疆,奠定人族七百多年基业。而如今传到自己这里只剩下三滴精血,父亲就是因为没能融合苍龙精血突破那个坎的时候失败而死的,万幸的是长子欧阳允曦三岁就融合了苍龙精血,自己也隐隐约约有融合的痕迹。既然天机道长说允夜是最有可能抵抗那个人的可能,那么他一定会成功的吧,镇东王在心中暗暗鼓励自己道。“既然如此,为父为你护法,过程会很痛苦,你一定要坚持住”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天机道长交给他的镇派之宝天机珠,以免夜儿融合成功之后龙脉的气息暴露出去,让当今人皇感觉到。

  幽暗的密室中,尽管有夜明珠的照耀依旧昏暗无比,之间欧阳啸从怀中玉坠中逼出一道金色的光影,那光影似有挣脱的迹象,无奈镇东王实力太高,最终还是被逼到欧阳允夜的体内。镇东王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的过程看似随意,但是也耗费了他不少心神。如今精血已经进入夜儿体内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夜儿,精血已经被我逼入你的体内,现在你用意识与它交流,尽量将它细化,融合到你全身的经脉当中。”

  然而欧阳允夜却没有时间与他交流,滚烫的精血一入体内便像疯了一样,在他的经脉中上蹿下跳,横冲直撞,他感觉自己的经脉仿佛要被这小东西撕裂了一样,紧咬牙关,回忆起十二载梦境,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美好,然而在自己功成名就的时候却意外的被当今人皇满门抄斩。看到亲人在刑场上一个一个死去,头颅脱离躯体,他却无能为力,逐渐的,少年双目血红,经脉膨胀,那金色的血液在经脉中不停的流窜,仿佛要脱体而出。

  不好,夜儿这是要走过入魔的前奏,一定不能让精血占据了主导啊,否则融合必定失败,夜儿也就……然而镇东王却无能为力,融合精血这种事情只有各凭机缘,旁人是无法出手帮助的,他只能默默祈祷,但愿夜儿就是那个逆天改命的人。

  此时,允夜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当他看到梦中娘亲带着不舍的目光看着他,三年未见的娘亲眼中充满了爱与不舍,仿佛在对他说,傻孩子,你回来干什么?

  “不,命若天定,我就破了这个天,天命非命,我的未来我自己掌控。啊…”只听一声龙啸声,镇东王目漏精光,“成功了么?哈哈,我欧阳家三人融合苍龙精血,轩辕政,你凭什么灭我满门?我欧阳家八世镇守东方,战功赫赫,有什么对不起大夏王朝的,你竟然下如此狠手,不管将来我欧阳家犯了什么错,别忘了当初你只是三皇子,要不是我和苍宇支持你,你凭什么坐上皇帝宝座?哼”

  “父。父亲,我成功了么?”少年虚弱的问道。

  “是的,你成功了,成功了。哈哈,”镇东王眼含泪花。四十年来他何时落过泪?今天竟然两次落泪,恐怕说出去也没有人信。背起儿子,朝着他的房间走去,回头看到儿子稚嫩的脸庞在梦中翘起了嘴角,他微微一笑。“孩子,真是难为你了,你只有六岁,天下的劫难却要挑在你的肩上,为父明日就要去边疆镇守异族,多想亲眼看到拯救浩劫的你是如何成长的啊。”

  ……

  “少爷,你醒了?”一个和善的面容映入眼帘,这是允夜的奶妈吴妈。

  “嗯,我睡了很久么?”少年疑惑的问道。

  “你睡了三天两夜了,一定饿坏了吧,我去给你熬碗粥吧。”吴妈匆忙的去吩咐下人。

  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虽说那天的经历说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是经历了未来十二年的欧阳允夜此时已经不是六岁的孩子了,他已经拥有十八岁的心智,并且经历了灭门惨案之后,心智更为的坚定。

  还有十二年,我一定要拼命修炼,但是我又该如何在短短十二年中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呢?看来我表面上还是要从文,以此来迷惑人皇,等我有了一定的实力在外出历练,天下将乱,想必那些上古遗迹也将要出现了。正想着吴妈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粥进来,二话不说短起来三两口喝点之后问道“我父亲呢?”

  “老爷在你昏迷的第二天就前往边疆了,他留了一封信在你床头,吩咐我你醒了交给你,刚才光顾着给你煮粥去了。”

  “哦,吴妈,你下去吧,晚饭的时候叫我去陪娘吃饭。”

  “是,少爷。”

  拆开信封,只有简短的几句话,一如父亲雷厉风行的性格,“怎么做想必你自己已经很清楚了,当你有了一定的实力的时候来边疆找我。隐忍,切记”

  父亲,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么?呵呵,我不会让您久等的。

  “少爷,夫人等着你吃饭呢。”

  “好的,我马上到。”

  仿佛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一样,再次看到母亲,竟然禁不住哭红了眼眶“娘。”

  “傻孩子,怎么了,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也不怕别人笑话。”一中年美妇应声而来,将允夜揽入怀中,娇嗔道。

  “娘,您身体不好,孩儿又让您担心了吧,我没事。”因为娘亲不能修炼,又体弱多病,允夜下定决心将来一定寻遍天下,为娘亲寻得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

  “孩子,来,尝尝娘给你做的菜,都是你爱吃的,睡了几天了,饿坏了吧。”

  “嗯,娘做的饭最好吃了。”边说边大口的往嘴里夹菜。

  “慢点,没人跟你抢,这孩子。”华东夫人面漏喜色的道,虽然夫君说了孩子没事,只是需要休息一下,但是看到儿子平安无事,还是禁不住欣喜。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