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十岁二十岁
  4. 第三章 青梅竹马的萝莉

第三章 青梅竹马的萝莉

更新于:2018-03-14 18:27:14 字数:3869

字体: 字号:
  “嗖”,带金属感的破风声,铁圈堪堪打中逃窜中小白鼠的左边后腿,划拉出一条深约半半公分长约两公分的伤口,小白鼠一个踉跄翻滚在地痛苦哀嚎,“叽叽”叫个不停。

  鱼鱼淡定地擦擦汗:“好险,差点就让它逃了。”鱼鱼走上前,看到痛苦挣扎的小白鼠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无论怎样说它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白鼠啊,虽然臭名远扬但亲手扼杀感觉特别残忍”。

  鱼鱼犹豫要不要放过它一命了,之前杀的两只可以说是下了极大决心,现在最后一个反而拿不定主意了,不由求助般望向摄像头,希望爸爸能帮帮忙。

  “毕竟才是个快十岁的孩子啊,想当年老子八岁就应征入伍,冲锋陷阵,一马当先,擒贼擒王,咳咳。”鱼逍天看着屏幕里的鱼鱼,干咳一声:“看来还得来一个最终的思想指导才能让他服下那药啊。”说到那药鱼逍天脸上不禁露出骄傲的神色。

  鱼逍天哼着歌走出房间,来到楼下附近一百米远的垃圾场,推开铁门,取下铁门顶端那个微型摄像头,这个摄像头是通过无线连接到电脑的,有效距离200米,鱼逍天就是这样通过摄像远距离观察鱼鱼的斗鼠过程。

  鱼逍天走到鱼鱼跟前,鱼鱼声音略带悲伤,问:“爸爸,你说杀死小白鼠会不会太残忍啊,它好可怜啊,肯定很痛苦。”

  鱼逍天叹了口气,伸出右手,鱼鱼习惯性地拉起他的大手,鱼逍天和鱼鱼手拉手来到铁门外的河边上坐下,鱼逍天望着呆呆的鱼鱼,慈爱地抚摸了一下他头,缓缓说道:“知道小白鼠为什么是白的吗?”

  鱼鱼茫然,试探问道:“是不是爸爸你在实验室里对它们进行了实验,改造它们的毛色然后再让它们繁殖,后代也一直是白色毛皮了?”

  “呵呵,说对了一半吧,你再说说一些老鼠的危害。”

  “老鼠偷吃老百姓的粮食,不劳而获,例如偷吃了前几天妈妈刚买的玉米啊,妈妈还叫你灭鼠咧,嘻嘻。”鱼鱼不由笑了。

  鱼逍天也眯着眼睛笑了:“老子出手,鼠辈也难逃,那天把那只偷吃玉米的老鼠熏晕交给你妈,叫你妈今晚煮了吃老鼠煲,谁知她吓得叫我立马扔了,哈哈。”

  鱼鱼插一句:“我记得妈妈说你从实验拿的什么毒气把老鼠毒死了,爸爸你真厉害,杀老鼠不用弹弓啊。”一说到弹弓杀老鼠,鱼鱼沉默不语了,低下头仿佛在为老鼠默哀。

  鱼逍天深呼一口气,摸着鱼鱼的头说道:“老鼠是人类最大,也是数量最多的天敌之一,它有三大令人发指的危害。一,携带无数的病原体,造成的鼠疫鼠灾足以毁灭人类无数次。二,知道吗?全世界有五分之一的粮食是被老鼠啃食损耗。三,它们喜欢咬东西,电线砖头铁皮等等,想想,一个城市的供电站被老鼠咬断了电线,那岂不造成断电或严重的爆炸事故?小白鼠不全是我对普通老鼠进行实验改造得来的,小白鼠的培养过程跟普通老鼠繁殖过程是一样的,除了突变,实验室培养只要将纯合的白色毛皮隐性基因组合就…咳咳,说这个你肯定不懂的,一句话,小白鼠也是老鼠,危害性依然不变,都是那么令人发指。所以,灭鼠,那是我们的正义行为啊,多么的高大上。”

  鱼鱼目不转睛地盯着鱼逍天的脸,听完后惊讶地问:“真的吗?”

