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56:3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逝过的约定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更新于:2018-03-15 17:18:48 字数:2965

  一个人生命的起源点在于你妈妈见你诞下的那一刻起,有些事情就已经被注定了,但是有些事情可不是命中注定可以说了算的。俗话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自己。”只要你想去做,你努力去做了,即使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也一定会比你什么都不做要强得多。我们的主人公凌左逍,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从不相信命中注定的人。

  凌左逍的家庭背景已经很强了,也是堪称富可敌国了,但是从小的时候开始凌左逍就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只是一个普通孩子所在乎的。他想要的也只是一个普通孩子想要的。他希望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他不求自己的家庭背景有多强,也不求自己的的父母多有势,哪怕只是在马路旁乞讨他也不在乎。他想要的只是爱他的和他爱的爸爸妈妈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慢慢的他发现。这个社会已经变了。已经不是他小时候所认识的那个每个人都互帮互助的社会了,现在的社会变成了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强者称霸的地方。黑白两道。这两者占据了整个社会的多部分。社会上几乎遍布着他们的人。有钱的人收买黑势力,有权的人,与之抗衡。每天不知有多少人在黑白两道的斗争中惨死去。

  “凌左逍,这都几点了还不下楼吃饭?难道还要让我去请你吗?”一个男人在楼下骂道。

  “不需要。”凌左逍从楼上走了下来。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那个男人听到凌左逍的反驳怒骂道。

  “没说什么!饭不吃了,今天是第一天,不想迟到。”凌左逍说。

  “你......,你爱吃不吃,没人愿意管你。”那个男人说。

  “没人管更好。”凌左逍说。

  “滚,你给我滚出去。”那个男人怒骂着。

  “不用你说我也会走。”澎。说完凌左逍便摔门而出。只剩下凌义一个人站在那里。

  “这个孩子,难道到现在他还不肯原谅我吗?难道到现在他妈妈的死他都不能忘怀吗?”凌义叹了一口气。

  “老爷,要不您就把当年的事情告诉少爷了吧,不然少爷会一直误解下去的。到时候老爷,您和少爷之间的隔阂就会越来越大了。”管家王叔说。

  “王叔,算了,当年我确实也有不对的地方,逍儿他没有说错,如果我当时没有去开会,那么筱婕也就不会死了。”凌义说。

  “这...,好吧,老爷,既然您不想说,那就不说吧。不过我劝老爷还是应该尽早。”管家王叔说。

  “王叔,送我去学校。我的车送去保修了。今晚送回来。”凌左逍站在门外说。

  “知道了少爷。”王叔也向外面喊道。“老爷,那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凌义说道。

  王叔从车库出一辆劳斯莱斯。

  “少爷,那我们走吧。”王叔说道。

  “嗯。”凌左逍冷冷的回答。

  在路上,凌左逍也并没有说什么。坐在车子的后排向外面望着。突然脸色变得煞白,用手按住心脏的位置,咬牙忍着疼痛,虽然凌左逍的动作很小但还是被细心的王叔发现了,问道:“少爷,您没事吧?要不今天就别去上学了。”

  “不用了,可能是在外面呆习惯了吧。昨天回来之后忘记把房间的温度调到那边的温度,可能是有点不适应罢了。”凌左逍说道。

  “少爷那您可要保重身体。如果实在是适应不了的话,我们就找私家医生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王叔说。

  “嗯,没什么事。”凌左逍说。

  “是,那少爷,您的车怎么办?”王叔问道。

  “直接开进车库里,您亲自来,别让那个男人碰我的车。”凌左逍说。

  “知道了,少爷。”王叔说道。

  过了一会,管家便说道:“少爷,到了。”

  “知道了,您回吧。”凌左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是少爷,您要小心您的身体,如果不舒服的话就往家里打电话,我马上来接您。”王叔说道。

  回了王叔一声“嗯”王叔便将车开了回去。

  凌左逍看着渐渐远去的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也是深呼了一口气忍了忍疼痛,便走进了校园。

