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6: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洪荒之帝释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冰河镇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冰河镇

更新于:2018-03-15 07:22:09 字数:3446

  造神大陆,因为得道成神的人多,所以取所长而得名。造神大陆陆地宏大,贵水名山极多,各个国邦之间,少有战事。其中以南湘帝国最为强大。因疆土广阔,国富民强,物产丰腴,而名声大噪。而统治阶级,也因为有容乃大,海纳百川的施政方针,致使疆内的门帮各派发展的颇为繁荣。其中以炎岚宗衍生的派系最为多见。其中南湘王室,极其重视人才,尊重强者。故而全资扶持的南湘门,遍布全国,

  即使极北的小镇冰河镇,也坐落着南湘院。

  冰河镇一年四季难测,偶尔炎热,多为寒冬。

  尹啸天带着儿子尹跃安置于此,开一铁匠铺维持生计。与之交往者,渺渺无几。因此倒也落了个安宁,讨了个痛快。

  这是深秋的一个清晨,阳光明媚,街市很早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因尹啸天所铸的武器,材质坚硬,刀刃锋利,削铁如泥。所以在这冰河镇也是小有名气。只是他的秉性刁钻古怪,每天开门或者是不开门,完全在于心绪。也从未与人嘘寒问暖,谈的只是交易。时间久矣,而墨守成规。前来买武器的客人,也从不与他攀谈。

  今天也毫无例外的,铺开的迟。只见一位约有十多岁的孩童,皮肤黝黑,身材瘦小。利索的从尚未打开的门缝中溜了出来。

  “尹跃,你干嘛去?“

  “我去给枯荣爷爷送早餐!“

  尹啸天至此,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开张前把各种新造的武器,摆在了案板之上。随后拿起酒葫芦,喝了起来。

  “尹师傅,昨天要你锻造的那把玄铁刀,今天造好了没有?“

  说话的是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着上身,眼睛硕大,声音很是浑厚的大汉。

  “给……“

  尹啸天话音刚落,一把黑的发亮的大刀,应声飞了出去。

  “给你钱。“

  话闭,人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只见十枚雕刻着雄鹰图腾的金币,钉在了案板之上。尹啸天收了钱,又拿起了酒葫芦喝了起来。随手拿出一颗如同水滴一样珠子,放在手心,便会放出一丝光芒,无论如何用力,也不可抓住丝毫。

  岳枯容名声在外,世人多称其为风灵子。因其行事神秘,道法高深,来去如风。因此知道他相貌的人,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只可惜岳枯荣鲜如今,身材矮小而消瘦,如同将要耗尽燃料的残烛,即将进入迟暮之年,就如同很多慈祥的老人一样,为了子女奔波一生,即使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也无悔无怨,而他却是为了整个大陆,驰骋一生,乐此不疲。在他一身都是老太隆冬的样子,他的胡须迎风飘摇,却如同他的宿命注定飘摇一生。而他的眼睛却不甘于岁月的消沉,很是精明而透彻。仿佛整个世间的一盏明灯。对于这个镇子而言,岳枯荣就如同尹啸天他们一样,属于不明而来,这里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他的过去,当然也没有人问起。曾经镇里愿意提供一处住所,让他有个息身之地,有个安身的居所。可是岳枯荣断然拒绝了,他说房子会让他不自由,他要的是自由,而空旷对他而言,就是自由无束。

  “岳爷爷,是不是在等我的荷花饼啊?“

  尹跃稚嫩的笑了,很是天真无邪。

  “哈哈,我这个老头子,一直举目无亲,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亲人了。“岳枯荣笑着说。

  “岳爷爷,你怎么每天都睡在马路边?“尹跃不解的问道。

  “你现在太小了,等将来爷爷会全告诉你的。“岳枯荣耐心的说道。

  尹跃点了点头。

  “小跃,你今年已经十多岁了吧!“岳枯荣手里拿着荷花饼,一边咀嚼一边问道。

  尹跃似是明白了什么,瞪大了水灵灵的双眼看着岳枯荣。

  “你爹爹没有把你送去武者学院的准备吗?“岳枯荣继续问道。

  “没有说过,可能我比其他人黑太多,爹爹怕我被欺负。“尹跃用手托着下巴,很是认真的说道。

  岳枯荣没有说话,拉着尹跃来到了伴生河边,着眼望去四下无人,便伸出右手,一根手指点向尹跃的眉心处。脸上突然僵硬,似是想到了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领着尹跃匆匆赶回铁匠铺。

  “小跃,你去玩吧!我找你爹爹有点事情。“岳枯荣松开了尹跃的手说道。

  “你们是从神源帝国而来?“岳枯荣质问尹啸天。尹啸天听着这个沉睡多年的名字,这个快要忘记的名字。身体不可控制一阵哆嗦。却依然抡着硕大的铁锤敲打玄铁的力气仿佛更大了,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你不回答我也什么都知道。“卡特仿佛戏谑的说道。

