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四十九天的世界
  4. 第三章 恶鬼

第三章 恶鬼

更新于:2018-03-15 12:33:24 字数:3084

字体: 字号:
  离开孙小晓,我随意蹭了一班开往哈尔滨的飞机,还没有下了飞机,就能看见四周白茫茫一片。经过航线某个城市的时候,心中一跳感应术有感应了,随即我到了下面这座小城,四处游荡的我到了建华路边的一个大排档,看着一大桌的人群正在喝酒吃菜,叫着骂着、好不热闹。我仔细运行观气之法看过去虽然气色暗淡,但是都不像如果孙小晓那盘阳寿已尽的疲态,看来有好戏出场了,我暗自小心戒备到。

  还好,凡人看不到我,我以法力,在排档的边上塑了张桌子,一个人装做饮独酒样子。眼睛虽然没有望向四周,可感应术早就运行起来,哪怕闭着眼睛,百米之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感应。

  听着那桌人群中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唉,陈三死了。”

  刚才还喧闹的人群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怎么死的?”有人小声的问一了句。整桌的目光都看向最开始讲话的那个人,期待他给出答案。

  那人方头大耳,脖子上手拇指粗的金链子挂在脖子上,那人喝了杯酒,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讲出来:“是我找人把他的皮给剥了点了天灯,对于背叛我牛大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牛大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不晓得是激动还是害怕,酒都洒了一大半到桌子上,牛大一下子把酒瓶扔到地上,砰的一声,瓶子炸开,剩下的酒溢了出来。

  “大……大哥,陈三可是曾经救过你的命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忘恩负义?”一个小光头表达着他的不满。

  牛大站起来一下子把准备喝的酒杯一下扔向小光头并骂到:“你认为我心里就舒服了?我这些天睡也睡不好,才把你们找来壮胆的,刘光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陈三的破事儿,别以为欠陈三的钱不用还了?那钱是从我这里拿的,**的必须的把钱给我还回来。”

  刘光仁被酒杯撞得满脸鲜血,也愤怒的站起来喊到:“牛大,别以为我怕你,当初兄弟家急需钱来救急,他妈的不就是你在这里使坏性子,让弟兄们都不要伸手借钱帮我。要不是陈三兄弟偷偷的帮我,我家老小都没有了依靠了。”

  牛大激动的对着刘光仁就要出手打他,被周围的人拉住了,只好叫骂道:“你还好意思提陈三,陈三就是因为被你害死的,要是你不去求他,他怎么会背叛我?”

  刘光仁这边也被人架着劝着,只好回骂过去:“别说得这么好听,把害人的钟头安到我刘光头的名上,你明明是怕被陈三兄弟抢了老大的位置。”

  两方左一句又一句的对骂着,大排档的老板早就缩到角落里面,只期待这帮混社会的要是打架别在我这里打,我还要做生意呢!

  我右耳朵一动,感觉到有阴灵靠近,由于阴灵暂时还隔得较远,我也只好按兵不动,装做受惊吓的人群朝着右方马路跑过去,一个凶神恶煞、混身赤裸散发着阴气的黑面男子正目露凶光的盯着吵架的人群,我暗自结合刚才那群人讲的,应该就是被剥了皮的陈三,他的目光正在关注着那个牛大,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靠近。

  近了,我暗掐索魂诀,准备用于拘捕恶鬼,防止他暴起伤人。

  很快,他动了,虽然不是朝着我来的,但是他出手很快,眼看就要越过我的肩膀了,我喊了句:“陈三?”他迟疑了一下,回头看向我。我发动早已经掐好的索魂诀,朝陈三施放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陈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的索魂诀制住了,就剩下愤怒痛苦的嚎叫。莫名起了一股阴风吹向了刚才还争吵着的混混们,那群人再次安静了下来,胆小的牛大被吓不是一回两回了,当即跪了下来,朝着四面八方磕头,嘴里直念叨着:“陈三兄弟,是哥哥对不住你,你饶了我吧,我也不想害你的。都怪刘光头偏偏要去找你,你又心软不听哥哥的话,我只好对不起你了。”周围的人群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胆小的两人都已经被吓得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刘光仁趁机挣脱了周围人的阻挡,操着酒瓶跑到了跪着的牛大身边,一酒瓶划拉了下去喊到:“干,现在陈三兄弟回来了还想把责任推给我,你太不要脸了。”酒瓶划拉在牛大的头上应声而碎,周围的人也随着酒瓶子碎的声音醒了过来,救人的救人,抄家伙的抄家伙。

  “唔~~唔”终于有人报了警,警车从远而近的赶到了。小混混们一轰而散,只留下挨得最狠的牛大、刘光仁两个。警察局的人找到排档的老板,询问到了这两个人还犯了杀人害命的天大命案,就更加重视了起来,直接把两个人铐车上带走了。

  我在马路中间,看着散去的人群,用脚踢了踢还躺在路中间的陈三,问他:“你若害死了人那你就满意了?”

