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5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妖狼志
  4. 第二节 戏耍痴道人

第二节 戏耍痴道人

更新于:2018-03-14 15:19:17 字数:4012

  “这个该死的畜生,让我逮到,非将你好好修理一番!”痴道人拧了拧手中湿漉漉的衣服,又从靴子里倒出几条无意闯进来的小鱼,恶狠狠的道。

  昨晚一路跟着那狼妖的妖气追踪,不想到他如此的狡猾,沿路被他下了不少陷阱,自己吃了不少苦头。先是撞上一个马蜂窝,被这些小畜生满树林的追着蜇了几个大包。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没走几步,前方凭空多出一面石壁,撞的眼冒金星。后面还被一条巨蟒追了几百米,等到自己想出办法对付时,那蛇却又突然不见了。这几下折腾,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自己的酒醒了大半,一路上更加小心,唯恐再掉进他的圈套里。谁知到了这妖气最浓的地方,自己一时得意忘形,还是中了他的诡计,一不小心踏进一个池塘,淋了个落汤鸡。

  “道长!昨天预备的见面礼怎么样啊?小小薄礼,不成敬意啊!”楚修嘴里啃着刚刚还未吃完的鸡腿,坐在山脚的一块石头上,笑呵呵的看着全身湿漉漉的痴道人道。

  “妖孽,你就是他那个帮手?也好,看本道爷怎么收拾你们!”痴道人恼羞成怒。

  “来吧!我先把鸡腿吃完,你慢慢过来!当心点哦!这周围可有陷阱的哦!”楚修咬了一口油腻腻的鸡腿,笑眯眯的说道。

  “哦!”痴道人迟疑的看了看四周,突然哈哈大笑,“小畜生,又来蒙骗我!这四周一点设置禁制的痕迹都没有,道爷我才不会上当,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楚修瞧也没瞧在山脚下叫嚣的痴道人,懒洋洋的说道:“你不信?那就过来试试嘛!”

  “哼!想诈我?没门,道爷我偏偏不上当!”说完,他左手拿着几张符咒,右手手持桃木剑,一步步的绕着周围的草丛,小心翼翼的查探着。越走心里越是疑惑,周围一点禁制的痕迹也没有,手中的符咒一张张的贴出去,一张也没变化。

  “想不到这妖狼的妖法如此高深!探查这么久依然没有发现他下的禁制,看来自己要多加小心。”痴道人暗道。

  “哎哟!”痴道人猛然叫到,“何人偷袭?”仗剑四处查看,却只见一根鸡骨头躺在脚下,看来刚刚就是这跟鸡骨头偷袭了自己。

  “好吃啊!”楚修伸了个懒腰,低头看了看怒气冲冲的痴道人笑道:“不好意思,刚刚吃完扔的鸡骨头打到你了。”不过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却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

  “你……你……”痴道人气的七窍生烟,恨不得立刻将他生吃了,却又害怕他在这周围真的下了什么厉害的禁制,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道长,你老在下面站着干嘛?上来说话方便嘛!”楚修随手折了根树枝,用灵力将它变成一只牙签,边剔牙边道:“哦!突然想起来了,刚刚我说这里我下了禁制,只是随便说说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痴道人此刻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想想自己被这家伙折腾了大半夜,摔的鼻青脸肿不说,现在又被他明着耍了这么久,这口气说什么也咽不下去。“畜生,拿命来!”痴道人喝道,仗剑向楚修飞去,嘴中念念有词,只怕也是在念什么咒语。

  楚修见他向着自己而来,却也不惊慌,只是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边飞边回头看着痴道人。

  痴道人见楚修不与自己交手便往别处逃去,又见他一直都是耍些小手段,心中只道楚修修为尚浅,不敢与自己正面交锋,不免骄傲起来。什么妖怪,都是些欺软怕硬之徒。痴道人暗想,心中盘算着待会抓住他后使用何种酷刑慢慢折磨他。

  “妖孽,站住!”痴道人边追边喊。

  “站住?我是傻子哦,站住让你抓啊?你傻,我可不傻。”楚修在前面笑道。

  “你……你……看本道爷抓住你后怎么处置你,妖孽!”痴道人脚上加力。

  二人在林中追逐着,痴道人却是有点吃不消了,昨晚就喝了点酒,肚子里面空空的,早就不安的唱起了空城计,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他还是硬撑着。再看楚修,却是神采奕奕,上蹦下跳的,好像在玩耍一般。

  “道长,我在这边呢!”

  冷不丁脑门上被一个松果砸了下,痴道人转过身,脑后跟又被一根树枝弹了下。

  这一来二去的,痴道人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被无情的打击了,先前自己看楚修跑只当是害怕,现在看来明显就是在戏弄自己,更可恨的是,这么久了,自己连他的衣服都没碰到,叫自己这份老脸往哪搁?

  “不玩了。”前面楚修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笑呵呵的对痴道人说道:“千万别过来哦!前面有陷阱的。”

  痴道人正在迟疑自己是不是该放弃,看见前方停下来的楚修,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听他说有陷阱,心中只道他又是在诈自己,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在看前方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楚修的去路,真是天赐良机。太好了,他没路走了!痴道人暗喜,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痴道人的桃木剑快要碰到楚修的时候,楚修突然转过头对他笑了笑,说了句:“当心哦!”然后忽然在原地消失了。

  痴道人大惊,心知不妙,再看前面的石壁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峭壁悬崖。又中了他的障眼法了!痴道人心中暗悔,然后只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从半空中跌落下去,顿时大骂道:“死畜生,我与你势不两立!”

  “啪!”重物落水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传来痴道人的呼救声:“救命啊!我不会游泳!该死的狼妖,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救命啊……!”