  走进校园的门口,便有一群花痴围了过来叫喊道:“好帅啊,好想知道他叫什么啊!”“就是就是,还都不了解他呢。不过,他长得这么帅,一定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啊。以前那群人那种货色完全不能跟他比啊。”“就是就是。”

  花痴们一个一个的讨论着凌左逍。而凌左逍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刚才心脏的疼痛已经搞的凌左逍很是烦恼,现在他们又在这里墨迹,凌左逍没对他们发火就已经很不错了。

  “各位同学,校长知道我们凌大少爷长得很帅,是我们众多女同学的心仪对象,但是你们这样难道是想让你们的心仪对象站在这吗?”这个学校里的学生都是有背景的人,哪怕是校长也不敢得罪啊。

  听到校长这么说,那群花痴,才恋恋不舍的散开了,其中还有几个女生还在说:“原来他姓凌,好帅的啊!果然好配他哦。”“就是啊,真的好配。”

  “呵,麻烦。”凌左逍冷冷的一笑。

  走了两步便问道:“最差的班级是几班?”

  听到凌左逍问自己问题校长便马上走了过去说:“左逍啊,是这么回事,以你的资质给A班当老师都够了,至于最差的班级,还是别去了。就去最优秀的A班吧,只有那里才能配得上你。”

  “闭嘴,你废话很多。我只问你几班。”凌左逍冷冷的回答哦。

  “对,对不起。最差的班级是F班,在六楼。”小张汗水直流。

  “嗯,下次我问你什么你就会什么,别废话,听你们废话我很累。”凌左逍说。

  “知,知道了。”校长说。

  知道了自己要去的地方,凌左逍便撇下校长一个人离开了。

  刚走到六楼,便听到一阵吵吵嚷嚷的喧闹声。

  “真麻烦。”凌左逍走到F班推开教室的门。

  只见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他,底下的人的目光也全部看向凌左逍。其中有一个人,好像是F班的老大,看到凌左逍居然敢这么淡定的推开他们班的门,身为老大的他心中难免会有些不爽:“小子,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竟敢来这里挑事?是不是活腻歪了?”

  “是吗?没人告诉我。”凌左逍说。

  “你还敢顶嘴。真是活腻歪了。”为首的那个人突然站起来,顺带着讲椅子翻倒在地上。

  “呵。”凌左逍冷笑着。

  “你...”就在那名为首的人要骂凌左逍的时候老师打断了他。

  “苏启铭,对不起,可能老师要打断你了,这位同学,不知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老师说。

  “妈的,这次我就暂时放过你,再有一次。老子让你滚出这所学校。”那个为首的人说。

  “呵,来上课!”凌左逍一笑,走向讲台“凌左逍,从今天开始一起上课。

  “妈的,你个小崽子,老子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既然敢不回应我。”苏启铭骂着。

  “不回你你又能怎样?”凌左逍说。

  “你说能怎样?不会怎样,就是重新教教你规矩而已。”苏启铭笑了笑继续说道:“兄弟们,动手。”

  只见那个叫苏启铭的人一声令下,便是有一群学生冲了出来。若是换了常人恐怕早就被吓破了的魂,可是这些学生在凌左逍的眼里连陪练的资格都没有,一笑而过,走下讲台,紧接着便看见凌左逍出现在教室里的唯一一个空座旁边,安静的坐了下来。紧接着便听到一阵阵哀嚎,原来是凌左逍在走下讲台的时候便以最快的速度出手解决掉了所有人之后看见教室里只有一个空座,便走了过去。

  刚刚还嚣张的苏启铭瞬间就傻眼了。他根本就没看清楚凌左逍是什么时候出的手。自己的兄弟就被解决掉了,如果刚才自己也动手了的话,恐怕也是回落的这个下场吧。

  “我并不想找麻烦,也讨厌麻烦。但是如果有人想找我麻烦的话我也奉陪。所以有些人还是老实一点,别有一点小本事,就学别人出来做老大,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都没剩下。”凌左逍说。

  “你......”苏启铭惊讶看着凌左逍不知应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