  陈三紧闭着双唇,愤怒的双眼紧盯着警车的远去方向。

  我对陈三继续问到:“出来几天了?”陈三还是没反应。

  我接着问:“你家人知道你出事了吗?”陈三有反应了,愤怒的双眼终于有了一丝清明。

  “有门!”我暗自得意了一小把,看来家人才是这些混社会最重要的牵挂,就蹲下了身,再问到“结婚了没有,有小孩了吗?”陈三摇了摇头。“家里父母还在么?”陈三激动的望向我,声音嘶哑的告诉我:“我还有一个老妈妈在世,牛大害了我,我老妈妈怎么办?谁给他养老送终”说完,双眼又红了一圈。

  我把陈三扶了起来,告诉他,由于如果你没有害人,那么还能待在人世间可以待49天,但是你已经伤害了凡人,所以你要即刻投入轮回。

  陈三带着点期盼的眼神望向我:“我害了人,我认罪,但是可不可以让我再见我老妈妈一面后再入轮回?”

  对于鬼魂的最后一个要求,我发觉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都不能去拒绝他们,只好把陈三又带到了他的老家。陈三觉得奇怪,明明刚才还在东北,怎么一下子就到了西北,有好多话想问我,我只好再次介绍了一下自己师承赐福镇宅圣君钟天师门下,陈三才感觉到理所应当“我小时候最崇拜的是就是神仙,结果神仙没当成,最后却做了一回恶鬼”陈三有些羞愧对我抱歉。

  “神仙和鬼都是自己心中善恶决定的,如同你人生路上那么多的选择,偏偏选上了混社会这条路,就是因为你没有守住你心中的善一样”我给陈三解答到。

  “下辈子如果还能做人的话,我希望我能坚持心中的善”站在陈三老妈妈的屋外,他向我保证到。

  我对他笑了笑,说“快点告别去吧,时间不多,记住,别吓着老妈妈了!”

  “谢谢你”陈三憨笑着对我鞠了一躬,然后进去看了老妈妈最后一眼。

  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有去偷看,因为陈三是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依依不舍的走出家门口的,“人一生,天的命。下辈子如果你们有缘再母子吧!”我拍了拍陈三的肩膀。

  实际上,在我准备送陈三进轮回的时候,鬼差也出现在陈三老妈妈的屋前,陈三见到鬼差,一想就明白了,准备去阻挡鬼差不要去拘他老妈妈的魂。我赶紧掐法诀控制住陈三,用眼色警告他。等我稳定住了陈三,就向前走去“鬼差大哥,你这个命魂和我手中这个恶鬼是母子,命魂可不可以让给我,我一起将她们母子送入轮回?”

  鬼差摇了摇头“圣君高足,这是我向阎王爷要交差的凭证,如果你要去了,我不好交待,所以不好破这个例。”说完就牵着麻木的老妈妈命魂就回地府交差。

  陈三眼睁睁看着老妈妈被鬼差带走了,急得怒目咬牙。

  我只好叹口气:“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留你到五更?陈三,你想要早点和你老妈妈团聚,就只有早日忍受轮回之苦,早日投人道,明白了吗?”

  陈三有些无力的望着鬼差消失的地方,麻木的点了点头。

  走吧,时间不早了,轻呼一声:“轮回术”

  平坦的地方出现一阵柔和的光,还是那个轮回入口我对陈三示意到“快去吧,早点洗去你身上犯下的杀孽,记住我的话!为了你的老妈妈,少造杀孽。”

  陈三走到了入口,回过头来朝着我问到“对了,现在还不晓得你怎么称呼呢?”

  我对他笑了笑“我姓熊,名属,他们都叫我熊叔叔,你可以叫我熊叔,快去吧。”

  陈三木然的点了点头,笑了一下“年纪这么轻怎么能当叔叔呢,再见了,小熊师傅”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入口处,或许是后面那句为了他的老妈妈,他走的步伐很坚定。我低头喃喃的一句“称呼,一个代号而已”。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