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七生七世之无缘篇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我从何处来,欲望何处去?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我从何处来,欲望何处去?

更新于:2018-03-14 19:23:08 字数:6632

  七生七世之这一世。

  这一世,我循着尘世的痕迹,去寻找爱的踪迹,哪些清泪,都在几滴之后瞬间冰冻,爱,很苦,有着言不由衷的痛,寂静辗转之后升华凋谢,这一世,我明白了,爱情原本很神圣,只是世俗让它变了颜色,当盛世到来,爱情顺着这一世流淌到了年轮深处,我期待这一世,能与你再续爱的美好,不管曲折与婉转——题记

  我站在伊河清幽的小路边,两边的小草东摇西摆着,偶尔有不知名的小花飞起,却也像蝴蝶一样翩翩飞舞,低下头,潮湿的水汽迎面扑来,让人不由自主的有些沉醉,

  到奉先寺很久了,从小时候不知名的记忆到如今,山中岁月悠悠的飘走了很多年,我也从一名孤儿成长为了一个健步如飞的青壮年,只是师傅说遇到我的时候我在茫然四顾,问我从哪里来我都是摇头不语,其实不是我不说,我从站到奉先寺跟前就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我没有以前所有的记忆,虽然那时候我已经五岁了,我觉得我从来没有父母,因为我以前的记忆里一片空白,但是隐隐约约的又有点别的东西在脑海里游荡,当一个人静坐的时候会有很多影像向我扑来,但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所以寺里方丈大师悟尘发现我的时候问了我很多我还是一无所知的摇了摇头,不是我不说,我觉得自己丢失了以往所有的关于我的东西。

  于是我随着方丈入寺,左顾右盼,很大,很空旷,哪些亭台阁楼层次有致,我却一点没有兴奋的劲头,方丈惊讶于我的定力,也不知道我小小的脑袋瓜里想着什么,他只是用温厚的手掌轻抚我的脑袋瓜子,随后淡然若语的给我说,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和佛有缘,。我还是不语,不是我不会说话,我从有了记忆站到这个所谓的奉先寺大门前就有了知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波澜壮阔的倒腾,但是我的脸上神定气闲,我分明的感觉到这座寺庙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我环顾它的四周我就感觉到记忆里有许多东西在翻腾,头脑时而清醒,时而模糊,我贴身带着的那块玉,确切的说是一个像灯芯的东西忽然七彩斑斓的大亮起来,随后我便控制不住自己黯然神伤起来,我知道每逢我想着自己的事情,这个冰凉的小东西便由原来的清凉渐渐发红发热,随后有了各种颜色,到最后通红发亮,我的神智随即模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感觉我的身世一定和这个东西有关系,我想从我断断续续的片段里抓住一点什么,但是好像又什么也没有,只好随它一时游走我的意识了。

  老和尚见我不语,遂用手在我的掌心里画了一个圆,又用食指轻轻的点了几下,我突然觉得头脑出奇的清明空透,只见他左掌侧力于胸前,“阿弥陀佛,众生随缘而来,终会踏缘而去。你小小孩童,竟集尘缘于一身,实乃造物之神奇,老衲就赐你法号“无缘”吧!说罢竟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我扬起身侧顾身边的这个老和尚,他清瘦的脸庞出奇的平静,刚刚差异的神态瞬间一扫而过,长长的白眉随红瑞的脸庞垂落着,像极了某副画里的老翁,我的手一缩,莫名的抽了回来,

  “我有名字了?那还是谢谢你吧。”说罢又开始四处探量这个偌大的地方来,谁知旁边一个扫地的小和尚竟闻得话语不由分说横了我一眼,“你是那里来的野孩子,我们方丈赐你法号,你竟然不知感恩,还敢随意的几个字打发过去。说罢竟欲揪我的衣领,我没有躲开,其实是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我来到这个大院子的时候只顾着被老和尚拉着走了,却也没有想到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小和尚只是听了一句算不上答语的问话便生了气,

  只听他说道,“师傅乃皇家亲封国师,受万众敬拜,就是当今皇上见了他也会俯首问好,你算什么东西,竟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我没有理会他,只是觉得心里很好笑,一个老和尚,慈眉善目,仅仅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接受不接受还不一定,竟也要说声谢谢他吗?

