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乱世三千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穹顶下,九元上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穹顶下,九元上

更新于:2018-03-14 14:19:02 字数:2981

  九元大陆旺庄村

  春树为景,绿水相伴,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地之上,鸟语花香,蝶舞花间。灵气淡雾般萦绕在这片大陆之中,使得这片大陆更显缥缈与神秘。无尽的山峰环绕在一个小村子外。

  山峰之上一黑发白衣青年眉峰似剑一般锋利。青年瞅着山底这个落后陈旧的小山村,目光木然,仿佛是想起了什么,许久,青年叹了一口气,轻拂衣袖,之间衣袖间猛地窜出一道白光,那道白光直冲苍穹,随后又飞速落下,静静地漂浮在青年面前。原来那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剑。青年喃喃地说:“还需多少年我们才能再相见,曾经你我坐在庭院古树下高声畅谈,觥筹交错,多么快活,我深信,这不是一次偶然。”

  那把古剑与空气摩擦发出“咻咻”的声音,仿佛是在催促青年。

  “罢了,尘世本与我俩无关,既然这是天意安排,那么我们只好走下去了。”

  白衣青年洒脱一笑,脚踏剑身之上。随即盘坐剑上,手捏法诀,古剑又化作一道白光,飞快地破空而去。

  一片草地之上,一个衣衫简陋却整洁的少年正坐在一头健壮的老黄牛背上,背下黄牛正在大口大口地吞食脚下的青草,原来是一个放牛郎。只不过有经验的农民都会奇怪,这少年为何如此白净?每天在烈日底下风吹日晒,村子里的放牛娃的皮肤都是漆黑锃亮,然而这个放牛少年脸庞的青涩仍未褪去,白净的脸上仿佛透着一丝浅浅的憧憬和悲伤。

  “碧玉霜,着心静,悠离别云轻,只求伊人尽相许,古月映人心……”

  少年低头颤抖着,轻拂手中玉笛,随即又抬头用力抹去眼眶里摇摇欲坠的泪,只见那本来慵懒无奇的眼光突然迸发出光彩。眼中尽是决然之意。

  少年抬起手中的玉笛,只见那玉笛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其中竟不含一丝杂质!这绝对是上好的白玉!少年把玉笛横放在嘴边,轻轻吹气,一首悠然回肠的曲子散播在这片山村外的草地之上。

  那首曲子委婉动人,曲中暗含一丝淡淡的忧伤。少年坐下黄牛长哞一声,将少年的曲子打断。

  少年忍不住拍了黄牛头部一下,嗔道:“吃饱了就知道走啦?”随即又道:“算了,不与你一般见识,谁让你比我老呢。”随即哈哈大笑。

  黄牛似乎能通人意,身体摇晃不停,直到少年连声求饶这才罢了。少年抬头望向日落的方向,看着逐渐落下的太阳,少年将玉笛放入衣襟之中,拍拍黄牛的背,朗声道:“我们回去吧,大哥还等着了呢。”

  黄牛一步步向家的方向迈去,那是日落的方向。

  “哥,嫂子,我回来了。”少年刚进门就大喊着。

  一个妇人出现在少年面前嗔怪道:“回来就回来了,你还是改不了你这个轻率的样子,这要让你大哥知道,没准又要骂你几句。”这妇人穿着和少年一般样子,都是非常简陋,但是却都非常整洁,这妇人只要看第一眼便使人挪不看眼睛,虽是嗔怪的语气,但是脸上却含着淡淡笑意,犹如春芳尽开一般。而且身上有一股让人说不出的气质,仿佛是在万花之中最耀眼的那一朵。

  少年撇撇嘴,随即又用讨好的语气半撒娇的说:“嫂子你最好了,最漂亮了,你不会告诉哥哥的对吧?”少年小心地瞅着美妇的表情,他并不是害怕这个妇人,相反这个妇人待他很好。少年害怕的是那个黑乎乎的壮汉大哥,一想起他大哥那个犹如万年不化的冰山似的脸,少年不禁一哆嗦。然后小心地注视着这美妇。

  美妇眨了眨大眼睛,似是思考了一会,然后轻点臻首,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可以帮你保密,但是如果是你哥哥自己知道的话就不怪我咯!”美妇说完之后就盯着少年那微微色变的脸。

  少年呆了一下,正想问什么意思。这时屋内传来一声沉厚的闷声。

  “你们两个到底要什么时候再进来,饭菜都要凉了。”

