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石小三修仙记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凤凰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凤凰山

更新于:2018-03-15 13:26:04 字数:3360

字体: 字号:
  时近隆冬,通往凤山城的官道早已下满了深没至膝的白雪,便连道旁的早已掉光了叶子的梧桐树,树枝也被厚重的白雪压断了不少,东一堆西一簇地堆挤在树底下,时而呼啸而起的阵阵寒风吹得树上的树枝“吱噶”“吱噶”地摇曳着,夹杂着远处偶尔传来的树枝断裂声,显得寂静而幽深。

  道旁不远处耸立着一座长满了梧桐树的大山,高上千丈,足有方圆几十里,山顶上长着一棵须几十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巨大的梧桐树。据说在很久以前,曾经有人看见过一只体形庞大的凤凰落在了这棵整座山上最大的梧桐树上,它全身都燃烧着的通红的火焰,映得整个天空都好像被点着了似的,热得惊人。所以后来,当地的人们便把这座山称为凤凰山。而此时的凤凰山上传来了一阵阵叫喊声。

  “石小三,有种你小子就别跑!”树林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左手提着一个酒葫芦,右手抓着一只老母鸡,正在前面敏捷地左蹦右跳地跑着,借着繁密的树木和石块的掩护不时的左弯右拐,像极了一只在逃窜的野兔子。他显然跑得极为轻松,略有些稚嫩的脸庞上不见丝毫疲色,一双乌黑清澈的的眼珠子不停地转来转去,一片狡洁灵动之色。

  而在少年的身后,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汉子正在深一脚浅一脚地一边愤怒地叫喊着一边奋力地追赶,眼看着只差了五六丈的距离却怎么也追赶不上。那中年汉子方面大耳,酱紫色的脸庞上皮肤因为激愤而微微泛着红光。他右手举着一根拇指般粗细的一丈来长的黄色竹条,竹条的另一端还绑着一块早已看不出原来颜色的黑漆漆的破布条,明显是农家用来赶鸡赶鸭时用的。

  “居然敢偷我的鸡,看我捉住了不打断你的狗腿!”中年汉子略有些嘶哑的叫喊声不时地回荡在林子里,每喊一次都会激起一连串的“咔啦”声,显然是又不知道哪几束压满了雪的树枝遭了殃。

  前面跑着的叫石小三的少年回过头来,脸上没有一点被人赃并获的羞愧表情,脚步也丝毫不停:“那不是有根叔你家的鸡比较多么?少一只半只的也不打紧,而且看起来不也是不容易发现少没少么?”

  那叫有根叔的中年汉子一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得大骂道:我家的鸡多还是少关你鸟事?合着就活该被你偷?他把手里的竹条向前一甩,竹条绑着布条的那一端化成一条黑影就往前窜了出去,但终究还是因为距离太远,连石小三的边也没能擦到一点。

  “臭小子,你还有理了你?等捉住了你,非得好好的泡制你一番不可!”

  石小三哪管他的唠唠叨叨?撒开脚丫子又是一阵猛跑,不多时就东钻西窜地越跑越远了。

  吴有根知道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了,只得停了下来喘着粗气,恨恨地抽了几下旁边的梧桐树来解气。不料这几天由于下的雪多了,那树枝上早已积满了一层层的白雪,这一抽那些雪就“嗖嗖”地往下掉,却是盖了他满身。他不由得直叹了声晦气,只得悻悻地回家去了。

  原来这中年汉子叫吴有根,是住在离这不远的一个叫石坑村的小村庄里,家里一家三口都靠着养鸡卖蛋来度日的小户人家。整个凤山镇里除了地主罗家外就属他家养得最多,足有两百多只,而这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出于安全考虑,他也只好把鸡养在他自家的院子里。今天早上他有急事要出门,就把鸡交给正好在院子里晾衣服的女儿吴小丫看管。却被正好路过的石小三看到了,趁着吴小丫晾完衣服后进屋放盆子的空档摸了进去,一把就逮了其中一只看起来最肥最大的,就想开溜。不料吴有根也是出门得急忘了东西,结果返回来拿东西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自家下蛋最多的老母鸡正在石小三的手里扑腾呢,于是气愤之下顺手就抄过立在院门边的平时赶鸡用的竹条冲了过来。

  石小三一看到吴有根回来,毫不犹豫地“唰”地一声就借着靠着栅栏边的一张石凳的高度就窜出了院子,径直就往村西边的凤凰山上跑了过来。结果就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石小三是个孤儿,据收养他的住在凤凰山上的丁老头说,他是丁老头从凤凰山北边的那条赤沙河边捡回来的。丁老头在河边刚看到他的时候,他被放在了一个垫着厚厚的大红锦锻的小竹篮子里,正依依哇哇地扯着噪子鬼嚎呢,哭得贼大声。丁老头贪图那大红锦锻油光滑亮的估计能值不少钱,也不好做得太过,就顺手就把他也给拎了回来。当时他怀里还塞着一块刻了个小小的篆体“三”字的怪模怪样的石头,有鸡蛋般大小。丁老头看了半天也看不出这是块什么石头,也懒得费脑筋了,从此以后便把他叫做石小三。他想啊,这小子现在无父无母的,不就是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种么?

