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焚心魔玉
  4. 第二章 霸业未尽,身欲死

第二章 霸业未尽,身欲死

更新于:2018-03-14 17:11:05 字数:2771

字体: 字号:
  咸阳都城内,兵卒守卫森严,始皇帝多月不出,凭着记忆将典籍精要背写了下来订篆成册,并在册首写下“绝密诏书”四个大字,将其放在书简架的最角落。

  事毕,皇帝正襟坐下,思绪万千,异常兴奋,他坚信那几部上古典籍是上苍赐给自己的神物,他—秦始皇赢政一定是天下霸主,他已经灭了六国成为皇帝,他要顺着书上的一切,称霸寰宇,原来天下有四大部洲,而自己所在的是四大部洲之一的一丁点地域,他不禁对自己这个“皇帝”的称号感到渺小,也感到惭愧。

  他决定要继续他的称霸事业。

  眼下第一件事情就是修筑长城直达东海,连接蓬莱,迎接神仙前来辅国,求得那蓬莱仙山上人人俱有的长生不老之药。

  次日,传李斯来见,下令倾全国之力修筑长城,同时召方士徐福,命其东渡迎取仙药。

  一日,宦官赵高入宫内无意窥得书简架上的“绝密诏书”,以为是皇帝立储之诏,便打开一看,见内所说玄乎其玄,以为是皇帝求长生而收集的一些典故,未做理会。然“绝密诏书”被开开过这一事实被始皇帝发觉,感觉大事不妙,恐天下谁人掌握书中奥妙,欲诛杀宫中所有侍卫宦官,然再三追问下毫无结果,又怕书中内容已经传散宫外,于是决定:宁愿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在此事上,他不敢冒险,他决定将天下所有藏书和识书之人诛杀怠尽,以除后患。他决不允许天下任何一个人挑战他的皇权,哪怕是“有可能”的事态也不能发生,他要焚书、坑儒。

  时日推移,长城俞修俞远,天书流传之事经焚书坑儒之后也让他放下了心来,徐福来回东方数次,不是说时日不假就是有巨兽作祟,秦始皇为此亲征东海,杀得巨鱼而归,最后,徐福一去遥无音训。

  尽管如此,赢政依然坚信书上所言,他时常告戒自己:非常之事必待非常之力。

  然,就在他的一系列政策实施之后,天下已经民不聊生,容生乱象,秦始皇乃是功高盖世的一代帝王,他绝不是后来的一些历史学家或者评论家们给予的评价那样一言就能敝之,任何理由都无法掩盖他的功劳,任何诸如“暴君”、“昏君”的评价都不能总结他的一生,他就是他自己。他是千古一帝。

  民间的疾苦他在愈发求长生不得和见神仙不成的情况下已经察觉,他开始反思,他想再一次进入梦境,进入那个亭子,见到那风情万千的美人,求解答案;然而那样的梦境,那个人他再也没有见到。

  他狂怒了,拂案而起,拔出宝剑乱砍一气,腰上的玉佩在几经挂扯和他的狂怒之下狠狠地摔落在地上,“当”地一声。

  他回头看到了这块玉佩,一气之下投剑而去,剑尖对准玉的中心扎下去,顷刻间,电光火石,剑落在了一边,玉佩仍在原地毫发无损。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疼痛难忍,他揭开龙袍,胸口露出了5寸来长的一个伤口,鲜血直流,他懊自坐在了塌上,正觉莫名其妙,右手抹拭了胸口正流的鲜血,正纳闷之中。只见室内通明起来,玉佩临空飞了起来,停在与肩同高的几米开外,再细看,玉佩上的天下二字缓缓消失,出现了一座门,门缓缓打开,逾来逾大,直到能容纳两人进出。

  从门内缓步走出一人,此人身着乌黑龙袍,容貌伟岸,腰佩一长剑,另一侧悬一玉佩;秦始皇定了定神,方才发觉从他面前这座门中走出来的是他自己,他有些慌乱,不知如何是好。

  “皇帝莫不是想毁了这玉?”

  “你是,你是何人,天下都是寡人的,任凭寡人取之,何况一悬腰饰物。”

  “他物如是,只是此物已是你自己,毁他就是结束你自己的生命,陛下回想十数年前在天台山,如无此物,而今有命在,天下,霸业岂不是空谈?”