  美妇听闻之后露出一副同情的目光看向少年一眼,随后含笑迈进屋子。留下少年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门外。随后又传来一句:“还不进来?”吓得少年大步迈入屋子,然后紧张地看着他面前的壮汉。

  壮汉留着一头短发,黑乎乎的脸上露出随意的表情,一身健壮的肌肉无不显示着爆炸性的力量。此时他正在盯着面前的少年,眼中透露着一丝玩味。而少年在看了青年一眼后吓得低头不语。一旁的美妇正在不顾形象地吃着面前的饭菜,一边吃还一边嘟囔得:“唔……好好吃,刃你做的饭菜果然比我做的好吃多了,唔……”

  少年抬头看着美妇风卷残云的样子,不禁咕噜地咽了一口口水。他大哥做的饭菜那真是没得说,不过大哥一向只管打猎,少年从出生到现在,也只是在每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到。至于嫂子做的饭菜,那则是少年难以言说的痛苦。一想起那恐怖的饭菜以及嫂子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少年不禁感到恶寒。

  青年环抱着手臂,就这么盯着少年看着,目光木然,似是回忆起什么。随即轻笑着摇摇头,对少年说:“快来吃饭吧,不然一会凉了就变味了。”

  少年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青年,不禁想到,这是我大哥么?

  因为在少年的记忆力,大哥一向都是深沉的样子,那锋利的目光以及强壮的身材让少年在幼儿时便留下了阴影。

  少年名叫千落寒,他大哥名叫千刃,大嫂叫如梦。对于自己这姓氏千落寒感到奇怪,这旺庄村并没有千氏或如氏,难道大哥大嫂以及自己不是这里的人?千落寒记得,在他小的时候,他一旦犯了错或者有些地方做的不够好,大哥都不打他,只是用锋利的目光瞅着他,然后便冷哼一声。虽然没有皮肉之苦,但千落寒仍然被那散发着寒光的眼神给吓到,因此千落寒都会尽量在大哥面前做到最好。

  正当千落寒纳闷之时,只闻千刃“哼”的一声。千落寒的思绪立马回到了现在,脸色也因为这句冷哼而又变得苍白起来。千刃温柔的说了一句,吃饭吧小寒。千落寒受宠若惊,急忙连声说好,然后坐在大嫂旁边用力挤了挤大嫂,仿佛是对刚才大嫂的不搭救而发出的无声的愤怒。

  千刃此时的眼光死死地盯着千落寒,仿佛要把千落寒的一切都印在脑子里。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次即将到来的事情对于千落寒来说是一场劫难。这一件事,可能会使千落寒丧失亲情或者自己的生命。

  他不忍心看到以后的那件事发生,但是老一辈的决定不是他能改变的,想到千落寒如此年级轻轻就要被动承受如此般的压力,千刃的眼睛模糊了。

  曾经的他被誉为千誓家族新一代的天才,在家族里面他可以为子弟做模范,在外面他就是一个冷血杀手,九元界妇孺皆知。听到他的名号甚至能止小儿哭啼。他的名号让任何被他盯上的人闻风丧胆——绝命刃!

  曾经的他逍遥洒脱,集一身冷酷于一身的他现在却在为一个孩子担忧,这传出去想必没有多少人会相信。

  千落寒在刚刚出生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他还有……旁边那个吃货嫂子。所以他一直把千落寒当做自己最珍爱的宝贝一样,之所以不怎么说话是因为长期处在刀尖上所养出的习惯。

  千落寒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下意识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这一眼彻底让千落寒颠覆了对大哥的态度,大哥怎么这么温柔地盯着自己,而且大哥眼中这是……大概是大哥被沙子迷了眼了吧。千落寒不敢相信大哥会流泪这一说,在他看来,大哥可是顶天立地一般的男人。

  两个兄弟的眼睛对上之后,千刃立即回过神来,眼睛中的水雾化作水汽消失,原本温柔的眼光顿时变得冷冽起来。千落寒顿时感觉置身冰窟一般,尴尬地冲大哥一笑,然后回头继续和比他还能吃的嫂子争抢着饭菜。什么嘛,还以为大哥是在盯着自己看才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呢。想到这,千落寒不禁有一点失望。

  此时的时光让千刃深深地记住在了脑海里,因为他害怕以后再不会有这种情景了!

  各位大大们好,小弟星星在这请安了,希望各位不要吝啬,尽情投出你们手中的票票吧,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越写越好哒!希望星星可以和大家一起尽情的在这个社会挥洒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