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玉商
  4. 第三章:命运流沙03

第三章:命运流沙03

更新于:2018-03-14 14:00:59 字数:2291

字体: 字号:
  PS3:错的事情,就是错了,等你回头的时候已经完了,所以邵开阳觉得人可以错,但是不能后悔,因为后悔是没有用的,只剩下负累,不止负累别人并且负累自己,那就是自讨苦吃。

  果然没多久事情就变成这样顺从已经不能压制宇文涛对他的疑忌,往下的路邵开阳不知道怎么走下去,没人告诉他前面的路应该如何走。生存不过是争逐的游戏,不过纵然是他也做不到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

  他一直不相信宇文涛会忍心让他死,因为他是一直很支持他的,为了给宇文涛招兵买马他卖掉了自己的资产,为了给宇文涛攻城他险些死在外滩上,为了给宇文涛筹集财务,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目的只有一个男人的霸业。

  如今他已经坐在了最高处,可是他却不在信任自己,这算什么?鸟尽弓藏?还是卸磨杀驴。

  “怎么很心痛我的大哥?”银发男子笑了眼神中有着一种冷酷,那些有着体硕强健,肌肉虬结,力大无穷,双手有生撕虎豹之力的仆人攻击过来。这些都是邵开阳高薪聘请的高手,目的就是自保,可是现在的情况就像一个泡沫剧。他们像野兽一般的嘶吼着,手上的招子却一点都不生疏,拳头、膝盖、肘子……毫无顾忌的朝着对面银发男子攻击,可是却好像打在棉花上一般力道消失的无影无踪。

  之后地面发出呛啷的声响所有打手全都昏死在地上,再也没有一丝声息。场景又变的沉默。邵开阳冷冷的看着那个人说:“卡奇杰,你够了,你难道忘了20年前是谁背你去找永恒之心的。”

  那银发男子声音有些颤抖,眼神也变得复杂。他缓缓的说:“要不是这样我早就来见你了,你记得我20年前跟你说的话吗?”

  “不到黄泉不相见。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要跟我的女儿告别,把她交给一个让我觉得放心的人,就是那个叫雪松的小伙子,我只要两个时辰,就两个时辰。”邵开阳依旧平静。

  “好吧。”卡奇杰微微的笑了,那高挺的鼻子上被月光照的有了一种玉一样的光彩。这种光彩让他有了奇怪的魅力。夜静悄悄的,蔓延着死亡的味道。

  邵开阳感到一种剧痛,似乎自己的骨头都跟着打颤,就像被捏碎了一样,一种粉身碎骨的感觉。

  卡奇杰笑了看着邵开阳那张冷峻并且努力忍着剧痛已经变形的脸孔,还有那扭曲的五官说:“你的血已经全都被吸入灵石了,但是应该没那么容易死,至少可以挺到明天。你的女儿就在城外,你可以去了。我等你,不过你也可以不回来,因为我对尸骨也没什么兴趣。一切都结束了。”

  邵开阳咬着牙向外走,他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可是他也不会让卡奇杰好受的,他会给他找一个仇人。那个少年是个不错的人选,20年后也许和自己一样命运的就是卡奇杰了。于是邵开阳泛起了微笑,那种很轻松很安慰的微笑。

  他驾着马车走过满是红玉香樟的小路,灌木郁郁葱葱的,他苍白的脸孔已经如平日一样平静,卡奇杰叹息,那个人果然是死都带着骄傲的,死也要骄傲,他果然是绝对冷酷的要是自己看见妻子的头颅只怕已经哭了,可是邵开阳却像看见在普通不过的东西一般,就这样稀松平常的放下了。不过看见亲人头颅哭泣的自己也已经死在20年前了,卡奇杰已经死了,剩下的是贺兰决,一个可以掌握北欧帝国的幻灵师。

  他腰上那颗永恒之心闪烁着光芒,照耀着邵开阳的背影,卡奇杰攥紧了拳头。远远的魔铃发出悦耳的声音,妖娆的美人晶莹的脸上泛出玩儿味的微笑:“世尊,真的打算替陛下夺回豫州18郡吗?”

  “当然不会下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就是他了,不过想要他享受梦想的成功,再让他接受身败名裂的痛苦,最后在倾听死亡的召唤,不是很好嘛?所谓预先取之必先与之,预要兴之必先灭之。鬼魅你说对吗?”卡奇杰笑笑。

  鬼魅微微的漾起笑容,冰清玉润的脸上带着绝色的眼光。“我要你去陛下身边,你愿意吗?”卡奇杰淡淡的问。

  “世尊安排吧,鬼魅是不会不顺从的。”鬼魅脸上失去了光泽。卡奇杰淡淡的一笑说:“你放心,这次回来之后,就不会在让你离开我了。”

  鬼魅眼睛里闪出一丝兴奋,慢慢的失去了先前的忧郁,说道:“世尊让我去做什么呢?”

  “毁了北欧的江山,把苍穹踩在我的脚下。”卡奇杰一笑说,那笑容纯真里带着复杂。复杂里带着些许的阴霾,夜更加深邃了,他的猎国计划开始了,北欧你会和隋朝一样覆灭的,覆灭的无比辉煌取而代之的是我,卡奇杰或者说是贺兰决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幻灵师,也许命运会由他掌握,可惜这个世界上不止他一个人拥有地球的先进科技,也不知他一个人会幻灵术,还有一个与他一样的人存在,很可惜卡奇杰遇上的不是20年后的邵开阳,如果是的话那么他就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于是注定的敌对游戏开始了,蔓延着大陆上的七国烽烟。贺兰决和一个无名小子的对持开始,这也许就是命运。

  “好的,世尊鬼魅要怎么做?”她绝色的脸上闪动着绝对纯真和绝对妖媚的笑容,只可惜卡奇杰一眼都没有多看她。

  其实鬼魅知道如何做,只是她想多听卡奇杰的声音,只可惜卡奇杰的影子已经消失在暗淡的天际中。

  而邵开阳已经站在城门口等待着雪峰的到来,只可惜雪峰一直没有出现,知道黎明的时候他在独自来到邵开阳的面前。

  “等了我很久吧?”雪峰淡淡的问。“是的,告示看了吧?”邵开阳笑笑。

  “老爷若早点走就不会有今天了。”雪峰一笑说。

  “我说过我宁可死也不会认输。雪峰我把菲儿托给你,你要记住带她走的远远的,这是我私下存的一些财产,足够你们度用了千万不要在进苏京,我的仇人是国师大人和皇帝陛下,你是没有报仇的机会的。一定要远远的离开。”邵开阳了解雪峰,如果他要雪峰给他报仇雪峰不一定会答应,但是如果开口给他自己所有的一切,那么以雪峰的性格是会做该做的事情的,于是他把最后一口鲜血洒在雪峰的衣襟上说:“离开。。。苏京。。不然。。。国师。。陛下。。不会让你们活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