  “十数年前,寡人命不该绝,上天垂之”

  “哈哈哈哈,寡人?如无我相助,恐怕你也没有今天吧!”

  “你,你,你不是寡人的模样吗”

  “赢政听好,我是此玉之魂,也是你之魂,此玉来自女娲座下,助有天下之志者得天下,而今你已得一方,忽视天物,竟用剑毁之,何其的忘恩负义”

  “这,这”秦始皇有些无言以对,此事来得太过突然。

  “赢政切记,你既是它,它就是你,护好它就是护好你自己,上天之志,顺其者昌,逆其者亡。”话音一落,一切归于平静,那块微微带血丝的玉静静地躺在原地。

  秦始皇小心地走过去,拾起它,突然发怒要将其扔出去但是又收了回来,他仔细一看,玉内有一丝的红色液体在缓缓流动,他自感有些心慌,看看自己的伤口,血液并没有凝固,仍有一丝血液在外流。

  又隔一刻,观伤口已经愈合,但是胸前仍透着血红,一直未消。皇帝纳闷道:难不成是此玉在吸自己的血。

  速传太医来看,只叫其观伤口之事,玉佩之事只字未提,所有太医用尽一切方法无可奈何此渺小病症,全都领罪杖责出庭。

  秦始皇内心忧郁,恐如此下去,命不久亦,传丞相李斯坦白原由,征询后事当如何处置。

  李斯一听,崩溃在地,良久吐出一句话:或许《木经阴符》能愈陛下之伤。

  “什么,你说什么?丞相所说当真”

  “陛下,传先圣鬼谷子昔日誊抄无字天书着《木经阴符》一书,书中所记内可摘人器脏而使之存活,外可更换人之皮骨,移于莲藕使之成人。”

  “天下有此等事?寡人听闻过鬼谷子其人其事,知其高足商君(商鞅)、张仪为我秦先贤,可丞相所说未免太过。”

  “陛下,此事臣也是听先师所言,言其当年曾拜入鬼谷子门下,后因学习之术不合喜好,遂主动求退,鬼谷子允其退出,言:不可用其一计、不可漏其一言;后先师孙旬(荀子)帝王之术、法家之术大成,授臣以帝王之术辅佐陛下,授韩非以法霸之术,此等绝密之事乃师父临终之时交待之,言:遇鬼谷门下之人当多多尊重,不可为难。为师曾说当年亲自目睹《木经阴符》一书,其书放置于高台之上,蝴蝶飞虫围绕,清其尘拂其垢,终年一尘不染,其书页面用天地灵药膏捣而成,取之服用可起死回生。”

  “那既出自丞相先师之口,《木经阴符》一书之事当没假,只是对付朕之命疾不知有用否,诶,朕休矣”

  “陛下,当下之事太医无策,不妨一试”

  “鬼谷子在世多年,而今在人世否?”

  “陛下,即便其已离人世,当有传人,书亦在,其术亦在,陛下雄武盖世,开创盘古以来的丰功伟业,难不成想放下霸业拒臣等于千里之外?”

  “即便有此事,那我等往何方寻之,天下虽已归秦,然若寻一高贤隐身之地却难于登天啊。”

  “陛下,鬼谷子其人,乃神人也,其母怀孕三年不坠,火球助催,紫气东来,诞下一子,是为鬼谷子,早年游于华夏大地,多闻其人,不见其身,后年老常隐于云梦山中,此云梦山距我都城不过千里,陛下龙驹神驰,不日可到。”

  “这,容朕想想,传其来见可否?”

  “陛下,其人常年隐于人世,本就无心凡俗事务,传唤恐怕是找不到人吧,何况乃千年大圣,陛下可一边巡视天下一边前往,显现陛下恭谨之意。”

  “这,这,恩,丞相所说甚是,只是”秦始皇面露疑虑之色。

  “陛下,为今之际,当一试,惟有一试,陛下啊!”李斯匍匐于地痛哭哀求道。

  秦始皇略思之后:好吧,念丞相一遍忠心,为天下计,为寡人忧,寡人愿意一试。

  “诺,陛下万年,我大秦帝国万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