  所以当小和尚的手抓住我的衣领的时候,我因为不知所措竟没有躲闪,一下子被他抓了个正着,忽然又一只手推向了我的右肩,我脚步一滑,向后踉跄的倒了下去,

  “不可造次”老和尚见小和尚突然推了我一下,刚要训斥他,却也来不及扶住我摇摇欲倒的身子,

  这个时候忽然我颈前金光一闪,一股无形的力量环绕我身遭而起,我向后踉跄的身影竟被稳稳的拖住,我没有坐在地上,就在我心里还在万分诧异的时候,眼前的老和尚双目迥然一亮,目射万道金光“你竟然有法身护体?”忽然似有所悟

  善哉,善哉,众生因受恩于你,竟也不知你会因缘而来渡劫,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今日你不受我师徒名分约束,他日必将轮回再生!

  逸世子,

  ,以后你不可对他无理,今日事师傅与他结缘,他日也只能佐证他修行菩提,,来日必会在天地悠悠之处参拜与他,

  说完竟头也不回的走向另一间禅房,我随即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生气,反而如释重负般的嘘了一口气,在这个老和尚面前,我竟然对他的抚手之恩没有半点愧疚之情。

  来到寺中已经很多年了,我的身体越来越健壮,很多的重活我都抢着干着,那些挑水的僧人都不解我为什么会挑着水健步如飞的跑起来而不觉得累,他们有时候会叫我傻小子,而我一点都不介意他们这样叫我,反而有时候感到特别的亲切,只是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会感到些许的孤独,我常常在黑暗里莫名的难受,有时候夜里烛光悬照,我左顾右盼似乎想发现一些东西,但是我的心里又不知道自己能发现什么,我的内心告诉我,我来到这里绝不是偶然,这里的一草一木也许都和我有着必然的联系,只是我还没有先行感知而已!

  有时候无尘会来我的住处看我,我们几乎很少说话,我知道这个老和尚对我很好,因为他注视我的时候都会面带微笑,常常一个手捋着花白的胡须,一个手拿本经书给我,这个时候我是不会接的,而他经常会重复一句话,悟缘,既已来到我佛处,自是与我佛有缘,不管上一世你做过什么,因缘际会这一世都会承报与你!

  我听了很多遍他这样的说辞,但到底没有接过他的书,我在心里默默的注视他,我很想给他说,是不是和尚都会知晓前因后果?是不是这一世都要修行避世,那世间的情呢?我从来处来,又往何处去呢?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难受,胸前悬挂的灯芯玉竟似也有一些不安而慢慢发红发热起来!

  春天来了,奉先寺周边的苍松开始有了绿意的知觉,慢慢的舒展了强劲的生命力,在每一个清晨改头换面,渐渐的蓬勃繁荣起来,每天老和尚还是会到我的屋子里来与我说会话,有时候说着说着会对我凝视很久,这让我觉得很诧异,他随手送来的佛经我有时候也会随手翻阅几页,碰到那些说理的小故事也是感觉淡淡的没有过多的反映,我知道世人都在说教,当今的皇上也曾经下令不管王公贵族还是市井小民都要去参阅佛理,这对于我来说觉得不可思议,我心底里每天飘过的都是一种淡淡的情怀,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发呆,我还是惊讶于我的身世,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知道冥冥中似乎总有天意在安排,既然老天爷让我飘到这个香火旺盛的寺院,那必然有他的道理!

  所以老和尚无尘每次凝视我无语又双手合十的时候我都会回报与他淡然一笑,但我仍然不爱说话,我不知道这个老和尚为什么每天都来看我,为什么看过我之后总是若有所思,他给我的经书已经在我的床头堆了很高一层,但我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其中的某一篇,我翻看其中一本,心里就开始翻腾,头脑就开始发胀,胸前的玉就开始发红发亮,最后又会慢慢的灼烧我的胸脯,起初我还觉得奇怪,想去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是经过几年的折腾之后我还是弄不明白,所以几次三番以后也就不去琢磨了,既然我和这些书无缘,我又何必强求去弄懂它们呢?

  随行的逸世子也已经长大了,每次老和尚来他都会随行在侧,不过他从来不会对着我笑,在我与老和尚无语凝视的时候他会对我怒目而视,也许他搞不懂他的师傅为什么会这么关注与我,而我每一次都把他敬若神明的师傅视若无睹,“管他呢,我心里说,你来这里也是随了老和尚的心意,和我有半点的情感关系吗?”

  只是我从老和尚的嘴里也听说他也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当年他的父母亲把他丢在奉先寺的门前也是无尘捡到了他,大概也有五六岁的年纪,随行的包袱里有着双亲的留言,“情难已被世人所容,故求佛祖收留”。

  这个故事被寺里所有的僧侣们传送着,有时候我听到他们背后对逸世子议论也会难过半天,虽然我不知道他的父母双亲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被世人所不容,但至少他有一个包裹着他身份证明的一行字,那行字醒目的提醒着我他有父亲和母亲,而我,从有了记忆来到这里,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来到这里我要干什么,所以每次对于他的白眼和嘲笑我都会难受的很,但我知道我的这种情绪很快就会过去,我知道老天爷这样安排必定有它的道理!

