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43:1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幻想星空泪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开始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开始

更新于:2018-03-15 13:49:37 字数:4323

  雨,疯狂的下着,那一道身影就那么孤单的站在雨中,珍珠般的雨滴从他的脸庞滑下,那一双眼睛是那么的迷茫,那么的忧伤,单薄的身影宛如随时都会倒下一般,长长的头发盖住了他那苍白的脸庞,恍惚间,整个世界似乎把他抛弃了。。

  泪痕,一个哀伤而又心酸的名字;他,谜一样的少年,他,一个孤独而又倔强的少年,他,一个失去一段深深记忆的少年。

  泪痕抬起头,宛如晶莹般雨滴‘滴答’‘滴答’的落在他的额头,我究竟怎么了,为什么那么的悲伤与心痛?泪痕不停的问着自己。只是,只是除了风刮的更猛烈,雨下的更狂暴外,没有人回答他,回答那倔强而又孤单的身影。

  轻轻的伸出那双修长而又苍白的手,想要抓住眼前那落下的雨滴,当你抓住的瞬间,他们却如顽皮的孩子般,从你的指间划过,划过...最后,带着淡淡哀伤与不舍飘落而下,迷失在雨的怀抱里。

  时间如六月的扬花般,轻飘飘的,不着边际的四处飘荡,就算再美丽的风景也不多作停留,昨日还是冷雨飘飞的早春,今天却已是满地翠绿夏至。

  坐在官道的茶馆里,泪痕静静的看着往来的行人,不知何去何从,仿佛自己就好比大海浪涛中的小木船,迷失在千丈高海浪里。泪痕苦涩的摇了摇头,迷茫的看着远方的天空。

  小兄弟,小兄弟快醒醒,天黑啦,小店要关门了,茶馆的老板是个看起来大约五十来岁左右的中年人,一身灰黄色的麻布衣服看起来显得平易近人。

  嗯??天黑了吗?泪痕抬起迷糊的双眼,看了看四周渐渐黑下来的天空。

  是啊,小兄弟还是快点走吧,走得快的话,在天黑之前还可以赶上镇里,不然这前不着村后不会着店的荒山野岭遇到魔兽可就惨了,老板好心的说道。

  泪痕站起身子,从怀中拿出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向着老板拱了拱手转身而去,太阳的余辉洒落在那单薄而又萧瑟的身影上,影子被拉的老长,宛如余辉的不舍与挽留。

  踩着不知道被岁月磨砺了多久的道路,心情平静而寂寞,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谱写我的明天。

  突然间,那天际的尽头飘落起一股信念,那是一种绝望,一种悲痛与哀伤,一种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失去时的撕心裂肺的痛。那一瞬间,不知是谁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那一瞬间,不知是谁的心痛的无法呼吸;那一瞬间,不知是谁的感情无法张扬...

  那一股信念穿越了时间与空间,传递着她的绝望,这是多么伟大的倔强与勇气,一瞬间,方圆百里内所有人,院子里玩耍的孩童,正在拉家常夫妻,在地里干完农活回家的农民,同一时间全都止住了脚步,抬起头,望着那股绝望气息传来的方向....

  泪痕呆呆的望着前方,冥冥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深深的呼唤着他,显得的那么强烈,泪痕知道,他一定要保护着远方的人儿,不管代价是什么,即使是生命。

  不要!!!一声撕心裂肺的的喊声,伴随着雷鸣般的响声,留在原地的是崩裂的坚硬大理石,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风般向前飞奔而去。

  你可知道那是一种哀伤,伤的痛入骨髓,是为了你吗?你可知道那是一种孤独,孤单到沙漠的枫都为我流泪,是为了你吗?你可知道那是一种沧桑,心死只到大海都干枯,是为了你吗?你可知道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痛到蔚蓝的天空成了灰色,痛到风筝断了线,剩下迷茫和哀叹,是为了你吗?....

