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长生者
  4. 第八章 出狱隐修

第八章 出狱隐修

更新于:2018-03-14 18:08:26 字数:2855

字体: 字号:
  “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你是张成吧”门口站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看起来也就三十多点的警察问到。

  “是啊,我就是怎么了,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啊,不会是我卖古董的是吧”张成回答到,并心理想到

  “有人举报你说,你私自贩卖国家文物,跟我玩们走一趟吧,去哪里说说吧,

  “是谁举报的呢,肯定是那些个想买的商户,自己没有卖给他们,他们就怀恨在心,说自己是私自贩卖,你们等着,别让我知道是谁,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做在警车上,张成心理开始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成每想到的是当自己走出楼的时候,看到的是两辆车,自己上的是第一辆,加上自己一共5个,还挺重视自己的吗,

  “姓名·年龄·哪里人,现在做什么”来到宣武看守所里,马上就进了审问室,警察头都不台的问道,“张成·26,山东人,职业是开车”现在住哪里啊“·······南里9号楼

  “现在怀疑你私自贩卖国家文物,,你要好好的回答,不要有什么侥幸心理,知道吗”好凶啊?

  哪个佛像是哪里来的?

  “家里传下来的,我给拿到这里来了,卖的时候我就说了啊”说完这句话,就看着警察走了过来,在没有什么征兆的前提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你····张成看着那个警察

  看什么看啊,都让你说实话了,你还说谎,我们已经和你们家乡的派出所联系过了,他们也去过你们家了,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古董佛像,你们家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东西,还不说实话”

  “好吧,那是我去北海玩的时候,无意中捡到的,因为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就拿着去过典当行,后来在潘家园哪里卖掉的”张成说的这些差不多都是真话了,除了佛像的真正来处,不过说出来也不一定有人信。

  “你的命还真是好啊,随便捡个东西就价值几百万,你以为我们会信吗”刚才打我的那个警察有点奸笑说到,

  “我能说的就这么多,而且是句句是实话,你们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啪又是一巴掌,又在问了有十几分钟,便把张成给送到小号里去了,里面的事也就不用说了,基本上有个老大,问问为什么进来,态度虽然很凶,但是没有动手,比外面的那个好多了,

  一直到晚上也就没有人在来提审自己,张成心理有点急了:“这怎么办啊难道自己就这样被关起来了,不可能啊,自己又不是抢来的,也不是偷来的,这算什么啊,不就是卖了个佛像吗,要是阁别人来说这也不是什么事情啊,看来是有人告自己,而自己有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看来自己还的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了,怎么办啊,是真是倒霉啊,要是跑的话,完全没有问题,没有人能拦的住自己,可是自己还有家人啊,对了,家里好像也知道了,完了,不定家里现在成什么样子了,看来自己的赶紧和家里联系一下啊”看着一个号里的人都睡着了,张成隐身来到了离看守所有一千多米的大街上,拿出自己藏在腰里的手机向家里打了过去,还真像想的那样,家里现在都差不多开锅了,派出所的来问,自己家里有没有古董,说自己的儿子卖古董,现在好像被抓了,上京现在又来不及,打电话又不通,正想着明天天一亮就去做车呢,张成的电话打了过来,张成大概的说了一下意思,说自己捡了个东西卖了,公安局的就是调查调查,现在就没事了,自己这不是已经出来了吗,还给你们打个电话,要是在里面还怎么给你们打电话啊,说了近一个小时,才算说完,手机都发热了,自己还不能着急挂,免的家里察觉出什么,在回到看守所的时候一切正常,并没有人发现什么,也就躺在大通铺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过了大概快一个月的时间,张成有点急了,这算什么事啊,关在这里也没人问问,到底怎么着啊,你的有个话吧,而且很耽误自己的锻炼,虽然自己晚上能跑去锻炼,可是没有什么加重物,锻炼不出什么效果啊,得想办法赶紧的出去啊,要不要自己出去找找他们的领导啊,想想还是算了吧,别他没吓到,在吧自己给馅的更深,

  三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不过这几个月张成过的很是此润啊,因为在里面的人,要想见一次家人,除非是来探视,平时要想打个电话什么的那更不用想了,张成在他们的偶尔一次聊天中得知平时要想打个电话是多难,张成后来试了试,把电话拿了出来,给大家用,大家快把他当成皇帝供起来了,开始有两个还想抢电话来着,让张成很很的揍了一顿,开什么玩笑啊,几个月的锻炼是白练的啊,就是没有练,血液给自己身体的该造,也不是普通人能受的了的啊,实力加上恩惠,张成已然成了号里的老大,

  “张成出来”要提审了,外面叫道的同时,张成心理想到,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解决,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在拖拖,自己在外面的什么事情都要完了,这次一定要解决事情,不能在拖了,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一定做到,走在路上张成心理默默的想着,做着打算。还真是熟人啊,又是刚开始来的时候那两个啊,看到那个胖的,张成想到了上次那一巴掌,这个仇一定要报,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刚进来的时候了,什么都不懂,这三四个月没有在里面白带,学懂了好多东西,那是学校和社会所不能学到的

  还是老一套,问这问那的,吓唬,利诱,甚至还有··········,张成还是那句话,该说的我都说了,而且句句实话,你们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啪”的一声响又是一巴掌,不过没有打在脸上,而是张成用手掌接住,来了个面对面,所以才响的,张成倒是没有什么感觉,看着血红的手掌直发愣,什么时候有人敢反抗了啊,大脑有点短路了,就连边上坐着的警察都没有反应过来,心理想到这软柿子什么时候变成石头了,“好啊,你敢反抗,敢袭警我要你·······”“够了,我会让你们后悔的”张成大声的说到,其实已张成的实力,完全没有必要再这里和他们废话,只是考虑到家人,才在这里安心的听消息,可是这样的败类已在的挑衅自己,自己在有顾虑,也并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急了一样能解决,就是不想那样办罢了,现在看来,不能在忍了,还指不定在在里面带多久呢,其实要是个又点权,有点钱的,就卖这么个东西,一点事情都不会有,又不是国家失窃的,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事,

  张成悠然的拿掉拷在自己手上的手铐,从兜里拿出烟点上靠在凳子上说到:我要见你们的局长,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快点,要是慢了的话,我可能就不等了”嚣张啊,张成看来是真的急了,两个警察傻子一样的看着张成的一切动作,这是在表演魔术吗,怎么能这样呢,这还是手铐吗,他那里来的烟和火机啊,以至于张成说的话他们都没有听清楚,这两个人还真是让张成的手段给搞蒙了,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不过还是一直做着的那个反应快点,赶紧从外面叫进来几个警察,然后去找所长回报去了,不大一会,和刚刚出去的那个警察进来一个,大约也就四十多岁,不到五十的样子,比起那个审问自己还要胖,“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在这里抽烟啊,去,把他给我考起来”“操,又是一个白痴”张成真的急了,连警察都骂了,国家队伍里的败类蛀虫真是多啊,在天黑以前我要见到你们的局长,不然的话,你们会后悔的,我先回去了,别忘了,天黑以前”啊,人呢,怎么不见了,一开始这些警察还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张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在里面时间长了,傻掉了啊,可是在张成说完最后一句话,不见的时候,傻的就是他们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