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州蜀歌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一切之始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一切之始

更新于:2018-03-15 10:34:48 字数:3830

字体: 字号:
  九州历,春秋一十七年夏。

  整个九州大陆正经历着十年来最炎热的天气,其中尤以火炉着称的西蜀巴渝郡最为难熬。

  烈日高悬,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蔚蓝如玉。

  刚过午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往日巴渝郡城熙攘热闹的长街此刻鲜有人流,街边的小贩亦是赶完早市后便匆匆收拾起货物回家避暑,沿街两旁的酒楼更是生意惨淡。

  即便是老字号明月酒楼也不例外。酒楼宽阔的一层大厅坐着寥寥两名食客,店小二给两名食客上齐菜后便躲在墙角打瞌睡,掌柜坐在柜台内无精打采的拨着算盘,计算着本月酒楼的盈亏。

  单手熟练的拨着算盘,算珠啪啦啦响,掌柜眉头却越皱越紧,显然这段时间因为高温天气,楼里的生意不太如意,恼火的扇了两下蒲扇骂道:“这鬼天气!都三个月没下雨了,是要逼死人啊……”

  “再来两碗绿豆汤。”窗边食客的喊声打断了掌柜的牢骚。

  “好咧。”客人有需求,自然不能怠慢,掌柜应了一声。转头瞪了一眼仍旧懒散闲坐在墙角打瞌睡的杨小二,恼怒的将蒲扇打将过去:“臭小子,还不快去!”

  杨小二吃痛,这才醒过神来,连滚带爬的逃出掌柜绝技夺命连环扇,进入后厨去取客人要的绿豆汤。

  掌柜望着杨小二麻利跑开的背影摇了摇头,目光很自然的转向窗边仅有的两名食客。虽然掌柜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今天中午明月酒楼的确只有这两名食客。

  不过这两名食客还是很豪气的,刚上桌便点了两坛酒楼的镇店名酒明月醉乡,这即便是在酒楼生意兴隆的季节也是少有的大手笔,但是他两怎么只点酒不喝酒呢?

  掌柜望着食客桌上从未开封的两坛明月醉乡皱了皱眉。

  也许,是想带回家喝吧?

  或者,在等人?

  掌柜的看了看两位食客桌上的四副碗筷。

  不过这鬼天气喝这烈酒确实不合适,掌柜的看了看照射进店门的炙热阳光摇了摇头不再去想,管你两喝不喝,反正一会结账时你得给钱。然后就又低下头拨起算盘,算算这个月能不能比上个月少亏点。

  杨小二的绿豆汤很快上来了,年轻的食客端起碗喝了一口,清凉透心。夏季最佳的消暑饮品让他精神一震,心底鼓起了些勇气打破桌上的沉闷气氛,低声问道:“将军,你说他会来吗?”

  被称作将军的食客年过五旬,有着一张模样大众化的方脸,穿着的衣裳也是洗得发白的旧袍子,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寻常的中年人是一位军伍中的将军。

  将军正抚按着桌上一副空碗筷旁的黑色行囊,闻言瞥了刘冲一眼,大概觉得他这个问题问得很白痴很无趣便没有回答。

  刘冲的目光也落到黑色行囊上,悲伤的想着自己真是白痴,今天是队长赵明忠的安葬之日,连将军都来了,重情重义的他又怎会不来?

  事实上刘冲内心里想问的并不是这个问题,只是怕惹恼将军这才不敢问出。抬头看了一眼,将军正拿起筷子夹了一着脆笋放入口中,咔嚓咔嚓的咀嚼着。这满桌的菜已经上了好久了,两人似乎都没有太好的胃口。

  刘冲像是喝酒似的灌下一大口绿豆汤,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抬起头来问道:“将军,他不会有事吧?”

  将军手中的筷子顿住,脑海里浮现出某个可恶家伙的模样,他极为恼火的说道。

  “死了活该!”