  “爸爸怎会骗你呢,相信我的小鱼鱼会想通的。”鱼逍天拿开摸着鱼鱼头发的手,站起来拍拍屁股的泥,“哈哈,好啦,不要玩太久了,半小时后回家吃饭。”

  鱼鱼望着爸爸远去的身影,低头抚摸着心爱的弹弓,忽然自言自语起来:“爸说得对,以后见到老鼠这类大害物得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嗯?原来爸爸说的为民除害就是这个意思啊,我懂了,哈哈。”

  鱼鱼随便捡起河边几颗圆溜的沙石,搭弓上石,朝着河边用力拉弓发射,水花飞溅,玩得不亦乐乎。鱼逍天回过身看着鱼鱼笑了:“希望这翻教育能给他服药后的遭遇起到作用吧。”

  鱼逍天回到家楼下,谁知老婆张小晴在家门口站着,鱼逍天受宠若惊,堆起笑脸迎上去:“老婆,你在欢迎我回来吗?”

  张小晴用眼角深深蔑视了他一阵:“刚才炒菜时发觉没盐了,备用的也没了,麻烦你买包盐回来,不然今天不用吃菜,吃白饭行了。”

  “我靠,又得我跑腿,老张夫妇的便利店在两公里外的物业公司门口附近啊,来回就四公里啊。”瞬间从仁义高尚的教育大师转换为义务跑腿的雇佣保姆的巨大落差,鱼逍天一脸痛苦万分的样子。

  “谁叫你没钱买房买车,住在这垃圾堆旁离物业管理这么远,真是的,累得孩子在垃圾堆里玩,我也是服你了。”张小晴一脸无奈。

  鱼逍天也汗颜,平时只顾着捣弄那些实验导致没能给老婆孩子过上好的生活,说来也是有愧啊,不过,鱼逍天咧嘴一笑:只要把那药申请专利,绝对是轰动全球,到时好日子自然到来。

  看到鱼逍天傻笑着,张小晴脸色一沉:“买盐去。”鱼逍天吓得一惊,忙道:“收到,老婆,马上去。”转身一溜烟就跑了,“不就四公里吗,当初老子负重越野跑每天二十公里也是来去如风般潇洒,这四公里也是渣。”

  张小晴望着鱼逍天跑远的身影,那眼神要多幽怨就有多幽怨,叹了口气,再望着鱼鱼在河边玩耍的样子,脸上却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鱼鱼,妈永远爱你。”

  正说完,“扑通”一声,“哗啦”,鱼鱼脚下一滑摔到河里去了,张小晴眨眨眼睛,不过愣了一秒便回头继续做饭去了:“不要感冒了便好。”

  鱼鱼摔到水里一开始慌了一下,不过很快调整过来,冒出个头。这河水是从不远处的那座山峰脚下流下的,鱼鱼家住城市外围的外围,虽然交通不便,但鱼逍天却满足的,一是没有城市的喧嚣,二是空气好啊,三是房租便宜,而这河水的清澈却是城里不可能见到的。

  鱼鱼干脆利索地脱下衣服抛到岸边,一个潜水往上游前进,张小晴丝毫不担心鱼鱼的水性,鱼鱼的名字可是鱼逍天起的,她清楚记得鱼鱼五岁大时鱼逍天对自己说过:“鱼鱼不会游泳怎叫鱼鱼呢,嘻嘻。”

  第二天便带可怜的小鱼鱼来到河边进行魔鬼式训练,大江河深,这河水流量大,流速也不低,好几次鱼鱼差点被淹死或被河水冲走。不过鱼逍天是何等厉害的兵王,曾任军队的军长,带兵杀敌不在话下,更别说这个人称“老鱼王”的外号,跳河救人还不小菜一碟?

  后来战争结束鱼逍天提前退休,领着国家补贴干起自己喜欢的实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过着平凡的日子,因为不愿意选择市区的政府补贴性质房,政府只好按鱼逍天的意愿在城市外围给他购置了一套普通民房,从此鱼逍天就悠哉悠哉地享受起了小日子。

  在鱼逍天的指点下,加上鱼鱼的刻苦训练,不久鱼鱼真的就像一条滑溜的小鱼,轻松驾驭整条河流了,来往如鱼,看得鱼逍天不禁兴致勃发:“哈哈,这才是我的儿子啊,老鱼王的儿子小鱼王。”

  张小晴看到鱼鱼掉进河里依然不慌不忙地回厨房做饭,因为这情况早已司空见惯,不是因为鱼鱼失足掉进去,而是对鱼鱼游泳技术的一种信任,不过做饭时张小晴依然说了一句:“假如我和鱼鱼一起掉进河里,逍天会先救谁呢?”

