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侠者,修剑
  4. 第二章 暗潮涌动

第二章 暗潮涌动

更新于:2018-03-15 11:26:49 字数:2668

  距离虎昌城祭还有四天,虎昌城中到处弥漫着一股热闹的氛围,只有城主府,依旧保持着一股严阵以待的严肃气氛。

  虎昌城主司徒严正端坐在桌案前处理这几日虎昌城中的大小事务,在其正对面,摆放着六张桌案,桌案之上是如山的文书,六名文士模样之人正伏于案上,奋笔疾书。

  这时,司徒严正对面的大门被推开,走进一名身材健硕,衣着华贵,一脸络腮胡的大汉。

  司徒严抬起头,看看来人,说了一句“来了。”又低下头忙活自己的事了。

  大汉见司徒严也并未有不高兴,反而走到司徒严身边,轻声说道:“京城那边来人了。”

  司徒严听见大汉的话,批改文书的身形立即一顿,停了一会儿,挥手道:“退下!”

  这话当然不是对大汉说的,底下六名文士也是知趣,回了一句“诺”便各自从桌上拣了些文案,抱着退出门去,毕竟临近城祭,各种事务也是争分夺秒,司徒严并没有阻止他们的行为,待六名文士都退出门外,司徒严闭眼运动元神侦测了周围确认没人之后开口向大汉问道;“是哪位来了?”

  “是越影先生。”大汉语气平淡,但其紧缩的眉头却昭示了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司徒严面色越发严肃,伸出左手大拇指来回搓动留着胡渣的下巴,喃喃道;“越影先生来了,那就代表那位所图甚大啊。”

  “禹皇身体日渐憔悴,越影先生的行动也是情理之中,但我怕的是,他是不是已经看破了我们这场城祭的真正意图。”大汉语气之中带着些许忧虑。

  “越影先生,算无遗策,只怕逃不过他的眼睛。”司徒严无奈道,“虽说是场阳谋,但,对手是越影先生,就不得不小心点了。”

  “那,司徒兄,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吗?”大汉立即追问道。

  “你这老狐狸,统掌白玉楼这数十年倒是越来越奸诈了,你自己较我聪明十倍,要说这世上能和越影先生对弈者,你却是一个,你却还向我讨要方法?我看,你是成竹在胸,想向我讨要什么吧?吴仁?还是叫你无耻好些。”司徒严笑骂道,言下之意这对面大汉竟是吴垢的父亲,白玉楼楼主吴仁。

  “唉,司徒兄切莫讥讽于我,我哪是想为自己讨要好处啊,只不过我日思夜想应对方法需要向你借一个人罢了。”吴仁无奈道。

  “哦,说来听听?”司徒严显然对吴仁的方法很有兴趣,笑着问道。

  吴仁当即附耳对着司徒严诉说自己的方案,司徒严表情先是惊讶,再是疑惑,最后更是狂喜,好不精彩。

  最后,吴仁笑着走出了城主府,坐上了一辆马车,驾车的是位年过七旬的垂暮老者,老者身形佝偻,着一身黑衣,一副弱不禁风的表象,白玉楼上下都尊称老者福伯,福伯侍奉了白玉楼三代楼主,作为白玉楼主的贴身仆从,即使只是名马夫,也不会有任何人敢于小觑。

  昌城中多有传闻,白玉楼主的御用马夫福伯,乃是当世深藏不露的先天强者。

  “楼主,百剑大师的传人已经到了。”福伯驾着车一边说道。

  “恩........这事我已经交给吴垢了。”吴仁沉默一阵,开口道;“其他呢?”