  水儿绝望的抱着怀中身体渐渐冷去的白发苍苍的奶奶,泪水一滴一滴的的低落在地上,滴落的一瞬间宛如燃烧的火焰般在满是翠绿却染上鲜红血液的草地上开满了火红色火莲。

  火莲宛如盛开的花朵,奔放又充满神秘围绕在水儿四周,远远望去宛如一个在火中重生的女神般,只是眼神悲伤而又凄凉。

  望着那越来越近的巨口,满嘴的血腥味,水儿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间,那个女孩已经不再害怕,似乎冥冥间,当失去了自己最亲最在乎的亲人后,那一颗原本本该充满朝气的心,突然的灰暗,那一片蔚蓝的天空,在她的眼中也失去了色彩,整个世界离她好远好远。

  不要!!当水儿本以为就要这么结束宛如璀璨的流行般的生命时候,听到一声嘶声的呼唤,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那渐渐失去色彩与光泽的眼睛,仿佛能嗅到那巨口中的浓浓血腥,鲜红的血顺着那锐利的牙齿缓缓滴下显得那么的刺眼。

  泪痕喘着粗气的站在水儿的身旁,身体都被汗水湿透了,感觉这比让他去杀死比他还要强大的魔兽还辛苦与危险。

  你,你你没事吧,泪痕好不容易的喘了口气说道。

  水儿满脸泪水的看着怀中的奶奶,目光哀伤而又凄凉,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泪痕的话般。

  水儿的奶奶费力的抬起那枯黄的宛如十二月的枫叶般的手臂向着泪痕伸去,泪痕静静的俯下身子,抓着那双满是皱纹的双手,眼睛那一瞬间似乎红润起来。

  咳咳...咳,救救水儿,水儿——我的孙女,求..求.你...水儿的奶奶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眼神就开始涣散。

  奶奶!奶奶!!!水儿抱着奶奶声嘶力竭的喊着。

  那是谁对谁的爱?无私而又毫无保留;

  那是谁对谁的爱?珍惜即使付出生命;

  那是谁对谁的爱?爱护就算闭上眼睛....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即使用我的生命,泪痕望着那只剩最后一点亮点的眼睛,坚定的说道。

  水儿的奶奶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带着浅浅的笑容,宛如睡着般,恍惚间,那满是皱纹的眼角滴下了晶莹的泪滴,只是,只是没人看到罢了。

  泪痕站起身子,深深的向着那位可敬的老人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望向那孤独而又苦涩的身影,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泪痕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黑压压魔兽说道。

  要走你走,我不走,我要陪奶奶,呜呜呜....水儿泣声道。

  你奶奶已经死了,她老人家最大的愿望就算要你好好活下去,你明白吗?泪痕轻柔的说道,仿佛间在哄着小孩般。

  不,奶奶没有离开我,没有没有,我不走,不走...水儿拼命的摇着头说道。

  哈哈,想走吗?那可要先过了本大王才行,当泪痕打算在劝说水儿时,突然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泪痕转头望去,眼孔一阵收缩,七阶魔兽,居然是传说中七阶化形期魔兽。

  魔兽分为九阶,每三阶为一级,一二三阶为低级也称为初级,四五六阶为中级,七八九阶为高级,再上面就是传说中的七大神兽,还有就是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圣兽。

  七阶魔兽,高级魔兽,也可以称为化形期魔兽,因为这是魔兽强大的一个标准,只有成功进阶成七阶魔兽,才能称为魔兽中的王者,也同时拥有了人的思想,凶猛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懂得思考的敌人。

  水儿,快走,我挡住他,不要在哭了,泪痕认真的对着水儿说道。

  不,我...

  住口!!泪痕转过身来,满脸冷漠的看着水儿。

  水儿望着满脸冷漠的泪痕,吓得呆呆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难道你忘记你奶奶是怎么死的了吗?难道你忘记你奶奶死去时候对你说些什么了吗?你以为你就这样死了可以一了百了了吗?你对得起你奶奶吗??对得起她吗?说啊!泪痕继续冷漠的说道,到的最后几乎是吼道。

  望着满脸悲伤与愧疚的水儿,泪痕心里很是不忍,放低了声音说道,我知道我刚刚说的话有点过分了,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不要分心,我带着你离开,要是实在不行,你先走,我掩护你。

