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清水镇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茶水当铺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茶水当铺

更新于:2018-03-14 13:27:58 字数:2364

  清水镇上一如既往地安静。

  清水镇本来有一处清水河,供应着周边五个镇子的用水。打仗时有个缺德的军官,在清水镇上游囤了水,后开闸放水,淹了整个清水镇。那条清水河河道被毁,清水镇的原住民,也死了个干净。

  清水镇上,有驿馆名曰茶水当铺,老板是个好人——这是刻在清水镇镇子口处的石碑上刻的一段话。

  一个驿卒骑着马,来到了一处断崖。断崖旁,也有这么一块石碑。

  “奇怪,刚刚明明有看到路的……”

  “有路啊,你跳下去,就是黄泉路!呵呵……哈哈……”

  似鬼魅一般的诡笑。

  驿卒惊得从马上摔了下来,尖利的石子划破了手掌。一颗圆润的东西滚了过来,驿卒拿起一看,竟是一颗眼珠子。

  “啊——”

  驿卒将眼珠子扔了出去,砸在马的身上,那眼珠子立刻化成一群蚂蝗,疯狂地想要挤入马的皮肉。马发了疯,拼命地跳跃着,撒开四蹄,眼看就要朝这驿卒冲过来。

  “不——”

  驿卒只觉得马蹄朝自己的脑门踏了过来,突然就眼前一黑。

  ……

  “客官,客官,醒醒,我们要打烊了!”

  木篱使劲地摇着醉倒在桌上的驿卒,直把那驿卒的脑袋摇成了一个拨浪鼓。

  “木篱,你闪开!”

  一道红色的影子顺着一根吊在房梁上的绳子荡了过来,朝着倒在桌子上的那人的脑袋就踹了过去。

  “喂,你悠着点,别又把茶水钱给踹飞了!”

  木篱一手拿着账簿,一手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算盘,伸开胳膊护在那驿卒跟前。老天保佑,他的钱别又飞走喽!

  “快闪开啊!”

  朱晴不耐烦地吼了一句。木篱眼瞧着朱晴就要踹了过来,吓得一哆嗦,闭上眼,护住头,蹲了下去。只听“砰”的一声,一颗圆溜溜的脑袋就滚到了地上。那脑袋还似睡着了一般,一滴血都没有。

  “完了,完了,茶水钱又没了……朱晴你就不能稳着点!”

  木篱看到他好不容易才拉来的客人又尸首异处,气得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叉着腰,气呼呼地瞪着暴力的朱晴,思索着是把算盘扔出去不太心疼,还是把账本扔出去不太心疼。

  “这又不怪我……”

  朱晴从绳子上跳了下来,翻了个白眼。朱晴生得一副曼妙身子,模样也是水灵得如同一只百灵鸟,偏偏就是脾气生得暴躁。

  朱晴捡起地上的脑袋,又给放回到了桌子上。

  “老板,有客人来了!”朱晴喊到。

  “老板,快来给客人接脑袋!唉,也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收点茶水钱……”木篱忧伤地打了打掌中的小算盘。

  一丈白绫忽然利箭一般从后堂穿出,见着了朱晴,立马变成一条白色大蟒。

  见到那条白色大蟒,朱晴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老……老板,你快住手!我昨天忘了喂小白了!”

  朱晴赶忙往后一跃,在空中翻了七八个筋斗;白色大蟒紧紧跟着,像一支离弦的箭,见着了什么障碍物也不躲闪,直直地朝着朱晴便追了过去。

  白色大蟒吐着信子,“嗖”地一下就缠上了朱晴的脖子。

  一阵白色的烟雾从后院飘了过来,从白雾中,走出了一个白衣白发的俊美男子,那男子披着一件白色狐裘,肤色也是如雪一般苍白,朱红的嘴唇,宛若一片雪地上的一抹血迹。

  “晴儿,你又闯祸了!我看小白最近可是越发喜欢你了,下次一定要让你去她肚子里住上个几天!”

  宛如清晨白露的声音从那血色嘴唇中吐了出来。那男子笑着瞪了朱晴一眼,却叫朱晴害怕地抖了一抖。

  “咳咳,老板……我……我不敢了,小白这畜生快把我勒死了!咳咳!”

  “白螺,回来。”

  那白衣男子轻轻唤了一声,刚还缠绕在朱晴脖子上的那条白蛇,立马化作一道白光,缠到了白衣男子的手腕上,变成了白衣男子手中的一只酒壶。白衣男子怜爱地摸了摸手中酒壶,提着酒壶朝那倒霉的客人走了过去。

  朱晴掉到了地上,赶忙捂着脖子顺了顺气。不待朱晴缓过劲来,木篱的算盘就砸了过来。朱晴一把接住,抽出腰间匕首就朝木篱刺了过去。

  这边,白衣男子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些浆糊状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抹在那驿卒的脖子上;将那脑袋对准了脖子上的断裂处,“咔嚓”一拧,那脑袋就这么接了回去。

  “老板你又在接脑袋啊!你用的那白色的糊糊是啥啊?”

  一个八岁的小娃娃从房梁上掉了下来。一片大叶子突然冒出,将他裹住,安全地将他送至地面。

  “浆糊。”白衣男子道。

  “老板又骗人!”小娃娃不满地挥了挥肉嘟嘟的小拳头。

  驿卒觉得脖子有些难受,终于扶着脖子坐了起来。

  见那人醒了,小娃娃赶忙凑了上去。

  “客官,你要吃妖怪还是要被妖怪吃?”

  “妖怪?”

  “嘿嘿,我们有十八种吃法,烤着吃,炸着吃,蒸着吃……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生撕着吃!”

  小娃娃一边说一边陶醉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那驿卒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自己好像是摔了一跤来着……唉,头疼!下一站是哪儿来着?对了,清水镇!

  “药材别闹!客官,你要是不当东西,付了茶水钱就快快离开吧!”白衣男子喝住顽皮的小娃娃。

  “哼,肯定又是一个吃白食的!还不如让我吃了……”小娃娃不甘心地舔了舔嘴唇。

  那驿卒想起了什么事,赶忙看向白衣男子。

  “请问……清水镇怎么走?”

  听到“清水镇”这三个字,白衣男子眯起了眼睛。

  “你去清水镇做什么?”

  “有一封信,要送到清水镇的茶水……茶水铺?”那驿卒想了想,如是说。

  “这就是清水镇。不过这茶水铺可就多了去了。镇上最近闹鬼,待在这里可不太安全。不如,我帮你问问去?”白衣男子道。

  “闹鬼?鬼……鬼!”

  驿卒突然就有点站不稳,踉跄地走了几步,差点摔倒。

  “客官您怎么了?”

  “没……没事……那麻烦您了,我先走了!”

  驿卒将信交给了白衣男子,赶忙失魂地跑了出去,他的马还在外面等着他。不一会儿,就想起了哒哒的马蹄声。

  白衣男子展开信件,一旁的“药材”小娃娃赶忙凑过头来。

  “致白鱼师弟:自师父去世,你我二人下山,再无相聚之日。今日记起,才知无你之日,竟是如此惬意……今日得一壶好酒,故邀弟一聚,速来!”

  (求收藏求推荐~小心朱晴摘你头,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