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冬眠人
  4. 第二章海中恶鲨

第二章海中恶鲨

更新于:2018-03-14 21:04:33 字数:3224

  一声巨响过后,直升机猛烈的摇晃了几下,我被他们死死地抱住。直升机似乎还惯性地往前飞了一段距离,随后“啪”的一声撞在海面上,机身断做几节,火光映红了海面。我在他们几个肉身的保护下身体完好无损,不过他们几个都受了伤,流着血。一号克隆人受伤过重,昏死了过去。为首的“女忍者”手脚麻利地往他嘴里塞了一粒药丸,并从随身的急救包里取出针筒,为他注射了一剂。半晌一号克隆人缓过气来,他抓住我的手,断断续续的说:“我,我······,没法,再······再帮你了。”他又望向旁边为首的“女忍者”说:“艾娃,你一······一定要,要,救他出去。”说完随即毙命。

  海水已经灌满了整个机舱,并且渐渐往下沉,我们泡在冰冷的海里,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艾娃她们的身材也显得更加玲珑剔透。远处黑色天空上几道白色的探照灯光扫射着着海面,看来追捕我们的人已近在咫尺。而我们的武器在爆炸那会都震飞了,我六神无主地望向领头的“女忍者”艾娃。

  她一咬牙背起我,娇喊了一句:“我们几个分开走,美琳和我一路。大家潜水游。”于是我们五六个人分成三个方向游开去。

  艾娃让我深吸几口气,以便下潜。我知道她的意思,人潜在水里游热量被冰凉的海水掩盖,比较不易被直升机上的红外探测发现。于是我抱紧她的脖颈,深吸一口气后憋住,等她下潜。她俩看我准备好后也深深地连吸了好几口气,头往下猛地一扎,双脚用力一蹬,潜入了水中。我们就像鱼儿一样在水里快速穿梭起来。日本四月的天气还比较冷,在水中一段时间后,一股刺骨的寒气从后背直逼前胸。手脚和脸都冷得麻麻的,我紧紧地咬住牙关,双手把她抱得死死的。艾娃向美琳比了一个手势,美琳随即贴身过来,从后面抱住我,用她柔软温暖的肉体紧紧地包围着我,我们三个人像叠罗汉一样抱在一起,重量也增加了不少,下潜的深度又更深了。两股暖流从前胸和后背袭来,我的身体不再哆嗦了。我腾出一只手捻紧鼻翼,我怕水压大了憋不住气,呛到水。

  海面上海浪翻滚就如煮沸的开水,一浪接一浪的劈头盖脸的击来,海底下却是寂静无声。我试着慢慢睁开眼睛,四周依然漆黑一片,看不见任何事物。偶尔还感觉到有不知名的水下生物与我们擦身而过,这无形中增加了我的恐惧感。

  以我在冬眠舱里睡出的体能,没几分钟,我便开始挣扎起来,我急忙用手示意。但她们似乎不为所动,加快速度往前游着。我直憋得脸红脖子粗,几乎到了生命的临界点。头顶突然一道亮光射下,射得我们无以遁形。我惊得张开嘴巴,身后的美琳马上探头吻住我的双唇,并往我的嘴里送气。我这才如同沙漠里的枯草受了甘露的滋润,身心一下舒爽起来,恐惧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想,即便现在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头顶上射下的光柱像剑一样破开浓墨熏染的海水,照亮周围的事物。紧跟随而来的,是一群成千上万只上下翻滚着的闪动着银色亮光的大小海鱼,它们有长形的,有扁形的,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鱼儿,追逐着亮光,嬉戏着来到我们跟前,很快就把我们包围起来,并在我们的身体四周窜动,搞得我身上痒痒的,好几次差点呛到水。天空上的直升机似乎觉察到这边的异常,光柱始终锁定在我们的头上。身边的鱼群团团把我们包裹住,像一个巨大的银色球体。无形中成了我们的隐身物。我们在鱼群包围的球体中屏住气相互紧紧抱着,一边腾出另一只手,往上摆动,以此保持悬浮在海水之中,不致于被海水的浮力挤出海面。

  我正贪婪地吸允着美琳嘴里的空气,美琳突然一扭身挣脱开去,并努力游出鱼群。开始我还以为她也憋不住了,要上去透气,但她毫无隐蔽地游出鱼群,并且直接往头上的光柱游去。她才游开我们不远,几梭子弹射下,贯穿了她的身体,随即美琳轻飘飘的往上浮去。我痛苦地屏住气望着她,亮光下只见她秀发飘逸,衣带翩翩的仰面悬浮在水中,宛若飞天。我难过的咧咧嘴,几个气泡从我的嘴里冒出,鼻子也进了水,我开始痛苦地挣扎。艾娃赶紧回身抱住我的头,并紧紧吻住我张开的嘴巴。我这才渐渐安静了下来。我俩躲在鱼群中偷偷地注视着美琳,只见她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一道梭镖穿透了她的身体,并把她钩出了水面。随后灯光也渐渐离我们远去,鱼群蜂拥着追随着光柱。四周又恢复死一般的黑暗。我知道刚才是美琳故意暴露自己,掩护我们不至被敌人发现。我俩又在水底下待了一会才浮出水面。

  一出水面,我想哭又没哭出来,表情难看地问艾娃:“我们现在怎么办?”