  不用说也知道答案的,想到这张小晴不禁失声而笑,突然冒出的古怪念头源自于她对“老婆和你妈一起掉河里先救谁”的古老而又古怪的全男人最大未解之谜,也是全女人最想知道答案的命题。

  “鱼鱼?”正在狗刨中的鱼鱼听到有人喊他,用手一抹脸,看到岸边一个眼睛略带红肿的女孩,明显是刚哭过,眼睛还湿湿的,鱼鱼一阵心疼:“一芙妹妹你怎么哭啦,谁欺负你了,我教训他去。”

  “我的手被蜜蜂蛰了,起了一个包包,火辣辣地疼,疼得我哭起来了。”一芙眼泪巴巴地说着,顺便伸出左手,鱼鱼看到那个拇指大小的肿包笑了:“一般来说蜜蜂不会蛰人啊,是不是你哥和小杰他们一起掏蜂窝,你却非要跑过来说帮忙,结果被蛰了吧,哈哈。”

  一芙不哭了瞪大眼睛:“鱼鱼哥哥你咋这么清楚的。”鱼鱼嘻嘻一笑,指了指不远处树下那几个吆喝中的男孩:“一眼就看到你哥大金和小杰小宝了,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在掏蜂窝啦,就你在这哭鼻子一猜就中。”

  一芙立马瞪着鱼鱼:“好啊,你也在欺负我,我要打扁你。”一芙随手捡起一个小石子往鱼鱼扔,不过也怕砸傻鱼鱼只是随便往鱼鱼脚下扔,鱼鱼机灵地闪开了,一芙急得直跺脚。

  忽然灵光一闪,脱下衣服只穿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也朝河里跳,对于比鱼鱼小两个月的一芙来说,胸部明显是孩子型,尚未发育呢。一芙摆拢了一下齐肩的头发:“嘻嘻,当初你爸教你游泳时我也被收了当徒弟的哟,你爸赞我游泳比你还厉害呢。”

  鱼鱼回头瞧了瞧,想起当初魔鬼式训练开始时不久,把邻居小萝莉一芙吸引过来了,但老鱼王却没有拒绝,反而开心地收下了,对鱼鱼莫名说了一句“好好把握”,想起当初爸爸阴险的笑脸时鱼鱼不禁一阵哆嗦,一芙趁机加速追赶上来,距离拉近到六米远了。

  鱼鱼猛然一头扎进水里,手脚并用全力划水,一芙不甘示弱,像一条灵动的小水蛇,追赶着前面那条逃窜的小鱼。

  原先鱼鱼斗鼠时损耗了不小力气,尚未完全恢复就被一芙追赶着,频频露头换气,明显力乏了。一芙可谓是养精蓄锐,干劲十足,距离由六米变成五米,五米变成四米,过不了半分钟一芙便可以追赶上了。

  鱼鱼心里肺里憋屈啊,干脆不潜水了,直接一个狗刨式,这狗刨的好处就是可以直接浮在水面任意呼吸,不足就是蹬水面积小了,速度大减,鱼鱼气喘吁吁之下不得不这样做了。

  一芙心里不禁偷乐:捉到你这条小臭鱼要狠狠教训一顿。鱼鱼心里冒汗,收到攻击时习惯性摸摸右边裤袋,不禁苦笑,弹弓挂在裤袋里,裤子早脱了,只穿着一条蜘蛛侠儿童内裤。鱼鱼右手一滞,一芙趁机追上来了,就在鱼鱼身后!

  “没了”。当鱼鱼被两条滑溜滑溜的手臂从身后抱住的时候,“我靠”,不仅如此,鱼鱼两条腿也被一芙紧紧缠住,鱼鱼全身动弹不得,一不小心呛了好几口水,拼命挣扎。

  一芙怕淹死鱼鱼,赶忙松手,不过却笑了:“臭鱼快被淹死咯。”鱼鱼得救忙浮出水面呼气,舒缓过来后不禁恼羞成怒,不由分说一把撞上去。

  不过与一芙从后面抱紧他不同,鱼鱼从正面抱住一芙!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