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穷天
  4. 第四章 踏出家门

第四章 踏出家门

更新于:2018-03-15 08:53:52 字数:2414

字体: 字号:
  哈哈大笑声久久不停。

  十三爷疯了,他看到成功了,但又在一瞬间都被他人破坏。一切的优势瞬间消失。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陷入癫狂状态。他早就知道失败的后果。但他还是继续这样。事已至此。所以他的家族必须面对他所做下的错事。

  “皇上”凌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疲惫。显然这样一下放到这么多人的大范围仙术,这帝国第一高手施展还是有些极为勉强。

  “凌将军辛苦了。不必跪拜。”小皇帝远远看到那高大,但有些苍老的凌将军。只见他走上前来,作势欲拜。急忙说道想要阻止。

  “臣子拜帝王,自古便存的,只有那些试图覆灭皇权的人,才不想行跪拜之礼的。”凌天的声音徐徐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见机快的马上反应了过来。大呼吾皇万岁。

  周围之人大多都是见过鲜血的军士。

  众人全部跪地,大喝吾皇万岁。那种气势,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震撼着小皇帝的心。

  “吾皇万岁,吾皇万岁”好像是经过了彩排一样的整齐的大喝声,使得小皇帝,将要迷失其中。

  “停”凌天的大喝喊停,声音戛然而止。可见凌天在帝国的将士之中的地位之高。

  “散去吧”众人得令纷纷散去。

  小皇帝脸色的迷茫之色渐浓。一会又恢复到了正常。好像有种犹豫的神色布满脸上。

  “孩子,你还小,不要急。”凌天拍拍小皇帝的肩头轻声说道。不待小皇帝说话。就已然离去。

  凌天乃是先帝托孤之臣。不忍看到皇帝犯错,而引动帝国的动荡。只是指点了一句。这是对小皇帝的锻炼,如果这样的**都抵挡不了。改代废帝也不是不可。

  小皇帝现在身处危险的边缘,一旦下定这个决心。那么他将会万劫不复。

  青春总是冲动的,热血的。

  他想现在就收回那一切。那不得已而妥协让出的东西。

  从小学习的帝王心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还好小皇帝并没有选错。这一刻小皇帝好像长大了,成熟了。凌天给他上了深刻的一课。

  东方的天空。越来越白。这是天要亮了。

  “传令下去,所有皇城守卫暂缓回宫,在天亮之前把被破坏的街道恢复如初。”

  “将十三王爷府,所有的人都抓捕”

  小皇帝低头想了想,下达了这两条命令。

  “派人去凌府传朕口谕,请凌天,凌将军好好休息几天,还要拿些补充元气的宝物送去。”

  天色还未完全亮,有事上朝的官员在纷纷赶来。他们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他们虽不是了解全部。但是只知道十三爷攻击皇城就足够了。

  他们可以弹劾十三爷。

  所以十三爷的下场一定不好。吾皇难辩百官啊。

  宗亲王府,凌奇得到传讯。

  自己的父亲负伤而归。早上皇帝派人来慰问,并送来礼物。

  得到了皇帝的口谕。凌天怕小皇帝年幼,做出什么有违常理的事情。放心不下。命令带伤的凌奇必须前去。

  凌天让人把先帝赠与的尚方宝剑带去。以防小皇帝心善留下些未知的隐祸。

  街道的杂乱已经消失不见。

  不得不说现在的军队还是蛮有效率的。

  “起轿”

  受伤的的凌奇,强忍着疼痛,一步一步的挪到了门口。之前几次有人要前去搀扶,都被凌奇以眼神拒绝。他是凌家人,要有凌家的作风。除非自己站都站不起来,才可以。

  全身疼痛难受的凌奇,静静的坐在轿子里,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所要面对的是什么?

  模糊的猜到了自己父亲的想法。

  保存体力吧,我要好好表现。凌奇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晃晃悠悠的轿子,整整齐齐的一队人。行走在这刚刚经历过一次小的劫难的街道上。特别显眼。尤其是轿子上方角落的一个泛发金黄色的凌字。这一个字在这个人口近百万的城市之中无人不识。

  这是荣耀。!

  拐弯。队列踏上了京城只有上朝才能行走的大道。

  前方有人。

  前方的队伍并不大。不知是低调还是其他。。。

  凌府官轿出行,除皇族重臣外,不可在其前。

  前方的刚刚发现了身后的人群,一人靠近凌府的人群。确认是凌府的人后,急忙追上前方的人群,在那个明显是官人的耳旁低语。相视点了点头。整整齐齐的停在了路边。静静的站在路边,凌府的随从好像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任何不适。

  这也是荣耀。这是先帝当时说的。这是为了褒奖凌天而传下的圣旨。

  宫门聚集大量人群,在宫门口聚集的明显就是要进殿上朝的官员。三两成群,都在低语。他们应该在交换自己的得到的不完整的信息。

  只有最前方的那三个人,静静的坐在地上。做沉睡之态。

  凌府人一路走来,为不在凌府人之前行走而避让的人群在凌府之后聚集了较大的一群。

  “少爷,到了”由于前方是官员待诏的地方,明文规定不许随从进入。明显是经常跟着凌天的随从,他了解这里的情况。轻轻敲打着轿子,小声唤醒了凌奇。

  “哦,”凌奇被惊醒了过来。刚刚他确实在睡觉。因为他实在是太困了。

  忍着身上的不适,慢慢地站了起来。帘子早早的就被随从掀开,望着里面,静等凌奇的出来。他发现了凌奇的不适,也知道少爷在强撑。下意识的想要去搀扶,手臂却猛地被拍开来。

  “不用”凌奇说道,但刚刚站起的身子不听话的向后倒去。

  身影一动,手臂好似会伸长一样,随即制止了凌奇倒下去的身体。

  这里的发生的隐蔽事情。却被有心人发现。随从虽然在竭力掩饰,但是他突然挡住轿门的身影却使得那些有心人,浮想连连。

  “少爷,老爷让我把这个给你”随从从贴身的衣袋里摸出了一个精致的瓶子。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凌奇。语气很轻,好像害怕被他人听到一般。这难道不能说明他对这东西的重视和在意程度。

  不用说这个肯定是好东西。

  凌奇疑惑中略带置疑的眼神看向随从。分明再问这是什么?为什么现在才给我?

  “少爷,快服下”随从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不远处向这里瞄来的目光,急切的说道。

  应该是老爷交代了他什么。

  “不,至少现在不”凌奇猜到了他手中拿的东西是什么。拒绝道。就算要服用,也要等到见到过皇帝以后。也可以说他想要那来自皇帝的同情。只要皇帝同情了他,那么他的任务就好做的多。

  “少爷”随从低声唤道。

  “不用再说”凌奇轻轻地推开了扶着他的随从。严声说道。

  那些人再小心翼翼的观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却谁都没有想到从轿子里出来的人会是凌奇。

字体: 字号: