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断天说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天选之人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天选之人

更新于:2018-03-14 14:12:43 字数:2352

  天边昏黄,朝露仍在枝头,一布衣少年站在溪边,对着通透的水面,正了正衣襟,咧嘴一笑“啧啧啧我溪澈今天比溪还澈!”溪中一尾鱼怒而跳出水面。作为回礼,少年将嘴边的草根子砸进水中,喃喃道“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市集一如往日般。黝黑的山上野农,肩上挑的两个担中满满的放着带着浓郁土腥气的竹笋,中气十足的叫卖声响彻整条街;胭脂坊也开始着手准备货物,胭脂坊的生意向来不差,尤其入冬,这三层外三层的穿衣法,也就只有这张脸就为自己“撑门面”了;方姨的枣糕无疑是最吃香的,队伍从枣糕摊为起点,一路浩浩荡荡的排到市街头儿的牛肉包子铺,徒留牛肉包子铺的老板老袁一阵长吁短叹:“这方姨讲道理已过了那花枝招展的年纪了,你说这些个人在凑什么热闹啊。不如吃我两个牛肉包子,干活有得劲!还有我说老爷子,你这天天一大早在我铺子门口坐着说书,看得人不少,也没给我带什么生意来,倒是骗了我不少吃的呀。”

  那个白胡子老头儿一笑置之,端起放在身前桌上的那碗热气腾腾的豆花儿,美滋滋的一品,随后拿起手中的折扇,啪的往桌子上那么一扣!看的老袁一阵心疼啊,你这折扇没事儿,可别把我这桌子给...

  “今儿个,就给你们讲讲那天选四子的事儿,要听得打紧来占几个位子,老爷子我今天心情好,多讲点!”

  嘿,一看这老头儿要开始吹天吹地吹神仙了,周围七七八八的围上了不少人。溪澈也在这人群里头,嘴里叼着根黄瓜,大清早倒是直接做了一回称职的吃瓜群众。

  “话说在一甲子年前,一日天生异象,四块遍体通红的神石划破天际,砸向人间。芜轩宗宗主轩贺天,称之为天选之日。四颗神石代表的是四位天选之子降临人世。这四颗神石最后降落的位置可谓引人深思,一颗落于北方蛮荒之地,一颗落于扬州之域的那西湖中,另一颗飞至飞鹤山之巅。那么这最后一颗.....”白胡子老头儿捋了捋胡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周围的人也陷入了无声等待。

  溪澈毕竟年轻沉不住气,赶紧从布衣内侧的角落里夹出两个钢镚儿甩在白胡子老头儿的桌上,“快说啊老头儿!还有一颗呢?”其他人见状也掏出了几个散钱放在桌上。

  白胡子老头儿默默收下“小费”,正了正身板“这最后一颗。”老头儿兴许是故意一停顿,“老夫也不知道它飞到哪儿去了呀!~”围观群众一阵唏嘘,给了小费的那些人更是怒而不言,人群正要作鸟兽散,溪澈更是气的一脸通红。

  “你们就不想听听这降落的位置代表着什么吗?”老头儿似乎根本不担心周围的人一哄而散。人群又仿佛被磁铁吸引般重新聚拢。

  “死老头儿!你说了我也不给钱!”溪澈愤愤的骂道。

  那老爷子轻挑眉头,无视了这小子的愤怒“神石降落的地方,则是日后天选之人诞生之地。何为天选之人,当然不是所谓的天子,而是拥有着天人之赋,以后在这江湖必定会雄踞一方的天之骄子,我看你这小子挺机灵,以后说不定能给那四个骄子提提鞋啥的,日子说不定就滋润咯!”随后老头开启无天模式,把这天选之子的高度抬到了九重天外。不知不觉到了农作的点,人群终于渐渐的散了去。

  溪澈看着渐渐散开的人群,慢慢凑近了那个老头“怎么样,这戏演的到位吧!李老头儿,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两个牛肉包子说不过去吧。赶紧的,快来两个包子”那个被叫作李老头的人扇着扇子,“你小子比我这个说书的还会做生意。”

  “对了老头子,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天选之人,真有这回事?”

  “那是当然!其实这异象代表的意义是老夫先知先觉,根本不是那个芜轩宗宗主轩贺天说的,那老东西还欠我好多酒呢!”

  溪澈差点一口豆浆喷出去,“咳咳咳,老头儿我先不说这天上的异象是你发现这背后的秘密。第一,就说那宗主认识你么,那芜轩宗可是四大宗门,你就不怕宗门里哪个弟子正好在下面听书,一怒之下拳脚伺候啊,还说人家老东西。第二,光听他欠你好多酒这事儿就知道你说的有多扯淡了,你说你天天一碗豆花儿的付过钱吗?!”

  老袁这耳朵是真的尖,在蒸炉边抱怨一吼“就是!”

  这下弄得李老头儿一阵头疼“童年无忌,童言无忌啊!”

  言语间,几匹高头大马风扬跋扈的弛过这条市街,马背上的几个披着裘皮的纨绔格外显眼。由于速度多快,几个赶集的行人避让不及,眼看要撞上了,但那几个纨绔子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电光石火间,一人被那匹带头的骏马撞得直直飞出几丈远,撞在墙头,额头一片血肉模糊。

  溪澈虽然见惯了城中纨绔的目无王法,但是对于这种草菅人命的行为仍是敢怒而不敢言。带头的执拗把手高高一举,之后几个骑马之人纷纷停了下来。那执拗正是这座虎阳城的少城主,冯大俊。他牵动这个胯下宝马,慢悠悠的经过那个受伤男子的身边,目不斜视,一副见惯了这种“大场面”的样子。

  “本少爷我不过是想出门买点枣糕,怎的,这都要挡路?”冯大俊目中无人的自言自语道。在他身后跟着的几个纨绔发出病态的讥笑,当然是笑现在躺在墙边不省人事且不长眼睛的傻子。

  “方姨~上枣糕!”冯大俊潇洒的又是一抬手,示意那些个跟班一起坐下,很有所谓的大家气派。

  不远处,溪澈与那位李老头子对坐。溪澈揉着下巴:“打心底里不能忍啊。”这次李老头子笑了:“大丈夫能忍他人所不能忍。”扇着折扇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毫无疑问遭到了溪澈的白眼。

  卖枣糕的方姨,真名姓方名宜,所以打小就有方姨的叫法。再加上方宜的长相和身材在这个虎阳城算是出类拔萃,当被别人叫一声方姨时还是别有一番韵味。就如现在冯大俊挑逗的喊着方姨一样。

  一看是少城主,方姨不敢有分毫怠慢,给冯大俊郑重施了一礼。少城主一脸玩味,竟是一下抓住了方姨了手。但在下一刻,一阵剧痛从冯大俊的手上传来,他下意识猛然缩回了手,向后退了三丈。溪澈则站在原地,惊的张大了嘴:“厉害了我的爷!”

  冯大俊一脸震惊,缓一缓神之后定睛一看,只见方姨跟他之间立着那位白胡子老头。

  只见这老头儿悠悠打开折扇:“小子,不能忍时忍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