  “真是的,那池塘只有齐胸的水,瞎叫什么嘛!”楚修撇了撇嘴,“再说我早提醒你了,前面有诈嘛!是你自己不信,可不关我的事。”

  说完拍了拍手,不再理会。

  再说宣沐此时刚把那剩下的鸡吃进肚里,正准备好好睡上一觉。他才懒得去管洞外人的纷争呢。有楚修在此,他还担心什么,还是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再说。

  谁知他眼睛还没闭上,楚修就兴冲冲的闯了进来,大声道:“小弟,你的仇我给你报了,那老道此时正在山脚的池塘洗澡了。刚才你真该出去看看热闹的,那道士的脸色不知道有多么的难看。”

  “哦哦!是嘛!”宣沐一点也不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高兴,相反却因他打断自己的睡眠而嘀咕道:“也不多教训下,回来这么早干嘛!”

  心中正怨恨着,冷不丁的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转过头来一看,楚修正满脸怒容的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大哥!”宣沐心虚的问道,刚刚自己嘀咕的话不会被他听见了吧。

  “你问我怎么了?你居然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我千辛万苦烤的鸡,你全部给我吃完了,你居然还问我怎么了?你给我吐出来!”楚修扑了上去。

  “不……不要啊!”凄厉的惨叫声从猫耳洞传出来。

  “道长!山那边怎么了?”一个樵夫把掉进池塘的痴道人拉出来,惊恐的看着对面的山问道。

  “没事,是那个偷鸡的妖怪被我的道法所伤,只怕刚刚是他临死前的叫声。”痴道人心中不知道问候了楚修的亲人多少遍。

  刚刚自己掉下山崖,原本以为池水很深,自己还一直大声呼救,直到发现池水才及胸前时他才镇定下来。扭头却发现一个樵夫正怔怔的看着他,还好此时的惨叫声给自己解了围。

  “道长好道法啊!昨晚我在山中听到有人叫唤的声音,只怕是道长在与妖怪斗法吧,看样子打的很激烈,整夜听到那个妖怪不停的叫唤。以后村里的平安就仰仗道长了。”樵夫一脸的虔诚。

  “好说,好说!”痴道人脸红了,心中暗骂,该死的狼妖,下次落到我手里,非叫你好看。

  正午时分,贵族林的集市格外热闹。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人来人往,一片繁华景象。洛河穿镇而过,将小镇一分为二,居民傍水而居,大大小小的酒楼散布在河畔四周。其中最大的最豪华的当属位于镇中的聚贤楼,此楼依山傍水,周围就是风景秀丽的大片桃花林,窗口正对江面,一片开阔视野,自开店以来就引来无数文人雅士来此欣赏风景,吟诗作对,是个休闲的好去处。那酒店老板见生意兴隆,更是免费送上好的茶水,以及一些小吃,以期招揽更多的顾客。

  可是今天聚贤楼的小二却有点不自在,刚刚来了两位客官,却是什么都没点,只是倚窗坐下,就着免费的茶水与糕点看着窗外。掌柜见他们只坐不点,早有些不喜,催促着小二上去搭话。

  “二位客官,需要点什么?小店什么都有,客官你尽管点。”小二陪着笑脸凑上去问道。

  “哦,不必了,我们只是坐坐。”一旁的白衣公子道,却是宣沐。原来他二人自戏耍痴道人后,一路游山玩水,昨日听说此地是个好去处,今日便赶了过来。二人都是幻作人形,也不俱被降妖除魔的人认穿。当然至少宣沐是这么想的。

  “大哥,此地确是个妙去处啊!”宣沐看着窗外的景色赞道。

  楚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窗外。但见白云朵朵,远处青山耸立,层峦叠翠。河面上波光粼粼,几叶渔舟泛舟江面,隐隐似乎有渔歌传来。好一派祥和景象。

  他二人是看的呆了,一旁的小二却是一脸的不满意。坐了这么久什么都没点,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心道:不来吃饭,你们占着位置干嘛!然而嘴上却不便明说,陪着笑脸道:“二位客官,小店乃是小本经营,您看你们不吃饭能不能把位置让给其他客官?也好让小店做做生意。”

  楚修听到此处,站起来说道:“那行,兄弟,我们还是站起来看吧,人家嫌我们穷,咩钱吃饭。咱还是不要影响别人做生意了。”

  小二一时语塞,打着哈哈离开,心中暗骂:穷鬼!

  他二人当然知道小二的想法,只是不再点破,站起来继续欣赏着窗外的景致。

  “大哥,你看那边!好像有人在被人追赶!”宣沐突然嚷了起来。

  楚修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大街上一阵骚乱,过往行人及周边商贩无不纷纷躲避。在看他们身后一群凶神恶煞的道士正在追赶一名少女。那少女倒也机灵,总是往人多的地方钻,过往之处,什么水果摊,首饰摊都被撞倒在地,急得摊主手忙脚乱的收拾着。

  “站住!别跑!”后面跟着的道士吆喝道。

  楚修微微一笑,这些道士怎么都一个德行,你叫别人不跑别人就不跑了?真不知道喊这个是为了威慑别人呢还是给自己壮胆。世界上没这么傻的叫站住就站住的人吧。

  “这群道士真是欺人太甚,对付我们妖怪也就算了,我不追究。现在连人类女子都不放过,看来我该英雄救美。让我去教训教训他们。”说罢宣沐跳出窗外。

  “哎!等等!”话没说完,宣沐已经不见人影了。

  “真是见色忘友啊!”楚修暗骂一声,担心他一个人有什么闪失,也跟着跳了下去。

  小二总算松了口气,这两个捣蛋的家伙总算是走了,虽然是跳窗而走,把客人都吓了一跳,但好歹没有影响生意,于是忙着去招呼别的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