  “驭鬼宗,九乘剑门,墨门都来人了,驭鬼宗来的那个小子,好像跟咱们白玉楼的人有联系。”福伯依旧如实禀报着刚到手的消息,对于一些细节也是尽力描述,手头驾着的车却是十分地稳妥。

  “勾结驭鬼宗的是哪些人?查清楚了吗?”吴仁问道。

  “主谋还没有现身,楼主您说不宜打草惊蛇所以调查的进度还是十分缓慢。”说道此处福伯压低了声音;“我觉得长老堂的有几位长老有些嫌疑。”

  “城祭之事不容有失,这几日便由得那些家伙闹腾吧,待城祭结束之后再好好彻查,若是那些家伙不识趣,想掺和到城祭的事,说不得,要让他们提前上路。”吴仁说道此处语气颇有不善,但马上想起什么,随即关切地说道;“吴垢那孩子现在在白玉楼怕是会有些危险,得想个办法。。。”

  “这段时间吞天先生神游天地,已经来到咱们虎昌城,不如请动暗中保护?”福伯适时开口道。

  “恩,好主意,眼下也只有如此了,吞天先生欠我白玉楼人情,而且只是保护一位后辈,吞天先生想必会答应,况且他这段时间神游天地不就是为了收徒吗?我想,以吴垢的天资,我就不信吞天会不动心。”吴仁说道。

  “这段时间倒是要辛苦福伯一段时间了,我们虽胜券在握,但也不得不小心。毕竟,我们做的事,一步错,便是死无葬身之地。”吴仁对福伯如是说道,语气中有些愧疚。

  “楼主何必见外,白玉楼的事,便是老朽的事,白玉楼与老朽有恩,自是万死而难报啊。”福伯说着话,驾着马车,似乎想起了数十年前的场景,浑浊的眼珠竟微微泛起光彩。

  白玉楼马车行过,雪中留下两道两条车辙印记,道路两旁行人摩肩接踵,一男一女两道着水蓝色衣袍的修长身影正混迹在人群之中,望着前方离去的马车,女子先是开口。

  “青君师兄,你知道吗?驭鬼宗那些妖怪也来啦!”少女声音清丽,但说起驭鬼宗一股子厌恶之情却是异常强烈,以至于手中平素最爱吃的包子也是少咬了几口。

  “灵儿,说你多少次了,不要这么张口闭口妖怪妖怪的,你就是不听,要是过几日在城祭上大庭广众说出这种话,咱们五灵道到时候还不被天下人耻笑,说咱们五灵道乡巴佬,没教养?“青君严肃地批评着名为灵儿的少女,开口补充道;“驭鬼宗的,只能叫东西!不能叫妖怪,不然那就是侮辱了妖怪两个字,你可记清楚了!”

  “哦,灵儿知道,驭鬼宗那些东西嘛!没想到驭鬼宗那些儿子生没屁眼的东西都来了。”灵儿摸着头笑嘻嘻地说着垃圾话。

  “恩,这就对了,现在时间还早,好不容易出谷,这几天师兄先带你好好玩玩。

  “嘿嘿嘿,青君师兄最好了!”灵儿高兴地欢呼道。

  .................

  白玉楼中,一间隐蔽的厢房内,两道黑影正对坐着密谋着什么。

  “这次你们要取金魄,却是少不得我的帮助,混进剑心谷,八百灵石,这价钱,可是公道的很!”一道黑影阴险地说道。

  “哼,此次若不是师门有令,我岂会被你这么一个白玉楼的小喽啰威胁?”另一道声影愤愤道。

  “嘿,没办法喽,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倒是给还是不给呢?”阴险之声再度响起。

  “啪”一枚戒指扔于桌上,黑影拿起戒指检查一番,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道:“你回去等我消息吧,最迟三天,待那牡丹去剑心谷时我自会通知你。”

  言罢,另一道黑影也是火速退出,房间一时间陷入沉寂。

  “刘武,你很不错,那家伙做的成那件事吗?”空气中,一道苍老之声传来。

  “大人请放心,这驭鬼宗的王魉有三只后天巅峰的恶鬼,杀那吴垢却是轻而易举,只要两者目的相同,必然会有冲突。”刘武随即道。

  “好,我就等你好消息,此时若是成了,那你就是有大功的,说不得,日后从龙功臣就有你一个。”苍老之声说完这话便消失不见。

  刘武听了对方这话脸上也当即是欣喜若狂,似不知对方已经离开,却是跪伏在地口中千恩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