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不悔剑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公孙出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公孙出山

更新于:2018-03-15 10:27:32 字数:2397

字体: 字号: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公孙出山

  秋天的早晨,雪峰山里已经开始寒冷,阳光照在阳山集屋顶的茅草上,蒸腾起氤氲的水汽。

  “小嘛小二郎呀,背着那书背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打,只怕先生骂我,没有学问啦,无脸见爹娘~”

  陈季唱着怪异的调子,一摇一晃的走在集镇的街道上,他身后背着的竹编书篮随着他一摇一晃一左一右极其夸张的晃动着,里面装着的竹简,哗啦哗啦的响。

  听到这个声音,集镇上的人家,连忙帮自家的孩子背上书篮,送上街道。

  三年前,阳山集来了一位先生,公开教授学问,招收学子,十六岁以下孩子,不论男女,每年只需一斗米一块肉。听说能够学到学问,集镇上稍微富裕点的家庭都把孩子送来读书。

  这么好的机会,陈季自然不会放过。在家里,每天不是种地就是砍柴,哪比的在学校和大家一起玩儿来的悠闲?虽然只是一群小屁孩,但是,总也有娱乐节目啊。

  也正是因为在家里闷得慌的,他每天早上来上学的时间点一直都掐的很准,所以,早在两年前,他那吊儿郎当的调子,就成了提醒各家孩子上学的铃声。

  不过,他这个“闹钟”并没有成为孩子头。

  街道走了三分之二的时候,一个穿着花衣梳着可爱的发髻的女孩手插着腰站在路中间,她见到陈季来了,伸手一指,喝到:

  “陈季,你给我站着!”

  陈季仿佛没听到,仍旧唱着他的“小嘛小二郎”,一摇一晃的走着。

  “陈小四,你、给、我、站、着。先生说的话,你都忘了吗?要爱护书卷。你这样一摇一晃把书卷晃得哗哗响,烂了怎么办?你知不知道制作竹简有多难?”

  女孩一边说一边走过来,马上就到了陈季身前。陈季看女孩伸手去揪他耳朵,赶紧跳开,装出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说道:“哇,小花同学啊,早啊,去上学,一起吗?”

  “陈小四,你以为装聋作哑我就拿你没办法吗?”女孩晃身就追了上去。

  “别,别,小花同学,不,兰芝小姐。”陈季脸色一变,别的还行,这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他真的玩不过对方啊。他堂堂大男子汉,要是被一个小姑娘揪了耳朵,那可是要毁了一世英名。

  “知道怕了吧,哼。”女孩得意的说道。

  “是,是是。一切都听您的,小花大人。那啥,我给您唱个歌吧?”

  “镇上有个姑娘叫小花,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你怎么又唱这歌?”女孩听到这歌,抱怨了句,红着脸,掩着面,娇哼一声,羞涩的跑开了。

  哈哈。陈季得意的笑了。

  怎么说,他也是上过陌陌,混过知乎的老鸟。在这样一个网络都没有的世界里,逗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还不是跟玩一样。

  (PS:一个曾经二十多岁的大叔,来混小屁孩的圈子,真的是,胸有大痣呀。)

  陈季和他的同学们来到了集镇入口,先生住在镇口的四合院里,平常在四合院教导大家。

  平时,陈季他们来“学校”,先生一般还在煮饭,今天先生却早早的在门口等着大家了。

  先生其实很年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高高大大的,看上去却给人一种文质彬彬又十分大气的感觉。平时动作言语看似随意,却让人感觉很舒服。陈季猜测,这种舒服的感觉,大约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风范了。

  先生说教起来一套一套的,但是他话其实并不多。

  先生的智慧在他解答问题的时候表现的最明显,往往两三言就能鞭辟入里。

  先生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很爱惜身上穿的那身长袍。通常一点点灰尘都不让粘上。关于这一点,陈季始终觉得是这丫的太懒,不愿意洗衣服。陈季可是知道,他一套衣服铁定要穿一个月才换的。

  不过,今天不同。要是陈季没记错的话,先生昨天才换了衣服,而今天早上穿的,显然不是昨天那一套。今天这一套衣服,是先生从来没穿过的罕见的蓝色,黄色缝边,样式看着简单,却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先生脸色平静而柔和,没有平时和大家嬉戏时候的笑容,也没有讲大道理时候的严厉。

  他眼睛扫过一位位学生,看到大家到齐了,笑了笑,说道:“我匆忙西遁,隐入深山。在这雪峰山里遇到你们,也是缘分一场。三年蹉跎,算是各有所得。今天之后,我就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我能教给你们的也就这么多了,以后要靠你们自己。今后,你们中若是有人想要拜他人为师,学习所长,无有不可。但是,你们要记住厚道做人,机敏做事。陈季、兰芝、胡为、邹畅、陈叔表,你等五人各有优点,我走之后,可以考虑入湘求学。”

  “先生,你要走?”兰芝十分惊讶。

  “先生,你要去哪里啊?”

  “先生,你真的要走啊?”

  “先生,是我么不好吗?”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着。先生则保持着沉默。

  陈季皱了皱眉头,知道出事了。他早就注意到了四合院里面坐着的那个同样穿长袍的中年人,那中年看上去比先生年纪大,却感觉没有先生气质潇洒,即使他手中拿着把扇子轻轻的摇着。

  正在陈季思考这个人身份的时候,这个站了起来。他站起来,向先生这边喊着说道:

  “道真兄,前路遥远,我们趁早出发吧。”

  先生眼中闪过一丝不快,咧嘴回答:“横目兄,你看这阳山集山水清秀,四季分明,当是虎豹潜藏、鱼龙归隐之地。何不在此择一地,以作将来归寂之用?”

  那被先生叫做横目的中年手中折扇颤了一下,脸色僵硬了一下,却转而哈哈大笑,说道:“道真兄此言谬矣,我等纵横之才,出类拔萃,将来即便归寂,也当葬于庙堂,何须归隐呢。”

  “哈哈,”先生也是大笑,“那是你,我决定了,将来归寂,就葬在这四合院里,地方就选在门口进去五丈,到时候挖掘三丈下去,盖上黄土,何愁千载怡然呼?哈哈。”

  那叫横目的中年脸上抽搐,口中却高呼:“道真兄真性情也,吾所不及。”

  先生看了看天,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些与他相处三年的孩子们,忽然意趣索然。

  “走吧。”他说。然后就走了。

  横目跟了上去,没有说话。

  他们身后,从四合院里出来一个有些佝偻的大叔和四个年轻力壮的壮汉,大叔吩咐四个壮汉把先生的包裹行李放到驮马背上。

  先生在阳山集总共停留三年两个月零三天。

  大家都只知道他叫先生,应该是一位来自大地方的读书人。只有陈季知道,先生姓公孙,名武,字道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