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灵动崆峒
  4. 第四章:噬魂

第四章:噬魂

更新于:2018-03-15 13:57:58 字数:3976

  千陌释看着手中的三粒药丸,发着淡淡的白光。虽然他没有修炼灵术,但他知道,这是补元丹,用千年玉莲提取其精华,再放置天山晨露中浸泡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得到一粒。别看着步骤简单,只有两步,可这却及其考验炼药者对火候的把握,灵力的输出控制。再说千年玉莲五百年一开花,是极其难得的药材。一般只有高手过招,会随身带两粒,别小看这两粒的作用,一粒就能瞬间治愈外伤提高灵力的恢复速度。就算在黑市,这样一颗纯净的补元丹也要1000个灵币。那个女子居然一次给了三颗,她到底是何来历?

  “释哥哥,发什么呆呢?”兮儿用手在千陌释面前晃动。好奇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千陌释回过神“没什么,走吧。”现在自己已经完全痊愈,这三颗补元丹多吃无益。不如找个机会,把它卖了吧。

  两个时辰的路程,两人就来到了南城,街上一片热闹的景象,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兮儿在大街上放肆的蹦跳着,这是她生活了十年的都城。她拉着千陌释的手,带他看着街上的稀奇。笑声不断。

  也许兮儿太想念家了,自从到了千陌家后,虽然每年可以回来一两次,可离家的小女孩还是会偷偷的在被窝里想着南城的糖葫芦,一起修炼灵术的小伙伴,想起母亲做的雪梨羹。千陌伯父待自己很好,所以也不好意思主动要求回家探望。

  “释哥哥,这次就多住几天再走吧,我想带你去看看南城所有好玩儿的地方!”顺便让姐妹们看看她未来丈夫。想到这里不禁笑出声。

  千陌释会不知道她的那点儿小心思吗?还记得十一岁那年,父亲安排千陌释带着远道而来的守鹤家的小女儿去都城逛逛。那守鹤家的小女孩儿高兴极了,一垫脚就在千陌释的脸上亲了一口,千陌释当时的脸像个猴子屁股,话都说不出来了。引得大人们好生一番大笑。兮儿直接就冲到女孩儿面前,护住千陌释。高声道。“你不准亲释哥哥,释哥哥是我的!”女孩似乎不屑兮儿的警告,大胆的挑衅起她。“我不仅要亲他,我以后还要嫁给千陌哥。”然后战火一触即发。两个女孩竟然打了起来,守鹤夫人还打笑道“看来释还真是有魅力呀。”千陌释无奈的苦笑拉开她俩,只好带着两个人一起逛街。

  “好,你想多住就多住,兮儿开心就好。”千陌释宠溺的看着欣喜的兮儿。

  “真的?我就知道释哥哥对兮儿最好了!”不管什么事,只要她开心,千陌释都会为她用心的去做。兮儿喜欢看他认真的样子。

  气派的南城府依旧不变,大门处的南夫人和众多侍女,亲戚在等待着难得回家的小女儿。

  “娘!”兮儿像是归巢的鸟儿飞进母亲的怀抱,南夫人欣慰的看着又长高一些的女儿,嗔怪道。“这么大了,还是小孩子气,释儿还在这呢。”南夫人精致的金色长袍,尽显华丽。与南兮儿神似的容颜,让人不敢相信她竟已为人母。

  “许久不见伯母容颜未改,还是那么光彩照人。”这是千陌释的真心话。

  “释儿可别拿伯母取笑,快进去吧。”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南城府。

  紫色的美眸远远的注视着,纱巾遮住她的面容,一身紫色妖治的紫色长裙。她身前的男人忐忑不安。

  “你们办事越来越得力了,连两个孩子都处理不掉。”口气不快不满,听不出任何情绪。

  “殿下,我派狂炎去执行任务了,他们,他们不可能逃得出狂炎的攻势的。”男人已经汗流浃背。

  “哦,那你要来亲自看看他们现在正活生生的吗?”美眸闪过一丝杀意。

  男人目光突然惊悚起来,脸色涨红。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殿下,请饶恕属下一次,殿下……”

