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万蛇变
  4. 第一集 千年封印

第一集 千年封印

更新于:2018-03-14 14:22:29 字数:2820

字体: 字号:
  快入冬了,天已渐渐转冷,清晨的村庄充斥着呼呼的风声。许小赦揉揉朦胧的睡眼,站在空地上迎接着新的一天。感受着风中的清爽,慢慢的洗涤着睡意。"已经三天,那帮土匪来了村庄后的第三天。"7岁的许小赦略带哭腔的自言自语道。

  许小赦从小生活在一个叫做黎的村庄。这是一个在云岩国北区的被世人所遗忘的山庄。这里偏远,寒冷,土地贫瘠,所以几乎没有人到来。黎庄祖祖辈辈世代生活在这里,就像在守护着什么。除此之外这里再也找不到一点人烟的地方。

  但是三天前,一群云岩国的士兵打破了这里的静寂。他们找到了这个小山村,并且抓走了村里所有的人。事发时,许小赦被爷爷藏到了村里世代供奉的神像身下的暗格里才幸免于此。

  许小赦当时害怕极了,一直哭,哭累了就睡,醒过来继续哭…他此时柔弱的站在风中,感觉随时会倒地。

  "爷爷,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小赦想你们了。"许小赦站在雕像痛苦的流泪。

  "小家伙,再这样下去,你会死掉的。去找点吃得吧。"一个声音诡异的出现在空气中。

  "谁!是谁在这里!"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可把许小赦给吓傻了,对着四周紧张得的环顾着。只是四周除了神像,空荡荡的。肯本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外面天空非常的朦胧和灰暗,不太亮的光线照射在神像上,此时竟显的格外的诡异。

  这是一个黑色的雕像,雕像上一个俊秀的男子,嘴边挂着一抹说不透的有点邪恶的微笑,眉宇间透着天下尽在手中的霸气。最为诡异的是,那男子下半身不和正常一样,是一条蛇尾。但是这蛇尾放在这男子身上一点都不突兀,反而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和谐,仿佛它本该就这么生长。

  "不用看了,我就在你面前。"这声音再次出现。

  许小赦这次确定,这并不是幻觉,这声音真的是从神像里传出来的。"你,你是谁啊?"许小赦大着胆子问,他自信既然声音是从村庄世代供奉的神像身上传出来的,那他肯定不会伤害自己。相反,现在村庄里的人都被抓走了,没准他可以帮助自己。

  "我嘛…"这声音带着点沧桑说,"哈哈哈哈....”。这人可能是回忆起了什么,沉默了好久。许小赦还是高抬着他的头,看着雕像,眼里不时的透入出一种期待、好奇。

  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孩,这人暗想道,罢了,还是帮帮你吧。

  就这么眨眼间,抬着头炙热的盯着雕像的许小赦发现他眼中一道白光。接着他就晕过去了。

  清晨的露水顺着中空的树干滴答滴答的滴在小赦的脸上。慢慢的小赦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树洞里。饿了好几天的小赦,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艰难的喝着那露水。

  清晨的露水有着它特有的一种清凉,让原本昏昏沉沉的小赦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喝完水,小赦扭过头,打算去树洞外找点吃的,但他却定住了身体,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小赦看到树洞口一条白色的小蛇整安静的吐着芯子,看着他。

  来不及多想,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条小白蛇慢吞吞的超小赦爬了过来。因为连日的变故以及饥饿,许小赦的身体早已疲惫不堪,还没等小白蛇靠近许小赦,小赦终于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恐慌,晕了过去。

  等小赦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周围是简陋的木屋,摆着一排整齐的床,自己则在屋子角落的柴堆上。屋子里的人都忙忙碌碌的,谁也没有留意这个小家伙醒过来了,或者说他们压根都不知道这屋子里还有这么一个小孩子。

  小赦挣扎着准备自己起身下“床”走动走动,刚一用力,发现自己的怀里跑出来一个小家伙,探着三角形的脑袋,白色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啊——”来不及多想,小赦叫出声来。又重重的摔回柴堆里。

