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不小心多活了
  4. 第三章 被抢了

第三章 被抢了

更新于:2018-03-15 15:39:21 字数:3189

字体: 字号:
  水龙将至,旱魃本能感觉到眼前的水龙对自己有很大的威胁,就在水龙飞来之际,旱魅咬破舌头,拼命挤出精血,吐向天空,精血遇风就长,不断变化,化作一只长着翅膀的斑斓火虎,冲将上去与水龙撞在一起,哧--顿时水汽蒸腾,云雾弥漫好似人间仙境一般,但是水龙只是停顿了一下就一口吞下火虎,穿过各种结界,带着残留蒸腾的水汽直指旱魅,结界瞬间龟裂,出现一道道网状的裂痕,支撑结界的法术泄露出来霞光四射,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巨大的气波把众人吹向更高的天空.地上黑色的尘土直冲天空,什么都看不清,待尘土散去,地上只留下一个深坑,玄武钉化作的玄武巨兽已经破烂不堪,却找不到旱魅的踪迹,只有雷驼子迎风而立,面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看来是消耗甚大,在刚刚的冲击波中都没法躲开硬是正面接了下来,旧伤加新伤,已经浑身是血,晃晃悠悠,看着好像随时会掉下去。

  众人扶着雷托子落到地上,开始四下寻找旱魅的留下的痕迹,虽然刚刚威力很大但是也保不齐旱魅会死亡,而且玄武钉破坏严重,很有可能趁着尘土飞扬的时候逃掉也不是没有可能,就在众人到处翻查寻觅之际忽然南边发出信号,等到众人赶到,地上只有两个严重烧伤的弟子,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嚎叫,看来是旱魃受了重伤而且力量已经大打折扣,不然这两名弟子也不可能只是烧伤这么简单了。双方见面其实也就打了一个回合。可是即便如此现在众人都已经伤亡惨重,除了几位掌门和巨子还算无碍,其他修为低的在刚刚的大战中是死的死伤的伤,想要再来次追击看来是不可能了,只能眼看着旱魅从远处慢慢消失,众人无不叹息,眼神中流露出强烈的不甘,这时候,就听后面一声轰雷震响,雷托子又冲了过来,后面跟着百草山庄的庄主神农里,雷托子落地身上涂满了黑漆漆的药膏但是身上的血已经是止住了,脸色也好了许多,神农里也紧随其后落了地,拿出白玉药瓶,笑着说道:

  还没到放弃的时候呢,这里面是我们百草山庄的秘宝,七七回气丹,吃了以后在七七四十九天内可以一直保持你们最好的状态,时间紧迫但也足以追击旱魅。

  “呵呵好是好但是这药这么霸道的药力也一定有什么副作用吧。”百宝无疑是反应最快的一个

  “没错,副作用是肯定会有的就是在未来的三年内修为只是原来的一成,三年之后药效自然会过去”神农里倒是也不隐瞒,把药的副作用一下就说了出来

  雷托子拿起药瓶,阴森说道,为了公平和安全起见,每个掌门和当家都要吃一颗,以免日后有人,趁着机会抢夺便宜。

  说着倒出一颗药丸扔在嘴里,盘腿坐下化开药力,眨眼之间,雷陀子额头青筋直立,皮肤红涨,眼中金光四射。回复了巅峰,麻溜的站了起来,环顾众人,意思很是明了,我已经吃了为了我雷击山的安全你们谁不吃我现在就引天雷劈死他!

  这招够狠,自己先行吃下药,恢复到了全胜状态,再以此威胁。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犹豫,最后年龄最长,辈分最高的土晨长老说道。并不是我们不愿意去追杀旱魅,也不是不想吃药只是大家的修为并非一天两天得来的,其中不乏有人上百岁,全靠修为支持活到现在,药效过后三年,保不齐因为修为不够而死掉,匡扶正义,斩妖除魔本是我道之人的得本份,为道而死也无可厚非,但是三年慢慢等死,这个.......

  一语既出也表明了大家的心思,雷陀子也是一阵沉思,吃药的时候自己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考虑有些欠周,自己而今也是百十有八,这三年怕是自己也得精气干涸而死.

  大家放心,神农里走了出来,我百草门有大道续命丹药,哪怕是将死之人也可以延长10年的生命,同七七回气丹同时奉上,打消各位的顾忌。各位请吧

  雷托子环视众人。还有什么话好说?

