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狙神天下
  4. 第三章 心脏又不行了

第三章 心脏又不行了

更新于:2018-03-15 13:11:55 字数:2522

字体: 字号:
  李士隐看着善沫一脸真诚,她那水嫩嫩的脸让他有些气血上冲,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刚见到善沫,第二次是善沫向他磕头,虽然他心里无数遍提醒自己的身份,但心里还是会忍不住去想。

  心里越想,眼睛就不停地上下打量善沫,看着她细长白皙的腿,看着她喷薄欲出的胸部,看着她精雕细刻的眼睛、鼻子和嘴巴,觉得她每一寸地方都美妙难忍。

  这么个漂亮人儿怎么就不能归他所有,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她,难道不就是想占有她吗?

  心脏扑通跳得厉害了,李士隐的手似乎不受控制,抬起就想摸善沫的脸蛋儿,她竟然也不躲,两眼痴痴地等着,他的手摸了上去,还捏了一把。

  李士隐另一只手啪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他从军十年,虽有着军人的血气方刚,自然精力旺盛超过常人,但自认不是色狼,不会像一只发情的公狗看见母狗就来情趣,虽然他不得不一再承认善沫确实是个大美人,但他应该也不至于失态变态到见美女一面没一会就想要揩油的地步吧。

  善沫被他的举动一震,痴痴的两眼恢复了正常,看着李士隐打耳光,心里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说:“李大哥莫要自责,此处是红尘圣地,空气中漂浮着的红尘实为******,时间待得越久越容易起儿女情绪,请李大哥速速随我离开此地。”

  李士隐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的作用,他向善沫惭愧地说:“我本就普通人一个,事先不知道这里的红尘有催情作用,不小心轻薄了善公主,请善公主见谅。”

  善沫被他这么一道歉,心里又打起了小算盘,如果李大哥能因为这点愧疚而答应留下来,那她吃的这点小亏倒也不算什么,于是说:“李大哥莫要再自责了,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为好。”

  正要离开,李士隐感觉远处有几个模糊人影朝他们快速移动,他端起狙击枪,看清了这几个模糊人影和刚才那个男的一样留着白发褐眼,心想着杀一个也是杀,既然结下了梁子,不妨再多杀几个,省却被追杀的麻烦。

  心里想着便开了几枪,一枪一个,个个爆头。

  善沫看着狙击枪惊呆了,尤其是李士隐不费吹灰之力便干掉了追来的红银武士,连气都不带喘一个,心里又着实震惊了一把,想着李大哥太厉害了,传说中杀人如砍瓜切菜一般的红银武士在他手上倒是像比砍瓜切菜还要容易得多,这样的绝世高手见一个就要留一个,如此我东玺国国势定能暴发。

  李士隐打完,心里有些小小的过瘾,这个世界的人没见识过狙击枪的厉害,连躲闪的意识都没有,简直就是活靶子,他正高兴中,大脑却开始感觉晕眩,下意识地摸摸心脏,果不其然,一点跳动都感觉不到。

  他两眼一黑,又晕倒过去了。

  等他醒过来,眼前又是另一番天地,茅草屋、瓦罐、木桌、石床,他躺在石床上,身边没有其他人。

  “这是什么鬼地方,难道每晕过去一次就会到新的地方,那是不是说多晕过去几次就会回到原来的世界。”

  正胡思乱想着,木板门吱呀开了,进来一个穿着凉快内衣的女孩子,她上下两块布包裹着要害处,其余地方豪放地暴露在外,包括脚也是光着踩在碎石布满的地面上,皮肤白皙亮泽,五官精巧动人,和先前看到的善公主一样美丽,这不禁让他产生了不现实感,很是怀疑眼睛是否出了毛病,不然怎会刚见完美如画的善沫,又再见到美如画中画的另外一个美女,感情这美女长出来都很容易似的。

  美女看到他醒来,两眼露出欣喜亮光,急忙上前望闻问切检查他的伤势,后又跑出屋去,不一会儿领回来另一个美女,他认出是善沫。

  善沫一把扑倒在他身上,探听他的心跳,确认正常后舒松了一口气,问他:“李大哥你感觉身体怎样?”

  他动动手脚感觉还好,说:“感觉没什么问题了,刚才可能是心脏负荷过大停止跳动了,不碍事。”

  善沫有些听不懂负荷是什么,但她知道心脏停止跳动意味着什么,所以她在李士隐运晕厥过去之后便驼带着他离开红尘圣地,然后找了与东玺国交好的一处部落,把李大哥安置休息好,还好只是过了一天,李大哥便醒了。

  善沫带着责怪的口气说:“李大哥不必为善沫除去每一个敌人,善沫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如果李大哥的内力耗尽需要休息,可以让善沫顶上一阵。”

  李士隐眨眨眼睛,他知道善沫误会他了,他开枪不光是保护她,也是保护他自己啊,而且听起来善沫以为他是用的内力才击倒红银武士,实际上他只是用了点扣扳机的力气而已,只是他的心脏患有紧缩症,虽然心静如水瞄得更准,但也很容易安安静静地就停止跳动。

  他说:“善公主说笑了,士隐本身也是在保护自己啊,何来你我之分。”

  善沫大喜:“李大哥对善沫不分你我,何其感动,善沫将来定要重重答谢李大哥的恩情。”

  他说:“不敢不敢,善公主乃一国公主,岂能让公主做下这般承诺。”

  说起公主,善沫心里又是一阵揪心,眼下国都被旭日国围困,国父国母生死不定,国家灭亡在即,她哪还能称得上是一国公主,想到这,善沫心里发酸,流下泪来。

  美人如画,一泪一晶。

  李士隐有些看呆,还好反应得快不至于失了风格,连忙安慰善沫:“善公主如何这般伤心,可是士隐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说到这里,他想起自己确有行过捏脸蛋的轻薄举动,这下愧疚难当,连床都不敢在躺了,急忙起身道歉:“之前士隐有轻薄之举,请善公主责罚,士隐甘受。”

  善沫听他道歉,慌里慌张解释道:“李大哥可别那么说,红尘圣地******的效果何人不知,善沫怎么会因此责怪李大哥,反倒是李大哥知情达理,善沫即使被轻薄也心甘情愿。”说完脸上又浮现微微娇红。

  李士隐不知该说什么好,轻薄就是轻薄,女孩子情愿另当情愿,当兵练操一二一音犹在耳,他还区分得清楚,只是善沫好像无意中透露出对他的喜爱之心,区分得太清楚会不会伤了女孩子的心,何况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得罪一国公主不是上上之策,只得模模糊糊说:“善公主的一片心意,士隐领了。”

  善沫脸上的娇红更显艳丽。

  新见到的美女扑哧笑道:“李大哥快别说了,你看善公主都快要红破脸了,善公主你也别打扰李大哥休息了,你看李大哥对你又是道歉又是心领的,够啦够啦。”说完拉着善公主出房间,关上了门。

  李士隐重新爬上床躺下,他刚才紧张心脏又隐约有些跳跃不开,也不知道啥时就真的跳不动了,所以能多休息一点就休息吧。既来之则安之,这个世界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旧的世界过去了就过去了,家里的妻子和孩子就由他们去吧。

  别了,我的莎莉嘉。

  别了,我的洛儿。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