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九州乱世歌
  4. 第三章 逃离

第三章 逃离

更新于:2018-03-15 08:44:34 字数:2162

字体: 字号:
  小青的心跌入寒窑,竟然是这样。原来四皇子早就料到了有人要杀死三皇子,并嫁祸给他,如今这三皇子竟将计就计,反咬一口,反而除去七皇子的威胁。

  阴险的狼,却还是敌不过奸诈的猎人。

  如今,只怕朝廷要公然剿灭光影门了!

  “走!”小青喝道。

  楼内已然被禁军封锁,禁军高手无数,此刻小青在明,敌在暗。全然不知哪一步是生机,哪一步是死路。

  火光将账内染成了通红色,炽热的火舌延伸着吞噬一切的欲望。

  十九杀手身手超凡,隐没在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浅幽紧紧牵着小青的手,他能感觉地到她手心的汗渍,和她心中的颤抖。

  一柄寒芒自远方射来,小青拔剑,两兵相击,剑竟险些离手。

  这是高手醇厚的内力,一股驱阴散寒的气劲。这样的内力与小青阴阳不和,小青急忙运气,防止这股纯阳之气侵蚀经脉。

  “少阁主!”浅幽捂嘴喊道。

  “无碍。”

  小青皱眉,却不停下手中的动作,他扔出一个玉瓶,玉瓶落地便迅速炸裂,楼内青烟四溢,人影蒙眬。雾散去,两人也不见了踪影。

  小青没有用轻功,因为浅幽不会轻功。

  浅幽是不会武功的,但也正是因为她不会武功,才能成功的混迹在醉芳楼中。

  当初醉芳楼发出群芳令,明面上是收集天下孤苦无依的女子,实则是暗中培养能投入朝廷心脉的利器。

  在这样一群看似柔弱,实则各个心机深沉、各怀绝技的女子中,一个真正柔弱的女子便是最好的障眼之处。

  小青不知道光主是什么样的人,不过不管是为了利益还是权力,他终究是造就这一切因果与杀戮的罪魁祸首之一。

  可是谁又能指责他呢?

  究竟是南君负了他的孩子,究竟是权位下的危机四伏。

  看着这个女子慌张地带领杀手们四处穿梭、寻找出路,小青心间不禁升起一丝异样的情绪。

  有的时候,他不敢凭心而论自己是一个冷血的人,或许他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

  他杀人,不过是一种工作。或许是为了赎清青的情,可就连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可笑的借口。

  然而,他还是成为了最冷静的杀手,影部的第一高手,因为他杀人,不是为了嗜血,也不是喜欢杀戮的感觉,只是因为那是他活下去的借口。

  有了这个借口,即使是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他也能升起心间那一丝丝不知来源的希冀,险中求生。

  每当小青去看卖糖人的老爷爷时,他都会问他最近可否快乐。小青从来都是沉默。

  人们又是因何而快乐的呢?

  一个杀手的记忆里,何尝不是沾满了鲜血的呢?若是这样,还能真正的快乐吗?

  “这条密道是三年前七烟告诉我的,大家快从这里出去,那些人绝对不会找到这里的。”浅幽指着隧道的一个岔路说道。

  “你呢?”

  “我出不去的,外面是峭壁,我不会轻功。我只有原路返回,才有一条生路。”

  “可是……”

  远处,密集的脚步声已然传来,浅幽色变,急忙喊道:“没有时间可是了,不要辜负了阁主的苦心,走吧!”

  浅幽使劲浑身的力气,将没有防备的小青推开,她轻轻按下甬道墙壁的一个砖块,巨石轰然倒下,堵住了回去的路。

  “七烟果然狠绝,将机关设在开关后面,这样就必有一人要死。”浅幽苦笑。

  面对死亡,人是会犹豫不决的。谁会真正的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来拯救其它人呢?

  七烟便是要逃亡者在生死之间争执,自相残杀,将唯一的生路变为死路。

  浅幽却不会,因为她知道,像她这样的人,即使不牺牲自己,也无法逃出升天。

  她突然有些窒息,这趟浑水如此之深,她已经陷得太深,她突然想快一点解脱了。

  浅幽一步一步地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面色再无之前的畏惧。

  她看见一个人从暗处走来,周遭的火把亮起,照映在她纤瘦的肌肤上,映出脸上胭脂的一片妖艳的娇红。

  她好似听到了巨石另一边的呐喊,又仿佛听见了谁在暗处的叹息。

  谁又在乎那些呢?

  浅幽终于看到了来人,只是她的额头已然被一柄飞刀刺入,鲜血潺潺地顺着脸颊流下。

  她的眼睛瞪得滚圆,是不甘,还是不舍?

  她的身躯倒在冰冷的巨石上,再无一丝生机。

  巨石的那边,小青的手一次又一次地捶打着布满碎刺的石块,手侧已经是一片通红。

  谁说杀手是没有感情的呢?

  谁又游走在冷血与热泪的边缘?

  十八杀手皆沉默不言,他们是骨子里的杀手,却也被小青的情绪所震动。

  良久,小青停止了动作,这甬道回归一片寂静。

  “我们走吧。”

  小青说话了,这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没有惋惜,也没有愤恨。

  他又变成了一个影子,一柄无言的剑。

  甬道的尽头,是万丈峭壁,奇险之极,在夜下看不见何处是可踏之地。众人已经通过这错综复杂的地下甬道,从皇城中心转移到了远在百里之外的荒崖。

  高处不胜寒,身处高处,透过冰冷的夜色,小青仿佛能看见万里江山下那些逝去的故人的脸,它们埋葬在峭壁之下,在他的回忆永远触及不到的地方。

  只因他是最冷静的杀手,是影子中的刀。

  他的眉头微皱,步伐却又是那样得自然。

  水榭阁十九杀手,全部安然无恙地逃出生天。

  他们的身上又多了一层杀戮,这样的枷锁,却没有激起脸上一丝涟漪。

  只是,当杀手们各奔东西前去复命的时候,醉芳楼内,一个一身华贵服饰的人踱步走到死去的三皇子尸体前。

  他伸出一只戴着三只金玉戒指的左手,像是捧起一件玉器般轻柔地捧起三皇子死不瞑目的脸,优雅地将他的双眼缓缓合上。

  “可惜了,我的三哥。”他轻轻说道。

  月光狡黠,透过银白的帐幕,化作沙沙的粉末,洒在他的脸上,映出他嘴角那一抹邪异的微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