  “废物不要也罢!”手指一点,男人的头颅落在地上,脖子不住的喷血,双手还维持着动作,鲜血染红了窗纱。只是一瞬间……

  女子露出厌恶的表情,用手掩面“来人,处理干净,真恶心……”

  接着目光又回到南城府,看来还暂时不能除掉你们呢,那就留到最后折磨好了。一声冷笑让人毛骨悚然。

  南城府里张灯结彩,是为南夫人的生辰宴席准备,热闹极了,下人们来来往往,忙得不亦乐乎。

  “娘,爹他真的不赶回来为你庆贺吗?”南兮儿嘟起嘴。

  “兮儿,爹爹他在南方巡查,怎么能因为家中小事耽搁了呢!”

  “可……”兮儿不罢休的追问,却被南夫人打断。

  “好了,兮儿,你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了,别再耍脾气!释儿好不容易来一次,你陪他在府里四处转转,这才像话嘛!”

  “知道了,释哥哥,我们走吧!”兮儿拉住千陌释的手臂。

  千陌释向南夫人点点头,才转身离去。

  “释哥哥,你不知道,这府里可有好多我的秘密基地呢,小时候躲猫猫我可厉害了。”南夫人总说兮儿长大了,可她还是一副孩子的天真模样。千陌释不禁别过头笑了笑。

  “释哥哥,你笑什么呢?没听我说话吧!看我的烈火掌!嘿,别动……”兮儿伸手向千陌释的腰间袭击,从小到大他最怕痒,这可是他的致命弱点。

  “兮儿,别,别闹,哈哈哈哈……兮儿,快住……手……哈哈哈哈哈”千陌释全力闪躲着,还是被这丫头抓住,她的手指在腰间轻挠,酥酥麻麻,像被点了笑穴一样。

  千陌释突然反手一用力,抓住兮儿调皮的双手。

  “下次再这样,就惩罚你了,小笨蛋!”兮儿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有神的黑瞳,她可以听见他规律的呼吸声,鼻尖不过一指的距离。兮儿把头转向一边,避开他认真的眼神。挣脱双手。“什么惩罚啊,我才不怕呢,我……我再带你去其它地方看看。”兮儿的脸通红,急促的呼吸终于平静下来。这家伙,不会对每个女生都这样吧,那我一定会杀了他。

  “对了,瑜姐姐呢?不去看看她吗?”千陌释随便找了个话题缓解尴尬的气氛。

  “哦……姐姐,她最近身体越来越差,不知道……”

  “是吗?希望她能早日痊愈,兮儿,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是你的错,你别再责怪自己,瑜姐姐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兮儿眼中似乎有泪光流动“不,如果不是我的话,姐姐不会像现在这样,至少她可以自由的穿梭在阳光下……”

  千陌释的心仿佛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兮儿……”

  兮儿的脑海中回荡起三年前的情景,那是她学会第一个灵术的时候,她开心的奔向那扇终日紧闭的房门,终于可以了,终于可以让姐姐高兴了。南煌瑜正在修剪那株兮儿从未见过的深紫色一大朵的花。见南兮儿兴奋的样子,她优雅的笑着。紫色的美目,精致的五官,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惨白的脸。淡紫色的纱裙拖地。“什么事让兮儿如此高兴呢?”

  兮儿扬起手“姐姐,今天我学会了一个灵术哦,很厉害的!”

  “哦?是什么?”

