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灵劫传说
  4. 第一节 元神自爆

第一节 元神自爆

更新于:2018-03-14 17:10:35 字数:3851

字体: 字号:
  月色美极了,就连漫天的繁星也都陶醉在它的光辉下,闪耀着自身的光芒,只为争抢着与那月儿姑娘把酒言欢、起舞高唱。

  如此月色和星空,会有谁不愿静下心来持杯一赏呢?

  商锋、甄元、苏晨、姜维、夏武,五人同时仰首遥看月亮,脸色十分阴沉,好像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是世间最难看的事物似地。

  “月灵在上,请保佑我黄国王子今日能突出重围,免遭敌人戮杀,望他有朝一日一雪我今日毁国之耻,重整我国大好河山,如此我辈将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

  五人向月灵发了誓愿,一片铁血丹心感动天地。身后三百多名将士亦效仿之,都愿誓死护卫王子脱困。

  一旁若干个孩童见了,立刻收起嬉闹天性,也整齐划一的站成一排,对着月亮发誓。童音虽然轻柔,但一腔热血十足让那五人感动万分。

  “这些孩童不愧是我黄国后人,个个都忠肝义胆,只可惜…唉!”姜维摸着心口,样子十分难受。

  其他四人听了无不动容,都想出言劝慰,但又都欲言又止扭捏不堪。他们都是久经杀伤的铁汉子,若要他们舍出性命,他们绝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此时姜维失子之痛,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去安抚。

  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女童,摸着姜维饱经沧桑的大手,道:“姜叔叔,你别伤心,我给你唱小曲听,好不好?”

  “好孩子,姜叔叔不是伤心是愤怒,不过现在可不是唱小曲的时候,等我们安定下来再给我唱好不好?我是记着了,到时你可不许赖哦!”姜维忽然一扫脸上的忧愁说道。

  “好啊,我也记着了。”小女孩认真的说道。

  忽然一名士兵急冲冲的奔跑过来:“报,山上叛军离山洞结界已不到半里。”

  众人无不咬牙切齿。不一会儿,又有一名士兵从山下奔来:“报,山下敌军数量成千上万,正密不透风地毯式的压上山来。”

  “离山洞结界还有多远?”甄元抓住士兵肩膀迫切的问道。

  “估算不到一里路。”士兵道。

  商锋深锁浓眉,抽了口气问道:“进军速度如何?”

  “速度极慢,如老叟散步。”士兵道。

  “好一个李霸,你倒带着一群野狗悠闲的散起步来了。”商锋随即心想:“奇怪,敌军以密不透风的态势压上九天山,意为不至遗漏任何藏身的角落,快速推进大军进程以达到全灭我军的目的,难道是有什么在拖延敌军的速度不成?”

  此时,商锋一众将士正处在进退两难的局势,上有叛军张诚的三千大军,下有青国数以万计的敌军两面夹击,山路两侧又是峭壁冲天,真是凶险万状。

  突然商锋浓眉上挑,提起一脚,猛力踢中那名士兵,那名士兵“啊”的一声登时飞向半空,随着一声巨响那名士兵的身体炸开了花,白光射向四面八方,刺目的光线波及之处都受到强烈气流的冲击,附近的草木瞬间夷为平地;不远处的将士们竟承受不住怪力侵袭,都踉踉仓仓的坐倒在地;远处的孩童也惊叫着四处乱窜起来。

  “怎么回事?”甄元大叫。

  “莫非这人是奸细,想要炸个我们措手不及?”夏武问道。

  “哈哈哈哈”甄元大笑:“原来青国的那些杂碎都是些鼠辈啊,竟对我这几百将士如此忌惮,只会玩这些阴险的勾当。”

  “我看那名战士并不是奸细。”商锋愁眉不展的说。

  “怎么不是?这些杂碎有胆子就跟我堂堂正正的干一场,让我破他个千军万马给他瞧瞧。”甄元舞动手中霸王锤,风声呼呼作响。

  “甄弟莫要意气用事,以大局为重。”商锋说完,立即转身向夏武道:“夏弟,请你去外面再勘察一下山下敌情。”

  众人颇为不解,夏武刚走,商锋就开始向大家解释:“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次青国是想赶尽杀绝。”

  “哼,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甄元喝道。

  “刚才那名士兵身体自爆,是因为身体受到异灵元入侵,导致身体负荷不了造成的……当我发现之时已来不及救他了。”

  “是敌人操控的?”甄元问。

  “多半没错。唉,只怕此番一战是凶多吉少了。”商锋道。

  忽然夏武匆匆奔来,道:“山下确实有成千上万的敌军,只是十分古怪,他们行军速度慢到了极致,不知在搞什么鬼。”

  “看来我的推测不错,方才牺牲的那名战士的战报确实属实。”顿了顿,商锋又道:“现下看来,山下敌军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要袭来,战势已刻不容缓。”

  “马上召集士兵准备就战。”商锋大吼道。

  一名将士对着商锋作揖,领命去了。

  “到底怎么了?山上的叛军速度可比山下的敌军要快得多,那也不会这么快杀过来啊。”甄元说道。

  商锋不答,只向他们四人发起了号令:“姜兄、苏兄,请你二人务必要保护好王子,待一会儿你们趁着夜色就携王子和所有孩童由西角树林掩上九天山。

  夏兄,你带两百精锐将士由东面冲山去,目的直取叛军头目张诚人头,到时余下叛军群龙无首,自会回归我方。眼下必是一番苦战,夏兄多加小心。

  甄弟,你随我垫后。”

  “屁话,垫后有个屁用,要不冲下山去和他们厮杀,要不就冲上山去宰了那个叛徒,垫后做缩头乌龟么?”甄元吼道:“缩头乌龟你做就好了,我可不做。”

