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8:1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末世之梦想成真
  4. 序章 永别&;起飞

序章 永别&;起飞

更新于:2018-03-14 17:46:07 字数:2307

字体: 字号:
  从病床下来的马峰,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即使他已经伤愈,行动却有些木然。

  一场车祸证明了安全带的重要,更证明了酒驾的危害。虽然马峰没有喝酒,但是车祸的另一方却喝了,即使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却也得不到马峰的原谅。

  马峰感觉失去了所有。

  亲友帮马峰办理了出院手续,并送他回家。看到熟悉的场景,马峰似乎有些回神。但是,看着空荡荡的屋子,马峰莫名的恼火起来,将亲友统统赶了出去,将门狠狠关上。似乎这样他就安全了。

  缓慢的走到沙发边,躺了下来。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一切都变的寂静,甚至有点死寂的感觉。

  从白天到黑夜,这间屋子一直静悄悄的,也许是感受到了马峰的悲伤。可能悲伤的过于耗神,马峰慢慢的闭上眼睛,睡着了。但,悲伤并没有离去,在断断续续的低泣中延续。时间来到深夜,不知为何,马峰慢慢的弯起嘴角,甚至“嘿嘿”的笑出了声。应该是梦到了什么好事吧。

  无论人间悲喜,太阳照常升起。

  挂着泪痕的马峰,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看着熟悉的场景,慢慢的回神。坐起身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双手使劲的搓了搓头发,叹了口气,又躺了回去,继续他昨天的工作,看着天花板发呆。

  突然间,好像听到老妈说“都几点了,快洗洗,起来吃饭。”马峰霎时坐起身来,像换了个人似得,看向马峰父母的房间。但是,瞬间又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儿了下去,叹着气低声呢喃的说着,“现在真的没人管了,起来吃什么。”在说到“没人管”时,不禁低声的啜泣起来。

  似乎低声的啜泣不够宣泄那积压已久的悲痛,马峰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嘴里大声的喊着“爸,妈,我该咋办呀!咋办呀!”手同时拍打着沙发,时不时的撕抓着沙发。

  许久,马峰蜷缩到沙发上,“呜呜呜”的哭着。突然想起,老爸逗弄刚上小学的马峰。马峰和高年级的打架,被欺负了,还被老师痛批了一顿,哭着回家找老妈,可是先碰到了老爸,结果被老爸无情的羞辱。一边说着“都多大的孩儿了,还哭,男子汉大豆腐吧?羞不羞?羞不羞?”,一边用手刮着脸。直到马峰恼羞成怒,嘴里喊着“我跟你拼了!啊~~”,冲向老爸,老爸才会“落荒而逃”并且停止“羞不羞”的问题,而改为“大豆腐,我不敢了。不敢了。”等马峰反应过来后,又会变成“谁是大豆腐”的争论。

  想起“大豆腐”,马峰不禁破涕为笑,吸溜下鼻涕,自言自语道“我才不大豆腐了”,马峰再次坐起来,吐了口浊气,接着自言自语道“爸,妈,放心吧。我去吃饭。”

  三天后,在X市火葬场到墓地的路途上,马峰一路抱着一个很大的骨灰盒。骨灰盒是定制的,马峰父母的遗灰就在里面。路途上,马峰不时的和老爸老妈说着家常,以及一些经常保证的话,虽然那些保证会时常被马峰遗忘。

  马峰的表现被他的亲友看在眼里,一面为他悲伤,一面为他欣慰。马峰是一个很理智的人,所以他的亲友在那三天里,只是确定马峰不至于想不开,就没有过多的打扰。必定这种遭遇,只有安慰的话能说,却往往收不到安慰的效果。

  不管怎样,马峰挺过来了。从白事儿宴席上,马峰很有条理,并且礼貌的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就知道马峰没气傻气疯。许多长辈,和朋友也都对他高看了一样。说他们马家,有马峰塌不了。

  宴席过后,马峰拒绝了亲友的陪伴,独自回到家中。马峰还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必定一切都过于突然。车祸带走了父母,只留了自己一个人活着,他需要想想今后该怎么办。

  马峰回到家中,打开回来时捎带的冰镇哈啤,灌了一口,犯贱的来了一句“酷~~”。看着只有他一人的家,又苦笑了起来。叹了口气,习惯性的翻口袋找烟时,发现身上没烟。原来从病号时期他就断烟了,刚准备再次苦笑时,突然一挑眉,坏笑着冲进老爸老妈的房间,搜出老爸的经典1956和二战纪念版ZIP。又看到床头柜上,老妈只用来看电视剧的超极本,咧着嘴,“嘿嘿”的笑着拿到了自己的房间。

  马峰所有的表现,就像一个大人不在家,坏孩子该有的举动一样。

  熟练的在床上翻腾一下,打开WIFI,登陆起点。追完稳定更新的《大宋的智慧》时,嘴上不禁说着“得劲,根本就停不下来”,差不多3周的囤积,已经算肥的了。深吸一口,缓缓吐出。嘴里低语着“王牌,我就喜欢”,然后就是一段沉寂的时间。在第3支烟灭后,喝光了第二灌哈啤。马峰继续神神叨叨的广告点名,“不是每一个吐槽集都是惊悚乐园,不是每一个蛇精病都是疯—不—觉。”

  马峰看了眼手机时间,不知不觉一天又快过去了,活动下脖子,“第一梯队处理完毕,第二梯队等待补充,第三梯队,等待审阅,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说着点开第三书架,里面孤零零的趟着一本书。马峰看了眼更新章节,不禁叹声道“裁决恒久远,一本永流传”,马峰甚至看到自己的孙子在旁边给自己念作者孙子写的裁决的场景了。

  “革命尚未成功,不能懈怠”,说着马峰活动下手指,一串熟练的“QWERQ”打了出来,完事后,马峰怪笑着说“嘎~嘎~嘎~,贱人,让我看看你长进了没有”,可是百度的结果让人失望,“唉,果然R国人是小吉吉,三周休刊两次,不亏是R货,印象·怂。”

  点了支烟,心里默念着,“老爸,我一会就睡。老妈,放心我绝对不再给单子点窟窿了。”将烟碾灭时,拍拍床单,想着“看,没烟灰吧,没窟窿吧”。

  突然电话响了一下,是W信提醒。打开一看,马峰吓傻了。收到了新的邮件,主题生日快乐,署名:老妈。忽然想到,应该是定时发送,就急忙点开。然后,就见马峰泛红的眼眶,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想象着老爸老妈的笑脸,马峰很爷们儿的来了一句“我的能量,超乎你想象~!”

  一周后,马峰在首都国际机场,给他的亲友群发了信息,“我出去散散心,一切都好,请放心,随时联系。PS:国际长途不便宜,有事发W信或短信。”发完信息,马峰便关了电话,踏上了飞往夏威夷的飞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