  后来石小三就一直跟着丁老头过。丁老头也是孤家寡人的酒鬼一个,整天醉生梦死的,也懒得多管他。所以他自从能跑着走道的那天起,便以偷鸡摸狗为惟一职业,过起了天怒人怨的潇洒生活。因为被追的次数多了,逃跑这种惯偷的必备技能便练得越发的炉火纯青,数遍整个凤山镇也没人有他快,倒也从没被捉到过。

  丁老头的家就在凤凰山的半山腰上,无论是上山顶或是下山买东西,都得走一个多时辰的山道。这山道并不好走,七弯八拐,怪石磷峋,一不小心就得磕磕碰碰的撞得鼻青脸肿。所以这山即便紧靠着石坑村和三弯村,人们也是甚少往山上跑,平时需要砍柴挑石的时候,也是多半去别的地方,虽然远一点,但也比在这快,而且也安全得多。所以这凤凰山一直都是人烟稀少得可怜。

  石小三今天早上起来后,按着往常一样提着昨晚丁老头喝空了的酒葫芦晃晃悠悠的下山打酒,在路过吴有根家的时候,刚好看到吴有根正急急忙忙地从他家院子里走了出来,脸上满面春风,一副极为欢喜的样子。他知道吴有根是镇上卖鸡的鸡贩子,家里足足养了一大群,而正好他今天大清早的还没吃东西,于是脑袋瓜子一转便起了歪心思,想碰碰运气看能否搞到一只半只的祭祭五脏庙。反正那么大的一群,少了一只半只的也不一定会发觉不是?于是便趁着吴小丫进屋的时候钻了进去。谁想到逮到后正想开溜呢,吴有根就回来了,吓得他酒也顾不上打了,照着来的路就往回跑。这条路是他从小走到大的,自然不知比吴有根熟悉了多少倍。哪里有石头,哪里有暗坑,即使有大雪的掩埋,他心里也是一清二楚。所以不多时就摆脱了吴有根的追赶。

  当石小三心满意足地挺着溜圆的肚子出现在凤山城醉仙居的时候,时间已经将近晌午。

  凤山城是凤山镇两乡一十八村的中心,也是凤山镇惟一的一个允许买卖的地方,不大,也就方圆四五里的样子。东南西北四条大街呈一个巨大的十字形把凤山城分隔成四块大小均匀的地域,而以卖的酒清香淳厚,号称能醉倒神仙的醉仙居,则座落于四条大街交汇处的东南角。

  醉仙居是凤山城的老字号了,不知已经开了多少年,掌柜的是一个留着两撇鼠须的一个小老头,姓丰。因为是饭点,所以往常这个时候是醉仙居最热闹的时候。甭管是南来的,北往的,无论是做买卖的,还是来探亲的,只要是落脚在凤山城,都喜欢来这喝两盅。所以醉仙居向来都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但是今天的醉仙居却显得格外的平静。没有暄哗热闹,没有斗酒吵嚷,只有三三两两的食客坐在一楼的大厅里,交头接耳的细声说着什么,脸上有的羡慕,有的妨忌。但无一例外,每人都是捏着噪子,惟恐说的话被哪个不相干的听了去,从而惹出点不该有的是非来。

  不过石小三是不会在意这些的。管那么多的闲事干嘛?虽然是刚吃饱了,但也不会就撑着了不是?还是赶紧的打了酒回去,下午可还要练功呢。一想起练功,他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头顶上的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包。“呲”的一声,提着酒葫芦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昨儿丁老头不知是抽了哪根筋,不知道从哪弄了几根破木头回来,东一根西一根的竖在了院子里,每一根露出地面的部份都足有半人多高,非要逼着石小三在桩子上站桩,并美其名日:练习腿功。天知道现在凤山镇还有谁能跑得比他快?

  石小三打小就活泼好动,典型的一小儿多动症的主,跑着跳着的时候比躺着坐着加起来还要多,要他规规矩矩地矗在上面站半天,这不是要他的命么?结果不到一个时辰下来,浑身上下就跟爬满了蚂蚁似的,又酸又痒。无奈之下,只好谎称要去小解,这才得以逃脱。这一解就足足解了将近两个时辰。等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天色已是擦黑,而老头子的脸上也是红得发黑,显然是气得不轻。丁老头岂是好相与的?当场便提起手里的酒葫芦对着石小三的脑袋就是一阵猛敲,并要他晚上也要到院子里站桩,必须把白天欠下的两个时辰给补回来才可以睡觉。这事让他昨晚一直纳闷之余睡不好也想不通,你说这老头子都放纵他十几年了,怎么现在反倒想起祸害他了?人家练功的都是不都是从小练起的?难道这年头倒时兴半路出家了?明显不合常理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