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五色天雷传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青雷异象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青雷异象

更新于:2018-03-10 11:45:44 字数:3560

字体: 字号:
  是夜,夜凉如水;是雷,雷鸣滚滚。

  青雷山上,又现青雷异象。一轮圆月高照,圆月之下五道青雷交织盘旋绽放出耀眼的青光。

  突然,交织的五道青雷分散开来,一齐轰向大地,而在耀眼的青光之中,一位身着青衣的少年正从容地站在青雷下,五道青雷全部汇聚于少年掌心,此时的五道青雷在他手中竟显得弱小不堪。

  “来吧!”少年张开四肢大吼一声。

  少年掌心的五道青雷立即向他的全身涌去,并且不断变化着颜色,变为白雷,蓝雷,紫雷,金雷,橙雷,黑雷,最终变为红雷,紧紧缠绕着他的身体。

  “啊——”少年仰天长啸,全身青筋暴起,承受着青雷带来的痛苦。

  很快,少年双脚一软,跪倒在地,随即昏死过去。当缠绕少年身体的五道雷电融入他身体时,黑夜又弥漫了这片天地。

  当五道青雷消失的那一刻,一切都恢复到原来安静祥和的模样,只是不知道那位少年是否还……

  与此同时,一千多年前的一个世界正处于极度恐慌之中,因为这个世界的的大陆上空被不可计数的青雷笼罩着,幸运的是这青雷并没有轰击大陆。

  但不为人知的是青雷下还有位少年,这位少年是何人,同样的青雷为何会出现在两个不同时代的世界全都无人知晓。

  时光流逝,转眼已过五载,当年的青雷异象已渐渐被人们淡忘。

  日近黄昏,夜幕即将来临,当年热闹的青雷山因那场青雷异象已变得人烟稀少。此时,青雷山半腰处却升起缕缕炊烟,一位十五岁模样身着青衣的少年正在破旧的厨房内生火热饭。

  少年名为陆阳,一脸的稚嫩,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有着一双似乎能看透灵魂的眼睛,眉间透出一股英气。陆阳正是五年前青雷下的那位少年。

  “咳咳……咳咳咳……”忽然,厨房旁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少女的咳嗽声。

  陆阳脸色大变,立刻放下手中的柴火,冲进房间里。

  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一头如墨的黑发散在身后,紫色的蕾丝线将一束小发悬在耳侧,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还有白皙的皮。此时,这位少女却面色苍,靠在床头,嘴唇上沾着刚刚咳出的血液,胸前一上一下地喘着粗气。

  “哥,我没事的。”少女抹去嘴唇上的血液,强硬地挤出一抹微笑。

  少女是陆阳的结拜妹妹秦静,两人从小无依无靠,唯有相依为命。

  而在半年前,秦静突然大病一场,时常咳嗽,严重时咳出鲜血,上气不接下气,各种药材对秦静的病都于事无补,也没人知道秦静所患之病是什么。

  秦静就此一天天虚弱下来,现在已是到了卧床不起的地步。

  “是哥没用,我明天就带你下山,总有一天能把你的病治好。”陆阳抱住秦静,心有不甘地说。

  “哥,我知道我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哪也不想去,我喜欢这里,剩下的日子我只想好好陪在你身边。”秦静说完,失声痛哭起来。

  “静儿……”陆阳还未说出口,向门外看了一眼,不语。

  “哥,怎么了?”秦静两眼汪汪地看向陆阳。

  “有人,我去看看。”陆阳将食指放在嘴唇前做个手势对秦静轻声说道。

  秦静心领神会,慢慢躺下,但却皱起眉头,神色担忧。

  “跟我来……跟我来……”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陆阳耳中。

  陆阳之所以能听见这声音,而秦静却丝毫没有察觉,正是源于十年前的清雷异象。

  而那晚过后,陆阳右手掌心也留下了一个奇异的青色图案:五道雷电交织在一起,在五道雷电之上是一轮圆月,而圆月之上布满了雷纹。

  陆阳判断周围没有其他人后,将房门关上,依着这声音寻去。

  陆阳迅速穿入树林当中,紧跟着那声音朝山顶方向前去。

  “咔嚓……咔嚓……”陆阳脚下不断响起树枝断裂和踩到树叶的声音发出。陆阳不禁眉头一锁,按理说陆阳离声音的源头不远,他是能够听到此人的脚步声的,而现在声音的源头根本没有任何脚步声,况且这道声音还在不断移动。

  “老夫能治好那女子之病。”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陆阳心头一惊,疾步追上去。陆阳又感到奇怪,他们在这青雷山上极少与生人接触,这人怎会知道秦静有病在身。

  紧随其后,陆阳来到青雷山深处一块巨岩前。这块巨岩大部分斜嵌在山体当中,露出的部分有一层楼的高度。

  “进来吧,门打开了。”那道苍老的声音的源头似乎就在陆阳正前方几米处。

  陆阳瞬间冷汗溢出,感到不安,犹豫是否应该离开,因为正前方明明是一块巨岩,看不见任何人。

  “那女子之病,唯有老夫能治愈,穿过岩石便可进来。”那道声音提醒。

  为了治好秦静的病,陆阳不能放过任何一丝希望。他缓缓抬起手,试图去触碰岩壁,然而,他的手却没有接触到任何东西,已经没在所谓的岩石中。他尝试着移动手掌,仍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一咬牙,径直走进岩壁中。