  这时,周围忙碌的人终于发现了小赦,他们停下手中的活,寻着声音,望着小赦。没过久,人群里冒出一个声音,“老陈,老陈…你带回来的小兔崽子醒了。”大家有自顾自的忙活起来了。

  一个黑脸白发老头,从人群里走了过来。满脸的皱纹都拧到了一起,乐呵呵的对着小赦说:“小家伙,你可算醒了。你知道不,你都已经昏迷了两天了。是我把你从树洞里救回来的,你以后可要好好报答我哦,我可指望着你养老了,哈哈哈。”

  从陈伯那,小赦了解到,他现在在云岩国的都城云岩城的上官将军府。老陈是将军府的一个普通下人。那天出城买点土特产,发现他,顺道把他带来了将军府。其实老陈也没想过这孩子能活过来,这里每天都有下人死去,老陈想着如果这孩子要是明天还不醒来,他就打算把小赦丢到府外,省的到时候小赦的身体发臭。

  不过即使这样,小赦还是很感激老陈,是他救了自己。所以没过几天小赦就下“床”开始帮老陈干活了。而自从再次醒来之后小赦发现那条小白蛇对自己没有恶意,只是喜欢在自己怀里,小赦就不介意和害怕了,毕竟在这压抑的将军府里有这么个小东西陪自己也是挺不错的。每次夜里,小赦思念家人的时候,总是会一个人,趁着大伙都睡觉了,摄手摄脚的来到院子里,对着小白蛇倾诉。小赦还给小白蛇起了个名字——小白。小白每次在小赦倾诉的时候都探着脑袋,对他吐着芯子。好像真的听懂了一样。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小赦在这一个月里饭量出奇的好,按理说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还没有到发育长身体的时候,可是小赦现在有一个正常大人的饭量了,而且经过一个月的辛苦工作,原本满脸稚气的小脸快速的蜕变着,现在的小赦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了,不但如此小赦吃的多了,力气也在这个月的里飞速的增长的。一个七岁的小男生已经能扛起五十斤重的东西了,比起府里头那些从小练习家传绝学的小少爷们都来的有力气。当然这一切小赦自己觉得没什么的,总觉得自己是山里出来的孩子,力气比同年人大一点是应该的。

  而老陈现在是彻底享清福了,在观察了小赦一个月后,确定这个小孩子做事挺认真靠谱的,就直接把自己手上的活全部交给小赦做了。老陈自己呢,就坐在这个仆人院的院子里,看起来倒是优哉游哉像一个小老爷。

  “这傻小子今天去买个茶叶怎么这么久。”老陈一个小地主的样子,坐在院子里,吃着碗里的不多的一小碟花生,也不懂是从哪个主子吃剩下的菜里拿过来的。

  与此同时,小赦正在城里的小巷中跟一群地痞**搏斗。小赦去茶叶店拿完茶叶回来的路上,就在将军府外围的小巷遇到三个**正在欺负一个小姑娘,小赦当时想都没想这几个男的身强力壮的,自己一个孩子能不能打的过。好在这一个月的苦力,让小赦力气变大了,加上突然发难,三个**倒是被小赦打的措手不及。小巷的动静也惊动了不远处的人群,还没等三个**反击就有几个路过过来看热闹。三个**怕等下人多走不了,只能吃了个亏,赶紧溜走了。

  “哇,你好厉害哦。”小姑娘一点都没被刚刚的小**吓到,反倒是惊奇的看着小赦。

  小赦尴尬的摸着后脑勺说:“没什么,你没事吧?”

  与此同时,人群中过来一个管家模样的蓝衣老人,皱着眉头指责道:“小姐,你怎么又偷跑出来。”

  说着不由分说,直接拉着小姑娘往大路走去,没有多问小赦一句,也没有问那个小姑娘是否有事,倒也是个比较奇怪的管家。

  小赦心里暗想着,这个男的太没礼貌了吧。

  诶呀,耽搁送茶叶给陈伯了,他应该等着急了。

  紧接着,小赦也随着那老者的脚步,匆匆的往将军府刚过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