  这时夏武已整编出两百精锐战士,一声“出发”,一支所向无敌的部队冲出了山洞结界。

  甄元此时急坏了,可是军令如山,他也不敢违抗。

  “哈哈哈。”商锋突兀的笑道:“甄弟,你带领余下兵力,由中路上山,等到夏武与叛军交战之后方可现身支援夹击。”

  甄元大为意外,不知商锋为何又改变了注意,但不管怎么样着实把他乐坏了,可以痛痛快快的教训教训那些叛军了,一时激动打了一拳身旁的士兵。

  那名士兵应声倒在地上,叫苦连天,竟然是一名穿着军装的女子。原来余下的一百多名士兵当中,有不少都是黄国男男女女的寻常百姓,他们是侥幸逃脱了青国的屠杀,便追随了军队一路逃亡至此,许多女子都不愿成为累赘,均纷纷卸下红妆拾起铁枪,冲锋上阵做起了军人。

  甄元这一拳打得失了分寸,那名女兵倒也倒霉得很,站起身来也并无怨言。

  商锋一声“出发”,甄元和一百多名士兵顿时消失在山洞结界之中。

  “姜兄、苏兄,你们现在可以行动了,千万要保住王子性命,拜托,拜托。”

  姜维和苏晨带着一众孩童出了山洞结界,由西角悄没声息的掩上山去。

  路上,姜维在想:“从前倒没看出商锋老兄有多机智聪明,今日大难临头竟临危不惧计策层出不穷:派两百精锐将士东路进发,一来可以吸引叛军主力注意,从而让王子在西路避开锋芒;二来,就是巧妙的连环计了,所以先前让一百多名将士垫后防御,也只是个幌子,再由中路进发必然效果大增。虽然是我军三百对叛军三千,但那两百精锐将士都是以一敌十的强兵,张诚命不久矣。”忽然有一个小男孩问道:“甄叔叔说商叔叔要做缩头乌龟,可是缩头乌龟是什么意思啊?”

  “缩头乌龟就是我们的盾牌,商叔叔就是那个盾牌来替我们抵挡危险的。”姜维小声的解释给孩子们听,生怕一点风吹草动暴露了位置。

  “那商叔叔不是很危险吗?”小男孩问道。

  话声刚毕,身后山洞结界方位一声闷响,姜维心想:“商锋果真料事如神,敌军真的很快就从山下袭来,只是不知为何突然这么迅速。糟糕,结界已毁,商锋此时处境必当非常凶险。”

  姜维心里十分担心商锋安慰,几次顿足不前,想要回身营救。

  苏晨突然说道:“奇怪。”

  苏晨是黄国王子的贴身护卫,为人少言寡语,行为十分谨慎,姜维知道他语出必当惊人,问道:“如何奇怪?”

  “莫不是中了埋伏?”

  姜维一听果然心惊肉跳,心想:“我一直担心着商锋那边,倒忽略了山上敌情。”于是说道:“果真奇怪的很,这都过了许久了,山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正在此时,山上一束黄色火光直冲上天,接着是三束短促的蓝色火光急速升天,这个信号是安全的意思。

  一旁孩童见了十分开心,姜维却是愁眉苦脸,心想:“只怕夏武和甄元已中了叛军埋伏,这几束信号火光名为安全,实不知可能暗藏阴谋诡计。”

  这时突然山上脚步身大作,似有众多士兵向姜维他们逼近,姜维心道:“糟了,他们像一早就知道我们的方位似地,怎会这样?”

  “是甄将军和夏将军。”苏晨突然喊道。

  姜维终于叹了口气,原来是甄元和夏武带着两百将士前来接应。

  “商兄呢?”夏武问道。

  “不知道。”姜维真是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商锋是死是活?

  “苏护卫,请你带着这些孩子上山与杨云将军会合。”夏武说道。他听姜维一说知道必有内情,遂先安排苏晨上山,但见苏晨略有难色,又道:“苏护卫多虑了,叛军已经归降,杨云将军赤胆忠心早就割了那张诚的首级。”

  苏晨这才有一些释然。

  “我四兄弟曾发过誓,不求同生只求共死,商锋是我们的大哥,我们做弟弟的不能见死不救。”姜维道。

  三人并无多话,自成默契,带着身后两百士兵冲下山去。

  苏晨自带着一众孩童谨慎上山,直到看见熟悉的一百多士兵整装站立在庄园之外等候,才放心许多。

  杨云匆匆迎上,道:“苏护卫,夏将军他们呢?”

  “他们去想办法击退敌军了。”苏晨虽然少言寡语,但却也不笨,心中自有一番盘算,是以不说夏武四人是下山营救商锋。

  “你们中哪个是王子殿下?”杨云弯下身去问那群孩童。

  孩童中无一作答。杨云却也不笨,知道是苏晨防着自己一招,不让孩子们说出谁是王子,尽管他知道已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最后还是又问了一遍。

  忽然,群童中有个小男孩走了出来,说:“我是。”

  “你是铁赋王子?”杨云有些不相信,于是偷偷瞄了一眼苏晨,见他表面一脸镇定,下盘衣裙却无风自鼓,看似他十分紧张,但隐约觉得其中必定有诈,一时不敢轻举妄动。轻轻一笑,恭敬地给那小孩行了一个礼:“王子殿下受惊了,请进庄园稍作休息,下官这就去派兵接应夏将军。”

  那小男孩当真就是黄国大王铁文之子铁赋,先前苏晨交代他千万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以免杨云心怀不轨突起杀机,那时可真是防不胜防。

  可是王子铁赋秉性真诚,一时童言无忌,将苏晨的叮嘱抛与脑后。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