  刘冲怔了怔不知用何言语将话题继续下去,只得低下头默默喝起绿豆汤,只是虽然心里担心着袍泽的安危,但还是忍不住腹诽:将军你要是真不担心他的安危,觉得他死了活该,又何必大中午的在这酒楼里等他回来。

  诶。刘冲的眼睛亮了亮,将军在这里等,自然是知道他会安然回来。

  心下稍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可没那么容易死。”

  明月酒楼门口,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少年回应了一句,提着个褐色行囊走了进来。少年约莫十七岁,模样俊秀身材修长,但显然赶了很长一段路,一身黑衣上沾染了不少灰尘。

  “王哥儿。”刘冲见到少年很是激动,立即起身迎过来,喊了一声。

  掌柜见来客,是窗边那一桌等的人也就没太在意,低头继续拨算盘。至于食客口中有着死字之类的话语,经营酒楼多年的他更不会丝毫在意。这巴渝之地,战乱刚过去没几年,民风剽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都有,更遑论这几人不过逞口舌之快罢了。

  刘冲走向王铭的同时,目光注意到其手上提着污迹斑斑的行囊,敏锐的嗅觉察觉到行囊中有血腥气味。

  王铭冲他点了点头。

  知道猜测的没错,刘冲鼻子有些发酸,眼眶顿时红了。

  王铭拍了拍他的肩膀,揽着他走到近前,没有把行囊同样放在桌上,而是随手往墙角下一甩,“周将军,您说过我是个祸害,祸害可是要遗千年的。”

  周郁景周将军,蜀国神秘组织影卫高层,司职保护朝堂重臣、刺探敌国情报、暗杀敌国高层、暗查刑部不便之要务。虽番号隶属与征东军,但实际上只听命于皇帝陛下。

  王铭、刘冲、赵忠明一队三人,便是效力于影卫。

  周郁景鼻子里哼了一声,瞥了眼墙角的褐色行囊,问道:“他什么实力,能让你追杀数百里?”

  “武师。”王铭回答道。

  “哦?”周郁景明显有些惊讶。

  刘冲更是震惊,没想到七天前在平阳城的那次任务中,那个盗取城防图的北晋谍子的接应人黑脸大汉,是位踏入修行之道的武师。难怪身经百战的队长赵忠明连三拳都没有接下来。但是没想到之后王哥儿夺回城防图后,便留下自己只身追去,誓要替赵老哥报仇。

  刘冲也想追去替赵老哥报仇,但机要文件平阳城城防图要呈交回去,袍泽的遗体需要人收殓,只得留下。之后,影卫高层周将军前来处理赵忠明的后事,在平阳停灵三日后一把火化为一匣子灰。两人带着骨灰前往巴山安葬。周将军一路上有不少消息传来,关于王铭的消息刘冲全都知道。

  盗取城防图的北晋谍子当时就死了,但王铭一路追杀黑脸大汉数百里,还越过了边境线,追入了敌国北晋。这消息让周将军异常恼火,也让刘冲听得后背生寒。虽然影卫平时任务里常前往九州各国,但却是隐藏了身份按照正常途径前往,不会贸然穿越危险的国境线。更何况这次王铭穿越的这条国境线上有重兵把守。前往巴山的一路上刘冲既愧疚又担心,害怕王铭一步不慎便会随着赵老哥而去。

  没想到王铭不仅赶在赵老哥下葬之前回来了,还提着那黑脸大汉的头颅!

  那黑脸大汉还是一名踏入修行之路的武师!