  走进之后,一片烛光立即映入陆阳眼中,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形状如圆型器皿,将洞中的一切容纳。山洞的每个角落放有油灯,将整个山洞照亮。但奇怪的是,这里面除了一些摆设没有任何人。

  陆阳转过脸看向岩壁,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东西阻挡视线,一眼便可看到洞外的情况。

  “不用看了,门是打开的,你可以随时出入。把你左边的清明水抹在上眼皮,就可以看见我了。”那道声音突然传来。

  陆阳下意识退后一步,手心已是溢出一大把冷汗,分不清对方是人是鬼。

  深吸一口气后,陆阳将食指放入清明水中,一股清凉从指尖传来,与普通的水没有太大区别。

  陆阳也不犹豫,收回食指在上眼皮上一抹,因为对方若要害他早就下手了,不必等到现在。

  双眼一打开,一道苍老的身影立即出现在陆阳面前。此人肤如凝脂白皙,手拿拂尘,只不过他那满头的白发,额下的白眉和他那苍老的声音早已出卖他的年龄。

  “你是人是鬼?”陆阳不安地问道。

  “似鬼非鬼。”老人笑道,随后又漏出一丝无奈的忧伤,“老夫能像鬼一般,来无影去无踪,但老夫又不是鬼,一缕气息罢了。”

  “一缕气息?”陆阳不解,半信半疑地问道,因为在陆阳眼中面前这位确是真真实实的老人。而老人所说的完全与现实相悖,而陆阳却又亲眼所见,不得不信,令人十分的矛盾。

  “老夫这缕气息不久之后就会消散,多说无益,以后你自会明白。至于……”老人神色不定,令人难以琢磨。

  “前辈,有话但说无妨。”为救秦静,陆阳也不再有所顾忌。

  “至于那女子,病魔缠身已久,老夫不会轻易帮她,若想完全除去病魔,你还得前去一千年前寻找齐五种灵丹妙药。你若为老夫做件事,我便将除魔之法告知于你。”

  “病魔?还请前辈解释清楚。若能治愈我的妹妹,做十件事我也答应。”陆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虽然不能确信老人所言是否为实,但这也是一种希望。

  “年轻人,那老夫便与你长话短说。”老人说道。

  老人放下拂尘,摸了摸胡须,说道:“那便从你的身份说起,五年前,青雷异象显现,而你定然受到青雷的召唤,五道青雷进入你身体后的同时,你手心也被烙上了青雷传人之印。此后,你便获得了超于常人的能力。”

  说完,老人将右手掌心打开,是与陆阳手掌心上不差分毫的青雷传人之印!

  陆阳心头一惊,连忙问道:“敢问前辈,您为何人?”

  “呵呵,你只需明白你我的身份相同即可,皆为青雷传人,不必多问,以后你自会知晓。”见陆阳不再开口,老人继续往下说,“青雷传人自古以来就身负天下重任,而你现在只是青雷在体,根本不能发挥青雷的力量,只是身体略强于常人罢了。而我要你为我做的这件事正是为了让你担负起身为青雷传人的重任,同时也能除去那女子体内的病魔。此病魔在那女子体内已有十年之久,恐怕她活不过百日,而此病魔还因你而起。”

  “活不过百日?此病魔为何因我而起?还请前辈快告知我铲除病魔之法。”陆阳双手握拳咯咯直响,面色焦急。

  “年轻人,我这道气息马上要消散了。打开这木箱后,解开青色锦囊……”老人指向身后陈旧的木箱说道,话音还未落下,就像空气一般向四周消散。

  “前辈!前辈!”陆阳见老人如气体般散去,伸手向前方抓去,而老人已消逝得无影无踪。

  见老人毫无踪影,陆阳上前将木箱打开。木箱中不止有老人所说的青色锦囊,分别还有白、蓝、紫、金、橙、黑、红七色锦囊各一个。除了锦囊之外,箱内还有一把释放着寒光的霜色利剑,一个黑色的包袱和一具手掌一般大的水晶棺。

  按老人所说,陆阳将第一个锦囊解开,一封老人留下的黑信立即浮现在陆阳眼前。

  老人留下的黑信上一共有三条留言,陆阳看完黑信将木箱内的水晶棺带在身上返回住处。

  回到住处,陆阳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秦静,而秦静也是半信半疑。

  “静儿,在这水晶棺内沉睡可以抑制病魔,一年之内,我一定找到铲除病魔之法。”陆阳按照黑信上的第一条留言将水晶棺置于地面,水晶棺落地的同时马上变化,最终变为可以容纳一人的大小。

  陆阳将秦静抱起轻轻放入水晶棺中。

  “哥,我会想你的。”秦静说完,闭上眼,眼角已是两行热泪溢出。

  “乖。”陆阳在秦静额上轻轻一吻,目光凝重,缓缓地关上棺门。

  棺门关上后,水晶棺又恢复为原来的大小。陆阳收起水晶棺,疾步前往返古洞,他不能再等了,为了妹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