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南天当立
  4. 第三章 烟火堂

第三章 烟火堂

更新于:2018-03-14 20:22:58 字数:2144

字体: 字号:
  夜,阮家书房。

  阮云:“天儿,你应该知道今天召开了族会了吧!”

  阮南天:“他们是不是已经决定把我赶走了。”

  阮云叹了一口气:“虽然,现在是姜家主持族事务,姜宁那小子对你又有成见,但姜山(现任族长,狸族族长由各家族轮流担任)还是给我几分薄面的,目前,暂定把你留在族中,观察外界风声。”

  “离开是迟早的事,父亲也不必为我多费心,我终究不属于这里”

  “这是哪里的话,你我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我又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被驱出族外呢?”语气略显沉重。

  “父亲恩情,南天没齿难忘”说完便准备行礼数,阮云屈身止住阮南天。

  “我的本职而已,不过,以后都得靠你自己了”说完双双入座。

  “父亲还有件事要问你”

  “有什么话,就直说”

  “父亲可知道商城在什么方位?我想回去看看”

  阮云稍微迟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商城其实离我们狸族并不远,只有一山之隔,也就是南溪北侧的珞珈山,翻过珞珈山,一路向北,会遇到一条巨壑,巨壑对面便是商城”

  “巨壑?面对强敌,修条巨壑是多此一举吧。”

  “说到巨壑,就不得不提烟火堂”

  “精通火器的烟火堂?”

  “对,烟火堂跟商族是世交,16年前,也全力援助过商族,只是势单力薄啊”

  “莫非那巨壑是烟火堂炸出来的?”

  “说来也是段趣事,当年,商族族长商都与烟火堂堂主余泽都迷上了大陆第一美女刺客—单凝。一曲暗销魂,送君去西行,说的就是单凝,单凝不仅相貌倾国倾城,音律造诣也很高,听者往往都会深陷其中,这时,单凝只需用匕首轻轻在对方项上一抹,手法温柔细腻,毫无痛觉,所以又有单温柔的雅号。商族长就和余堂主打了个赌,看谁能得到单温柔的心,输的一方要无条件被对方整一次。结果可想而知,是余堂主赢了,新婚那天,为了表示庆祝,就把商城一圈都围上了火药,然后就有了巨壑,商都不但没生气,反而喜欢上了余泽的性格,于是,二人便结为兄弟,那巨壑,也算是他们兄弟情谊的一个见证吧!”

  阮南天听的入神:“那禁军又什么来头。”

  “这个了解就不多了,以前没听说过,就是16年前,突然冒出来的,应该是个暗杀组织,而且禁军的成员实力都不俗,你可不是他的对手”阮南天咬了咬牙,钻了钻拳头,眼神犀利,透人心魄。

  “对了,你什么时候动身会商城”

  “明天”

  .................

  ..................

  ..................

  ..................

  天微亮,阮南天,已经越过南溪,来到了珞珈山脚。

  一道倩影闪过。

  “出来吧,阮翎”

  “南天哥,走了也不知道跟我说声”

  “你怎么跟来了?”

  “昨天,路过父亲书房时,无意间听到的。”

  “你是偷听吧,快回去,我又不是去赏花的”

  “不,我就跟着你,没有我,路上谁保护你啊”阮翎的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可没人能拦的住,无奈,只好带着她一起上路了。珞珈山,不是很高大,处于大陆南部,气候适宜,长了不少奇花异草。树林茂盛,山势比较平和,来往的路人和商家也比较多。

  已近中午,阮南天和阮翎都累了,便来到一个古树下休息调整,恢复体力。清风穿过树林,打在身上,格外清爽,阳光透过枝叶,碎满了一地。这时一棵奇异的小树引起了阮南天的注意,小树长的很有意思,一半枝叶茂盛,一半枝叶已经枯萎了,“一定是被虫拱了”阮南天在心里断定,于是,便凑上前去,折断了枯萎的那一半,果然不出所料,几个树蠕在缺口处不停的爬动,只是阮南天还有一个疑惑,这树蠕为何泛着绿光,难道是幻兽?

  “是浊蠕,树蠕的变种,幻兽属,是通理经脉的上品,南天哥,你可是捡到宝了”

  “你怎么知道的?”

  “慕老的藏书可是很多的”阮翎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好是好,不过,我似乎用不到啊”边说边拿出一个小玉瓶将浊蠕收入瓶中。

  “别捡了便宜又卖乖啊”,“继续赶路吧”,阮南天手一挥,示意了旁边的阮翎。就这样,边走边歇,赏了一路风景,在小半个月后,翻过了落加山。

  落加山北侧便是万象森林,树木高大粗壮,枝叶茂盛,灌木层生,常有妖兽,幻兽出没,遇到幻兽到是没什么,遇到妖兽就麻烦了,虽然只是些低品级妖兽,但对于阮南天来说,那都是致命的威胁,到时又得麻烦阮翎。赶了半天的路,终于见到了那条久违的巨壑,值得庆幸的是没遇到妖兽。阮南天来到巨壑前,往下看了看,似乎见不到底啊,比想象的要深,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再看看对面,坍圮的城墙上长满了杂草,破砖破瓦堆满了一地,枯木的遮映下,已经分不清房屋的基本轮廓了,唯一伫立的也只是城墙前那历经风雨的巨大拱门,似乎在向世人诉说着昔日的辉煌。

  阮南天一动不动的注视对面,阮翎也一语不发。“我们过去吧。”阮南天率先打破了沉寂,说完,转身朝着临近的一颗巨树走去。“怎么过去?”阮翎困惑道。“飞过去。”阮翎更加困惑了,只见,阮南天费了半天劲终于爬上了一个较大的树干。

  “上来。”

  阮翎一个健步,便跃上了树干,这时,阮南天不急不慢的从锦袋里取出了滑翔木翼。“看来你早有准备啊。”“抱住我,要起飞了。”阮翎从后面双手搂紧了阮南天的腰。阮南天双脚用力蹬了下树干,只听“嗖”的一声,便驾着木翼飞了起来,“嘶-嘶-”瑟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望望身下的巨壑,阮南天不由得又打了个寒颤。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