  “是虚寒冰针,兮儿给你看哦。”

  南兮儿把灵力聚集在手心,形成一根不大不小的冰针,冰针在灵力的驱动下快速移动,上下左右,随着兮儿的手指飞速闪过。

  “兮儿可真厉害!”南煌瑜欣慰的说道。

  南兮儿一脸得意的笑容。准备收回冰针,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灵力却突然堵塞住了,灵力停止了输出。冰针失去了灵力的驱动后迅速下落。

  “不要,姐姐,快躲开,快……”南兮儿睁大了眼睛,冰针贯穿了南煌瑜整个头部,只是一个纤细的血点。她的身体瞬间无力的倒下。那次,整个南城府都忙得晕头转向,南煌瑜整整昏迷了半个月,服了无数丹药,才捡回半条命。从此,她便患上了不能见阳光的病,紧闭的房门更加不再开启。无数药师看完只能摇头叹息。

  南煌瑜是南大人的二夫人所生,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她体质极弱,虽然祭司说她天赋异禀,但却绝对不能修炼灵术,否则命不久矣。若要强制修炼,必暴毙而亡。兮儿看见姐姐的面无表情,心疼得不行。

  本来就连正常运动都无法完成的姐姐,却因为南兮儿的一针,整天待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从哪以后,南兮儿已有两年没见过姐姐。她只记姐姐醒来的第一句话“不要怪兮儿,是姐姐没注意,不是兮儿的错。”也是最后一句话。

  兮儿止住泪水,幽幽道“娘不会让我去见姐姐的。我是罪人。”

  千陌释坚定的做出一个绝对“兮儿,你不是罪人,我们去见瑜姐姐。”兮儿呆呆的望着此时的千陌释,随着点头。

  两人来到漆黑的房门前,兮儿不再前进,犹豫不决。“兮儿,你去吧,去见瑜姐姐,我在这里等你。”千陌释给兮儿一个宽慰的笑容。

  兮儿双手紧握,沉重的推开房门,房间里的布置似乎没有变化,只是阳光变成了烛光,那抹紫色的身影静静的躺着。兮儿不敢上前,她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姐姐。

  “兮儿,来了为何不出声??”南煌瑜睁开眼,两年了,她的脸颊似乎更成熟了,紫色的美目眼角微微上翘,更有精神了些。长发轻垂。

  “姐姐……你,好些了吗?”

  兮儿不敢去多看她。

  “姐姐最近身体已经不碍事了,别担心。”

  “倒是兮儿你,在千陌家还好吗?释弟对你怎么样?”面对南煌瑜一连串的关怀,兮儿总算是卸下了心防。姐姐没有怪她,姐姐没有不理她。太好了。

  “千陌家很大,比南城府还大呢,也有很多有趣的朋友,我们常一起聊起各自的小秘密。释哥哥……对我很好,千陌伯父也是。姐姐放心。”兮儿坐在南煌瑜床边,终于可以像以前一样跟姐姐说说话了。

  南煌瑜轻抚兮儿的头。“恩,兮儿长大了,也变漂亮了。”

  兮儿不好意思的低声道“姐姐也是,跟以前一样。

  兮儿注视到转角处的紫色大花。“姐姐,你还在种这种花呢。”三年前,兮儿就常看见姐姐独自修剪这种花,兮儿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它的枝叶竟是黑色的。

  “这个呀,是姐姐最喜欢的花,它,很特别,不是吗?”

  兮儿点点头。

  这场相见是在最后千陌释进门不得不打断,因为他似乎看见了南夫人向这边走开。才贸然进门打断姐妹的谈话。兮儿不舍的跟南煌瑜告别。一路上,千陌释都在思考着什么。“兮儿,你不觉得那朵紫色的花很奇怪吗?”

  “不奇怪啊,这是姐姐三年前就种的花,她很喜欢。

  “我是说,我好像在书上见过这种花。”

  “好啦,你呀,什么书都看过,就算见过也不奇怪吧,走啦。”

  真的吗?可是,千陌释明明注意到了南煌瑜在兮儿转身的一瞬间怪异的神情,还有房间内一丝丝的杀气。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怎么可能呢。但是,为什么瑜姐姐身体完全恢复得与正常个无异,面色红润却见不了阳光?真的是怪病?

  千陌释看着兮儿蹦跳的身影,飞扬的长发,他不知道自己在担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