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墨隐江山
  4. 第二章 神尘

第二章 神尘

更新于:2018-03-14 21:56:20 字数:2228

  “什么我想怎么样,你知道不?你是我等了两千年才等到的可以把七艺融会贯通的人,虽然有点对不起你,没通知你就把你带到这里来了,但是我毕竟是你的祖师,要尊重点我嘛!”碧落在那不住的摇晃,并且发出了有点戏谑的声音。

  “就是说,我是被你诬陷的?那么你带我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我现在暂时不能告诉你,因为这对你来说不是好事,我想你一定想在这个世界一展拳脚吧!我可以帮你。”神尘的这一句话瞬间就打动了苏隐,“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就随遇而安吧!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

  但是他没有发现在他想这句话的时候,笔里面一个透明的灵魂正望着远方,一脸的忧虑。

  ……

  在苏隐看不到的地方,在一片漆黑的枫树林里面,密密麻麻的站着几十个人,几乎每一个人都是穿着黑色夜行衣,如果不是人群中间隐约有着各种奇怪兵器的冷光,没人会觉得这里会有人。在人群中间,为首的穿着一袭黑色长袍,阴冷的眼神注视着这些人,或者说是像人的生物。

  “计划得怎么样,我要苏家一个不留,记住一个不留”一声犹如金属的声音从黑色长袍人口中吐出。

  “一切尽在计划之中,但是右使,为何要杀左使一家……”但是还没说完,他的头颅已经被右使砍了下来。

  “我需要的是绝对的服从,不容许有质疑,否则他就是你们的下场”说完右使就隐入了黑暗中,而剩下的黑衣人也犹如鬼魅般瞬间消失于丛林中,一会儿,枫树林内只剩下那一滩血和鸟鸣。

  过了一段时间,右使又突兀的出现在了这里,看着寂静的树林,喃喃自语到:“我一定会成功的,神算子,我一定会夺得你的心经,犹如你当年谋害我的父母一样,我为了这一切可是不惜把灵魂卖给了主人!”

  但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在树上的一只乌鸦看到了全部的事情,随后飘然飞走,在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内飞入一个山洞,洞内一幅骸骨竟然脸上的那上下颚骨头在动,犹如活人一般“右使?在一切终将消亡的时间内,你的一切都会变成徒劳”如果你环顾四周,就会赫然发现这里有着许许多多的骸骨,只是都是残缺的,但是骨头又显示出奇怪的图案,仿佛是一句话

  “在黑夜来临之际,黑夜的君主,隐藏在黑色的眼眸之中,暗,终将…”

  后面的就看不到了,仿佛一句没有完成的誓言,仿佛在述说这某件事情,或者说某个人。

  突然所有骨头散发出奇怪的光芒,在树林中右使,全身的气息直线上升,在树林里各种毒蛇,毒虫都瞬间化为粉末。

  右使右眼完全变为白色,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大声的吼叫道:“白帝、神隐我回来了,我终将让这个世界颠倒,你们不要想着逃脱里面的宿命。”说完右使化为一阵风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堆毒虫、毒蛇的尸体,表明这里曾经有人来过,仅此而已。

  风中仿佛有人在说着一句话“夜,在白昼之前,隐于昼,然则,不会消亡,夜隐,帝君之命。”

  ……

  这天苏隐正在房间里修炼斗气,他来到了这个世界才发现这是一个斗气横行的世界,没有斗气就等于没有未来,而就苏隐所知道的斗气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段。但是究竟有没有超过天阶的斗气的存在,苏隐完全不知道,因为苏家不过是岚风城的一个稍微有点实力的家族,但是苏隐坚信苏家不可能只有表面上这点实力,因为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在他出生时,他爷爷抱着他那唯我独尊的样子,他就知道他爷爷不简单,绝对不简单。

  现在苏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黄级三阶的武者,但是五岁能够修炼出斗气来已经是天才了,更何况还是一个三阶的武者。

  “黄级三阶,不错,勉强达到了标准,我今天就告诉你个武技,叫做五行拳,虽然是个黄级的武技,但是实战效果还是不错的。”神尘从笔里面幻化出来一个白胡子老头的形象,慢悠悠的说道,但是他的眼中充满了溺爱。

  “嗯。”苏隐也不废话,通过精神交流,学习到五行拳之后,就跑去城外的后山练习去了,苏隐知道自己离成功还有很远,在岚风城这样一个小小的郡城里面,最强者是城主痕煞,达到了玄级五阶,苏隐现在就把他当做了一个小小的目标。

  在苏隐练拳的时候,在他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堆人,苏隐猛然转过身,但是就被一巴掌打趴下了,苏隐定睛一看发现打他的人就是城主的儿子痕腥,他在岚风城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蛋,但是由于他是城主的儿子,并且修炼到了黄级三阶,没有人敢惹他,今天纯粹是苏隐倒霉。

  “小子,谁叫你来后山的?不知道今天小爷包场啊!”痕腥阴测测的说道,还用腥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苏隐知道痕腥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到后山,他想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苏隐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往城里面走。

  “真是个软蛋,走,我还以为今天有戏可以看呢!”痕腥说完转头就走,但是没他没有发现,苏隐躲在身后的一颗树下,苏隐是万花七艺的传承者,这样的一个小屏蔽术,可以骗过很多人。他今天想信痕腥那边一定有问题,所以他就故意的转身走,实则就是想看看他们在找什么?

  在另一边,痕腥走到一座山面前停了下来,痕腥大声的吼叫道:“速度,你们这群懒鬼,还不动?小心灭你们满门啊。”痕腥一脸的嚣张跋扈,说完不知道从哪拿出一个银色的令牌,一道光一闪,面前的这座在后山中间的山中山就显露出了它原来的姿色。

  苏隐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后山有这么好的资源,这么好的风景,在他面前是一座银色的山,而山也是银色,但是他想应该是一种矿石。

  “苏隐,是不是觉得这个山的石头很值钱啊?这座山是一座秘银山,上面全是秘银,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其实这座山最大的价值,不是秘银,而是秘银里面的东西。”神尘出来很淡定的说道。

  “秘银里面能藏东西?这不可能吧!”在苏隐印象中,秘银密度非常大,大概一套秘银铠甲重三千多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