  你,不...水儿听到让她先走焦急的说道。

  嘘,不要讲话,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的,好了不要说那么多了,你跟紧我,不要分神,说完泪痕转身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泪痕手上凝聚着灰白色巨剑,凡是靠近他身体半径一米的所有魔兽全部被巨剑扫飞掉,非死即伤。

  哼,区区六阶剑侠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说完,那个人身牛头的七阶魔兽举着和身体不成正比的斧头向着泪痕砸去,没有丝毫的花招,硬碰硬,比谁的力气更大些。

  灰白色的巨剑和血红色的巨斧重重的撞在一起,‘哄!’一声巨响传出,外漏的斗气不知道砸飞了多少魔兽,紧接着,泪痕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飞而去,重重的撞在树上,而那牛头魔兽却仅仅倒退了三步。

  水儿扶起泪痕时候发现,泪痕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嘴角,左手上到处都是血。

  咳咳...没事,死不了,快扶我起来,泪痕边咳嗽边说道。

  好不容易站稳了身体,泪痕深深呼吸一口空气,望着水儿说道,水儿,我答应你奶奶要救你出去,等下我会为你争取时间,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了,我只能做到这样了,泪痕苦涩的笑了笑。

  然后不待水儿说话,缓缓的举起自己的左手,右手环抱着左手,好像双手拿着一把巨剑般,灰白色的光芒渐渐的在手间闪现,最后凝聚成灰白色的巨剑,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巨剑的体积越来越小,亮光越来越刺眼,当左手深红色的血液顺着指甲流进去时候,巨剑变成了灰黑色,一股强大气息慢慢的觉醒。

  牛头魔兽望着那灰黑色的巨剑眼中充满凝重,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也握紧手中的巨斧,深红色的斗气在巨斧上不断徘徊,仿佛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想要我死,你还没那本事,泪痕冷漠的说道,只是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脚踏地面飞向天空。

  奥义——光刃闪,泪痕在心中吼道,整个天空仿佛都被劈成了两半,灰黑色的光芒闪亮了天地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前方牛头魔兽处劈去,同一时刻,牛头魔兽处也闪出一道丝毫不弱于灰黑巨剑的血红巨斧飞来,带着雷霆般的速度与气势,充满着血腥的味道重重的与巨剑撞在一起,短暂的停留,随着泪痕一声“啊!”的狂喊声砍断巨斧直冲而下。

  危机关头,牛头魔兽也显示出不凡的经验,向左偏了下头,险险的避过了头部,可是头上那对长长的牛角依然被砍断一只,疼得牛头魔兽抱角大喊起来。

  看着眼前十米宽百米长的巨沟,水儿整个人都傻了,连泪痕叫她快逃都没注意,泪痕提起最后的一点斗气,右手抱起水儿,趁着混乱飞快的向着森林深处跑去。

  当漫天的飞尘飘落下以后,牛头魔兽也停止了狂喊大叫,只是看到白白的两个大活人跑了,感觉一阵耻辱,嘶吼道,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两个敢砍我角的混蛋抓回来。

  想一想那恐怖的巨剑,牛头魔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今天差一点栽在这里了。

  水儿静静的闭着双眼,这一刻心突然间变得很是平静,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可怕,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胸膛,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显得那么的剧烈,聆听着他的心跳声,多么想时间就这么停止该有多好啊。

  耳边有风的声音,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一年,可是不管怎样,时间显得都是那样短暂。

  下雨了吗?水儿感觉脸上落了一滴水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对不起,血滴到你脸上了,我不是故意的,泪痕望着怀中睁开双眼望着自己的女孩,慌忙的说道。

  只是,只是说话间,嘴中却不争气的流出更多的鲜血出来,染红了她的衣服,当慌忙的拭间,却才发现,越是擦拭,显得越多,原来不知不觉间手中也满是鲜红。

  阳光下,那一抹鲜红显得那么刺眼,刺的水儿眼泪不争气的不停往下落,混合着血水,是泪还是血?

  那是谁的眼神,哀伤而又凄凉,仿佛昨晚,那人为情所伤;那是谁的泪水,痛苦而又孤独,好似那夜,独自发呆寂寞;那是谁的回忆,惘然而又灰暗,宛如昨天,涣散为谁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