  “无缘,来我这里,我有话要对你说,”老和尚见我又一次陷入了沉思的状态,随即用手轻抚我的肩膀,“明天我们寺里要来几位贵客,你可愿意随我为他们请香祈祷?”

  “贵客?我的心里一紧,“什么贵客要来,以往不是来过很多贵客吗?”老和尚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这次和以往的客人不同,这次的贵客来自于宫里,他们此次烧香拜佛是为了还愿而来的,”

  “喔,原来是这样啊,我心里说道,老和尚也真健忘,每次客人来了,那一次不是他亲自为人家焚香祷告,祈福平安呢,感情这一次还有别的东西掺在里面让你觉得新鲜了吗?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笑,“你这老和尚小题大做,来的人哪一个不是冲着你的皇家名号来的,这一次若仍然如此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说到此我漫不经心的瞟他一眼“大惊小怪,值得告诉我这个小毛孩吗?

  谁知他并不在意,只是眼含深意的望向我,“芸芸众生,佛度三千何妨换一人?哎,此生遇到你,也许我也是为了渡

  劫而来。

  说罢,竟带着逸世子匆匆离去。

  我不知道这个老和尚此时说这个究竟和我有多大的关系,我只知道他是这个盛世唐朝的至尊国师,很多人,包括那些皇宫贵族,名沽文士都曾来过奉先寺听他讲一些佛家明理,据说当今大唐皇后武则天也对老和尚青睐有加,曾不知几次来寺里听他讲经授课,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对老和尚有了歉意,他多年前从寺庙门口遇到我再安排我在这个寺里居住下去,安排我生活的一切起居,还是费了很多心血的,每次他来我这里都遇到我的冷眼,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一点?但抬眼远望他们师徒俩匆匆的身影,我还是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悲凉从心里涌上来,很快我就被自己的心情淹没,再也顾不上猜想老和尚的画外之意了!

  第二天很快到来了,凌晨拂晓的时候,我望望窗外,只有一丝东方白挂在天际,而寺里却有了很多忙碌的身影,躺在简陋的木制寒床上我一动不动“看来今天要来大人物了,他们这么早就起来收拾,定有极尊贵的客人驾临,才这样慌慌张张的在凌晨破晓的时候收拾,我到底该不该起床去帮他们呢?”但很快我就打消了要早起的念头,寺里居住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独自在这个寺庙里转过,更别说去参拜每个佛像金身了,我每天的工作只是在居住小屋的周围清扫一下,然后把挨着小屋平放的大缸挑满水,仅此而已。有时候我也想去旁边的大殿里参拜那些神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的身体一接近大殿的位置,我的心里就会莫名的疼痛,那些揪心的痛楚从四面八方涌来,瞬间让我感到控制不住的难受,心在索索的颤抖,而那块不知名的寒玉又会在我胸前左右晃动,似有不安,也好像对神像有所抵触,所以试了几次我最后都放弃了“既然老天爷不让我亲睹佛爷面容,我又何尝难为自己呢?

  面前的窗纸逐渐发白,涌动的僧众越来越多,虽然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我知道他们各有各的次序,说起来无尘那老和尚确实是有点能力,虽然平时简短的几句话却能让那些和尚们心服口服,或许这就是大师的风范吧!

  想到此,我不由得长叹一口气“这奉先寺依山傍水,左端右眺确实是一个风水好地,但是老和尚小和尚们背着皇家的名称整天为他们烧香祈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清修吗?

  到了白天终于从一个小和尚那里知道了为什么他们大清早就起来闹哄哄的收拾了,原来当今皇上高宗和他的皇后武昭仪要来奉先寺进香了,看到他们立在大殿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模样,不知道怎么我心里感到很好笑“原来这群和尚,也是喜欢俗世纷繁热闹的,不过皇家来祈福进香,想来他们也有好处的”想到这里,我看了看逸世子,只见他眉头紧蹙,并没有看到一丁点的欢喜劲,想来和我一样,也是不喜欢热闹了!