  艾娃转头四周看了一下,指着前方说:“三浦半岛离我们很近,我们先游那去再想想办法。”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黑漆漆的,四周都是翻滚的海浪,分不出那是天那是地,不知她是凭什么分辨出来的。但此时的我像无头的苍蝇,心里六神无主,只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人在海水中渺小得如同一片羽毛,一下子被海水轻巧地荡起在浪尖,一下子又被海浪浑身褁住淹没在水中。我俩就这样一起一伏的艰难地在海里游着。

  虽然我的体力渐渐不支,但为了活命我不断改变着游泳的姿势死命的撑着跟在艾娃身后。艾娃看出我的疲惫,微微一笑把我拉过来背在身后。这时的我如丧家之犬一样乖乖的伏在她身上。天边略微有一些发白,我们可以看清彼此的脸庞。艾娃俏丽的脸庞脂凝般水嫩,洁白得就像一件白玉雕成的绝世艺术精品,毫无瑕疵。我沉醉于其中,不知不觉地竟睡着了。

  “总裁,醒醒,快醒醒!”艾娃突然焦急地把我叫醒。

  “他们来了?”我惊惶地问。

  艾娃笑着对我说:“看!三浦半岛。”

  我睁眼看去,三浦半岛沐浴在红色的阳光下,离我们不到几公里的距离,几乎近在眼前。岛边就是驻日美军的军港,巨型军舰上的美国国旗和岸上的楼宇桥梁都可看得一清二楚。

  重获新生的我兴奋地从艾娃的背上挣脱下来,一个人像打了激素似的拼命向前游去,还回头对她喊道:“加把劲,艾娃,上了美国舰船我们就自由了。”

  艾娃也喜笑颜开,向我追逐过来。

  火红的太阳已经完全升出了海面,海水也被染成了红色,海浪也小了许多,我们游起来也不会那么的吃力了。

  我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嬉戏着。我心里痴痴的想:“等我安全的回到中国,从此我一定结束单身的生活,娶艾娃为妻,不再拈花惹草。”

  我正迷醉在其中,脚上突然一痛,水底下一个东西大力的把我猛的拽下水去,我惊得张嘴想叫,但叫声马上被海水淹没。一下子我连喝了好几口海水,鼻子也呛进了海水,整个人难受得要死了一般。我努力憋住气低头一看,一只巨大的鲨鱼露着白森森的尖牙利齿咬住我的右脚。还好我脚上的鞋子是高强度的纳米材料制成,不致被它咬穿。尽管如此鲨鱼那强大的咬力已让我痛得流下泪来。我下意识地拼命挣扎,手脚乱划乱蹬,身体周围激起无数的气泡。但我每挣扎一下,鲨鱼就大力地咬住我的脚扭动着它硕大的身体来回扯动我几下。我试图用另一只脚去踹它,但体力透支的我,在水下根本使不上劲。我渐渐被它拖离了海面,往海水深处游去。

  绝望中,我看到艾娃远远的向我游来,只见她从腿上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奋力地游到我的跟前。我正庆幸间。旁边斜刺里猛地窜出一条体型一样巨大的鲨鱼,摆动着有力的尾巴扑向艾娃。艾娃闪身只一刀,几乎把鲨鱼的头削下一半。但紧接着又窜出三五条巨型鲨鱼,它们吸取了前面鲨鱼的教训,露着白森森的牙齿,前后左右围做一团,和艾娃纠缠在一起,只见刀光闪处鲨鱼身上的肉片片飞舞。虽然艾娃身形矫捷,左右腾挪,但很快她的身上也伤痕累累。周围海水一片殷红。

  我禁不住张嘴惊呼起来,全忘了这是在海里。一下子呛进了好几口海水,满嘴的苦涩,连鼻子也吸进了海水,仿佛海水由鼻腔进入了大脑,整个人晕晕乎乎的难受得半死。

  我知道今次肯定难逃一死。慌乱之中我只会张嘴呼叫,但根本叫不出声来,每一次开口都要喝下好几口的海水,同时鼻腔也吸进了许多的海水。喝水过多的我渐渐意识开始模糊起来。那种难受的感觉似乎也没有了,甚至产生了幻觉,旁边鱼群扭动的身子,在我看来是无数个艾娃摆动腰肢在那翩翩起舞。

  最后我好像看见艾娃微笑着向我伸过手来。随之一道白光一闪,我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完全散失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