  尹啸天的眉头,折的更深了。

  “呵呵,我还知道你是从玄兽山脉而来,你的逍遥剑,我已经感知到了。“岳枯荣继续循循善诱的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神源帝国的事情你也知道?“尹啸天停下手中硕大的锤子。

  “你的师傅擎天老人,也应该仙化了吧?“岳枯荣继续说道。

  “难道你就是……“尹啸天想起了恩师擎天老人,一直冷凝的双眸,瞬间温热起来。

  “神源帝国吐糟天灾的事情,我也是知道一些的,不光光你们神源帝国有变动,即使整个造神大陆也有诸多异象,你知道造神大陆多久没有出现神了吗?“岳枯荣疑虑重重的说道。

  “应该有百年了吧!“尹啸天坐在地上说。

  岳枯荣点点头说:“神源帝国实力那般雄厚,强者众多也没能躲过此劫,各邦之间多有遗憾,只是究其缘由,还真不得而知。我也一直在调查真相,但好像有人一直在隐瞒真相。当年我在无文苑查阅《蛮荒史册》时,遇到一个人,而且从未在各路情报中知晓的强者,此人实力惊人,我当时顶峰状态和他大战十个来回,耗尽百年修为,还是败在他的手下!“

  “原来前辈这般也是有苦衷的!“尹啸天说着,把岳枯荣请坐在椅子之上。

  “我就想要知道答案,虽然我不清楚那些人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造神大陆在未来必然不会太平了。““因为自从我离开了无文苑后,无文苑尽然无端的消失了。并且消失的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只是我现在能力有限,只能这样把自己隐藏着,等有朝一日,可以一雪前耻。给它查个水落石出。“岳枯荣手捻着银白色的胡须,意味深长的说着。

  “造神大陆,各个疆域之间势均力敌,无战无争,于民于您,不都是盛世之福吗?“尹啸天追问道。

  “有很多东西,我也不明白,虽然现在世事太平兴盛,现在和平,是历史的杀戮换来的,我也知道这些来的不易。可是神源帝国不能这般无故遭谴?我总感觉仿佛世间的发展很合逻辑,但是有些地方却又有破绽!就像无文苑的无端消失,还有那位埋名的高手,这些都可以有合理的解释,我的感觉就是有瑕疵但我需要的是证据,任何变动都是存在因果关系的。当然这是我的使命!“岳枯荣继续说着。

  “前辈,你的使命……?“尹啸天疑惑的更深了。

  “哈哈……“岳枯荣先是开怀大笑,继续说道。

  “我与你的老师,也算是世交了。只是有很多事情我不能透露,有缘的话,你会知道所有真相的。“岳枯荣似是而非的逃避了尹啸天的追问。

  尹啸天心中的疑惑,终究没有得到答案,就如同缺了角的拼图,需要做的是寻找遗失的部分。但是卡特不愿意多说,他也不能再问了。毕竟曾经忙忙碌碌的活着,现在终于可以做点什么了。

  “你家小跃,怎么还是没有进去武者学院接受深造?这个大陆强者纵横天下,弱者只能碌碌而为的养活自己。不为修仙练道,但至少能够保护想保护的人,不至于将来面对强者,却手无缚鸡之力。“岳枯荣很是聪明的利用尹跃岔开了话题。

  “强者又怎样,我想让他不问世事的好好活着,不要像我一样,一生背负着疼痛与自责。“尹天啸说着,看向远处玩耍的尹跃。

  “我觉得你应该让他自己选择,至少能够保护自己!我刚刚给他测试了一下,才知道你们并不属于这个大陆,根据他的内息,得知你们来自神源帝国。看一个人的潜质,需要透过他的法相。便可判断一个人的天赋如何?可是我发展尹跃竟然没有法相?“岳枯荣眼睛张得更大,直勾勾的看的尹啸天,仿佛是在责备他。尹啸天尽然露着几分骄傲,仿佛回到了从前,拜师学艺那会的激情与自信跃然于脸上。而自己显然有些失态,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酒说:“我们不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又怎会练就同样的修仙之法?我尹啸天,一身上乘功法,却要埋身于此,心中多有不甘,想我自诩神源的强者,苟且于世,恐怕就我一人。如果我这一生就这样,平白而去……“说到这里,喝下一口酒。

  但是寒冷而干燥的嘴唇,在微微发抖。尹啸天,来到造神大陆,十年有余,眼角却是第一次湿润。泪珠如同骤雨般,溪流而下。卡特看着尹啸天,自然是知道尹啸天心中的委屈。这些憋屈与疼痛在他心中埋藏了数十年之久,一天一天的消亡他的耐力,也一朝一旦的铸就了憎恨的深渊。

  岳枯荣拍了拍他的头,安慰道:“只要活着一切就还有机会,你看看小跃不就是你的希望吗?“

  尹啸天很快调整了情绪,他知道悲天悯人,除了换的他人的同情,与人与事,并没有任何的正面影响。心境平静了下来,单膝下跪对着岳枯荣很是敬重的拱手一揖道:“枯荣叔伯,我有一事相求?请您一定要答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