  中午时分,老和尚无尘来了,进屋和往常一样照例给我床头丢下了一本手抄佛书,我随手把他放到了床头,这让他很惊讶,以前他给我经书我都是丢弃到桌子上的,如今肯放到床头上,显然他觉得我已经对佛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无缘,今儿个午后皇上要来拜祭卢舍那大佛施舍善缘,你也一块过来吧,是时候了却你的心愿了”

  心愿?什么心愿,我能有什么心愿?老和尚的话令我一头雾水,望着面前这个老者慈祥的面容,我不仅苦苦一笑“我一届孤儿,无父无母,出生尚不知在何处,又怎么与这人间帝王扯上什么关系呢?

  我觉得今天老和尚的话中有话,郑重的神情也不像开玩笑,刚想张嘴问他为什么,突然胸前的寒玉大热,好像灯芯里的火苗要喷射出来一样,瞬间心口疼痛不已,接着眼前一黑,

  瘫倒在地上。

  醒来时我发现躺在自己的木塌上,窗前的逸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到我醒过来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无缘,你可算醒过来了,刚才师傅吓坏了,他老人家命我好好照顾你,”我刚才怎么了,我看着他关切的样子,心里慢慢的有了一丝感动,对于小时候对他不好的记忆一扫而光。“刚才师傅说皇上要来进香,准备让你随侍,谁知你一听到这句话就突然晕倒,而且胸前光芒大发,师傅着急去接应皇上,所以就命我好生照顾与你,现在你醒了,我去告诉他老人家去,说罢不等我接话就一溜烟的没影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里不禁有了一丝感动,以前对于逸世子的看法一扫而光:原来这个小和尚竟也会关心我,那我以前对于他的成见是不是也该在心底消除呢?

  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又是一阵悲伤,逸世子虽然有时候可恶的厉害,但毕竟有爹有娘,那么我呢,我从何处来,真不成我没有爹娘是天生地养的吧?

  “无缘,随着远方一声洪亮的佛号“阿弥陀佛,你总算没事了,

  哈哈,老和尚,我能有什么事?望着无尘一脸关切的样子我心里很触动但还是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谁能让我怎么样,我可是天生地养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刚想再调侃老和尚几句,随即就被他的佛号给打住了“无缘,你独具慧根,可惜情痴太重,恐怕连我也不能为你重续前缘!

  唉,说罢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拂袖而去。

  老和尚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竟似有千斤重锤砸在我头上,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开始翻滚,胸前的寒玉隐隐有了感应,开始慢慢的发热,不知怎么的,心口开始剧痛,一股钻心的撕裂瞬间游走我全身,我不由得攥紧拳头,眉头上拧,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我前行,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大跳!

  “快来看,无缘师弟,”那边逸世子慌里慌张的跑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衣袖,“皇上和皇后娘娘来了,快去看,阵仗好大啊,”

  “什么皇上和皇后,我还没有来的及问他,就被他扯住衣袖,连带着拉着我超凿壁的大佛奔去!

  远处一片好大的人群,齐整而不错乱,几个善男信女怔怔的立在地上,我一眼就看出来那就是几个小百姓,平时勤耕躬做,显然也被这阵势吓坏了!

  只见两排人持剑而立,衣襟带风,铠甲下的摆裙被风吹的簌簌而响,粗壮的臂膊叉腰环绕,剑眉怒张,神情肃穆而带着杀气,他们眉宇间绷紧,此时的表情,像随时有大事情要发生一样!

  我终于知道早晨寺里忙碌的因由了,宫里来人祭拜神佛,而且还是当今的皇上和皇后,他们不忙才怪。

  我不由得开始慢慢端量眼前的人群,那些御林军环大佛两端而立,显然是为了阻止外边的人走进这个皇权的范围内,那些个善男信女因为突然被拉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显然他们事先也没有一点征兆说皇上和皇后要来进香,眨眼间回过神来又齐刷刷的跪在地上,簌簌发抖,再也没有抬起头来!

  “一拜神佛,天地同寿,”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头戴发髻,整齐的袍子随风摇摆,面目沉敛而严肃,手持佛尘随右手一摆,声音却异常的沉闷,划破寂静的人群破空传来,顿时全场哑然无声,只见正中的皇帝双手作揖深深的弯腰拜了下去,他身旁的女人雍容华贵,也随着低头作揖,朝那大佛毕恭毕敬的弯腰朝拜!

  我不禁一惊,胸口一疼,两条腿渐渐绷紧,上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走马灯似的乱窜乱转,有些不着边际却又感到熟悉的场景一轮接一轮的开始在脑海里游荡,我仿佛飘在虚无的太空中,又仿佛忽高忽低的随着一个女人飞行,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突然又看到两个身着华美服饰的一男一女在神佛下许愿盟誓,那一刻我不知所措,胸口一种难言的疼痛加剧,瞬间向那人群朝拜的大佛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