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人间修道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更新于:2018-03-15 12:32:16 字数:3085

字体: 字号:
  我叫萧逝风,出生在终风山以北三十余里的丘中村里,父亲叫萧伯,当年爷爷没文化给孩子起名就按伯仲叔季排了下来,母亲叫刘云。五岁时岁随父母搬到了也在终风山不远的梧城。

  我与常人不同,刚出生的时候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的,这代表这我天生“阴眼”总能看见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也就是鬼。其实阴眼这东西每个刚生下来时都有,但在四五岁时就消失了,我则一直保留了下来。这阴眼又叫天眼、鬼瞳、阴阳眼佛家则称天眼通。

  举个例子,我记事比较早,记得四岁那年,我正在睡午觉,突然浑身一激灵,就起来了。等睁开眼看见有一个长头发穿红衣的女人站在我床边,她一直冲我笑,虽然笑得很平淡,但我总觉得这笑透着诡异。她吓得我哭都哭不去来,动也不敢动。一会爷爷进屋喊我起来他便不见了。我把这事给爷爷说,爷爷说:“不怕,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后来我又跟父母说但父母不相信。

  我上初中时有一次晚上去和同学打篮球,看到隔壁场地里有一个人背这个老头打球,心想这大哥真牛,背个老头还能又跑又跳,便然同学看。可同学却说什么都没有,当时心里便知道这是鬼了。还一次父亲不在家,我睡觉时,我那屋的门门一直都是敞开着的。而我房间的对过就是主卧室。我起夜时看到一个长舌头老头在拧主卧室的门,母亲就住在主卧室,那时脏东西我经见得多了,年龄也大了,就不太吃惊,但还有些害怕。盯着那只鬼看它要干什么,母亲可能是听到们有响动就打开门看看,正好站到了鬼的面前,可能是受不了母亲呼出的热气,它便一步一步的挪开了。母亲见我醒着,问我有没有动门。我说没有但我怕她会害怕也没把鬼的事告诉她。当父亲回来后,我和父亲说了见鬼的事,父亲听了一惊,小时候我年龄小他不信,现在父亲也不得不考虑我的话了。去向邻居打听了后才知道,我家租的房中曾经吊死过一个老头。当天我家编办出了那套房子。

  因为总见到“好兄弟”们。别人觉得我变的也神神叨叨,想找个办法去了我这阴眼,可上网一搜全是开天眼的方法。可能会有人羡慕我这阴眼,其是天生阴眼真是件挺痛苦的事。每天九点准时睡觉,要不说不定会见到什么东西呢。可能是我有阴眼的缘故,有一得必有一失,我从小体弱多病,最熟的地方除了家、学校就是医院了。我有最不愿去医院了,怕的倒不是打针吃药,怕的是那满院飘荡的鬼魂。真不知道我这阴眼算得算失,要算失的话我好像也没得着什么呀?

  在恐惧中我逐渐的成长,十六岁时我考入了梧城一中。因为学校离家远所以我选择了住校。梧桐一中在梧城中可算得上是历史名校了,它的前身是民国时法国天主教遣使会济民堂在梧城建立了一所圣约瑟女校,整体建筑在原建筑上扩充,形体厚重有一种历史的沉重感。

  开学的日期是九月一号,但八月二十七号时就要去学校报到。暑假早就过腻了,早就渴放着开学了。我被分到了高一六班,交完学费、服装费、书费、住宿费、饭费自习费等一些了费用后跟着宿管老师来到了宿舍,宿管有两名一男一女,男的姓杨,女的行王。一进宿舍楼便感觉凉嗖嗖的,浑身特凉快,但也有一股说不出的别扭劲,找到了自己的宿舍204,真不吉利好有个四。跟我住一个宿舍的还有三个人。我们三人是一起到宿舍的。一进门还好不是我想象中的满地小强,破屋破床的情景,床都是木头的还有挡板,也不是上下铺,因为这光有上铺,下铺的地方是一张写字台,和床是配套的,看来设施还不错。我随意找了张床,让后把自己的大包小包放到自己的柜子里,接下来就该是合同寝室的同学打招呼了。我旁边床位的人是一个个子很高的人,一米八八左右,浑身很结实,一眼个人以可靠的感觉。还有个一米六五左右的人,带了个鸭舌帽,也很壮实,最后的那个同学提醒微胖,长的很成熟,要是不知道他是学生我会以为他有二人十多岁。看来这里只有我最瘦小,弱不禁风了,唉!我上前说道:”哥们,你好,我叫箫逝风。”长的最高的那个同学先说;“我叫赵海,也后咱们就是同宿舍的兄弟了,大家多关照。”然后是带着鸭舌帽的同学说:“我叫刘安,大家叫我猴就可以了,以前的同学都这么叫我,呵呵。”最后是微胖的同学自我介绍:“我叫金飞鸿,是满族,叫我爱新觉罗飞鸿也行。”“咱们宿舍里还有个皇族呢。”我调侃道。“清朝要不灭,兄弟你还可能是皇上呢。”赵海说道,这“皇上”俩字他还学北京人走的儿化音。经过这一调侃宿舍里的人一下熟络了起来。

