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看我大道修仙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屌丝的悲催生活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屌丝的悲催生活

更新于:2018-03-14 13:24:07 字数:2089

字体: 字号:
  Hello,大家好,我先来个自我介绍,我叫小K(艺名),是某某三类大学刚毕业的纯**丝一名,三年的大学生活对一个**丝来说就是一条线,食堂→教学楼→寝室,我的生活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精彩可言,如此平凡的生活,如此平凡的人物,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丝如何踏入这个社会,在社会里如何生存,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

  今天是周末,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其实对于小K来说,早上是什么天气没有任何好关心的,因为**丝吃饭要么订餐,要么吃泡面,一天到晚都是坐在电脑面前或者YY,或者自撸(小伙伴都懂得)。

  可惜,今天与以往不同了,因为今天**丝毕业了,终于要离开这个他生活了三年的大学生活了,回忆过去,**丝郁闷了,**丝在大学的三年里,到底学到了什么,哎,只能默默的感叹,大学就是一个毁人的地狱啊~!

  回家,不行,大学毕业了就回家不是让人笑话么,更何况小K是个孤儿,这个所谓的家,其实是一个糟老头将他抚养长大的,不过这老头还不错,虽然小时候经常让他干些辛苦活,但是至少让他读完了书,打心里小K还是挺感谢他的,说不定回家了又得干那些辛苦活,其实所谓的辛苦活就是除草啊,插秧啊等等农活,小K可不甘心,读完大学了回家种地,所以打死也得留在这个城市。

  可是,我能干什么,小K,一边拉着重重的行李箱,一边低头在心里反复思考着出路,走着走着,大学后门的小路依旧是这么漫长,路上充满了欢声笑语,因为毕业了,大家的心情似乎都很不错,小K,凝望着前方的道路,感觉脑袋晕晕的,视线渐渐的模糊了,走路也晃晃悠悠的。

  "孩子,你怎么了,没事吧?"

  这声音怎的如此耳熟,感觉自己的胳膊也被人搀扶着,小K扭头看去,他愣住了。

  "怎会会是他,他怎么来的,我没告诉他今天毕业啊?"小K心里惊呆了。

  "老头,怎么是你?"小K问道。

  其实小K知道自己的身世的那天起就不愿喊他爷爷了,但是老头好像也不在意,就这样每次见面小K都喊他老头。

  "臭小子,毕业了也不告诉爷爷,好了,你也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跟爷爷回家吧"。

  说完老头就顺手接过小K手里的行李箱,拉着小K往客运站走去,一路上小K也挺纠结了,他想告诉老头他要留在这个城市,可是这固执的老头肯定不会让他留的,只好以后再说了。

  总算回到家了,小K累了个半死,不过当他看到老头的时候心里就不平衡了,拿这那么重的行李,走了这么远的山路,尽然都不带喘气的,从小到大这老头都给了小K一种很神秘的感觉,"来,喝水",老头送来一杯水,小K急忙接了过来,喝完以后全身舒畅,那叫一个爽啊,"这水..."小K略带疑惑的看着老头,等着老头的解释。

  “这水啊是山上的泉水,不是原来井里的水了”老头一边整理行李一边说道。

  “山上什么时候有泉水了,我怎么不知道?”说完小K又喝完了一口水。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有次山上采蘑菇,无意中发现的”老头随口说道。

  “哦,那等会我要去看看”。

  “行,等会吃完饭了,我带你去”说完老头就去做饭了。

  小K跨出了门槛,站在门口的大树下眺望远方,看着延绵万里的群山,彼此起伏跌宕,就像有一条沉睡千年的巨龙卧着,仿佛中,小K似乎看到了巨龙的身影在群山之中若隐若现,小K吓了一跳。

  “臭小子,吃饭了,看什么呢,听见没有啊?”小K这回听到老头子在喊他了,应了一声,回头就走了,此时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也许是我眼花了”。

  “吃完饭,爷爷有点事要跟你说”老头子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小K说道。

  “啊,什么事啊”小K嘟囔着问了一句,也不知道老头听清楚没有。

  “吃完再说,不急”老头看着小K一脸慈祥,小K抬头看了一眼老头。

  “这老头今天怎么了,感觉怪怪的,难道他要告诉我身世了么,以往小K问他,他都支支吾吾的,只是说自己是他捡来的,其他什么都不说”。

  想到这里小K吃饭更带劲了,哇哇的吃,不一会就吃完了。

  “吃完了,有啥事说吧”小K一边嚼着还没来得及咽下的饭一边说着。

  老头看着小K笑了笑,“嗯,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是要告诉你了”。

  “是我的身世么?”小K着急的问道。老头点上了一根烟,好像没听到小K在问他,但是,越这样小K就越激动,终于能知道自己身世了。

  “23年前的那一天,我还很年轻啊”老头感概着。

  “噗~~~~”

  小K刚喝的一口水来没来的及喝下去就全喷到老头脸上了。

  “老头子,你消遣我的么,说重点”小K对着老头咆哮着。

  “咳咳”

  老头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换了一根烟,重新用那破旧的油灯点着了,此时天已经黑了,屋外安静的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作响的声音,老头挥了挥手,示意小K坐下,小K坐下来透过油灯的火苗看着老头的面孔,感觉格外的祥和。

  “今天怎么了,这老头感觉怪怪的”小K迷惑了,先听听他要说啥吧。

  “记得那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2001年来的晚了些...”

  “说~正~事~”小K狂抓了。

  “咳咳,我这不是调节一下气氛么,至于么,好了说正事了,臭小子,到时候别听的哭了啊”老头子笑了笑,弹了弹手中的烟灰。

  “切,长这么大除了刚生下来不懂事,就没哭过”小K搓了搓鼻子,不屑的看了一眼老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