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40:34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不死灵师
  4. 第四章 进山

第四章 进山

更新于:2018-03-14 17:53:42 字数:2266

  对面寝室门上的铁链掉落在了地上,已经腐朽了,门锁却用铁丝绞紧了,林野示意大家后退,一脚破开了门,看着确实是安素,都松了口气。台灯苍白的光照下,安素的脸简直白的吓人,于睿扶着她回了寝室,几天不见,不过她似乎比前段时间更漂亮了许多,也更瘦了许多。皮肤好的不像话,黑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如上好的绸缎发出美丽的光泽。

  “你怎么在这儿?”于睿握着她骨瘦如柴的手,让她坐下。

  “不知道,我不知道……呜呜,”安素整个人都有些恍惚,抓着于睿的手,劲儿大的吓人,分明的骨节突兀的鼓出来,看着有些恐怖。

  秦老大立马打了电话给生活老师,大半夜的,许多学生都被吵醒了,安素被老师安慰着扶走时,突然转身冲了过来,狠狠抓着于睿的手,于睿手腕上的皮肉被抓掉了好大一块,流出血来。

  “救我……”安素几乎是压着牙含糊不清的吐出这两个字,整个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口中强行挤出来,脸上身上的血管都鼓了出来,像一条条扭曲的虫子,跟着人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安静了下来。

  于睿愣愣的,连手上的疼痛都没有感觉到。

  之后,于睿变得有些奇怪,经常早出晚归,问他干什么去了,他野不答,安素被父母接回家疗养了,听人说她已经疯了,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去了顶楼的,又是被谁关在了废寝里,流言越传越邪。

  清明到了,三天小长假,段景被人接了回去,周兴冉本地人自然也就回家了,为了帮哥们儿打起精神,秦老大组织剩下的人到山里去踏青。

  好在天气晴朗,早晨出门,预计晚上六点钟就可以回来,几人拿了几瓶水,一点饼干和面包就出发了。

  几人到了山顶,却突然下起了暴雨,好在有一间不知是谁搭建的小屋给他们避雨,雨势太大了,山路变得更加泥泞,几个人不敢冒险下山,信号也因为这巨大的雨势而被干扰,只有呆在小屋内等雨势小了些再作打算,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

  屋内有些漏雨,很是潮湿,灰色的墙皮严重脱落,四周散发着腐臭的气息,有些阴冷,没有干燥的柴火,几个人不敢贸然将手机里的电量耗干,索性摸黑。每个人吃了面包,都留了点饼干,以备不时之需。

  雨势越下越猛,丝毫没有要听的趋势,狂风猎猎作响,几个人也睡不着,便在林野的提议下玩起了游戏,成语接龙。

  “我们玩拍肩吧,”一直没有说话的于睿突然开口了。

  “好啊,你说玩什么?”大家本来就是为了让于睿打起精神来才进山的,于是纷纷附和同意玩这个。

  “怎么玩?”大家都没玩过,兴致勃勃的问道。

  “每个人蹲在墙角,去拍前一个墙角的人的肩膀,被拍的人再去拍前一个人的肩膀,第一个人喊停,谁还没有蹲在墙角谁就输了,”解释了游戏规则,几个人有些哑然。

  本来应该是很有趣的游戏,可是没有一个人有心情管这个,因为这个游戏有一个漏洞,就是只有五个人才能玩这个游戏,以前听过一个鬼故事正是四个人玩这个游戏玩了一晚上,那多出来的人是谁不得而知,不知道为什么于睿提议玩这个诡异的游戏,众人怀着一种冒险刺激的心情,同意了玩这个,最后一个人是林野,也就是要由他去拍第五个人的肩膀。

  第一个人是秦亦钦,汪雨胆小排在了第二个,当于睿拍林野肩膀的时候,突然凑着林野耳朵压低嗓子说了一句,“到你了……”

  林野走到第一个墙角蹲下身,试探性的拍了过去,凉凉的触感让人不寒而栗,林野呆愣了一下,手心已经出汗。林野感觉到一丝微凉从脸颊划过,似乎是女人的头发。

  “停!”秦亦钦感觉到有些不对头,微凉的触感已经轻轻触到了肩膀,啪啪,肩膀被人拍了两下,秦亦钦吓得直接站了起来,差点一个踉跄摔倒,他输了。

  “我、我不玩了,天,我不玩了,”秦亦钦吓得语无伦次,汪雨也吓得不轻,一个劲儿的往墙角钻。

  林野迅速将手机的电筒打开,四处晃了一下,什么也没照到。

  “于睿不见了,他不见了,天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天啊,”汪雨哆嗦着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电话,几乎已经崩溃了,他们就不该进这该死的山,更不该同意玩这个见鬼的游戏!

  “汪雨!冷静点!”秦亦钦将汪雨从墙角拖了出来,“怎么办,老三,现在怎么办?那该死的东西还在这儿吧,老五又不见了,怎么办啊?!”

  “别慌,你俩留在这儿,背对背,开一个手机,我去看看屋外的情况,”林野用手机的微光照着路,门一开,山风夹杂着雨呼啸着灌了进来,林野慌忙将门关了,“我先下山找人来救你们,于睿失踪了我们几个没法找。”

  “不行,山路这么滑,天又黑,你怎么下山?”秦老大并不赞同。

  “没事儿,小时候也经常到山里玩儿的,”说罢,林野将兜里的打火机丢给了秦亦钦,“手机没电了,用这个,好歹有点光亮。”

  “小心点,老三!”秦老大还是有些不放心,“老二,要不我们俩和老三一起走?”这地方呆着也怪渗人的,左右都不过是死嘛,无奈汪雨腿都吓软了,俩人只好放弃。

  雨势很大,而且带有一个腥臭味,黏黏腻腻的,让人很难受,山风吹过,有些冷,渗入灵魂的冷意。林野抹了一把脸,抓着两旁的树枝或者野草,继续在前行,雨俞下愈大,很重,砸的人生疼,突然手抓住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似乎是什么东西的幼虫,林野吓了一跳,突然松手,顺着山路滑了下去,林野胡乱一抓,揪住了一丛带刺的野草,手被勒出血来,林野脚下用力,暂时稳住了身形,向脚下看去,黑暗中看不太真切,下面是个坑洞,里面似乎有什么白色的东西在蠕动,有些恶心。

  林野慢慢的爬到了一个能稍微省点力的地方,休息了两三分钟,继续向下爬行,快要爬到半山腰的时候,雨戛然而止,林野看见了一丝反射的光亮,回头就见山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蓝色的火焰,很是诡异,那地方似乎是自己刚刚差点掉入的坑洞,而坑洞旁边站着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