  中午在学校食堂集体吃的的盒饭,学校说给我们优惠了只收四块钱,后来才知道盒饭四块五就优惠了五毛。我赵海、猴、还有飞鸿坐在了一桌,要说这食堂可真大,有两层,能容纳下三四千人。

  下午是我最烦的开学典礼,其实我真正烦的是领导讲话,又臭又长没营养,领导们还一个个自我感觉良好。在各位领导的多重口水炮轰煎熬下,我旁边的战友终于倒下了,他的脑袋倚在了我的肩上,望着他流下的口水。我想到了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放心你永远都爬不上我的山”

  开学典礼中终于结束了,一看表,领导不愧是领导,说着不会占用同学们太多时间,可却眼睁睁地讲了四个小时。回到宿舍时已经六点了。一进宿舍楼,不由得一惊,早也超越中午凉快的境界,现在简直是阴森,被闹鬼吧。和同学们进了宿舍,我便问他们,“觉得咱们宿舍楼怎么样啊?”“不错呀,有点有水还能住人,最关键的是咱们宿舍里竟然那么巧全都是男的”猴说。“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据我考察,咱们宿舍楼比学校主与餐厅之间,还矮于两楼,太阳光无法直射到宿舍楼,故此得出,咱们宿舍夏天凉快冬天冷”飞鸿说。赵海又说“还是飞鸿说的好,根教授似的。”看来是我多心了,从小被鬼下惯了,都有疑心病了。

  晚上,洗漱后我们都要上床睡觉,我看后把自己的鞋摆得整整齐齐的,我对他说道:“猴,别把鞋摆的那么齐,不好。”“爱整齐还不爱好?”猴很不解。我说“你把鞋摆得齐晚上会有好兄弟穿你鞋。”“你们几个谁没事穿我鞋呀,再说我是香港脚,害怕你穿。”“不是哪个好兄弟,我说的是鬼”“你还那么迷信呀,其实我也挺迷信的,宁信其有吧。”说着后便把写的打乱了。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了,我们四个躺在各自的被窝里天南海别的聊着;“爱新觉罗叫兽,你最崇拜谁?”我问。“武藤兰,可惜无永远也打不到她的境界,唉~~~”。猴说“有前途,别灰心,你虽然先天条件不足,但如果那天你有女儿了,可以让她圆了你的武藤兰之梦。”“去你大爷的,咋不让你女儿圆梦去。”“我又不崇拜武藤兰。”“那你崇拜谁”赵海问。“我最崇拜范岛爱。”全宿舍的人向他投来鄙视的目光,虽然他看不见。

  咚咚咚,咚咚咚。有人敲门。我的心瞬间就揪了来。“谁呀!”我喊道“快睡觉!大半夜了还聊天!”门外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吼声。原来是宿管,我顿时放松了心情。宿管那一嗓子还真管用,整个楼层都安静了,我想象着他伴随着“踏踏踏”的脚踏地板的声音绝尘而去,因为楼道的地板好像有俩月没擦了。他走后我们也都开始睡觉了。

  本以为人多阳气盛,好兄弟不敢出来吓唬我,可没想到我就是个见鬼的命。

  半夜我让一泡尿把我憋醒了,轻轻地从床上爬了下来,推开宿舍的门,迷迷糊糊的向厕所走去,楼道阴森依旧。到了厕所门口,厕所的灯昏黄幽暗,看到还有一个人也蹲在里面,貌似在奋力拉屎呢我也没多想就进去了。在那人对过的小便池“浇水”。突然间我感觉不对劲,一回头,靠竟然是个女的,正看着我笑呢。是人是鬼。看影子,对看影子。妈呀没影子,看来真碰上鬼了,还是个女色鬼。在惊吓中我把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忘记了合闸,结果呲了那好姐们一脸。好姐们顿时不再友好,面露凶光,顿时满脸生疮,也不知是什么疮,可能是痔疮,看着蛆从她眼中嘴中装出我都吓得要死,什么时候我见过这么难看的鬼,顿时大声叫了出来“啊————鬼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