  白宝出乎意料的第一个上前拿了丹药,说道,看您说的,我等本来就是修道之人,虽说我为人小气吝啬,但是那是收藏,重要关头咱绝不落人后。说着吃下了丹药并拿走续命丹药收到了瓶子中。

  众当家的之中数他最年轻,别说三年修为尽失,就是三十年也死不了但是连白宝都这样了,各位如果连他都不如,脸上也怕是挂不住,最后留下百草门人和众弟子休息疗伤,五十二为当家头头带着心腹弟子,全部出发,向着南方追了过去

  再说旱魅,在弱水打来之时奋力用本命火烧穿了玄武钉,虽说免于一死但是还是被淋到了身上,现在已近上万年的修为积攒,不再是懵懂的小妖,所以只是能力大大减弱,沿路很多战场的怨气还是能恢复一些,但是现在只能逃跑,弱水淋在身上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火苗一点一点的变弱,怕是能力再次被禁锢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弱水的重量也不是那么好负担的,一路吸收着怨气,化解身上的弱水,一面还要逃命,旱魃小冉一边跑一边回想着出世以后的这些歌事情一边还抹着眼泪,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

  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终于在第四十八天的时候,还是被追上了,这帮家伙还真是有毅力啊,从极北之地一直追在了南边的小越国的地方,在南蛮森林的深处,雷驼子已经累得满眼的血丝,四十多天不休息对修道之人来说没什么,但是四十多天不休息还要拼命的追,一边打一边跑,那是谁也得累啊,眼瞅着药效时间就要到了,终于才把旱魅逼到了绝地,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的边缘,久久对视谁也不敢先出手。

  雷驼子攥着锤子的手已经被手汗浸湿,,密汗已经布满全身,到底是时间不等人。雷驼子大喝一声,雷锤呼呼作响的舞动开来,打出一条雷蛇冲了上去,众人跟随着欺身上前,法器手诀再次使天空大放异彩,各种爆炸毁山灭林,顿时狂风大作,雷雨交加,天地变色,山崩地裂,惊吓起来的飞鸟刚刚腾空,就被法术化成光点湮灭了,等到弥漫的烟雾散尽,半空中没有完全消散的法术还红一块,紫一块,散散点点不肯退散,待到一切散尽,众人差点惊坐在地上。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身穿兽皮,一身横肉,升高近两米的持锤大汉带着两个小孩,站在法术攻击的中心,地上密密麻麻的坑洞,唯独在大汉的身旁半丈方圆,平平整整的完好无损,连草皮都没有一丝被损坏的痕迹,大汉手持一把不下千斤的巨大青铜战锤,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怪异的南蛮符号,隐隐还闪着红光,身后两个小孩在对一个青铜笼子,交头接耳的交谈,不时嬉笑,打闹,挑逗笼子里面的...旱魃!

  雷驼子一见到旱魅竟在笼子里顿时大惊,不知眼前的高人到底何许人,又是出何目的抓了旱魅,但是凭借刚才的攻击对此人毫无伤害也是知道此人绝对不简单,以一人之力轻松挡下众人的攻击还把旱魅抓在笼子里,同时身后还保护着两个小孩,不说自己这边众人已经筋疲力尽,就算现在全状态,在没弄清楚对方实力之前也不敢轻易出手啊。僵持了一会儿雷驼子拱手上前笑道:敢问这位道友,出自哪位高人门下,又是为何抢夺我等的旱魅?

  壮汉正在用刚刚法术爆炸留下的火点旱烟,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话回头看了一眼差点没吓坏了,一个满脸乱疤的老头,面无人色,因为刚刚施法雷电的静电头发都竖了起来,脸上带着无比恐怖的笑,想自己询问,立马弹跳起来,舞着巨锤摆出防御的架势,雷驼子一辈子没有赔笑过,第一次这样陪笑询问,说不出的别扭,脸都变形了,别说大汉,就是身旁的众人看了以后也是满脸的黑线,这哪是询问啊,这比即将上酷刑的刑官笑的都让人心底方寒。

  好在大汉也是有胆识的人,回头放了一张黑色的皮制符在笼子上,说道,在下九幽祖,是这山林中蚩尤一部的未来首领,这次出来就是抓一个厉害的活死人,回去交差,完成胜任族长的考验,没想到带着儿子和侄儿刚刚出来,就闻到这家伙的味道,于是赶来抓捕,刚刚到手就被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法术包围了,以为是这活死人的法术呢,没想到是你们啊,妈的差点要了我儿子和侄儿的性命还把我头发烧了一块。

  额。。。。众人更是一脸的黑线,这么强的一堆法术堆过去,就是头发遭殃,这人的实力得多强悍啊,难怪雷驼子赔笑询问,要自己早就撒丫子跑了,不过这旱魅还是要除的。白帝自然不想放过这个炼宝的机会

  上前说道我等追击此物已经近两个月,实在是费时费力,且损失惨重,不知这位兄台可否归还与我们?好让我等不虚此行啊

  “妈的,老子不让。”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