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魔妖兽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陨落的天之骄子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陨落的天之骄子

更新于:2018-03-14 19:46:57 字数:2329

字体: 字号:
  方圆数百里地,是安部落的根据地,位于西北方向。

  部落向南的方向全是高山大石,常有巨大怪兽出没。而向北方向则是树木丛生,奇珍花草,有的是治病仙药,有的则是剧毒。

  其实,在整个世界里,除了神仙就是神魔,而且神仙神魔不分敌我的。

  在这个神奇的世界里,是神仙还是神魔,是一出生就注定了的。

  每个部落或部族里都有神仙和神魔,所以无论是神仙还是神魔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生的资质如何。

  不管是哪个部落或部族,都需要培养出优秀的神仙和神魔,所以一般为了部落的前途,都会培养出一些神仙和神魔。

  当然,有神仙和神魔的存在,自然就有神妖的存在。

  一般的神妖是神仙和神魔结合所生,当然也有些神仙和神魔修炼突变,也会变异成神妖。

  神仙和神魔一出生都有死而复生本领,死而复生的次数根据个人出生的资质而定。

  一般情况下,一出生就是神仙的人,除了死而复生就没有任何本领和能耐了。而神魔不但可以死而复生,天生神力还能腾空而飞,还能根据自身的资质和天赋,天生就特别拥有一项特殊本领,至于是什么本领,就看个人情况了。

  不得不说,神妖天生就是最受欢迎的,不但拥有神仙和神魔的综合特征,更有一出生能力就能逾越自己父母之上的天之骄子。可惜的是神仙和神魔的第一代神妖,可以幸运的成为天之骄子,而第二代往后能力都是从强衰减到弱的。

  或许老天是公平的,给予了第一代神妖最具有优势特性的同时,也给予了神妖一代比一代弱的平衡定律。

  安部落的一个破山洞外,住着一个神妖的家庭。

  可惜的是已经是第十代的神妖了,生出来一个孩子就已经是属于第十一代的了。

  就在破山洞不远处,一个小孩子正在拿着拐杖,艰难的依靠着拐杖行走着,看样子行动就如同一个乌龟一样,慢得让人心里着急。

  这小孩名叫安跑跑,是拥有者天之骄子的神妖之后,可惜已经是第十一代了。

  一般情况下神妖的出生就是一个天才的诞生,可眼前的安跑跑却是一个废材。

  出生就站不稳,都是爬着的,走路都是个问题,可见资质之差,让人心寒。

  他母亲心里多么希望能看到自己孩子有跑的那天,不需要他多么的优秀强大,只要他能跑跑就心满意足了。以此,才命名为安跑跑,就是希望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跑跑就行了。

  父亲在安跑跑还没出生前就过世了,死于一场斗争中,是一个属于下等差资质的神妖。

  “废物!干脆死了算了!”周围的小孩都在嘲笑。

  安跑跑没有做声,只是艰难的继续拄着拐杖慢慢走向山洞。

  “废物,别理他,我们去修炼!”那群孩子见安跑跑进了山洞便才离去。

  像安跑跑那样站都站不稳的人,是没有资格去修炼的,能去修炼的都是天之骄子。

  一般普通的神仙和神魔是没有修炼资格的,而一般的神妖却有资格修炼。

  而安跑跑连站都站不稳,资质可想而知,根本不可能。

  面对现在情况,安跑跑只能沉默不语。他活得那么辛苦,走路都要拐杖,他曾经想过去死,可是他又不忍心让母亲一个人活在世上。

  从小都孝顺的安跑跑,为了不让母亲伤心难过,一旦在母亲面前就装的很乐观的笑着。

  破山洞里阳光从小破洞照进了山洞,正好找到安跑跑的母亲的额头上。满是皱纹苍老的母亲,脸色露出了一丝丝笑容。

  “娘!我今天可厉害了,比昨天走的路还长一半了。您放心,应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跑了!”看着额头满是皱纹的母亲,安跑跑内心也是在流泪,可脸色却还是露出强撑的笑脸。

  而坐在床前满是皱纹的名叫林茹雪,是林部落里高贵的族长的女儿。

  当年林茹雪不顾父亲林部落族长的反对,毅然跟着安血堂来到了安部落里。

  其实,林茹雪一出生就是神魔,而安血堂则是神妖出生,两个人结合才有了安跑跑。

  可惜安血堂没能看着安跑跑出生就离开了,剩下安跑跑和林茹雪母子两人。

  不过,他们母子俩也并非无依无靠,安血堂有个弟弟,名为安如海。

  一直一来除了安如海经常来看望他们母子俩外,就没有其它人关照过他们了。

  很多时候,特别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安如海就会来帮忙。让人感到欣慰的或许就是在这么糟糕的日子里,还能够有个亲戚来陪伴吧!

  强忍着内心泪水的安跑跑拉着林茹雪的手,说:“今天是父亲的忌日,安叔应该会来吧!”

  每年到了安血堂的忌日,安如海都会来跟着他们母子一起去祭拜。

  林茹雪把手搭在安跑跑手上,轻轻拍了拍,笑着说:“会的,你安叔他一定会来的。”

  看着时间也快到了,往年在这个时间应该到了,为什么迟迟不见安叔来?安跑跑心里有些着急了。而林茹雪也感觉到有点奇怪,不过她还是安慰的说:“也许你安叔有事情耽搁了,我们再等等吧!”

  又等了许久,一炷香烧完了,可是还没有等到安如海的到来。

  林茹雪又插上了一炷香,心里也有点开始不安的担心起来。

  这么多年,安如海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反常,一般都是很早都到了的,可今天为什么迟迟不见来。

  坐在桌子前的安跑跑,双手拿起自己用小刀刻的四小木人,分别是他们一家三口和安如海的小人像。

  突然,只见安如海的小木人像的右手忽然开始微微裂开,内心惶惶不安的母子二人立刻紧张了起来。

  这小木人施过法,任何一个人有事都会出现预兆。当然,安血堂已经死了,所以施法了的小木人,也不会有什么反映的。

  只是眼前有情况的小木人是安如海的,他们母子二人唯一一个那么亲近的亲戚,不可能不担心。

  他们母子都知道,安如海跟安血堂一样,都会经常出去执行一些任务,每次都会遇上一些危险的怪兽。当初,安血堂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死掉的。

  从小就没有父亲的安跑跑,只有从安如海那里得到一点微薄父爱的感觉,如今他可不希望安如海发生什么危险。

  “娘!我们去安叔家找他吧!”安跑跑不放心,所以想直接到安如海家里去。

  林茹雪低下头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好吧!”

  就这样,林茹雪扶着安跑跑就赶往安如海的家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