  刘忠望着桌上装着赵老哥骨灰的黑布行囊,涕泪交加。

  “功是功,过是过!”周郁景对王铭严肃说道:“不要以为杀了一名北晋武师立下大功,这次违反军令之事就会饶过你!”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

  “不过今日安葬烈士赵忠明,违反军令之事暂且压后。”

  “是。”

  周郁景脸色稍缓,看了眼王铭疲惫的脸庞,指了指椅子道。

  “坐吧。”

  王铭却没有动,他看着桌上的两坛酒,沉默了一阵后说道。

  “将军,不早了,既然赵老哥最爱的明月醉乡酒已经买好了,我们就登山吧。”

  周郁景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未时已过,但登山还需要不少时间,于是他点了点头,起身道。

  “走吧。”

  王铭没有再捡起墙角的那个褐色行囊,他双手抱起桌上赵忠明的骨灰,随着抱着一坛明月醉乡的周郁景走出酒楼。

  刘冲则前往柜台利落的结完账,抱着另一坛酒,随手捡起墙角那黑脸大汉的头颅,跟上两人。

  三人出门就坐上一辆马车,刘冲驾车鞭子一甩,老马鼻中打出一个响鼻,拉着马车自长街向西而去。

  出了巴渝郡城,顺着官道又走了一个多时辰,来到巴山脚下,刘冲停下马车,将马栓到道旁柳树下。三人往山道上继续前行。

  大巴山脉南北走向,横贯蜀国东部三郡,如一条苍龙盘卧大地。大巴山脉东麓,更是西蜀与北晋南楚两国的天然边境线。

  苍茫群山风光秀美,其中尤以主峰巴山为最。

  只是此刻的王铭三人行走在巴山蜿蜒的山道上,并没有心情欣赏这里的美景,而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攀登,他们已经快到山腰了。

  顺着山道一转,前面出现一个三丈高门楼,有两队军士守卫在门楼前。还有不少前来或祭奠或安葬亲人、袍泽的人群排在门楼前,等候门楼下的军士查验放行。

  三人汇入队伍。门楼下的队伍排出二十多丈长,所幸查验身份的军士效率颇高,不一会而便轮到了王铭三人。

  王铭递出腰牌,向军士证明身份。年轻军士验明身份后问道:“安葬袍泽?”

  “是。”

  年轻军士递出一块圆形铁牌,说道。

  “这个给烈士的亲人,以后随时可以来祭奠。”

  王铭接过。圆形铁牌只有半个手掌大,正面中心刻着一个蜀字,蜀字的图案设计得很漂亮,如团龙般占满了铁牌正面;反面则是中间雕出一柄长剑,一左一右刻出征东两个字。

  很别致的小铁牌。

  小铁牌在手里摩挲了两下,他皱了皱眉。

  “祭奠还需要这块铁牌?”

  年轻军士反应过来自己先前的语病,道歉后解释道:“亲人祭奠随时可以前来,这枚蜀将牌主要是纪念这位烈士的功绩和荣耀。”

  小铁牌在手里捏了捏,王铭摇了摇头苦涩道。

  “八年前他的父母死于二十三国混战,七天前,他也去了……”

  “……一家子都没了。”

  年轻军士怔了怔,望着王铭抱着的骨灰盒,抱拳郑重的行了一礼。

  周边守卫见到年轻军士庄重的行礼,知道又是一位值得大家敬重的烈士即将入山安葬,全都转向王铭方向,神情忽然变得极为严肃,抱拳一礼。

  身后排队人群注意到守卫们的异常,他们中有锦衣商人、山下农夫、在职军人,但转瞬便都明白了怎么回事,同样神情肃穆,抱拳一礼。

  前方走过门楼的人群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身,抱拳一礼。

  刘冲,早已抱拳行礼。

  周郁景叹息一声,身子微前倾,抱拳一礼。

  巴山门楼前,将军、影卫、军士、商人、农夫,男人女眷尽皆默然一礼。

  百人一心。

  “此礼以敬——”

  “——我大蜀军魂!”

  ……

  ……

  夕阳余晖下,王铭捏着蜀将铁牌,颤抖地抱着骨灰匣子,脸上笑中有泪。

  “赵老哥,厉害了喂——”

  ……

  ……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